第85章 秋闈將至,賀弘文回家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要說女兒是娘的貼身小棉襖,王氏心裡想什麼華蘭清楚的很,為此,華蘭積打聽墨蘭在永昌侯府的情形,不需要後期加工,過程就精彩的跌宕起伏如同美劇。

墨蘭在永昌侯府的日的確不容易,新婚當夜,那位春舸姨娘就嚷著肚疼,叫心腹丫鬟闖進新房找梁晗,這要是碰在如蘭身上,估計當場就打了出去,也虧了墨蘭好氣性,生生忍了下來,她按住了想跑出去的梁晗,還溫柔的勸梁晗「以後都是自家姐妹了,女人家的毛病男人不方便瞧的」,然後把新郎留在洞房裡,她親自去探望春舸,噓寒問暖,關切備至,請了大夫,熬了湯藥,墨蘭親自守在門口,硬是一整夜沒閤眼,連梁府最挑剔的大奶奶也說不出話來。

王氏氣的臉色鐵青,重重一掌拍在藤漆茶几上,茶碗叮咚碰撞了幾下——當年林姨娘就常用裝病這一招把盛紘從她屋裡叫走,顯然墨蘭是早有防備的。

海氏連忙給婆婆捧上一碗新茶,如蘭聽的入迷,連連催促華蘭接著講下去。

新婚之夜空,春舸小姐尚不肯罷休,第二晚居然又肚疼,又叫人去找梁晗,墨蘭動心忍性,愣是瞧不出半點不悅來,還倒過來勸慰梁晗‘女人懷孩到底辛苦,難保不災五難’,她又親自去探望春舸小姐,照舊體貼照看了一宿,還替春舸求到梁夫人面前,求來了幾支上好的老山參,直累的自己一臉憔悴。

新媳婦過門兩天,竟被一個妾室阻撓的未能和新郎圓房,這一下,永昌侯府上下都紛紛議論那春舸小姐的不是了,風言風語都傳到永昌侯爺耳朵裡,永昌侯生了氣,把大兒媳婦叫來數落了一頓,梁夫人更是話裡話外指摘大奶奶姨媽家沒家教,這才養出這麼個沒禮數的姑娘來,進門還沒幾天,居然就敢跟正房爭寵!

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放在嘴邊,連著兩夜都沒能成事,便是梁晗也對春舸有些不滿。

第夜春舸又肚疼,再叫丫鬟去找梁晗,這次輿論風向都朝著墨蘭,春舸小姐倒了大霉。據可靠消息,憤怒中的梁晗穿著中衣就跑了出來,照著那丫鬟狠踹了十幾腳,當場就打發了出去,還把照看春舸的丫鬟婆狠一頓發落。

「身不適叫大夫便是,想男人就直說好了,整日拘著爺們算怎麼回事!咱們爺是瞧女人的大夫麼,這種下作伎倆也做的出來!不嫌丟人現眼!」梁府的管事媽媽故意大聲的冷言冷語;墨蘭卻一副賢惠狀,又替春舸說了不少好話。

這之後梁晗對墨蘭又是歉意又是溫存,這才有了朝回門的情形。

如蘭雖然討厭墨蘭,但聽了這些也是咋舌不已:「這位表姑娘……哦不,春舸姨娘也過了吧!居然敢如此?永昌侯夫人也不做做規矩!」

華蘭呷了一口井水湃過的梅茶,伸出食指戳了下如蘭的腦門,悠然道:「傻妹!我說了這許多你還聽不出來!如今永昌侯爺的庶長得力,還有風言風語說侯爺有意立他為世,他家大奶奶自也得臉,梁夫人為了避嫌,不好隨意動那位表姨娘的。」

如蘭似懂非懂,明蘭輕輕哦了一聲,心裡明白,若梁夫人出手收拾春舸,難免叫人帶上嫡庶之爭的閒話,但若是墨蘭動手,就只是妻妾之間的內宅之事了。

王氏深深一嘆,心情有些複雜,她並不希望墨蘭過的風生水起,但站在嫡妻的立場上,她又很讚賞墨蘭的手段心機,當初她要是有這番能耐心計,也輪不到林姨娘風光了。

明蘭看了看王氏有些黯然的臉色,轉頭問道:「大姐姐,那四姐姐和梁府其他人可好?公婆妯娌叔叔小姑什麼的。」

華蘭伸手刮了一下明蘭的鼻,笑道:「還是六妹妹機靈,問到點上了。」

梁夫人對墨蘭淡淡的,沒有特別親熱,也沒有為難,墨蘭頭天給公婆敬茶,梁夫人也給足了見面禮,不過明眼人都瞧得出梁夫人並不喜歡墨蘭,別說嫡媳,便是下頭幾個庶媳,因幾個庶自小養在樑夫人屋裡,便也常把他們媳婦帶在身邊說話吃茶,對墨蘭卻少有理會。

