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滿月酒,有爵家,無妄之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出身於科舉正途官宦家庭的明蘭本以為爵位是鐵打的飯碗,只要不去摻和奪位結黨之類高層次犯罪,基本可以舒舒服服靠祖蔭活到死,明蘭曾無不羨慕的和長柏討論過這個問題,結果換來了長柏哥哥十分鄙夷的白眼一枚。

祖開國,為恩賞能臣勇將及謀略之士,共封有五位異姓王,十九位國公,四十二位侯爵,一十五位伯爵,另世襲將軍無計,祖為人多疑,不過一代時間,便褫奪誅殺了位異姓王和半數的公侯伯爵,此後,宗繼位,即先帝爺,北擊韃靼,南襲蠻荒,東西南北開疆海陸拓土無數,便又陸續封了些許爵位,但有‘流’和‘世’之分,並非全都世襲罔替。

宗皇帝平定四疆之後,首封的第一謀臣張閣老率先諫言‘以無上之富貴酬無邊之功績’,武將之首時任靖國大將軍的英國公領頭附議,宗皇帝便順勢卸了這些軍事貴族大半的朝政權,從此議政權柄向官集團傾斜。

然,富貴有數,孫無盡,有爵之家繁衍四代之後,俱是人丁繁多,管不勝管,此時便要看哪家在軍中宮裡更有勢力,哪家人才輩出,若家世傾頹,孝期放縱,穿戴逾制,侵佔民財,一樁樁一條條,都是御史言官可參之本,然後要看皇帝心情了。

祖爺嗣眾多,先帝爺即位時,汝陽王連同一乾豪戚貴胄上奏‘九王攝政’,宗皇帝手腕鐵血,親率千鐵騎夜襲西山大營,一舉搗破汝陽王本部,後追根究底,一氣廢了牽連其中的十幾個王爵,其中,便有擦邊球的砲灰忠勤伯府。

先帝在位時間不長,靜安皇后薨逝後沒多久也跟著去了,當今皇帝仁慈,登基後幾年,便起復了幾個非首罪重惡的爵家,但這些人家已元氣大傷,如驚弓之鳥,再也不敢蹦躂了。

明蘭第一次去忠勤伯府時,就輕輕‘呀’了一聲,四五進的大院,連帶左右兩個小園,只略比盛府大些,論地段還不如盛府,後長柏才告訴明蘭,原先的忠勤伯府被收回後,早賞了別的功勳貴戚了,如今這宅還是老皇帝後來另賞的。

今日忠勤伯府為次孫擺滿月酒,裡裡外外十六桌,討了個六六大吉的彩頭,盛府作為外祖家自然是上賓,明蘭等下車就轎,進二門後步行,繞過一個富貴吉祥的照壁,才進了迎賓堂,迎面一個身著挑金線桃紅妝花褙的女孩便迎過來,笑道:「你們總算來了,我從早起便等著了,偏你們還遲了!」

墨蘭首先迎上去,滿臉堆笑道:「早知道姐姐在等我們,便是飛也飛來了!」如蘭半笑不笑:「纓姐姐是主家,自是等客的,難不成叫客等主家?」

袁纓的鵝蛋臉白潤俏麗,和氣大,也沒去理如蘭,只去拉後頭的明蘭,笑道:「明蘭妹妹可是稀客,你們家自打來了京城,你兩個姐姐倒是常來頑,只你,統共來過我家兩回!」

明蘭揉著陽穴,還覺得頭暈,便老實認了:「纓姐姐,我懶,別怪我了,我人雖沒來,四季荷包扇墜可回回託了五姐姐帶來的。」說著淺淺而笑,這一笑倒把袁纓怔住了。

不過幾月未見,白皙的幾乎可以掐出水來的皮膚,臉頰上有一抹似是而非的嫣色,唇色淡粉的好似菡萏掐出的汁兒印在脆弱的雪白宣紙上,叫人心瓣兒都憐惜起來,端的是顏若桃花,烏黑濃密的頭髮鬆鬆挽了一個斜彎月髻,只用一支碧玉稜花雙合長簪定了,鬢便壓了一朵米珠金線穿的水晶花,一眼看去,滿室的花團錦簇中,似只能看見她一人,清艷。

「……沒多久不見,妹妹愈發俊俏了。」袁纓衷心道,「你也該多出來走走。」

墨蘭臉色沉了沉,立刻恢復原樣道:「我這妹妹最是憊懶,只喜歡隨著我家祖母念經禮佛,你就別勸她了。」

袁纓輕笑了聲,轉而對明蘭道:「聽二嫂說,你小時候身不好,這會兒該好些了罷;今兒天冷,不然咱們好釣魚去。」

明蘭見袁纓這般客氣,也不好再裝靦腆了,也去拉她的手,道:「謝過纓姐姐惦記了,我身早好了,不過是……不過是今早沒睡足。」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袁纓撲哧笑了出來:「這倒是,今兒一大早我就被捉了起來,剛還一直打哈欠呢!」

