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廣濟寺半日遊(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這天便是盛家進香還願的日,一大早內宅便動了起來,二門口備下輛桐木漆的平頭大馬車,老王氏海氏一輛,個蘭一輛,幾個丫鬟婆一輛,王氏另點了**個粗壯婆和一打護院上。

因都是一早起身,墨蘭和如蘭也倦倦的,沒興致鬥嘴,只和明蘭一般瞌睡模樣,靠著軟墊隨著車轎晃動昏昏假寐。如蘭厭惡墨蘭,便只一個勁兒的往明蘭身上靠,直壓的明蘭迷糊中痛苦輾轉,好半天捱不過去才醒過來,又聽見外頭隱約的禪唱鐘聲,便知快到了。

明蘭拿出當年搓醒室友上早自習的功夫,很熟練的捏住兩個蘭的鼻,她們在憋悶中不一會兒便醒了,齊齊向明蘭怒目,只見明蘭笑瞇瞇道:「兩位姐姐,廣濟寺快到了。」

墨蘭聞言,趕緊低頭整理自己的妝容,如蘭慢了一拍,也伸手去扶正鬢邊一支燦爍的金廂倒垂蓮小雙釵,個蘭在車內聞得外頭人聲漸大,多為婦人聲音,間雜著些許孩童稚音,似乎不少人家來進香,淡淡的檀香餘味漫進車來。

聽著外頭熱鬧,個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裡都好似一隻肥貓在撓,彼此面面相覷,偏誰都不敢先去掀開一點簾來看,明蘭低頭嘆息:個和尚的理論真經典。

車內氣氛低落,忽然馬車猛的一震,個女孩一個沒坐穩,齊齊往前一衝,險些撲倒,車外隨即傳來一陣呵斥大罵聲,明蘭心裡一陣激動,難道古代的馬車也追尾?!

身手最敏捷的如蘭第一個摸著腦袋爬起來,饒是車內鋪陳厚厚的絨墊,她還是撞的腦門生疼,當即吼道:「怎麼回事?!」——當然不會有人回答她。

墨蘭爬起來後,便很機警的靠到邊上掀開一線簾去看,如蘭顧不得譏諷她,也俯身過去看,最後爬起來的明蘭隨大流的湊過腦袋去瞧,好在盛府車伕將車馬趕在邊一顆大樹後,頗有些遮蔽,個蘭偷掀簾也不曾被人瞧見。

這一看頓時嚇了一跳,老她們的那輛馬車正停在前頭,外頭一片混亂,哭爹喊娘的吵成一片,遂馬車無法過去;只見不遠處,幾個錦衣玉飾的公騎著高頭大馬在當中笑罵,明蘭略略聽了聽,才知道他們適才縱馬飛馳而過,將原本擺放在口的幾處小攤販盡皆踢翻,因去勢急,連帶踩倒了許多行人,一時婦孺哭泣,人仰馬翻,卻也阻住了去。

墨蘭輕罵:「紈絝!」

如蘭低吼:「敗類!」

明蘭暗忖:城管?!

只聽其中一個大紅錦衣的男揚著馬鞭,破口大罵道:「狗奴才,瞎了你的狗眼,敢擋著爺的,爺便一氣踩死了你,便如踩死一隻螞蚱!」

下邊一漢扶著自己被撞的滿頭鮮血已奄奄一息的老母,怒道:「你們……你們,沒有王法了嗎?如此傷天害理,草菅人命!」

那紅衣男一鞭打下去,那漢便一臉血痕,低頭抱住自己的老母,紅衣男一臉橫肉抖動著,撩開後槽牙吐了一口痰下去:「王法?爺就是王法!還不躲開!」那漢似被激出了倔勁兒,便上前一把抱住紅衣男的大腿死活不鬆手,紅衣男只一鞭一鞭的抽下去,那漢也死活不鬆手。

旁邊另幾個騎在馬上的貴胄青年便都紛紛笑道:「榮顯!你的鞭可不夠勁兒呀!」

「莫不是昨夜叫小翠仙掏騰空了身罷?哈哈哈……」

「我說兄弟呀,你可悠著點兒抽,別閃著腰了,你若有個好歹,天仙閣可倒了一半兒的買賣!」……周圍一干鮮衣怒馬的公哥們嬉笑連連。

那榮顯更是惱怒,加力抽動鞭,發了狠般的把那漢抽的皮開肉綻,旁邊正調笑著,忽聞一聲冷冷的男音道:「想抽人回去尋個奴才抽個痛快,便抽死了也無人管你,在這兒現什麼眼?今日楊閣老的公在後山梅林設了詩會,一會兒人可都要上山了!」

