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遇襲,獲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明蘭連忙去開窗,抬眼望去,只見遠方某處火光沖天,似是其中一艘大船著了火,其間人影閃動,隱約能看見一個個人掉下水去;順著風水聲,明蘭隱隱聽到一陣陣叫喊聲和打鬥聲,長棟趴著窗,小臉兒慘白;這時船舷上也響起尖銳的呼哨聲,似是放哨的船夫在示警。

不一會兒,船上的人都醒過來,明蘭一邊把丹橘叫醒,叫她把其他女孩叫起來,一邊拉著長棟去尋長梧,一上船夫丫鬟婆都趴在船舷上張望,人人俱是神色慌張,明蘭不去看他們,只一衝到長梧艙內,只見允兒嚇的臉色蒼白,只捧著微隆起的肚坐在那裡;她一看見明蘭,連忙拽著她的手道:「你兄長去外頭查看了,我剛叫了人去尋你們;菩薩保佑,大家沒事才好!」

明蘭不知道外頭出了什麼事,也只好坐到允兒身邊,長棟伸頭伸腦的想要出去,被明蘭一巴掌拍了回去。

不過一盞茶功夫,長梧氣喘吁吁的回來,道:「是水賊!」眾女眷大驚失色,然後長梧言兩語把事情交代清楚。

如今眾人行駛的水道叫永通渠,南北向運河的淮陰段,今夜風平浪靜,許多船隻都停泊著歇息,除了盛家這艘,還有兩艘官眷富戶的大船,兩艘護衛船,外加寶昌隆的商船數隻,因都停泊在河中,便都在這個葫蘆口的避風處靠了,前後是商船,中間是護衛船和客船。

待眾人入睡後,一夥水賊趁夜摸上船,首先劫殺了前後幾艘商船,誰知寶昌隆的其中一艘船上運的俱是桐油,糾纏打鬥中,幾個商行的小夥計們點燃貨艙,一整艙的油桶炸了開來,整艘船立刻火光熊熊,不但伙計們趁機跳水逃生,也給了其他船隻預了警。

明蘭看允兒嚇的不住哆嗦,拍著她的手安慰道:「嫂,你莫憂心了,我瞧這水賊也不甚高明,有經驗的都知道應先打劫客船的,哪會先往貨船上跑呀?這不打草驚……人嘛。」

此言一出,一直繃著臉的長梧忍不住莞爾,讚道:「六妹說的好,正是如此!大約是群散碎蟊賊,現正被護衛船纏住了,下邊已經備了舢板,你們收拾一下,到了左岸邊便好了!」

眾女眷頓時神情一鬆。

水賊人數並不多,不過勝在‘偷襲’二字,且船上狹小,受襲者不便躲避,他們才能逞兇,永通渠右岸曲折,恰巧成了個避風處,眾船隻便停在此處,而左岸卻是一片廣闊的蘆葦地,那密密叢叢的蘆葦直有一人多高,且那裡直通往最近的淮陰衛所營,若到了左岸上,會有衛所的兵營前來援手不說,來追擊的水賊一分散,便也追趕不及了。

這個時代還沒有救生艇的概念,原本岸上的船家早叫水賊趁夜全制住了,長梧好容易才弄來兩艘小舢板,好在他到底是砍過人的把總,知道些對敵之策,於是一邊叫人收拾著下了大船,一邊叫人將整艘大船每個屋都點的燈火通明,再叫人來回跑動,顯得船上的人眾十分慌張,而小舢板上則不許點半分火光,在夜色的掩映下,就能無聲無息的上岸。

急忙之下,丫鬟們愈加手忙腳亂,長梧不斷催促,允兒臉色蒼白的嚇人,捂著腹部,面色痛苦,想是動了胎氣,明蘭看了眼數十丈遠的火光處,似乎廝殺正酣,便道:「嫂不適,待會兒怕更不能動彈了,不若哥哥先護送嫂和四弟弟過去,我一收拾完即刻趕上。」

允兒和長梧本來不肯,但眼瞧著水賊還未可到,長梧咬了咬牙,便留下一半的護衛和一艘小舢板,臨走前諄諄囑咐:「一些銀錢沒了便沒了,你趕緊上來!」

明蘭點頭,還把燕草留在長梧身邊。

其實她估量過對岸的距離,作為志在上山下鄉的有為青年,明蘭哪怕只剩下以前姚依依游泳技術的一半,應該也是能游過去的;剩下的,丹橘會些狗刨,小桃能帶著她遊,綠枝和允兒留下來的幾個丫鬟也都多少會些水性。

這次長梧是回家奔喪的,待大老一過世他便要丁憂,是以長梧幾乎將京城這幾年積攢的財物都帶上了,著實不少,沒道理便宜了那夥技術含量不高的蟊賊;明蘭一面指揮幾個丫鬟將輕便的玉瓷古玩和金銀首飾全都收入油布裹製的小囊中,正收拾著,忽聽在船舷放風的綠枝一聲歡呼:「活該!射死他們!」

