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盡忠容易盡孝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明蘭和墨蘭無論喜惡都相去甚遠,基本沒有什麼共同的興趣愛好,但眼前的這個錦衣秀眉的少女成功的引起了兩姐妹的共鳴,她們都討厭她。

「如妹妹,上回你送來的白茶我吃著好,我娘起先覺著樣怪,銀白的芽頭看的怪滲人的,誰知吃著卻毫香清鮮呢。」陶然居裡,幾個女孩正吃茶,康元兒拉著如蘭的手說話。

如蘭抿嘴而笑:「表姐喜歡,我原該多送你些,奈何這白茶都是六妹妹分與我們的,你自己去問她吧。」

康元兒立刻看向明蘭,明蘭輕吹著茶,笑道:「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嫣然姐姐打雲南寄來的,不過是稀罕罷了,本就不多,我是個留不住的,已一股腦兒都送了。」

康元兒秀氣的瓜臉沉下來,盯著明蘭道:「看來六妹妹是不拿我當自家姐妹呀,分的時候怎麼沒我的份?」眉宇間已是隱隱怒氣。

墨蘭嬌笑道:「喲,康家姐姐,我這六妹妹最是實誠,就那麼點兒茶,自家姐妹還不夠分呢,自然先裡後外了。」

這話是火上澆油,康元兒是康姨媽的小女兒,自小仗著母親寵愛在家裡頤指氣使慣了,庶出姊妹在她跟前連氣都不敢出,她何曾受過這個擠兌,聽了墨蘭這般說,她立刻冷笑一聲:「送東送西,連大姐姐家的纓都有,就是沒我的份!敢情妹妹是瞧不起我,我倒要與姨母說道說道。」

如蘭也皺眉道:「你也是,怎麼不勻出一點來給表姐,都是自家人。」

明蘭放下手中滾燙的茶碗,甩甩髮熱的手,不緊不慢道:「嫣然姐姐統共寄來兩斤半的白茶,一斤我送去了宥陽老家給老,她在那裡替我們這一房照應大老,著實辛苦了,我們孫輩的原該孝順;然後半斤給了,餘下的我們姐妹四人並大嫂和允兒姐姐分了,大姐姐自小於我多有照料,我便把自己那份兒也勻了過去,是以纓姐姐那裡也有;表姐若真喜歡,回頭我寫信與嫣然姐姐,請她再寄些來,不過雲南遠,可得等了。」

說到底,明蘭分茶的對象都是盛家人,你一個外姓的狂吠什麼,她連自己都沒留,全給了華蘭,就是告到王氏跟前去,明蘭也說的出。

康元兒找不出把柄,不悅的挑了挑嘴角,隨即笑道:「我不過說說,妹妹何必當真。」

她本是世家嫡女,因父親不長進,家勢多有傾頹,吃穿住行比不上華蘭如蘭也就罷了,她只瞧墨蘭和如蘭不順眼,時時挑撥如蘭,當面笑著十分和氣,背後卻動不動與如蘭說她在家中庶出姊妹面前如何威風等等,每每她來過,如蘭總要和墨蘭明蘭置一陣氣。

康元兒眼珠一轉,又笑道:「常聽說六妹妹心巧手活,針線上很是得讚,上回我請六妹妹與我娘做的兩幅帳,不知如何了?」明蘭輕描淡寫道:「早了,怕是得等。」

康元兒對自家庶姐妹發火慣了,冷哼道:「給長輩做些活兒也推阻四的,都說妹妹孝順嫻淑,便是這般推諉麼?還是瞧不起我娘?」

明蘭看了眼一旁低頭吃茶的墨蘭,決定還是單兵作戰吧,便一臉為難道:「瞧表姐說這話,我又不是空著的。前陣天熱,我想著小孩最易熱天著涼,便緊著做了兩個夾層棉絹布的軟肚兜給實哥兒和全哥兒,我人又笨,手又慢,好容易才做完送去呢;康姨媽是長輩,總會體恤小孩的。」

如蘭眼睛一亮:「那肚兜……你做了兩個?」明蘭朝她輕眨了兩下眼,暗示道:「是呀。」

如蘭立刻低頭不說話了,每次明蘭給華蘭做東西都是兩份,一份說是如蘭做的,如此在來往的親眷中,如蘭也可顯得十分賢良淑德,明蘭在這方面從來都很識趣。

康元兒見如蘭不幫忙,更怒道:「那到底什麼時候能做完?別是想拖延罷,我家裡的幾個姐妹早做完了。」

明蘭攤著兩隻白生生的小嫩手,無辜道:「怎麼能和表姐家比?五姐姐只有我一個妹,表姐家卻人手充裕,哎呀,五姐姐呀,你若是多幾個妹妹就好了,又熱鬧,又能做活。」

如蘭臉色古怪,別說庶出的,就是嫡親的同胞姊妹她也不想要了,墨蘭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隨即掩嘴輕顫,康元兒跺腳道:「誰說這個了,我是說你手腳慢!」

