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還是長柏大哥哥有老婆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秋末冬初,北風乍起,因國喪期間,墨蘭的及笄禮便十分簡單,王氏只請了幾位素來交好的官家夫人,做了一身新衣襖,再擺了兩桌意思一下,林姨娘覺得自己女兒委屈,可她也知道最近嚴打風聲很緊,連權宦貴胄都挨了整,何況盛家,哪敢大肆鋪張。

為此,林姨娘淒淒切切的在盛紘面前哭了半夜,一邊表示理解一邊表示委屈,盛紘一心軟,便提了兩銀給墨蘭置辦了一副赤金頭面,從盛紘出手的大方程來看,當晚林姨娘的服務項目應該不只是哭。

京城不比登州和泉州,一入冬就乾冷刺骨,府裡的丫鬟婆陸續換上臃腫的冬衣,隔著白茫茫的空氣看過去都是一團團的人,這種寒冷的天氣明蘭最是不喜歡出門的,捧著個暖暖的手爐窩在炕上發呆多舒服,不過事與願違。

老來信了,說大老就這幾日了,墨蘭眼瞅著要議親,不便參加白事,怕衝著了,如蘭‘很不巧’的染了風寒,長楓要備考,海氏要照看全哥兒,盛紘舉著巴掌數了一遍,於是叫明蘭打點行李,和長棟先回去。

看著站在跟前的幼幼女,盛紘忽感一陣內疚,想起自己和盛維幾十年兄弟情義,人家每年往自己這兒一車車的拉銀送年貨,如今人家要死媽了,自己卻只派了最小的兒女去,未免……

「這般……似有不妥,還是為父的親去一趟罷。」盛紘猶豫道。

「父親所慮的,兒都知道。」長柏站起來,對著父親躬身道:「此事現還不定,且此刻新皇才登基,正是都察院大有作為之時,父親也不宜告假,讓六妹妹和四弟先過去盡盡孝心,待……兒再去告假奔喪也不遲。」

盛紘輕輕嘆氣,他也知道長柏作為一個清閒的翰林院典籍偶爾告假無妨,可自己這個正四左僉都御史卻不好為了伯母病喪而告假,未免被人詬病託大。

長柏看著父親臉色,知道他的脾氣,再道:「父親不必過歉,二堂兄已告假回鄉,若大老真……他便要丁憂,到時父親再多助力一二便是。」

說到這裡,盛紘皺起眉頭才鬆開,轉頭朝著明蘭和長棟道:「你們何時啟程?」

明蘭站起來,恭敬道:「回父親,長梧哥哥已雇好了車船,五日後會來接女兒和四弟的。」

盛紘點點頭,肅容呵斥道:「你們此去宥陽,當謹言慎行,不可淘氣胡鬧,不可與大伯父大伯母添麻煩,好好照料老,不要叫老人家累著了;上要聽你們堂兄的話。」

明蘭和長棟躬身稱喏;盛紘聽著他們稚嫩的聲音,又嘆了口氣,坐在一旁的王氏和氣的朝他們笑了笑,囑咐了幾句‘不可擅自離車’,‘船上不要亂跑’,‘不要靠船舷近’,‘不要拋頭露面’云云,最後又對明蘭叮嚀道:「你是姐姐,上多看著些棟哥兒。」

見王氏對庶庶女慈靄,盛紘側頭,滿意的看了眼王氏。

回去後,明蘭把屋裡人叫攏了,逐一吩咐院中留守事項,然後叫了丹橘小桃去壽安堂,守院的婆一見是明蘭都紛紛讓開,明蘭逕自進了裡屋,叫丹橘從一個等人高的黑漆木螺鈿衣櫃裡取出一頂薑黃色貂鼠腦袋毛綴的暖帽,一件大毛黑灰鼠裡的裘皮大褂,還有一件暗褐刻絲灰鼠披風,其他各色冬衣若干,小桃幫著一起折疊打包起來。

明蘭走到老的床後頭,從裙下解了鑰匙,打開幾個押了重鎖的大箱,取出一大包銀和一沓銀票,想想自己也要出門,這兒可不安全,性把裡頭一疊房地契一股腦兒都拿了,收進隨身的小囊中。

