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襄陽侯府一日遊(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女客漸漸到來,一群服飾華貴的奶奶們一叢四一堆的坐在一起吃茶說話,正當妙齡的小姐們也多起來,有認識要好的便湊在一起說話;在座的女眷們不是來自公卿門第便是高大員之家,至少也是出自官宦世家。

墨蘭似乎見到什麼人,笑著起身而去,走過去拉著兩個華服少女說起話來,連姐兒轉頭對明蘭笑道:「你姐姐可真好人緣。」如蘭看著在人群中說笑的墨蘭,不悅的扁扁嘴,道:「這種自來熟的本事可不是人人都會的。」

明蘭看去,發覺墨蘭在那群貴女中滿臉堆笑,見縫插針的湊趣兩句,頗有巴結討好之意,不由得暗暗搖頭——不是同一個圈的,再巴結難道能巴結出真友誼來?

連姐兒的這一房屬偏支小輩,她也認識不了幾個權貴,又懶得敷衍,便依舊和兩個蘭坐在一塊兒。

「可惜如今兒天冷,地上都結了薄冰,不然咱們可出去逛逛;過逝的老侯爺夫人來自江南大族,因此這園仿的也是江南園林,要是春暖花開的時候,可好看了。」連姐兒惋惜的看向窗外,似乎十分想出去的樣。

明蘭看著外頭白茫茫的一片,畏寒的縮了縮腳趾,對著連姐兒笑道:「你是本家人,什麼時候不能來?待天兒暖些吧。」

連姐兒搖搖頭,苦著小臉道:「郡主姑姑規矩大,我們這些分了家的親戚來一趟也不容易,何況最近她常請些貴客來,尋常不叫我們進園的。」

正在生悶氣的如蘭聽到這句話,終於回過神來,問道:「莫非是嘉成縣主?外頭都說郡主和六王妃交好呢。」連姐兒故作一臉神秘道:「我可沒說喲;……哎呀,說曹操曹操到。」

說話間,外頭婆傳道,六王妃並嘉成縣主到了。

平寧郡主率先出去迎接,所有坐著的女客立刻都站起來,或跟著出去,或規矩的站在原地等,坐在角落的兩個蘭和連姐兒不引人注目,個女孩悠閒的縮在一旁看著。

過不一會兒,呼啦啦進來一群錦緞珠光的女眷,當頭一個中年美婦正和平寧郡主親熱的說話,後頭跟了一個前呼後擁的少女,明蘭知道,這便是六王妃母女了。

六王妃生的白淨富態,一身大紅金團壓花妝花褙,瞧著蠻和氣的,她身邊聚攏了許多女客問安,明蘭再去看嘉成縣主,只見她身姿曼妙,氣華貴,一張嫵媚俏麗的瓜臉脂粉薄施,明蘭忍不住笑了笑,輕聲道:「縣主和郡主倒有幾分相似。」

連姐兒拍著明蘭的肩膀,輕呼知己:「你說的好了,我也這麼覺著,只老也說不出來!」

嘉成縣主約莫十五六歲,正是含苞欲放的迤邐年華,被七八個貴女圍著說話,便如眾星拱月一般,一忽兒嬌笑一忽兒戲謔,長袖善舞的模樣,竟與平寧郡主有六七分相似。

再看平寧郡主,她如今把一腔熱情都用在六王妃身上,熱絡的幾乎跟親姐妹一般,其餘人便不怎麼搭理了,如蘭陰沉的瞪著,忽低低道:「馬屁精!」

明蘭嚇了一跳,趕緊去看四周,好在人聲嘈雜,也沒人聽見;明蘭連忙把如蘭再拉開人群中心一些,到牆角找了個杌坐,連姐兒也跟著過去。

明蘭挑了話頭,扯著如蘭一道說泉州時的南方風光,連姐兒還沒離開過京城,十分好奇,明蘭那會兒病的一腦門漿糊,自也不知道,兩個女孩連連追問之下,如蘭終也起了興致,端著架細細說起來,個女孩嘻嘻哈哈哈,倒也投緣。