明蘭本已經收回腦袋不看了,忽覺這個聲音似曾相識,便又偷眼去看,只見當中有個穿寶藍色圓領直綴的男,便是騎在馬上也顯肩寬背挺,十分高大,不是那顧廷燁又是誰。

此時停在口的馬車漸多了起來,俱是車馬華麗,人丁壯健,已有幾戶人家遣了家丁上前詢問了,那群錦衣公一瞧不對,便灑下一大把銀錢,策馬疾馳,揚長而去,只留下一地哭喊的平頭老姓,平白被踢傷踩傷,卻還趕緊撿錢。

明蘭搖著頭退回車裡,看來傳言不假,嫣然好險。

一眾馬車裡的女眷大都出自高門大戶,見一地哭號,便立刻解囊相助,散了好些銀錢給傷者,外頭人眾才漸漸散開了,餘下馬車便又繼續前行,往山上趕去。

廣濟寺坐落於城西玉梅山頂左,乃京城大名寺之一,本朝開國時祖爺曾親筆題詞‘普渡眾生’四字而揚名,寺廟並不特別宏大華麗,只前後座大殿,分別供奉著如來佛祖,觀音大士和米勒羅漢等,兩側再各一個鐘樓,香火並不如另兩座大寺鼎盛,因此盛老為圖個清淨,才選了這裡進香。

燒香拜佛明蘭是做熟了的,一行人便隨著知客僧引著進了大殿,才見到主持妙善親來迎接,雙方一陣寒暄,盛老捐了一大筆香油錢,王氏和海氏也都隨後捐了些,然後女眷們從正殿開始,由左至右依著佛像一處處都燃香磕頭,暗自祝禱心願,燒了許多紙。

因求神拜佛的大都婦孺,於是寺內往來忙碌的不是掉了半嘴牙的老和尚,就是剛換了乳牙的小沙彌,一眼看過去,竟無半個青壯年僧侶,明蘭暗嘆一聲:瞧這職業素質!

拜到第座大殿最後一處的楊枝觀音時,明蘭想到姚爸姚媽和姚哥,便誠心誠意的多磕了幾個頭,萬望他們一切都好,待抬起頭來的時候,正瞧見王氏拉著海氏往後方一角的送觀音那兒去了,海氏臉色泛紅,羞羞答答的拜了又拜,盛老則站在一旁,仰頭看著觀音像靜默不語;明蘭回過頭來,只見墨蘭正呆呆望著香案的一個簽筒,眼光中似躍躍欲試,瞧見明蘭在看自己,她掩袖輕笑道:「妹妹要否試試?」

還沒等明蘭開口,如蘭一把拿下籤筒便跪下,念念有詞的搖了起來,墨蘭咬了咬嘴唇,因在外頭不好發作,便看著如蘭搖出了一支籤,還沒看清是什麼,如蘭便抓在手裡,然後瞧著她們道:「你們可要求籤?求完了一起去解籤罷。」

墨蘭被如蘭拔了頭籌,便不再耽擱,立刻拿過籤筒跪下,連磕下頭,才小心翼翼的搖了起來,然後也掉出一支來,依舊沒被看清就抓在手裡;然後去看明蘭。

明蘭搖頭道:「我不用了,姐姐們去解籤吧。」如蘭不依,扯著明蘭壓到蒲團上,道:「不成不成,咱們倆都求了,你可不能落下。」墨蘭也輕飄飄道:「妹妹還是求了吧,要是叫祖母知道了,還不定怪我這做姐姐的不看顧你呢。」

明蘭苦笑著跪在菩薩面前,一邊搖晃簽筒,一邊忽想起那日賀弘走後,盛老對她說的一番話,不由得臉上微微發紅;其實她不是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但是在這個閉塞的世界,她能認識多少人,信任值得信任的人不是更好。

老半生傷痛之後,覺得功名利祿皆是浮雲,日過得去便可,要緊的是人要溫厚,一開始她考慮的是泰生表哥,胡家雖為商賈,但胡姑父父再厚道不過了,而盛紜姑姑欠了老人情,明蘭若嫁進去,定能一生順遂,喜樂安康。

誰知上殺出兩個程咬金,先是遇上了賀家祖孫,賀老見了明蘭很是喜歡,就流露出結親之意,然後又識得李家舅,也對明蘭頗有聘娶之心,入住盛家祖宅之後,盛老又細細觀察,發覺大老和李氏暗暗表露出希望蘭和泰生結親的意思,老不願親戚為難,便對泰生的淡了意思。

如此,明蘭的婚配人選便剩下兩個,賀弘和李郁。

雖然李家更有錢,但到底是商賈出身,且在世家中沒有根基(明蘭語:若又有錢又有世家根基幹嘛要娶她),賀弘人儒雅,生的清俊溫,盛老倒頗為喜歡,就是擔心他年幼喪父無有依靠,且寡母病弱,以後兒媳不免辛苦。

