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兒媳的典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大好的日,你做什麼發這麼大脾氣,衡兒也大了,你動不動把他屋裡的人打上一頓,他面上也不好過。」齊大人換過便服,歪在炕頭與妻說話。

平寧郡主披著一件豆綠掐絲雲錦褙,端著一個玲瓏湯茶盅碗喝著參湯,聞言沉下一張面孔:「這不長臉的東西,他外祖父做壽,他不幫著協理庶務,也可循著機緣多識得幾個叔伯長輩。可他倒好,挖空了心思想這等鬼祟伎倆,哼,見人家不肯搭理他,便失魂落魄了一整天,適才送客時,他那臉色難看的,還道是討債的呢。」

齊大人也嘆息道:「你也別氣了,你已把春兒打發遠遠的,這事也沒旁的人知道;哎……到底是讀書人家,人家姑娘多有分寸;這事兒便沒過了罷。」

平寧郡主奇道:「那你嘆什麼氣?」

齊大人抬眼看著頂樑上的雕花雲紋,幽幽道:「你我只此一,他自小懂事聽話,讀書上進;他七八歲時,跟著令國公家的小公出去鬥蛐蛐,回來叫你捆起來狠打一頓,晚上我去瞧他,他卻撐著身在寫先生給的功課。」

平寧郡主沉默不語,齊大人又道:「衡兒自小不曾讓我們操心,也從沒要過什麼,只此一次,他不曾遂你的心意。說起來,幾年前我就瞧出他對盛兄的小閨女十分上心,我那時也不點破,只想著他沒見過什麼姑娘,長些小孩兒的癡心思也有的,便過幾年就好了。哎,可如今,我瞧著他是真喜歡那姑娘……」

平寧郡主臉色變了幾變,扯動嘴角笑道:「都說嚴父慈母,咱家倒是掉了個個,我是狠心的娘,你是慈悲的爹;可你願意叫兒討個五官的庶女做兒媳婦?」

齊大人不言語了,平寧郡主側眼窺下丈夫的臉色,見他垂著眼瞼,便又緩緩道:「你那姪雖說病弱,可如今到底還是好端端的,我也不能為了自己兒能繼爵位便咒著他早死,可這樣一來,咱們就得為衡哥兒將來著想呀!我早去宮裡探過口風了,聖上還是意屬王爺,唯獨憂愁王無嗣。如今六王妃的舉動也是宮裡看著的,聖上什麼也沒說,這不就是默許了麼?那嘉成縣主我瞧著模樣脾氣都還不錯,這般好的親事哪裡去找。」

齊大人再次嘆氣,論口才他從來不是這郡主老婆的對手:「只盼衡兒也能轉過彎兒來。」

平寧郡主看著丈夫慈善的面容,想起適才兒跪在自己跟前哭著苦苦哀求的模樣,也有些心軟,夫妻倆對坐一會兒,只聞得平寧郡主用湯匙攪動盅碗清脆的瓷器碰撞聲,過了一會兒,平寧郡主面色鬆動,緩和下口氣道:「我也心疼兒,若……他真喜歡,不如待縣主過門後,咱們去求了來給衡哥兒做個偏房吧?不過是個庶女,也當得了……」

話還沒說完,齊大人似是被口水嗆著了,咳嗽起來,他連連擺手道:「別別別,你切莫動這個心思!……盛兄自己不說,他家大哥兒眼瞅著是有前程的,才在聖上面前奏對了兩次,卻已叫聖上褒獎了一回。盛兄是個有心計的,你瞧瞧他為一兒一女結的親事,一邊搭上了權爵,一邊搭上了清流,他豈肯隨意將女兒許人做妾?以後在官場上還見我不見?且他便與我提過,他家小閨女自小是養在老身邊的,他家老是個什麼人你比我更清楚。」

平寧郡主猶自不服氣:「不過是個庶女,有什麼了不得?」

齊大人白了妻一眼:「我再說一句罷,你這幾日別被人捧了幾句就飄飄然了,若盛兄真打算叫女兒與人做妾,又何必非衡哥兒不可,京城裡,藩地上,有多少王公貴胄,他若真能捨下老臉送出女兒,沒準還能混個側妃!」