堪堪講到泉州著名小吃,蘿蔔絲菜包,如蘭講的津津有味,幾乎把連姐兒的口水都引出來,這時忽聽平寧郡主高聲道:「……戲台的點景都搭好了,咱們這就過去吧。」

郡主首先挽著六王妃的胳膊,帶頭出去了,後頭一干小姐們都說著笑的魚貫跟出去,留下丫鬟婆慢慢收拾桌椅茶碟。

連姐兒輕快的跳起來,一手去拉一個蘭,笑道:「走,咱們看戲去,這回姑姑請的是最紅的雙喜班,他們的《玄女拜壽》和《醉打金枝》兩齣戲在京城可唱火了!」

明蘭聽著也頗感興趣,剛要從杌上起來,一隻手放下茶碗的時候,忽然旁邊一個正收拾的小丫頭手一歪,將一盅沒剩多少的蜜棗泥倒在了明蘭手背上。

明蘭輕輕啊了一聲,連姐兒忍不住罵道:「笨丫頭!你怎麼弄的?!」

那小丫頭才十一二歲,見闖了禍,立刻賠禮下跪,連聲道不是,明蘭無奈道:「算了,還好只是手上,若是衣服上就麻煩了。」說著甩甩手,只覺得手指縫黏糊糊的,有些溫熱。

那小丫頭十分乖覺,連忙道:「請姑娘去後頭淨下手吧,洗了手便好了。」

如蘭皺眉道:「那戲怎麼辦?晚了可要開鑼了。」連姐兒是戲迷,也是心急難耐,她仰慕雙喜班已久,明蘭見她們的模樣,便笑道:「你們先去,我淨過手再來尋你們。」

連姐兒大喜,又叮囑了那丫頭幾句,然後拉著如蘭先走了。

明蘭一邊暗叫倒霉,一邊跟著那小丫頭從後頭出去,到一間裡屋坐下,那小丫頭很快捧出一盆溫水,幫明蘭捲起袖,卸下指環手鐲,細細洗淨了,然後用乾淨布帕給明蘭抹乾手,再幫明蘭戴好首飾;一忽兒功夫便全好了。

明蘭但看她如此動作利落,有些意外,一邊給自己捋平袖,一邊打趣道:「瞧你手腳利落的,倒似常給人洗手,莫非你常把棗泥倒人手上?」

那小丫頭十分伶俐,甜笑道:「瞧姑娘說的,奴婢哪有那個膽。」說著,她還不住的偷眼打量明蘭,還讚了一句:「姑娘真好看,人也和氣,跟個仙女似的。」

明蘭暗嘆:到底是侯府,瞧著丫頭的素質,手上嘴上都來的!

然後這小丫頭便自告奮勇的給明蘭帶:「姑娘走好,我來扶您罷。這上滑,從這兒走去戲台更近。」

明蘭是癡,只有老實跟著的份兒,穿出了垂花門,只見丫鬟婆穿梭來往,明蘭忽心頭一跳,覺得有些不對,今日出來服侍的丫鬟婆都外罩著統一的青藍色束腰比甲,怎麼這個小丫頭沒穿?不過人家府裡的事兒,她不好多問。

小丫頭扶著明蘭迅速的走著,東一拐西一繞,越走越偏僻,明蘭心裡開始打鼓了,連連質問,每回那小丫頭都說:快到了。

明蘭越看這小丫頭越像人販,奈何自己不識,只好再忍一忍;直把兩整段的抄手遊廊都走完了,還要往前走,來到一處冷僻的花廳園後,明蘭終於忍不住一把甩開小丫頭,瞪眼道:「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兒?」

小丫頭往前方一處指去,輕聲道:「姑娘您瞧,咱們到了。」明蘭微怒,厲聲道:「到什麼到?你家戲台搭在半個人都沒有的地方?」

忽聽一聲輕笑,有人道:「難道我不是人嗎?」明蘭嚇了一大跳,趕緊抬頭去瞧,只見一個錦衣金冠的翩翩美少年,扶廊而笑,不是齊衡又是誰?