此後幾日,明蘭都忙著給自己打包箱籠,小桃出手不凡,可勁兒的往箱籠裡裝金珠翠寶,明蘭忍不住笑話她:「這次是去……,多帶些銀飾吧,這許多寶貝,要是遭了賊呢?」

小桃很嚴肅:「好贖您。」

明蘭:……

丹橘剛收攏好兩方硯台並幾管筆,綠枝打簾進來,笑道:「永昌侯夫人來了,叫姑娘過去呢。」一邊說著,一邊還眨眨眼睛。

「四姐姐和五姐姐過去嗎?」明蘭覺得綠枝神色有些怪。

「不,就叫了姑娘一個,說是侯夫人今日恰好回一趟娘家,知道姑娘明兒就要出門了,順道來看看姑娘。」綠枝一臉飛揚,與有榮焉,「姑娘快去吧。」

丹橘和小桃知道賀家的事,互看一眼,臉色有些沉。

梁夫人這大半年來雖說來盛府兩回了,但每回都有旁人陪著,第一次是叫華蘭陪著壽山伯夫人和自己來的,第二次是隨著另幾個官宦女眷來的,其實盛府和永昌侯府的關係,屬於轉折親的轉折親,本沒有來往必要;她這般行止,府裡便隱約有了些言語,說永昌侯夫人是來挑兒媳婦的,這般便叫林姨娘起了心思,常叫墨蘭上前顯擺奉承。

可梁夫人為人謹慎細緻,說話滴水不漏,從不在言語中露出半點心意,連王氏拿捏不住她的心思,作為女家,王氏矜持著面,不肯提前發問婚事如何,也裝著糊塗,什麼都不說,每次只叫個蘭出來走動一番就完了。

第一次來時。梁夫人對誰都是冷冰冰的,只聽見王氏同旁人談天說地的熱鬧,她偶爾湊趣一句,大多功夫都只靜靜坐著;至於墨蘭的熱絡,她全只淡淡笑過,從不接嘴,倒叫墨蘭在人前鬧了好幾次無人接茬的尷尬。

但第二次來時,梁夫人明顯表示出對明蘭的善意,坐下後便拉著明蘭細細問話,神情頗為溫和,對王氏的態也愈加親近;墨蘭咬牙不已,她很想直截了當的說‘明蘭已許了賀家’,但她一個姑娘家要是在外客面前這般說自家妹妹的隱事,自己的名聲也壞了。

好容易逮著個機會,一位夫人說起醫瞧病也不准的事,墨蘭連忙插嘴道:「白石潭賀家的老夫人也是杏林世家出來的呢,我家老與她最好,回回都叫我這六妹妹陪著。」

當時王氏的茶碗就砰的一聲坐在桌上了,屋裡也無人接話,或低頭吃茶,或自顧說話,墨蘭未免有些訕訕的,她不再賣弄詩詞,低下頭,緊著奉承,端茶放碟,妙語如珠,引著一眾夫人們都笑的合不攏嘴,連聲誇王氏好福氣,連樑夫人也讚了幾句,墨蘭正得意,誰知梁夫人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府上四姑娘已及笄了罷,該緊著許親事了,可別耽誤了。」