明蘭連忙撲過去看,只見不遠處幾艘大船的船舷上,一些護衛正張弓搭箭朝水裡射,一陣陣叫罵聲中,還夾雜著慘叫和驚呼聲,明蘭心頭一緊,立刻道:「不好!他們的船被堵住了,便散開人手,從水裡游過來了!」

女孩們都嚇壞了,明蘭沉吟片刻,抬眼看了下長梧的那艘小船已到了江心,她迅速做出反應,指著面前的女孩們,沉聲喝道:「你們個把這一層所有艙室的燈都丟進江裡,不許留下半點照明物件,我帶著綠枝去把下一層,小桃和丹橘把這些薄皮小鐵箱拿繩繫了,小桃水性好,把繩繫到船底,然後把箱都放到水裡去!完事後到底艙的廚房來匯合!要快!」

「姑娘,為何我們不趕緊上小船走呢?」允兒的一個大丫鬟遲疑的問道。

綠枝瞪著眼睛,怒罵道:「混賬!姑娘讓做就做,廢話什麼!若不是為了你們的主,我們姑娘早走了!你們還敢囉嗦!」丹橘脾氣溫和,趕緊解釋道:「如今水里已有了賊人,我們能駛多快,若被追上了,一鑿就翻了我們的小舢板!」

那女孩立刻紅著臉低下頭去。

明蘭也懶得生氣,到底不是自己的隊伍;她立刻跑去外頭船舷上,把那幾個護衛分成四批,分別護著四撥女孩去行動,不一會兒,整艘船立刻變的黑漆漆的,老天爺很給面,今夜月色無光,伸手不見四指。

明蘭一奔去,趕緊叫一干僕婦雜役都躲起來,身強力壯的去船舷上迎敵,她自己則直沖廚房,從裡頭翻出許多菜刀尖叉鍋鏟鐵杵,待分頭行動的女孩們來了,都分了些‘武器’在她們手裡;小桃分了個鐵鍋,綠枝分到把菜刀,其餘女孩也都拿了。

準備完畢後,明蘭叫護衛們去外頭戒備,再去船底中一個不起眼的艙室躲起來。

在黑暗中,女孩們靜靜等待,只隱約聽見有人咽唾沫的聲音,這種感覺十分漫長,明蘭知道女孩們都緊張的厲害,便輕輕安慰起大家來:首先,不是所有的水賊都能游過來的,會被箭射死一些的;其次,這裡共有艘客船,想必不會全衝到自己這艘船上來,這樣人又少了些;再次,這艘船共有上下兩層共十二間屋,如果那夥水賊的腦沒有進水,他們應該會先去摸廂房,這樣又要分散一些人手;還有,水賊是鳧水過來的,身上必沒有火種,船上的燈燭和廚房裡的柴草全都被丟進江裡,他們除非拆船板或門框來點火把,可惜船上的木材早被江水染上了潮氣,並不易點燃,看不清,他們就不明白;最後,這艙室後頭有個艙門,直通江面,原是為了取水倒水方便的,如若情況不妙,立刻跳水便是。

況且那夥水賊不會在船上耽擱很久,見沒有什麼收穫,說不定就換一艘打劫了,大家躲過去便是……這樣一說,女孩們安心了許多。

不知過了多久,忽聞上面一陣呼喊,兵器碰撞的殺聲頓起,明蘭知道水賊摸上來了,暗暗握緊手中一支鋒利的長簪,女孩們又呼吸急促起來;聽著頂上不斷傳來打鬥聲,還有呼喊著叫救命聲,然後在一陣令人窒息的混亂腳步聲中,門板被‘砰’的一聲踢開了。

兩個黑色的人影直衝進來,嘴裡罵罵咧咧的,明蘭早候著了,和對面的丹橘用力一拉地上的繩,只聽撲通一聲,前頭那個先倒下了,就著外頭的亮光,小桃用盡吃奶的力氣,一鐵鍋砸在那人腦袋上,那賊人哼了一聲,便暈過去了。

第二個賊只踉蹌了一下,見滿屋的女孩,立刻要叫人,一個丫鬟立刻舉起手中的板凳,用力砸過去,那賊人悶哼一聲,晃了晃,然後另一個丫鬟跳上去撞在他身上,一下把他撲倒在地上,明蘭騰出手來,一個箭步上前,一腳踏在他胸膛上,一簪下去,直插在那蟊賊的胸口,只見血水扑騰扑騰的冒出來,那蟊賊剛要慘叫,就被嘴裡塞進一把茅草灰,然後沒頭沒腦的被不知什麼東西亂砸了許多下在頭上,眼睛一翻,便也昏過去了,只空氣中瀰漫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丹橘忍著噁心,把門板輕輕關上,明蘭指揮女孩們拿出準備好的繩把兩個半死的蟊賊結實的綑起來,嘴裡都塞住了,不叫發出聲音來;忙完後,屋裡帶明蘭在內的七個女孩面面相覷,解決了兩個蟊賊後忽覺勇氣大增,彼此目光中的恐懼被沖淡了不少,反有些興奮。