如蘭被冷落多時,忍無可忍道:「到底進不進去?!」

袁纓知道如蘭脾氣,只挑了挑眉,便領著個蘭到了裡屋,裡屋已是一片說笑聲。

華蘭今日滿臉喜氣,穿著一身大紅蝶穿花的滾金線妝花褙,頭戴五鳳朝陽攢珠金鳳,旁邊一個體態豐富的奶媽抱著一個大紅的錦繡襁褓,個蘭連忙上去看了看,只見那嬰兒白胖秀氣,只閉著眼睛睡覺,花苞般粉嫩的小嘴還吐著奶泡泡,甚是討喜。

一眾貴婦紛紛恭賀道喜,還有幾隻帶著寶石戒指的大媽手去摸小嬰兒的小臉,不一會兒實哥兒就哭了起來,華蘭便叫奶媽抱了下去。

王氏是真高興,臉上泛著愉快的桃紅色,她已坐在上首,一見如蘭便招手叫過去,拉著女兒在一堆貴婦中說話,一旁的忠勤伯袁夫人卻神色淡淡的,看著二兒媳婦隨著娘家發跡水漲船高,她心裡很不舒坦。近一年來華蘭也乖了,託病示弱,又把家事推了回來,她和大兒媳婦怎願意拿自己私房貼補家計。

且,近來兒也不如以前聽話了。

「父親和我的俸祿全交了母親,家中的田地莊舖也都捏在母親手中,以前華蘭當家時要家用,母親推阻四不肯給,這樣的家有什麼好當的?!」袁紹是武人,本最是孝順,尋常也不生氣,但袁夫人偏心過惹著了他,他悶悶的甩下一句話,「若想要華蘭的陪嫁便說一聲,若家計艱難,拼著叫外頭人看不起,叫岳家白眼,兒也一定雙手奉上!也不用打什麼幌了,沒的傷了身又傷了情分!」

忠勤伯知道後,把老妻叫來狠訓一頓:「大戶人家,能守得住什麼密了?你打量你做的不留痕跡,外頭早笑話開了!家裡不是過不下去,又沒什麼大的出項,你算計兒媳的陪嫁,也不顧顧我的臉!大兒媳在紹媳婦嫁來前,一天能吃五頓,這會兒她倒金貴上了,動不動躺著哼哼?她不能管,你管!若非要紹媳婦管,你就連田鋪都交出去!」

袁夫人氣的半死,也無可奈何,後來華蘭懷了身,她便接二連的往兒屋裡塞人,一個個花枝妖嬈,華蘭倒也忍住了,只吩咐媽媽熬好蕪湯一個個灌下去,硬是忍到生出兒來,袁夫人一瞧不對,便又要給袁紹納房側室。

華蘭哭到老伯爺面前:「雖說爺兒們妻四妾是尋常事,可是母親也當一碗水端平了,大嫂屋裡母親一個人都不給,卻往我屋裡放了七八個之多,說都是服侍爺的,可不是嫌棄媳婦不賢,不會服侍夫婿麼?!這會兒好好的,又要給二爺納偏房,若兩位高堂真嫌棄了媳婦,媳婦這就求去了吧!」

袁紹剛得了個白胖兒,正喜歡的要命,也忿忿道:「大哥那兒不過一妻一妾,我卻滿屋的小星,知道的是母親給的,不知道的,還不定怎麼議論我好色無德呢!」

忠勤老伯爺嚇了一跳,一場大亂剛過,他正想著給自家弟找找門,怎能與盛家結怨,連忙安撫了兒兒媳幾句,轉頭呵斥老妻,不許她再插手兒媳屋裡的事。

如此,今日袁夫人如何高興的起來,只皮笑肉不笑的敷衍著,王氏也不去理她,只開開心心的吃茶說話,在座中人都知道,如今忠勤伯府唯二公紹出息,華蘭又生了兒,自是多有結交逢迎。

袁夫人愈發生氣,只低頭與身邊一頭戴富貴雙喜銀步搖的中年婦人說話,她們身邊挨一個遍地纏枝銀線杏色斜襟長襖的少女,容色可人,靜秀麗,墨蘭見了,低聲問袁纓,纓正與明蘭說草魚的十二種煲湯法,明蘭已經實踐了其中八種,兩人正說的口水分泌旺盛,聽墨蘭問後,纓抬頭看了眼,答道:「這是大嫂娘家的,我姨母和表妹,姓章。」