王氏陡然精神起來,譏諷而笑道:「她以後便靠自己本事罷,反正婆婆那兒是靠不住了。」華蘭撇嘴而笑,面有不屑:「四妹妹賢惠著呢,這進門才一個月,已把身邊的幾個丫頭都給妹夫收用了。」

明蘭心中暗暗嘆息:這才是梁夫人的厲害之處,墨蘭無人可依仗,便要全力撲在丈夫身上,聽華蘭的描述,那位春舸小姐似乎是個尤姐式的人物,雖艷若桃李,性潑辣,但未必敵的過墨蘭的陰柔手段。梁夫人忌憚庶長夫婦已久,怎肯叫自己嫡身邊留著春舸,推波助瀾,藉著墨蘭的手能收拾掉春舸最好,便是拼個兩敗俱傷,梁夫人也不損失什麼。

正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明蘭心情還是有些低落,送華蘭出門時,挽著她的胳膊,輕輕道:「大姐姐,袁家姑壽山伯夫人和永昌侯交好,你若是有機緣,還是稍微提點五姐姐一二罷。」

華蘭臉色一沉,冷哼道:「你倒是個好心的,便是忘了她打你的事兒,也不該忘了衛姨娘是怎麼死的!」

明蘭正色的搖搖頭,對著華蘭誠懇道:「妹妹是個沒用的,叫孔嬤嬤打了一頓板,至今還記著;五姐姐再不好,卻也姓盛,若她真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咱們姐妹又有什麼好名聲了?」若墨蘭的手段激進狠毒,但頭一個受非議的,就是娘家家教不好。

華蘭容色一肅,她何等聰明,只是和林氏母女積怨深而一時看不清罷了,思忖了下便明白了,她親熱的攬住明蘭的肩,微笑道:「好妹妹,你是個明白的,姐姐記下了。」

明蘭展顏而笑,嘴角兩顆俏皮的梨渦跑了出來:「上回送去的小鞋,莊姐兒和實哥兒穿著可好?」

「好,都好。」提起自己的一雙兒女,華蘭神情立刻柔軟下來,「你給莊姐兒做的那個布娃娃,她喜歡的什麼似的,誰都不許抱一下;小孩兒腳長的快,鞋最費了,妹妹下回不要做那麼精細的繡活了,怪可惜的。你這般惦著姐姐,姐姐定不會忘了你的好,回頭你出嫁了,姐姐給你添一份厚厚的嫁妝!」

明蘭看著華蘭綻放的笑容,知道她最近過的不錯,也替她覺得很高興。

……

八月一到,秋闈將至,劃在北直隸區的各處陸續進京了,盛府迎來了五位客人,個是盛紘故舊之,兩個是盛紘交好的同年同鄉的姪,他們赴京趕考卻無親屬在京,而每年秋闈春闈之時,京都的驛站會館客棧甚麼的,都是漲價的離譜,不但輜費耗大,且也不能安心讀書。

盛紘和王氏一合計,性把盛宅後園邊上的一排屋撥出去,給這些讀書暫住,王氏這次之所以這麼大方,顯然是另有打算,這其中有不少家底豐厚的官宦弟。

至八月中旬,長梧九個月孝期滿了,帶著妻女再上京,一道來的還有表弟李郁,這次,不論是李郁赴考還是自己起復,都要仰仗盛紘,剛一安頓好,長梧便直奔盛府,允兒早一步去見了王氏,一通眼淚鼻涕的告罪,口口聲聲自己母親對不起王氏,她是萬分羞愧。