淡淡一句,墨蘭頓時紅了眼睛。

客散後個蘭回去,墨蘭當著兩個妹的面冷笑:「什麼了不起的人家?永昌侯府那麼多房,侯爺兒又多,等分了一個個的手上,還能有幾分?!」

大冬天裡,如蘭笑的春光明媚,笑道:「姐姐說的是。」反正王氏暗示過,她將來的婆家很有錢。

明蘭不參與。

今天,是永昌侯夫人第次來。

丫鬟打開簾,明蘭微曲側身,從左肩到腰到裙擺再到足尖,一條水線流過般幽靜嫻雅,流水靜觴般姿容娟好,坐在王氏身旁的樑夫人目光中忍不住流露幾分讚賞。

明蘭斂衽躬身給王氏和梁夫人行禮,瞧見王氏面前的放著一口箱,裡面似有些毛茸茸的東西,只聽王氏口氣有些惶恐,道:「夫人也忒客氣了,這怎麼好意思?」

梁夫人緩緩道:「我娘家兄弟在北邊,那兒天寒地凍的,毛皮卻是好,每年都送來些,我撿了幾張送來,粗陋的很,別嫌棄。」

王氏連忙擺手,笑道:「哪能呢?瞧夫人說的,我這裡可多謝了。嘖嘖,這般好的皮我還從沒見過,今兒可是托夫人的福的了,回頭我得與針線上的好好說說,可得小心著點兒,別糟蹋了好東西;哎……,明丫頭別愣著呀,快來謝過夫人呀。」

明蘭腹誹這皮又不全給她的,但還是恭敬的上前謝了,梁夫人身姿未動,只和氣的看著明蘭,語意似有憐惜:「這麼大冷天出門,可得當心身,衣裳要穿暖了。」對於像她那麼冷淡的人來說,這話已經很溫柔了。

明蘭展顏而笑道:「明蘭謝夫人提點,給我做了件好的毛皮褂,便是多冷也不怕了。」其實那件是如蘭的,針線上人春天量的身,誰知道,到了冬天如蘭竟長高大了許多,褂便不合身了。

看著梁夫人衝著自己微笑,王氏心裡很舒服,笑罵道:「你這沒心眼的孩,夫人剛送了毛皮來,你就顯擺自己的,不是叫人笑話麼?」

明蘭低著頭,一臉靦腆的紅暈。

梁夫人走後,明蘭心裡沉墜墜的,總覺得有些不安,這般著意的單獨見面,這樣露骨的關懷,外加王氏異常熱絡的態,似乎事情已經定了,明蘭皺著眉,慢慢走回暮蒼齋後,見到長棟竟然在,小桃正苦著臉端了一碗熱茶給他,長棟一見明蘭,便笑道:「六姐姐,這都第晚茶了,你總算回來了,今日起我堂裡便告假了。」

明蘭板著臉道:「別高興的早,我叫香姨娘把你的書本都收了,回頭上你還得好好讀書!」隨手把梁夫人給的一個里外發燒的銀鼠皮手籠給丹橘,叫也收進箱籠裡。

長棟一張白胖的小臉笑嘻嘻的:「六姐姐,你別急著給我上籠頭,這回我可立了大功了,這都半年了,我總算打聽到……」

話還沒說完,門口的厚棉包錦的簾‘唰’的被打開了,只見墨蘭怒氣沖沖的站在那裡,手握拳頭,一臉鐵青,明蘭忍不住退了幾步,在背後向長棟搖搖手,又朝小桃送了個眼色。

「好好好!」墨蘭冷笑著,一步步走進來,「我竟小瞧了你,想不到你竟是個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她雙目赤紅,似乎要冒出火來,幾個丫頭要上來勸,全被她推了出去,反手栓上了門。

明蘭沉聲道:「姐姐說話要小心!便不顧著自己,也要想想家裡的名聲。」她不怕打架,也未必打不過墨蘭,可自家姊妹衝突到動手相向,傳出去實在不好聽,到時候不論誰對誰錯,一概落個刻薄兇悍的惡名。

墨蘭面目幾近猙獰,怒喝道:「你個小賤人!最慣用大帽來扣我!我今日便給你些顏色看看!」說著上前,一呼啦,一把掀翻了當中的圓桌,長棟剛沏好的熱茶便摔在地上,熱茶還濺了幾滴在長棟臉上和手上。

明蘭從沒想到墨蘭竟也有這樣暴力兇悍的一面,她心疼的看著捂著臉和手背的長棟,轉頭微笑道:「四姐姐果然能能武,既做的詩,也掀得桌!不論妹妹有什麼不好的,既姐姐出了氣,便算了吧。」

誰知此時墨蘭一眼看見那個銀鼠皮手籠,更加怒不可遏,清秀的面龐扭曲的厲害,指著明蘭叫罵道:「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說的好聽,什麼平淡日才好,什麼不爭,明裡瞧著好,肚裡卻邋遢齷齪跟個賤貨一樣,說一套做一套……」