說著撅了撅嘴,轉頭又與明蘭說到一塊兒去了。

墨蘭對草魚話題不感興趣,忍著聽了會兒,終不耐煩道:「你們姑娘家的,怎麼一天到晚談論吃食,真真一對吃貨!」

纓回頭笑道:「你上回還拉著我說了半天胭脂香膏呢。」

「這如何一樣?」墨蘭皺眉。

明蘭大搖其頭:「非也,非也,所謂由內而外,白裡透紅,藥補不如食補,吃的精細周到便比擦什麼粉兒膏兒都好,自然氣色皮膚會好的。」

墨蘭心頭一動,看著明蘭宛若凝脂般的皮膚,遲疑道:「真的麼?」

話音剛落,前頭一陣響動,只見屋裡又進來兩位華服雲翠的中老年貴婦,袁夫人滿臉笑容的迎著坐到上首,親自奉茶招呼,頗有殷勤之意,纓立刻給墨蘭明蘭解釋,那個笑容可掬富態的是壽山伯黃夫人,也是忠勤老伯爺的長姐,旁邊一個面色淡然穿戴清貴的是永昌侯梁夫人,她不大言語,只由袁夫人自說自話。

「那不是你姑姑麼?姑姑做婆婆,纓姐姐好福氣喲。」墨蘭打趣纓,目光閃著豔羨。

纓羞紅了臉,惱著不答話,明蘭忙來解圍,岔開話題:「梁老夫人也與你家有親?」今日這滿月酒並為大肆鋪張,只請了幾家要好的,明蘭再孤陋寡聞,也知道這永昌侯非忠勤伯府和壽山伯府可比,雖無高官顯貴,卻人丁繁盛,姻親廣澤,頗有根基。

纓鬆了口氣,答道:「姑姑家的表姐,嫁去了永昌侯府。」

那邊,袁夫人已把章秀梅領到兩位夫人面前,笑道:「這是我外甥女,秀梅,見禮呀。」章秀梅端端正正的斂衽下福,溫婉而笑,袁夫人便坐在一旁,含蓄的誇起章秀梅來了,從貌出身,到女紅詩,直誇的袁纓皺起眉頭。

明蘭看出來了,悄聲笑問:「你姑姑家還有別的兒麼?」

纓看著自己母親多有舉止失當,頗感丟人,忿忿的扯著帕:「不是我姑姑,是永昌侯夫人,她有個小兒,如今由二哥帶著,快要補上五城兵馬司分副指揮使了。」

墨蘭耳朵一動,轉頭試探道:「那位公……是個怎樣的人?」

纓回憶著聽來的信息:「他叫梁晗,大概十七八歲吧,是梁老侯爺和梁夫人的老來。」然後瞪了那邊的章氏母女一眼,低頭恨恨道,「我娘不知給尋了多少人家,章姨母總挑揀四的,要高門第好人家!不過是梁夫人曾說過一句,自家么兒跳脫淘氣,以後娶媳,不論富貴根基,但要貌德行好便可。章姨母聽了,便日日攛掇著娘去巴結永昌侯夫人,連帶著姑姑面上也不好過;哼,不是我心眼壞,姨父過逝了,表姐想找個好人家無可厚非,可也得瞧瞧自個兒斤兩!她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配也不配!」

纓這番話說出來,明蘭忍不住瞥了眼墨蘭,只見她臉上平白發起燒來,強笑道:「喲,纓姐姐還沒嫁過去呢,就心疼起婆婆來了?」

這時的壽山伯夫人的確需要心疼,她看著自家弟媳第遍誇那章秀梅溫順嫻雅,言語間隱隱帶上攀嫁之意,已然有些坐不住了,再看那永昌侯夫人面色愈發冷淡,壽山伯夫人心裡不悅,便插嘴道:「我那大姪媳婦呢?」

袁夫人愣了愣,輕嘆道:「她身不適,正歇著呢。」眼角瞥了眼華蘭,不鹹不淡的加了句,「我便是個勞碌命,也沒人幫著管個家。」

華蘭神色一僵,壽山伯夫人立刻接口過去道:「前日我才請了胡醫來給大姪媳婦診脈,我都問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別是心裡不適吧?你也別一味體恤大的,她皺個眉頭你也當個大病來伺候,也心疼心疼小的,年前那會兒,她都七八個月的身了,還叫她給你立規矩,有你這麼做婆婆的嗎?!瞧她臉色煞白的,想是還沒養好!」

