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太平歲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至此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明蘭都過的很平,盛紘很慈祥,王氏很關懷,如蘭很熱絡,盛老擰著她的耳朵,笑罵道:「小丫頭裝神弄鬼!」

明蘭紅著臉,扭著手指,不好意思道:「祖母不怪我這般算計?」

老道目光轉向窗外,外頭滿眼的新綠染遍林梢,她只緩緩道:「咱們家算安生的了,你還沒見過真正的‘算計’,便爛泥坑的汙糟也更乾淨些。」

明蘭情緒有些低落道:「就沒有一勞永逸的法?非要一次一次的防著。」

老布滿皺紋的嘴角浮出一點笑意:「當然有,端看能不能狠下心。」

明蘭不解的抬頭,老道,「你爹爹就那麼點要求,那邊的都幾歲了,買個懂風情會詩的女來,別讓那人生育,就結了。」

明蘭默了一刻,輕嘆道:「不會肯的;這是拿刀割自己的心。」

老略帶諷意的笑道:「那就只能忍了,忍得一時,換得一世;忍過一世,一生平安。」

「要是忍不過去呢?」

老看了看面色寥落的明蘭,淡淡道:「我和你大祖母也都沒算計,我是眼高於頂,不屑,她那會兒是心慈手軟,不忍,後來,我忍不下去,她忍下去了。」

明蘭沉默著,盛老一時痛快換得半生孤苦,滿府姓盛的無有一個是她的骨血,大老卻幾十年血淚一朝熬出了頭,如今兒孫滿堂,安享天年。

明蘭小小的嘆了口氣,死道友不死貧道,男人該對自己狠一點,女人就該對別人狠一點。

陽春月,喜鵲巴住枝頭喳喳的叫喚,暖意融融的日,這幾日王氏春風得意。

先是華蘭傳出了喜訊,喜脈穩健有力,賀老夫人鐵口直斷說是個男丁,王氏一邊喜而泣,一邊置辦了一份厚厚的大禮,請盛老替華蘭謝過賀老夫人,然後連連往道觀寺廟灑銀,被廣濟寺方丈知道後十分不滿,他認為人類對待信仰應該專一,既信佛又信道好比一女侍二夫,是要浸豬籠的!王氏十分憂愁,她始終不知道在人生的旅途中那個神靈出力更多些,要是選擇其中一個,另一個惱了怎麼辦?

王氏憂愁信仰問題時,林姨娘卻一霉運直黑,因她這次的禁足令被執行的很嚴格,外頭的產業便出了岔,京城生意不好做,沒有後台也撐不起門面來,於是她就拿銀去放了利錢,結果逼死了人牽連上來,東窗事發。

其實古代高利貸也是個正當行業,不過於官聲很不好,盛紘知道後氣了個絕倒,一怒之下,性收了所有當年給林姨娘的田地莊,全都交由老統一管理。

據說當盛紘怒氣沖沖進來的時候,王氏正在敲木魚,盛紘拍著桌罵完林姨娘出去後,王氏當下決定選佛祖來信,畢竟那也是進口貨不是?

明蘭竊以為,盛紘還是給墨蘭和長楓留了後,盛老性高潔是出了名的,必不會貪那份產業,不過是叫林姨娘收收氣焰,到底也沒收去這些年來林姨娘私蓄的銀。

事後,林姨娘隔著門扇捶胸頓足,作死要活的鬧了半天,盛紘也不去理她,打定主意冷她個一年半載的再說。

王氏天兩頭去忠勤伯府看望懷孕的華蘭,每每去都帶上一大車的補,然後帶回來的一肚王宮貴胄圈的八卦,大的豐富了初來京城的盛府女眷精神生活,倒也不算虧本。

按照時間順序,先是顧廷燁終於和家裡鬧翻了,老爹老媽老婆統統不要了,隻身一人離家出走,據說連那外室也沒帶上,寧遠侯老侯爺被氣倒在病床上,但為了家族體面,寧遠侯府還得對外宣布:為了體會民間疾苦,生活實踐去了。

明蘭有些心虛:應該……和自己沒關係吧。

然後是一樁聞者色變的醜聞,富昌侯家的小姐一日出外,竟被一夥強人劫持了去,只逃出一個丫鬟,幸遇上結伴前去進香的中殿大士趙夫人和中書省參政知事錢夫人,遂遣家丁前去搭救,榮家姑娘是救回來了,可惜……