長棟嚇呆了,都不知道說什麼,墨蘭越罵越難聽,言語中還漸漸帶上了老,明蘭臉色雖未變,但目中帶火,口氣反而愈發鎮定,靜靜道:「四姐姐敢情是魘著了,什麼髒的臭的都敢說,我這就去請人來給姐姐瞧瞧。」她想本算了,看來還是得給點兒顏色看看。

說著明蘭便要出去,她慢慢數著步,果然背後一陣腳步聲,墨蘭衝過來一把把明蘭摜倒在地上,一巴掌扇過去,明蘭咬牙忍著,側臉迎過,還沒等長棟過來勸架,只聽‘啪’一聲,墨蘭也呆了呆,她不過想痛罵明蘭一頓,然後把她的屋砸爛;不過看著明蘭的如玉般的容貌,她邪火上來,一把抓起地上的碎瓷片,朝明蘭臉上劃去!

明蘭見苦肉計已售出,自不肯再吃苦,雙臂一撐,一把推開墨蘭,順腳把她絆倒在地上,明蘭摸摸自己發燙的臉頰,她不必照鏡,也知道上面定有一個紅紅的掌印——自己的皮膚是那種很容易留印的。

明蘭揉身上去,一個巧妙的反手扭住墨蘭的胳膊,從旁人看來,只是兩姐妹在扭纏,明蘭湊過去輕聲道:「告訴你一件事兒,你娘是潛元四年一月份,喝了的茶進的們,可你哥哥卻是當年五月生出來的;都說十月懷胎,姐姐曉得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嗎?」

墨蘭臉色漲紅,拼命掙扎,嘴裡罵罵咧咧的,很是難聽,明蘭故意用柔滑的聲音,湊過去繼續道:「你娘才是個真正的賤貨!她才是說一套做一套,受著老的照料,吃老的,用老的,一邊感恩涕零,一轉頭就上了爹爹的床!恩將仇報!」

這時,外頭一聲清脆的大喊:「!您總算來了!」是小翠袖的聲音!

明蘭立刻放開墨蘭,跳開她步以外,隨即傳來猛烈的敲門聲和叫聲,長棟趕忙去開門,王氏進來,見滿屋狼藉,墨蘭臉上一片怒氣,明蘭低頭站著,神色不明,臉上有一個鮮明的掌印,再看長棟臉上手上也幾處紅紅的燙傷。

王氏大怒道:「你們翻了天了!」然後轉頭罵丫鬟,「你們都死了不成,趕緊把六姑娘扶下去歇息!……彩環,去找劉昆家的,請家法!你們幾個,還不把四姑娘拿住了!」

墨蘭聽到家法,這才神色慌張的怕了起來。

誰知此時外頭一聲女音:「她們姊妹爭吵,怎地問也不問一句就要打人?!」

林姨娘一身月柳色的織錦妝花褙,搖曳而來,旁邊跟著墨蘭身邊的栽雲,後頭還有好幾個丫鬟婆,見生母來了,墨蘭陡然生出勇氣,一把甩脫來拿她的丫鬟,一溜煙站到林姨娘身旁去了。

看著她們母女倆的模樣,王氏忍不住冷笑:「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爬出來叫囂?這裡也有你說話的地兒?」

林姨娘假假的笑了笑,道:「在這個府裡熬了快二十年了,如今事有不平,難不成妾身連話都不能說了?不公,莫不是怕人說?」

王氏怒氣衝上來,指著墨蘭道:「你養的好閨女!放肆無禮,打罵弟妹,難道不能責罰?」

林姨娘掩口嬌笑起來,銀鈴甚般的:「真說笑了,小姊妹鬧口角,便有推搡幾下也是有的,算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兒罷了。」