王氏和華蘭暗暗感激,袁夫人神色尷尬,這位姑最好教訓人,因是大姐,她又不好回嘴,只能忍著聽。

其實那次她只讓華蘭過來站了半個時辰,丈夫就趕過來痛斥自己一頓,前後多少婆哭爹喊娘,當晚華蘭說是動了胎氣,連床都下不得了,兒又來哭了一場,這事傳出去後,周邊往來的親眷明裡暗裡說都她偏私心狠,只偏著娘家外甥女,不把人家閨女當人看。

袁夫人扯動嘴角的笑了笑:「大兒媳不如華兒能幹,我便想著讓她多辛苦些……」

話還沒說完,壽山伯夫人便打斷道:「你們年後,這爵位府邸都得大姪兩口操持吧,二姪媳婦再能幹,還能替大嫂當家?大姪媳婦若真不行,不若我去物色個能幹的,當到大姪房裡,將來也好有個助力,也不能把個伯府交到七災八難的手裡呀!」

此言一出,袁夫人和章夫人雙雙煞白了臉,王氏心裡熨帖的什麼似的,華蘭拼命把頭低下去,好不讓人看見自己翹起的嘴角;壽山伯夫人說話厲害,但口氣全然一派關心娘家的意味,周圍都是要好女眷,都知道這家底細,倒也見怪不怪。

這位姑原是家中長女,自小穩重能幹,父母高看一等,弟弟忠勤伯爺也是信賴,硬撐著孱弱老實的夫婿歷練上進,她當初明明能為兒選個更好的親事,但看在弟弟面上,還是許了纓婚事,袁夫人瞧見這位大姐從來都是矮上一等,偏她與華蘭頗投契。

壽山伯夫人知道也不可窮追猛打,又怕弟媳婦不著調再去糾纏永昌侯夫人,一眼瞥見王氏,便笑道:「叫親家瞧笑話了。」

王氏連忙搖頭,這種笑話她願意連日連夜看的,樂呵呵的湊到壽山伯夫人跟前:「您這不是心裡掛著娘家麼;都是自家人什麼話不能說。」

壽山伯夫人笑了笑,指著一旁的如蘭道:「親家閨女是越長越好了,咦?還有一個呢?」

墨蘭在另一邊早窺伺半天了,一聽這句話,立刻笑著上來,含羞半怯的行了禮,道了安,壽山伯夫人指著墨蘭,朝永昌侯夫人道:「這孩詩頗好,人也乖巧。」

永昌侯夫人點點頭,道:「是個清秀孩,盛家好福氣。」便無下話了。

墨蘭立刻笑道:「夫人謬讚了,墨蘭豈敢。」她縱有滿腹的話,見永昌侯夫人這般清冷,也不知怎麼開頭。

華蘭目光閃了閃,掩口笑道:「姑母,今日我最小的妹也來了呢。」

壽山伯夫人喜道:「還不讓我瞧瞧。」

華蘭連忙把明蘭和纓從後頭拉出來,纓是早見過了的,但一見明蘭,壽山伯夫人和永昌侯夫人都不禁怔了怔,過了會兒,壽山伯夫人拉過明蘭的手,與華蘭笑道:「怪道你與我誇了一零八遍,果然好個精緻的人兒。」然而又嗔道,「你家老也忒小氣了,這麼藏著掖著,怕人搶了不成!」

然後拉著明蘭坐在自己身旁,細細問生辰何時,問平日做什麼消遣,又問喜歡吃什麼穿什麼,明蘭低頭老實的一一回答了,壽山伯夫人見明蘭大方明朗,言語間頗見慧黠爽朗,很合自己的性,倒愈發喜歡了,直把一旁的章秀梅和墨蘭都冷落了。

章秀梅眼眶閃了閃淚珠,後退幾步到面色難看的袁夫人身後。

墨蘭很不甘心,忽想林姨娘說過第一次見衛姨娘的情景,當真是荊釵布裙難掩絕色,儘管懦弱蠢笨,卻也把盛紘迷去了小半顆心;墨蘭暗罵這兩位貴婦人不識貨,只認皮相,不看內涵,沒有認識到自己出眾的才華修養!