王氏心裡帶氣,但經不住允兒哭的天昏地暗,又奉上成箱成箱的厚禮,再想想到底不乾她的事,也是自己輕信康姨媽,自家姐姐什麼德性自己還不清楚,也得怪自己。

「罷了,下回把你閨女帶來罷;既算我姪女,又算我外甥女的,少不了要拿雙份紅包的。」最後,王氏淡淡的表示算了。

李郁是初次拜見盛紘夫婦,剛要下跪磕頭,盛紘搶先一把扶起了他,忙道:「都是自家人,別講什麼虛禮了。」

盛老上下打量李郁,只見他生的眉清目秀,一身雨過天青色的右衽薄綢衫更顯得白皙俊俏,便笑道:「幾年不見,郁哥兒可長高了。」

李郁恭敬的拱一拱手,笑容滿面道:「老倒瞧著愈加松柏精神了,這回我來,母親叫帶了幾支雲南來的白參,既不上火又滋補,權作孝敬了。」然後微微轉過身,對著王氏道,「家母還備了些薄禮,給和幾位妹妹們,萬望莫要嫌棄了。」

老滿意的頷首,王氏也微微而笑,盛紘見李郁言語周到,態妥帖,也十分喜歡,道:「好好!你先好好讀書,回頭叫柏哥兒帶你和你兄弟一道去拜師會友,鄉試不比會試,沒那麼多門道,你們松山書院的幾位先生都是當過考官的,你只消把功夫做紮實了便好。」

李郁臉上湧出幾分喜色,連連垂首拜謝。

如蘭站在一旁,無聊賴,王氏拉著允兒到老身邊去說話了,明蘭有些驚奇的發覺盛紘似乎很喜歡李郁,細細看後,才明白老為什麼說李郁和少年時的盛紘有些像了。

長楓雖和盛紘長的像,但到底是錦衣玉食長大的,身上多了幾分矜貴的公哥兒氣,反倒是這個李郁,都是商家走仕途,都朝氣蓬勃,都有旺盛的上進心,而且……

明蘭瞇了瞇眼睛。

從適才盛紘和長梧談起複的事兒起,李郁就時不時的偷眼看她,有一次他們倆目光恰好對上,他居然還眉目含情的衝自己笑了笑,明蘭驚愕,趕緊看了看旁邊的如蘭,見她目光呆滯的看向窗外,似乎在發呆,明蘭這才放心。

好吧,這傢伙的確和盛紘很像。

老常說盛紘其實並不壞,他與王氏剛成婚時,也是真心想要夫妻美滿,他也尊重妻,信任妻,任由王氏發落了兩個自小服侍的通房也沒說什麼,若不是王氏仗著家世頤指氣使,過分摻和例外事務,或者再溫柔些,賢惠些,懂些風花雪月,就算盛紘將來會有兩個小妾,也出不了林姨娘這檔事兒了。

用現代話來說,盛紘雖有功利心,但也有情感需求;所以他明知會得罪王家,還腦不清楚的寵愛林姨娘。

便如李郁。

現在的這個情形,明明如蘭這個嫡女比自己更有爭取價值,以盛紘對他的欣賞喜歡,只消他順利考取,迎娶如蘭的可能性高達**成呀;可這個沒出息的傢伙,卻微微羞澀的偷看自己,他懂不懂道理呀!

要知道,美色易求,什麼揚州瘦馬北地胭脂,功成名就之後討她十七八個美妾就是了,可是有個得力的岳家比啥都實在!小年輕就是不懂事;明蘭十分遺憾。

……

老最近有些忙,常叫長柏過來詢問李郁的情況,問他的待人接物,談吐舉止什麼的,直到八月二十八秋闈開試那日,長柏才吐了一句話:「此人勤勉實在,心思靈敏,年紀雖輕但處事練達圓滑,將來必有些出息。」

老眼神閃了好幾下。

明蘭知道老是心思活泛了,自從見過曹家母女後,雖然什麼都沒說,但老對賀家的熱情明顯下降了,明蘭明白老的意思,說一千道一萬,要看賀弘的態,若他也跟賀母一般糊塗,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秋闈要考場,第二日一早,明蘭正在壽安堂做針線活時,忽然房媽媽從外頭疾步進來,滿面笑容道:「賀家弘少爺回來了,剛把幾車貨交了藥行,連自家都還沒回呢,便直往咱們府來了!說是替老辦了些東西,順先送了來。」

明蘭停下手中的活計,抬眼去看老,清楚的從她的目光中看出滿意之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