明蘭認真道:「表姐說的是,我定勤加練習,多向表姐們著些,怎麼也得趕上外頭針線繡娘的那般功夫才是!」

這次連如蘭也忍不住嘴角彎起來了,康姨媽口甜心苦,常使喚刁難一乾庶出女,娶無好娶,嫁無好嫁,康姨母來這麼多次,明蘭只見過兩個庶出的康家女孩,生的倒如花似玉,可惜,一個畏縮戰兢,出不了大場面,一個著意討好,逢迎嫡母嫡妹。

每次看見這種情景,明蘭都感謝老天爺沒讓自己投胎到那種人家裡,不然的話,沒準她立刻掉頭尋死去了;話說回來,這康元兒也是欺軟怕硬,不過是瞧著自己既沒生母又沒胞兄,便總柿撿軟的捏。

康元兒氣結,卻又辯駁不出什麼來,明蘭在字面上從來不會叫人捉住把柄。

這時外頭忽然一陣吵雜,似有爭執聲,如蘭皺眉,叫喜鵲去看看,過了會兒,喜鵲回來,笑著稟道:「姑娘,沒什麼大不了的,喜枝在屋裡試新釵,喜葉瞧見了,以為是自己短了,誰知是喜枝家裡送來的,便鬧了幾句口角;叫我說了一通,便又和好了。」

如蘭正要說話,墨蘭卻搶著開口,半是玩笑半是認真道:「這丫頭也不知趣了,雖然都是一個府裡的家生,可喜枝老娘都是老爺得力的,哥哥嫂嫂又能幹,喜葉娘早沒了,老又是個酒渾蟲,如何和喜枝比?便是要比,也瞧瞧自己配也不配?」

康元兒臉色鐵青,如蘭有些不安,卻不知說什麼,墨蘭故意瞥了她們一眼,接著對喜鵲道:「還有,雖都是姑娘院裡的丫頭,卻各有老娘,姓氏祖宗都不同,整日盯著別人家裡的事兒,給兩分顏色就開染坊,別把自己當一回事兒了。」

康元兒拍案而起,青筋暴起的小手都拍紅了,大怒道:「你什麼意思?!」

墨蘭故作驚訝道:「不過是教了這丫頭兩句,又沒打又沒罵的,莫非表姐覺著不妥?我可不敢僭越,若喜歡管教丫頭,會去自己院裡管的。」墨蘭笑吟吟的看著康元兒,她的靠山從來不是王氏,康元兒沒少諷刺她庶出的身份,康姨媽更是積勸導王氏不要給庶女找好的親事,免得將來壓制嫡房,積怨已深。

康元兒氣,又說了幾句話,不歡而散。

明蘭看著外頭樹枝上顫顫悠悠的葉,似乎漸有飄落,轉頭與如蘭笑道:「天要冷了,父親的膝蓋受冷總要疼的,不若與父親做對護膝吧,五姐姐,要不絨布你來揉?」

盛紘對自己女兒有幾分斤兩還是清楚的,不好作假,不過搭點手也能算一份,好叫盛紘稍微誇兩句,如蘭立刻欣欣然道:「好呀,我這兒剛好有幾塊好料,待會你來選。」其實連揉搓的工作也是丫頭做的,她性出些材料。

按官爵守制,對於內宅的女人們沒什麼,不過是別聽戲別大擺筵席就是了,反正還可以串門走親戚,做做針線,說說八卦,日也就打發了。

可是男人們就難受了,那些京城權宦弟們忍過了開頭幾個月,幾戶得勢的人家漸漸暴露原型,有在家裡聚眾宴飲作樂的,有去紅燈區哈皮的,還有偷著摸著納小妾的。

新皇甫登基,眾臣尚不知道皇帝的脾氣,寫起奏本來不免有些縮手縮腳,哪知盛紘單位裡剛分配進來的一個愣頭青,一本摺遞上去,把京城中一乾花花老少們的事情抖了一番,皇帝氣的臉色鐵青,當場在朝會上發了火。

好容易做上皇帝,為了給老爹守孝,他不敢睡嬪妃,不敢擺酒席,連宮中的女樂都散了,過的比和尚還清淨,活的比礦泉水還純潔,可下頭那群吃著皇俸的爵權弟居然敢姓放火?!當他這州官是死人哪!