頂上一陣吵雜過後,然後一陣寂靜,順著氣孔隱隱聽見‘這裡沒有!去別處尋’之類的字句,女孩們臉上露出歡喜之色,正在明蘭也鬆了口氣的當口,忽然上頭傳來一陣粗野的叫聲,聲音尤其宏亮,女孩們細細聽了,竟是:「……這幾個婆娘開口了,快去底艙!說這家小姐還在船上,兄弟快上呀!抓住可賺大發了!還有幾個細皮嫩肉的小丫頭給大夥快活!」

明蘭臉色一白,綠枝那兒已經罵起來了:「她們竟敢出賣姑娘!」明蘭不敢再等了,厲聲對女孩們喝道:「脫掉外衣,快跳水!」

時值冬初,女孩們外頭都穿著厚實的錦緞棉衣,一把扯開後就往水裡跳了,外頭一陣嘈雜的聲音呼喊,腳步聲重重往下而來,眾女孩心慌之下,一股腦兒都跳了下去。

明蘭一入水,只覺得江水刺骨寒冷,好在不是隆冬,耳邊還聽見一陣叫罵聲‘不好,有人跳水了!快去捉!’明蘭立刻劃動雙臂,忍著幾乎沁入心臟的寒冷,賣力朝對岸游去,後頭傳來噗通噗通接連不斷的幾下入水聲,然後一陣女孩的尖叫聲,想是不知哪個被捉住了,明蘭沉下一口氣,沉入水中,盡量不讓腦袋浮出水面。

剛游了幾下,忽然腰上一緊,後面伸出一條胳膊圈住自己,明蘭大驚失色,立刻伸腿去踹,誰知身後那人身手靈活之,一翻身來到明蘭身側,雙手扣住明蘭兩條胳膊不知什麼地方,明蘭只覺雙臂一陣酸軟,然後身叫那人團團圈住,一貼上去,明蘭立刻感覺到身後這個是女!

那女雙腳連蹬了幾下,兩人浮出了水面,明蘭迎著冰冷的江風,深吸一口氣,隨即下巴一緊,身後那女扣著自己的臉扭過去一看,明蘭皮膚吃疼,呲著牙輕‘嘶’了聲,然後那女高聲大喊道:「找到了!就是這個!」聲音中不勝喜悅。

明蘭一得空,立刻雙肘朝後撞去,那女痛呼一聲,愈發使力,人家到底是有功夫的,拿捏住明蘭的穴位,便把她牢牢的擒住,還笑道:「姑娘別怕,咱們是來救你的!你是盛家六姑娘吧,說的就是嘴角有一對小渦的!……誒!快來,這兒呢!」

那女說完這句話,還未等明蘭訝異,只聽一陣江水拍動聲,一艘張點著好幾個大燈籠的小船駛了過來,那女似乎水性好,一個挺腰舉起,就把明蘭壓到船邊,然後一雙有力的大手,一把把明蘭整個提了上去。

一離開水面,一縷縷刺骨的江風如同針扎般刺入明蘭身上,不過須臾之間,一條厚厚的大棉被劈頭蓋臉的罩了過來,把明蘭上下左右全都包住了,然後水中的女也爬上船來,隔著水淋淋的頭髮,明蘭依稀看見一個大熊般的男在給她裹衣裳。

明蘭渾身哆嗦著,迅速抬頭四下看,只見小船被燈籠照的通明,船上站立了幾個男,正忙碌著把自己裹成個大粽的男,身形高大剛健,只著一身黑色的敝舊長袍,一臉絡腮大鬍覆蓋了分之二張臉,身上沒有半件飾物,只一雙幽深的俊目似曾相識。

明蘭用力眨了眨眼睛,心裡忽然一陣歡喜,大聲道:「二叔!」

她終於知道在小黑巷裡碰上一群不懷好意的小流氓時看見警察叔叔是怎樣一種心情了,儘管這位警察叔叔曾無故罰過她的款。

顧廷燁眸一亮,胡臉上看不出表情來,只聽見他低低道:「你認得出我?」

明蘭覺得很奇怪,此時江面上明明一片嘈雜,叫喊聲,搏擊聲,哀嚎聲,交雜成一片哄鬧,可他開口的那一刻起,她覺得每個字都清晰可聞,明蘭忙道:「自然自然,認不出誰也不能認不出來救命的呀!」

明蘭惦記著丹橘小桃她們,又連忙向顧廷燁身邊湊了湊,白玉般的精緻小臉笑的十分討好乖巧,呵呵懇求道:「二叔,我幾個丫頭還在水裡呢,趕緊幫我撈上來吧,大冷天的,別泡壞了她們!」有事找人幫忙時,明蘭總能表現的特別可愛。

顧廷燁幽黑的眼睛忽然沉了沉,秀長的眼線挑起幾絲薄嗔,宛如隱隱綽綽的湖面上流動著光影,似乎想瞪明蘭一眼,但又忍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