「富昌侯家小姐?莫非是飛燕姐姐?」明蘭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廢話!」如蘭白了明蘭一眼,然後斟酌著語氣問道,「難道……她被……?」她停頓的很有藝術性。

海氏嘆息道:「便是沒有,姑娘家的名聲也毀了,可惜了,榮家就這麼一個閨女,富昌侯爺被氣的風癱了,小榮妃也哭的昏死過去。」

明蘭心裡也不好受,輕問道:「抓住那夥強人沒有?」

海氏很有神秘感的搖搖頭,含蓄道:「順天府尹連夜遍全城,可全無蹤跡。」

如蘭奇道:「莫非他們會飛天遁地不成?還是官兵忒沒用了。」海氏含蓄的笑笑,道:「小榮妃的娘家出了事,官兵自然是有用的。」

明蘭低下頭,什麼都沒有說。

以京城的嚴格的戶籍管理制,別說一夥尋常強人,就是一個西門吹雪,順天府和五成兵馬司也早聞得風聲了;這般也查不出來,那麼那夥所謂強人,並不是真正的歹人!

幾天後,傳出消息,榮飛燕難忍羞辱,懸樑自盡。

一個月後,齊國公府與六王爺結親,大長公主的兒媳為女媒,梁國公的世為男媒,齊衡迎娶嘉成縣主,十里紅妝,半城喜慶,大宴賓客日夜,城外的流水席直鋪出幾里遠。

那日,被禁足的墨蘭懨懨的,只吃了兩碗粥,如蘭則化悲憤為食量,連刨了碗飯,還加了頓宵夜,明蘭關上暮蒼齋的大門,屏退眾人,獨自把這些年來齊衡送給她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擦拭乾淨,包裹妥當,收進了箱籠,押上大鎖。

初夏涼爽時節,賀弘的母親病情好轉,賀老夫人便下帖邀請盛家女眷來玩,海氏有了身孕,正害喜的厲害,如蘭染了風寒,王氏要照料她們走不開,墨蘭被禁足,便只有盛老帶著明蘭去了。

明蘭初見未來婆婆,心裡本惴惴的,誰知賀母雖然憔悴蒼白,病骨支離,脾氣卻很溫和,微笑時尤其和賀弘相似,如柔柔的溫泉水輕淌一般。

賀母本顧慮明蘭是庶出的,會有些小家氣,委屈了兒,誰知她見明蘭溫柔和氣,舉止落落大方,笑起來嘴角露出一對小小的梨渦,十分俏皮可愛,想著這女孩到底是養在盛老跟前的,人當是信得過的,心裡便喜歡了,拉著明蘭的手笑著說話,略有咳嗽時又避的遠遠的,生怕傳過一點病氣給明蘭,知道盛家有孕婦後,便細細叮囑明蘭回去後,拿金銀花和艾草碾製的藥草泡湯洗浴過後才好去見人。