平寧郡主想起今日見到明蘭時的情景,連自己也忍不住多看兩眼,這般貌混個側妃怕也不難,想著想著忽然輕笑了一聲,齊大人奇道:「怎麼了?」

平寧郡主輕輕放下碗盅,笑道:「我笑你們父倆一個樣,適才衡兒求到我跟前來,好話賭咒說了一籮筐,我被他夾纏不過,當時也說不如納明蘭為妾,他當時就慌了手腳,連連說不可,說明蘭是個剛烈性,當著一地的碎瓷片差點就要跪下來。」

齊大人鼻裡哼了一聲:「那是自然,盛家老當年何等決絕。」

郡主也嘆道:「說起來她家姊妹裡,倒是那孩最上眼,乖巧懂事,貌出眾,瞧著她乖乖順順孝順祖母嫡母的模樣,我也喜歡;可惜了,沒緣分。」

又過了會兒,齊大人忽想起一事,轉頭問妻道:「如此,你便屬意六王那邊了,那小榮妃打算怎麼辦?她長兄可來探過好幾次口風了。」

提起這事兒,平寧郡主直氣的身發抖,腕上一對嵌寶石的鳳紋金鐲碰在一起叮咚作響:「呸!祖宗八代都是泥瓦匠的奴才,不過仗著年紀輕顏色好,哄的聖上開心,那一家何等粗俗不堪,也敢來肖想咱家!做她的春秋大夢去!如今聖上漸老了,她又沒生出個一男半女,她的好日掰著手指也數的出來!」

齊大人沉吟一會兒,截聲道:「如此也好,不過你不可回的絕,性將這事兒推到六王妃那兒去,你故作為難之狀,叫那兩家自己爭去;這樣既不得罪人,也可叫六王妃知道咱們不是上趕著的,好歹拿些架出來,沒的將來衡兒在縣主面前抬不起頭來;衡兒與盛家閨女的事兒,你且捂嚴實了。」

平寧郡主笑道:「都聽您的。」

……

那日從襄陽侯府回家後,明蘭當夜便睡在了壽安堂,把齊衡的事兒原原本本說了一遍,順帶表明心跡,盛老摟著小孫女什麼都沒說,只長長的嘆氣,祖孫倆睜著眼睛躺著睡了,夜深人靜,明蘭半睡半醒之間,忽聽老輕輕道:「你是個聰明的孩,知道前頭是死胡同,便不會再走這條了。」

困倦疲憊一下湧上來,明蘭覺得眼角濕濕的,把頭挨在祖母胳膊上,讓衣料吸走所有的軟弱和猶豫,她對自己說,等這一覺醒過來,她要依舊好好生活,開開心心的。

臘月初二,王氏便請了天衣閣的師傅來給兒女們量身段,長柏眼皮也沒抬一下的挑了幾個烏漆抹黑的顏色,長楓照例挑出最貴最飄逸的幾塊料,長棟只敢撿著那不起眼的,待裁衣師傅到了姊妹處……

「這都什麼時候了,連丫鬟小廝都穿上新冬衣了,咱們這會兒才做新衣裳。」墨蘭隨意翻檢著衣料,語意若有所指。

如蘭警覺性奇強,立刻道:「你又不是一年只做一回新衣裳,四季常服什麼時候少了的,剛搬來京城,母親忙了些才耽擱的。」

墨蘭捂嘴輕笑道:「喲,我又沒說什麼,妹妹急什麼;……不過呀,照我說,母親這般勞累,何不請人協理家務,她自己輕省,又不耽誤事兒,豈不更好?」

這陣王氏忙的腳不沾地,應酬拜會籌備婚事,家務不免有所疏漏,林姨娘趁機向盛紘要求分擔些,盛紘覺得可行,但王氏死活不肯。

如蘭知道墨蘭的打算,冷笑道:「你還是少算計些罷,安生的做你的小姐,平平的母親便謝天謝地了。」墨蘭一臉擔憂狀:「妹妹此言差異,我不過是擔憂身罷了,做兒女憂心家事,何謂‘算計’?六妹妹,你說呢?」