皇帝出手很快,先是大大嘉獎了那個愣頭青御史一番,誇他‘剛直忠孝’,非‘趨勢逢迎’之輩,然後立刻升官賜賞,接著下旨,勒令順天府尹加大打擊力,言官廣開監察職能,五成兵馬司準備好隨時逮人。

有了榜樣,都察院立刻忙起來了,盛紘已有些根基,自然不願得罪多權貴,只挑了些清淡的寫寫,可那些等著毛頭的小言官卻兩肋生膽,幾乎把全京城的生猛海鮮彈劾了個遍。古代對男的德要求很簡答,善孝為首,新皇打著‘為先帝盡孝’的名頭,誰也無話可說,尤其是清流言官本就看權爵之家不順眼。

短短半個月,皇帝一口氣責罰了十幾家爵祿,罰俸降職斥責等輕重不等。

有十幾個特別顯眼的皇親國戚,不服管制,當街辱罵前來巡視的官員,皇帝立刻發了禁衛軍,把他們捉進宮裡打了一頓板,傷好後拖進國監宿舍裡關起來,請了幾個嫉惡如仇的鴻博士開了個培訓班,集中習禮義廉恥忠孝節義。

皇帝親派兩位大士定期考察,隨機點背,背不出書的就不許回家,藐視師長的再打板,丫丫個呸的,還打不服你小樣的!

那些紈絝弟平日裡鬥雞走狗,欺男霸女,何其繁忙,哪有時間習化知識,押期一再延長,天氣漸冷,他們還在裡頭苦哈哈的吃青菜饅頭,幾個特別無法無天的被打的鼻青臉腫,其中最哭爹喊娘的就是慶寧大長公主的寶貝兒,她一頭哭到宮裡去求情,誰知還沒見兩宮皇后的面,就被攔在外頭。

一位內侍冷冰冰的讀旨:「君父駕崩,舉國哀慟,爾皇胄血脈,深受皇恩,豈容放浪忤逆,如此不忠不孝之輩,留之無益。」

慶寧公主聽後,驚駭萬分,仁宗皇帝素來寬仁厚慈,對一干內外皇孫俱多加偏袒,於京城沾親帶故的權貴也很少責罰,公主這時才意識到,皇帝換人了;至此,再無人敢進宮求情;等到這幫紈絝出了培訓班後,還得去宮裡謝恩,紛紛表示自己的化水平有了質的飛躍,以後幫著家裡寫些對聯請柬都不是問題了,有幾個在勞改期間心靈受創,還能有感而發的做兩句歪詩,平仄倒也對仗工整。

這樣一輪打擊下來,朝廷內外就心裡有數了,新皇帝英不英明另說,但絕對不好惹,不像以前的老皇帝那麼容易左右了。

「皇上這是在立威呢。」盛紘站在案前,身著一襲圓領青袍便服,提筆寫完一幅字,然後捋著頜下長鬚,「也對,先震住了京裡再說旁的。」

站在一旁的長柏沉吟片刻,輕道:「皇上已登基,難道還有不服?」

盛紘換過一管朱紫小毫,在字副角落題小字:「自然有,荊王乃先帝第五,若論齒序,應是他即位;可先帝不喜他性情暴虐,早早封了藩地,逐其離京;‘申辰之亂’後,先帝搶著立了當今聖上之母為後,論嫡以貴,方立了這儲君,荊王如何服氣?」

長白微微點頭,多有明了:「如今君臣名分已定,大義在皇上這邊,只望皇上寬宏大,莫要計較荊王;平不易呀。」

盛紘停筆,似乎對自己這幅字頗感滿意,遂擱下筆,取私章加印,對兒道:「皇家的事兒,不是咱們可以摻和的;還是多想想自家吧。」朱紅小印蓋上後,盛紘又道:「老信中說,大老怕是就在這段日了,那時梧哥兒要丁憂一年,可惜了,他那把總的位置還沒坐滿一年呢。」

長柏低聲道:「堂兄的事好辦,他當差的好,與上司同僚都十分相得,等九個月後咱們幫著疏通起復就是了,不過……昨日姨母又來了。」

盛紘舉起字幅,就光而看,聞言眉頭一皺:「你姨父的事,不是我們不肯出力,只是他恃才傲物,妄言內閣是非,偏還膽大包天,蚊腿上都敢刮肉。」

長柏也不喜歡康姨父,不過到底是親戚,姨母屢次求上門來,總不好一點不管,便道:「不如我們幫著些表兄,我瞧著他還穩重堪用。」

盛紘放下字幅,來回走了幾步,抬頭道:「這倒可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