至於那藥草,自然由賀弘友情提供。

「弘哥哥的娘親人挺和氣的麼,其實她的病又不染人,何必這般小心呢。」明蘭在回去的上,終於鬆了一口氣。

盛老和藹的摟著孫女,笑道:「且別放心的這麼早,便是她將來不叫兒媳婦伺候,難道兒媳婦還能安生的歇著不成。」

明蘭想了想,抬頭,有些臉紅,小聲道:「我願意孝順她,她一個人待著寂寞,我可以與她說話解悶的。」

盛老笑出滿臉的欣慰,輕輕揉著明蘭的頭髮,笑道:「我家的明丫兒是好孩呢。」

明蘭埋在老懷裡,輕輕道:「我好好孝順她,待她喜歡我了,我便可以把您接來……小住,到時候,賀老夫人她們倆,加上咱們倆,便可常抹牌玩兒了,大家就都不冷清了。」

盛老板起臉罵道:「胡說!哪有嫁出去的閨女,叫祖母過去婆家住的!」

「有的,有的!」明蘭急的抬起頭來,「我早打聽過了,柳大人的岳母就住在他家裡,便當自家母親般奉養的,兩個親家母可要好了!」

盛老失笑:「那是她膝下無,老年孤獨,才住到女兒家裡去的,我可是兒孫滿堂。」

明蘭又低下頭去了,小小聲道:「所以才是‘小住’嘛,常常的‘小住’。」

老聽的發怔,心裡暖乎乎的,眼眶似有些潤,也不言語了,只摟著明蘭輕輕晃著,好像在搖一個不懂事的小嬰兒。

華蘭肚一天天大起來了,明蘭便張羅著要給小寶寶做小衣裳小肚兜,如蘭被王氏逼著也在明蘭屋裡握了兩天剪刀針線,好歹送出去時可以把她的名字添上。

這般日明蘭過的十分逍,晚上與老說說話,玩幾把牌;白日裡做做針線,抄幾筆經書,陪著如蘭在園裡踢毽,如蘭拿明蘭練手,戰勝,自然心情大好。

偶爾賀弘會託詞送些時令藥草補來,趁機偷偷和明蘭見上一面,運氣好的話,能說上兩句,運氣不好的話,只能隔著簾看看。不過便是這樣,賀弘也心裡喜孜孜的,白淨清秀的面龐緋紅一片,雀躍著回家,一步回頭。

墨蘭頗有耳福,她禁足期滿的第二天,王氏就從華蘭那兒帶來新的八卦,很爽很勁爆那種,說那齊衡與嘉成縣主過的十分不睦,縣主驕橫,不但動輒打賣僕從(女性),還壓的齊國公府的大房一家都抬不起頭來;某次,似乎是齊衡有意收用一個小丫鬟,第二天,嘉成縣主便尋了個由頭,將那丫鬟生生杖斃。

齊衡大怒,收拾鋪蓋睡到了書房,不論縣主如何哭鬧撒潑,他死活不肯和她同房,這一僵持便是兩個月,後來還是平寧郡主病倒了,在病床前苦苦相勸,齊衡才肯回房去。

「哼哼,這便是郡主挑來的好兒媳!」如蘭傳達完畢,得意洋洋的添上自己的感想。

墨蘭則詩意多了,低眉輕皺,嬌嘆道:「可憐的元若哥哥!齊國公府也是不容易。」她來向明蘭道歉,並表示希望回復親密無間的姐妹關係,明蘭當然‘真誠’的同意了。

明蘭淡淡道,「以後都能撈回本的。」不過一場政治投資,大家各取所需,誰都不用說誰可憐。

撈回本的日很快到來了。

大病一場的老皇帝終於下定決心,奄奄一息中下旨宗人府重新制定玉蝶,叫王爺過繼六王爺家的幼為嗣,同時開倉放糧,以示普天同慶,這般作為,便等於宣告儲君已定。

「阿彌陀佛,聖上真是聖明!」海氏開始跟著王氏禮佛了,「這事兒總算有個了解了,總這麼拖著,人心也不穩。」

明蘭腹誹:聖上自然聖明,不聖明能叫聖上嗎?

當晚,王氏便在家中開了一桌筵席,叫家人齊聚著吃頓飯,盛紘喜上眉梢,連著喝了好幾杯,大著舌頭讚揚偉大的皇帝好幾遍,連長柏也板著臉忍不住背了一段《祖訓》,長楓當場賦詩一首,高評價了老皇帝的英明決策以及深遠的影響。

「有這麼高興嗎?」對政治端不敏感的如蘭有些納悶。

「當然,當然。」明蘭喝的小臉紅撲撲的,笑嘻嘻道,「姓有了磕頭的主,官員有了效忠的方向,國家有了努力的目標,皆大歡喜嘛!」

的確是皆大歡喜,便只齊國公府一家就放掉了上萬兩銀的爆竹,整個京城張燈結綵,喜氣洋洋,除了悲催的四王爺一家;不過人家畢竟是自家人,在德妃淑妃的良好溝通下,兄弟倆當著老皇帝的面,哽咽著和睦如初了。

只可憐四王爺王府的右長史和四王爺的兩位講經師傅,因為得罪王爺過甚,被填了砲灰,已被革職查辦,要清算以前的老賬。

這便是皇家的規矩,小皇們讀書不好,挨打的是小侍讀,大些後,皇犯錯,杖斃的是身邊的宮女監,成年後,皇的勾心鬥角爭權奪利,首當其衝被砲灰的自然是狗腿們。

明蘭深深敬佩那些在高危集中的皇之間穿梭游走而安然無恙的穿越前輩們,如今江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瞧自己混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