槍口一轉,又繞回明蘭身上了,如蘭也瞪大一雙眼睛看向明蘭;明蘭頭疼之,國演義就是這個點不好,無論那兩個發生什麼,總少不了她。

明蘭按著陽穴,嘆息道:「天衣閣貨好,針線精緻,是全京城首屈一指的,因生意紅火,每年年底做新衣裳的都在九十月份便訂下了的,咱們來京城的晚,如今能做上,已是萬幸。丫鬟小廝的新衣都是針線上趕出來的,也是心細,想著大哥哥成親,叫咱們好在新嫂嫂面前鮮亮些,這才不肯屈就了尋常針線吧。」

墨蘭立刻沉下一張臉:「又不止這一件事兒,難不成事事都這般匆忙?六妹妹怎麼不想想以後?」明蘭微笑道:「以後?以後便有新嫂嫂了唄。」

墨蘭暗咬銀牙,全府都誇六姑娘是個和氣的,少與人置氣,可她若認真起來,自己卻從來拿不住她一句話柄。

如蘭聽的眉開眼笑,拉著明蘭的手道:「妹妹說的對,來來來,我這邊料多,你來挑!」

婚期將近,海家的嫁妝流水價的抬進盛府,家具包括床桌椅屏,一色泛著好看的紅光,衣料足足有幾十大箱,還有各式擺設裝點,還有陪嫁過來的幾畝田地和不知多少家店舖,明蘭只看的目瞪口呆。

「……古人說的十里紅妝,便是把姑娘一輩要用的銀錢衣裳都備齊了,什麼恭桶臉盆,便是那壽衣都是有的;老當年便是如此。」房媽媽紅光滿面,說的與有榮焉。

明蘭結巴道:「要這麼多嫁妝呀?有這個必要麼?」

房媽媽猛力點頭:「姑娘做了媳婦便要矮寸,若嫁妝豐厚,便可挺直了腰桿,因她的吃喝嚼用都是自家的,可不是仰仗夫家養活的。」

明蘭掰著指頭算了算,道:「這些東西別說養活一個嫂嫂,便是大哥哥外加幾個小妾也能一道養活了;都說海家是清流,嗯,如此看來,清流的清和清貧的清,不是同一個字呀。」

房媽媽臉皮抽搐了幾下。

婚禮這種事兒未婚姑娘沒什麼可參與的,一不能替新郎頂酒,二不能起鬨鬧洞房,直到第二日,個蘭才清楚瞧見新嫂嫂海氏,給老磕頭之後,便去了正房給公婆見禮。

海氏身著大紅錦緞金團壓花的杯,下頭著流雲蝙蝠的挑線裙,頭上一隻展翅欲飛的累絲攢珠金鳳,她對著盛紘王氏盈盈下拜時,腕上九節金蟠套鐲一聲都沒有響。

明蘭暗嘆一聲:好技術!

待她微微抬頭時,明蘭細細看她,只見她容長面孔,細長眉眼,不如華蘭嬌豔,也不如允兒漂亮,不過勝在一身高華氣,用縐縐的說法是‘腹有詩書自清華’,明蘭看小夫妻倆行動間,長柏對新婦頗有維護,便知哥哥對嫂嫂是滿意的。

不過各花入各眼,王氏就有些不滿,覺得自家兒這般貌,即便不配個月裡嫦娥,也起碼得是王嬙西施之流,接過媳婦敬上來的茶,王氏用很高貴的神情給了一封紅包,見盛紘眼光掃來,她又褪下一隻羊脂白玉鐲給海氏戴上,寓意團圓圓滿。

盛紘清了清嗓,嘉勉了兒兒媳幾句‘舉案齊眉開枝散葉’的話,明蘭記得當初盛家大伯這麼對長梧和允兒說時,允兒直羞的抬不起頭來,可如今這位海家嫂嫂卻大大方方,只臉上飛起兩團淡淡的紅暈,連一旁陪侍的丫鬟媽媽也都端莊規矩。

明蘭微有憐意的瞥了眼王氏,她忽有一種預感:這位嫂嫂不省油。

給父母行過禮後,便是個妹妹兩個弟弟給兄嫂見禮,海氏早準備好了五個精緻的刻絲厚錦荷包,兩個葫蘆形的,石青和靛藍,個荷花形的,銀紅,藕荷,以及玫紫;按著齒序明蘭是倒數第二個下拜的,便沒什麼好挑的。