綠枝終忍不住,大聲叫道:「我呸!什麼各打五十大板?四姑娘把我們姑娘的臉都打腫了,四爺的手和臉都燙傷了,咱們都是有眼睛,誰做了睜眼瞎的瞧不見?!」

林姨娘臉色一變,罵道:「多嘴的小蹄!輪得到你說什麼?!」

墨蘭從背後伸出腦袋,反口道:「你們都是明丫頭的人,一夥的,你們說的怎能信?就是明丫頭先動的手,我不過還了幾下罷了!」

綠枝正要叉腰發作,被後頭的燕草扯了一把,只好忿忿住嘴,這時劉昆家的趕來了,正聽見王氏怒聲道:「我是一家主母,要管教兒女,關你什麼事?你不過是我家裡的一個奴才罷了,別以為生了兒女便得了勢了!」劉昆家的眉頭一皺,每回都是如此,王氏火氣一上來,就被挑撥的胡說一氣,回頭被加油添醋一番,又要吃虧。

王氏罵的痛快,林姨娘一味抵賴,王氏大怒之下便叫丫鬟婆去抓墨蘭,誰知林姨娘帶來的人馬也不示弱,立時便扭打在一起,配上墨蘭悽慘的哭聲,還有林姨娘淒厲的大叫‘還不把爺去叫來!她妹要被打死了!’,暮蒼齋好不熱鬧。

過不多時,長楓趕來了,自要護衛林姨娘母女,眾奴僕顧忌著,又是一陣混鬧,最後王氏被劉昆家的半攙半扶著,只會喘氣了。

——明蘭在裡頭聽的直嘆氣,很想出去點撥一下,王氏的戰鬥技巧單一了,缺乏變化,容易被對手看穿。

「住手!」一聲清亮的女音響起,眾人俱是回頭,只見海氏站在院口,她清冷威嚴的目光掃射了一遍眾人,並不置一詞,只先轉頭與劉昆家的說,「身不適,請劉媽媽先扶回去歇息吧。」

劉昆家的等這句話很久了,立刻半強硬的把王氏扶了回去,海氏目送著王氏離開了,才又轉頭看著長楓,淡淡道:「除了一家之主,從沒聽說過內宅的事兒有爺兒們插手的份兒,弟飽讀詩書,莫非此中還有大道理?……還是趕緊回去讀書吧,明年秋闈要緊。」

長楓面紅過耳,灰溜溜的走了。

林姨娘見海氏把人一個個都支走了,偽笑道:「到底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大奶奶真曉事,這般懂得好歹,妾身這裡先謝過了,墨兒,還不謝謝大嫂,咱們走吧。」

「慢著!」海氏忽然出聲,對著左右丫鬟道,「你們個,去,把四姑娘扶過來,到我屋裡坐著,一刻不許離開,一眼都不許眨。」

林姨娘秀眉一挑,又要說話,海氏搶在前頭,先道:「再過一個時辰,老爺便下衙了,我已叫人去請老爺趕緊回來了,到時便請父親做個仲裁;六妹妹臉上的掌印大夥兒已都瞧見了,可是四妹妹……這樣罷,去我屋裡待著,我叫丫鬟好好照應著,一根指頭也不碰她的。」最後半句話,字字咬音,林姨娘心頭一震,知道碰上個厲害的,強笑道:「何必呢,還是……」

海氏截斷她的話,乾脆道:「若離了我的眼睛,四妹妹身上若有個什麼傷,到時候可說不清楚!姨娘,你若硬要把人帶回去,便帶回去吧。」

說著,海氏身邊那個丫鬟,便過去請墨蘭,墨蘭這下心裡害怕了,又要朝林姨娘求救,林姨娘身後的婆丫鬟蠢蠢欲動,海氏嘴角挑起一個諷刺的弧,冷聲道:「今日在這院中的每一個,一個也跑不了,誰要再敢拉扯扭打,我一個一個記下名字,哼!旁的人尊貴,我治不了,可你們……」海氏輕輕冷笑一聲,「要打要賣,怕我還做的了主;解決不了全部,便挑幾個出頭的敲打著!」

語音殺氣,林姨娘呆在當地,一干丫鬟婆面面相覷,誰也不想做出頭鳥,個個縮回手腳,老實了。

明蘭暗暗點頭,還是長柏大哥哥有老婆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