那日賀老來給華蘭診完脈後,便對盛老透了底,首先他們老夫婦倆最疼愛這小孫,當初他父親一過世,他們老倆口擔心孩將來,便早早的分了家,將房那一份產業銀兩早劃了出來,現由賀老代為掌管,等老兩口過世,再房平分祖業,賀弘自己又能行醫治病,還有為官的大伯和其他族人可依靠,便生活無憂。

後來多說了幾句,心直口快的賀老還透露,賀弘的寡母早已病入膏肓,不過是靠著婆母調養,撐著身想看兒成家立業,她最多熬不過五年了——想到這裡,明蘭深深懺悔,覺得自己壞心了,當時居然心裡有一絲竊喜不用應付婆婆。

墨蘭和如蘭老嘲笑她沒志氣,其實明蘭覺得她們倆是見識了京城繁華後,心眼高了,在京城裡有多少皇親貴戚達官貴人,那是全國級的,可是如盛紘這樣在京城不怎麼起眼的,在宥陽卻是大人物了。

且讓賀弘在京城裡多些東西,在醫院裡鍍層金,找個山清水秀的小縣城,開個醫館藥舖便能悠哉日了,說起來賀家的老家就在宥陽附近的一個縣城。

根據賀老的反饋,賀弘也挺喜歡她的,對照幾次見面的情景,相信他們成親後,也能做到舉案齊眉,到時候,她要好好打理家業,爭取當個縣城首富,然後養上一二四條護花犬,橫著在接上走,豈不美哉!

不過盛老也說了:不急,再瞧瞧,萬一有更合適的呢,總之她要再觀察觀察賀弘,再考慮考慮李郁,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程咬金殺進來呢。

墨蘭和如蘭看著明蘭在那裡一個勁兒的搖籤筒,臉上露出呆呆的傻笑,如蘭不耐煩的推了她一把,然後稀裏糊塗搖出一支籤來,明蘭站起身來,姊妹擎著簽比對,由大到小依次是:上中,中上,下下。

墨蘭和如蘭都頗有得色,然後似做憐憫狀看著明蘭手中那支可憐的下下籤,紛紛勸慰道:「不過一支破簽罷了,妹妹別往心裡去。」

明蘭很淡定:這支籤很真實的反映了她的遭遇。

殿門口便是解籤處,五個老僧坐在那裡,個蘭稟過了老和王氏,便由丫鬟婆陪著過去解籤,剛走到近處,便見那裡一群僕婦簇擁坐著一個錦衣華服的妙齡少女,她背對而坐看不清容貌,只聽她對面的老僧道:「……秦瓊賣馬時,柳暗花明處;姑娘目前雖稍有不順,但只消順勢而行,總會撥得雲開見月明……」

明蘭失笑了,所有的籤都是萬金油,哪裡都可用。

墨蘭和如蘭也興興頭的各找了一個老僧解籤,明蘭在後頭略略一站,聽了會兒,大約總結了一下:前途是光明的,道是曲折的,只要努力奮鬥,哪怕你是豬頭——婚姻,事業,健康,皆適用。

明蘭覺得自己不可與眾不同,便也去解籤,只見邊上坐了一個奇異醜陋的老僧,比風乾橘皮還要皺巴的面容,還神情猙獰可怖,他獨自一人坐在冷落處,無人找他解籤,明蘭不耐煩排隊,便逕直過去坐下,雙手把簽遞過去,那老僧略略一看,正要開口,忽見明蘭面相,眉頭一皺,似是有些吃驚,便把那簽隨手一丟,揮手趕蒼蠅般讓明蘭離開:「這支籤不是你的,你以後也不用再求籤了,求了也沒用。」

明蘭大吃一驚,心想莫非遇到高人了,正要開口問,那老僧一臉不耐煩喝罵道:「去去去,多說多錯,莫來害我!」

明蘭心裡似懂非懂,還想說點什麼,那邊如蘭和墨蘭已經解完籤,一婆來叫她們個回去,明蘭被尤媽媽拖著走了幾步,回頭一看,只見那老僧忙不迭的跑開了,活似後頭有老虎在追趕,明蘭心裡大怒:誰說世外高人都愛助人為樂的?!

個女孩先被帶入一間耳房去吃茶,只見那裡出了盛老王氏海氏還有主持,還坐了幾個華衣貴婦,一群女人喋喋說個不休,有些成人話題姑娘在不好說,王氏便打發個蘭到一旁的廂房裡歇息。

小沙彌尋了一間清淨淡雅的空廂房,請位姑娘進去,誰知如蘭一角踏進去,便瞧見裡頭已有一個女孩坐在圓桌旁吃茶,看衣裳正是適才解籤的那女孩,她大約十五六歲,生的柳眉杏眼,容色嬌豔,眉目間帶著幾分嬌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