壽山伯夫人拉著明蘭誇了半天,轉頭瞪了親家一句:「你倒是說話呀,鋸嘴葫蘆了?」

永昌侯夫人冷清的表情這才露出一絲笑意,緩緩道:「我若有個這樣這般標緻的閨女,定也藏起來。」

王氏湊趣笑道:「這孩自小養在我家老跟前,老人家最是疼她,一時一刻也離不開,便不大出來;禮數若有不周,兩位夫人請見諒。」

永昌侯夫人淡笑道:「你家老規矩最是嚴整,她教出來的女孩兒怎差的了。」

王氏瞥了眼低頭站在一旁的墨蘭,言語上更是客氣,加上華蘭一邊插科,氣氛倒也和諧。只是明蘭頭皮發麻,她只覺得後背快被幾道熊熊怒火的目光盯穿了,真是無妄之災;便趁著幾位夫人說話時,藉口有小禮物要給莊姐兒,請華蘭找個丫鬟帶她去,纓便也幫口著說了幾句,明蘭才得以脫身。

穿過一個小小的半月門,來到莊姐兒屋裡,才看見小女孩穿著一件大紅羽紗遍地灑金石榴花的小短襖,正悶悶不樂的發呆,一旁站著個石青比甲暗紅中襖的媽媽一直哄著也不見好,莊姐兒一臉寥落,見明蘭來看自己,才露出小小的笑容,軟軟的叫著‘六姨母’,明蘭從丫鬟手裡接過一個小包裹,拿出自己新做的布娃娃給莊姐兒。

胖乎乎的純棉娃娃,各色棉線繡出可愛的眼睛鼻嘴巴,外頭還穿著綢緞小衣裳,眉眼彎彎的模樣十分討喜,莊姐兒拿自己紅蘋果一般的小臉蹭著,摟在懷裡愛不釋手,喜笑顏開起來,蹦躂著兩隻小腳下了炕床,拉著明蘭吵著要去外頭;一旁的丫鬟婆連忙給莊姐兒外頭罩了件挖雲添金洋紅絨小披風。

明蘭知道莊姐兒心事,從獨生女一下變成了‘招弟’,難免失落,便也順著小女孩,牽著她的小嫩手,一大一小,笑呵呵的慢慢走著。

「六姨,娘是不是不喜歡我了?」莊姐兒低著頭,「自打有了弟弟,娘都不大和我好了。」

明蘭理解的拍拍莊姐兒的小腦袋,勸慰道:「不是的,你弟弟才剛來,大家都新鮮著呢;你若得了個新娃娃,是不是也愛的很?過一陣就好了,咱們莊姐兒又好看又聰明,是你娘的心頭肉,怎麼會不和莊姐兒好呢!」

小孩很好哄,心裡想開了,便樂顛顛的要拉著明蘭去園裡頑,一邊走還一邊嘰嘰喳喳的說小孩傻笑話,見明蘭臉色不虞,便問道:「六姨,你怎麼老皺著眉頭呀?」

「六姨在想事兒。」

「什麼事兒?」

明蘭頓了頓,低頭問道:「莊姐兒呀,六姨來問你,你是喜歡天天穿新衣裳,有好玩的,吃好吃的,可是你爹娘還有許多弟弟妹妹要疼愛呢?還是,沒什麼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但你爹娘只疼你一個呢?」

小女孩歪著腦袋想了想,白嫩的小臉皺成個小肉包,苦思冥想了會兒,痛苦道:「能不能既要好東西,爹娘又只疼我一個呢?」

明蘭失笑,嚴肅道:「人人都想這般,可是不成,只能選一樣。」

莊姐兒痛苦抉擇半天,猶豫道:「還是爹娘只疼我好些吧。」

明蘭微笑著點點頭,長長呼氣道:「六姨也是這麼想的。」

又走了幾步,莊姐兒忽停住腳,抬起頭,撲閃著大眼睛,也很嚴肅的問道:「六姨,要是既沒了好東西,又有許多弟弟妹妹與我分爹娘,那可該怎麼辦?」

明蘭一個趔趄,險些滑倒,定住身體才道:「應該……不會這麼背吧。」想起溫若泉水般柔和的賀弘,心裡搖了搖頭,天下哪有萬分可靠的事兒,不過是危險係數高低的問題,宅男的出軌率好歹比ceo低些。

姨姪倆又頑了片刻,明蘭抬頭瞧瞧日已當中,她記得纓說過酒席開在偏花廳裡,想著這會兒該吃酒了,她也不好老躲著,便叫丫鬟把莊姐兒領回去,自己則慢悠悠的踱步過去。

忠勤伯府她來過兩次,地方不大,且纓領著自己到處逛過,所以識得,沿著園邊一排剛出了花苞的海棠樹慢慢走過去,也不怕迷;正悠然自得的賞花散步間,忽見前頭一棵蔥綠嫵媚的海棠樹下,站著一個修長身材的男,隱約模糊間,似曾相識。

那男似乎聽見腳步,回過頭來,明蘭堪堪看清後,心頭一咯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