沒過幾天,明蘭的預感變成了現實。

海氏閨訓十分成功,恭恭敬敬的服侍王氏,晨昏定省不說,從早上睜開眼睛到晚上盛紘長柏回府,一直跟在王氏身邊伺候,王氏吃飯她就站著布菜,王氏喝茶她就先試冷熱,王氏洗手淨臉她就端盆絞帕,且始終面帶微笑,絲毫沒有勞苦疲累之意,非但沒有半句抱怨,反而言笑晏晏,彷彿伺候王氏是件多麼愉快開心的事兒。

墨蘭很想挑刺幾句,尋頭尋腦找不出來,如蘭想擺擺小姑的架,被下兩下哄了回來,明蘭看的心驚膽戰:「做人兒媳婦的,都要這樣嗎?大姐姐在婆家也這樣麼?」

墨蘭如蘭立刻想到了自己,不由得惴惴的唏噓了下。

便是一開始存心要給媳婦下馬威的王氏,也全然挑不出一絲毛病來,有時候沒事找茬說兩句,海氏也誠心誠意的受下,還一臉感激的謝過王氏指點,表情之真誠,態之柔順,要麼就是全然發自內心,要麼就是影后呀影后。

「傻孩,哪有人喜歡吃苦受罪的?不過她能做到這個份兒上,也是可以了。」盛老摟著小孫女窩在炕上笑呵呵的說話。

其實王氏很快知道厲害了,幾天福氣受下來,盛紘便忍不住酸了幾句,雖沒直說,但意思是,當年你伺候我老娘是如何如何的,如今自己當婆婆受媳婦伺候倒心安理得之類的,不止盛紘如此,連府裡上了年紀的媽媽婆瞧了,都在讚嘆大少奶奶之餘,忍不住暗暗譏了王氏兩句,風言風語多了,王氏如何不知道。

其實王氏也很心虛,她在叔叔嬸嬸處長到十幾歲,然後沒在親娘身邊待兩年就嫁人了,叔嬸自己沒女兒,當心肝肉般待她;親娘對她心有愧疚,也不曾嚴厲約束她;待她嫁進盛家之後,老也沒怎麼擺婆婆架,她便這麼橫衝直撞的活到現在。

如今有個活生生的對照典範在身邊,她著實渾身難受,終於在大年十那晚,盛家人齊聚吃年夜飯,老瞧著軲轆般忙碌的海氏,對著王氏微笑著,緩緩道了一句:「你比我有福氣,是個有兒媳婦命的。」

這話深意厲害,王氏立刻冷汗就下來了。

一出了年,王氏就暗示海氏不要再隨身服侍了,海氏先裝不明白;王氏又挨了幾天,變暗示為明示,海氏抵死不從,說這樣不合規矩,她不敢不孝;王氏幾乎吐血,加之林姨娘推波助瀾,盛紘最近來王氏處,幾乎拿婆媳對比做序言了,還越比越愉快。

最後王氏發了狠,執意不許海氏老陪著她,叫她去壽安堂服侍,海氏便分出一半孝順力給老,王氏才總算鬆了口氣。

老自然不會苛刻孫媳,常叫海氏自去歇息,或者陪著明蘭下棋讀書,或者湊上房媽媽或如蘭四人抹牌,連贏了海氏好幾貫錢之後,明蘭立刻覺得新嫂嫂又和氣又大方,海氏雖然自小飽讀詩書,卻沒有半點酸氣兒,待小叔小姑都隨和豁達,明理友愛。

長棟還偷偷告訴明蘭,說自打海氏接手了些許家務後,香姨娘和他的日好過了許多,月例再沒拖延,衣裳點心也都挑上乘的來。

「嫂嫂,你剛來時那麼孝順,不累的慌嗎?還是新媳婦都得這樣。」明蘭裝著小孩不懂事的樣,試探著問海氏。

「是你大哥哥叫我那麼著的。」海氏低聲道,與明蘭處了快兩個月,知她溫順可愛,不是個搬弄的人,且又不是王氏肚皮裡出來的,說話便比如蘭墨蘭都隨意些,姑嫂頗為和睦。

「他說呀,累不了半個月,我就能過關了。」海氏淘氣的眨眨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