小丫頭見任務完成,衝齊衡福了福,一溜煙跑的不見蹤影,明蘭都來不及叫住,不由得氣急:你丫的練過神行步呀。

齊衡嘴角含笑,走到明蘭身邊,裝模作樣的拱手道:「六妹妹,許久不見了。」

明蘭心裡生氣,又怕被人瞧見,不去理他,轉頭就要走,齊衡急了,連忙攔在明蘭身前,道:「這兒僻靜的很,不會有人來的,且春兒是我的丫頭,妹妹大可放心。」

明蘭一聽,怎麼覺得這話這麼曖昧,於是冷著臉道:「齊公自重。」

齊衡立刻樂了,伸手便要去拍明蘭的頭:「小丫頭又和我掉書袋,前幾日我去你家,大家都在,偏你不出來,怎麼回事?」

明蘭急急的甩開腦袋,盡力嚴肅道:「旅途勞頓,偶感不適,臥床歇息。」

齊衡板著臉罵道:「你個小騙,從小就愛騙我,我早問過你哥了,他說你好的很,我來前兩時辰還活泛著呢。」說著要去揪明蘭的耳朵。

一天之內被那兩兄妹各出賣了一次,明蘭也火了,用力推開齊衡的胳膊,叫道:「你是天王老不成,你一來,我們全家都得出來接駕!少我一個,你就不痛快了?」

明蘭用了些力氣,急的小臉兒紅撲撲的,瓷白的肌膚嫩的幾乎可以掐出水來了,齊衡頓時心中一盪,一把拉住明蘭的胳膊,湊過去低聲道:「我只想見你,你知道的。」

語氣溫柔,心意纏綿。

明蘭幾乎吐血,從小到大,她明明從來沒給過他好臉色看,好話都沒說過幾句,可他偏偏就愛來鬧她,也不知他什麼時候自己腦補出這麼一段來,眼看著齊衡抓著自己的胳膊,越靠越近幾乎可聞男氣息,明蘭急了,心一橫,低頭看準,抬腳用足力氣,就是一下。

齊衡疼的連連後退,蹲下去摸自己的腳,明蘭這才鬆了口氣,正色道:「你好好說話,不許動手動腳!」

齊衡瞧著明蘭孩氣的跺著腳,她撅起來的小嘴精緻嫣紅,齊衡不免有些痴迷,理直氣壯道:「若你肯與我好好說話,我何必出此下策。」明蘭冷笑道:「齊公果然長進了,若是將這份心思用到讀書上,沒准能撈個狀元榜眼的。」

齊衡臉色刷的變了,慢慢站起來,向明蘭走近幾步,又站住,低聲道:「你不必如此刺我,我知道你生氣了;大半年未見你,我不過想瞧瞧你如何了。」

明蘭聽出他話中的委屈之意,心裡軟了下,知道不可意氣用事,就算要和他保持距離,也不能得罪人,便緩和了聲音,道:「我就在這裡,你瞧吧。」

齊衡細細上下看了看明蘭,不過幾個月沒見,明蘭渾似變了一圈,面如水映韶光,目如月皎清輝,齊衡微微有些失神,笑道:「你長高了,也……好看了。」

明蘭想了想,走到齊衡跟前,認真道:「元若哥哥,你見過嘉成郡主嗎?」

齊衡呆了呆,道:「見過。怎麼?」

明蘭重重歎了口氣,決定性把話說開了:「元若哥哥是聰明人,難道全京城都知道的事兒,你會不知道?郡主的心意,你做兒的早該領會了。」

齊衡蠕動了下嘴唇,臉色變了幾剎,然後神色從慌亂漸漸轉成決心,忽抬頭道:「可我不願意,她,她……我不喜歡。」

明蘭深深無力,柔聲勸道:「喜不喜歡她另說,可你卻不該再來尋我了。我知道你從小就與我家兄妹好,可如今我們漸漸大了,你如何能不避忌著些?若有個言兩語,我家姊妹的便全毀了。」

齊衡也不知想通了什麼,居然展眉而笑,笑的麗色如花,帶了幾分天真,溫柔道:「我不是那孟浪之人,定不會如此了。我也知道好歹,只是你大哥進了翰林院,我以後怕不好來你家了。」說著放低聲音,輕輕道,「只是想見一見你,想的厲害。」

縱使明蘭在法庭裡已經鍊成鋼,這等纏綿悱惻的情話往自己身上招呼,她也忍不住紅了紅臉,但是鐵一樣的現實擺在面前,明蘭努力硬起心腸:「齊公,請有分寸些,我人微家薄,當不起你的厚意。」

齊衡神色迷茫,呆呆道:「……我只是喜歡妹妹。」她又古怪,又挑剔,人前乖巧老實,人後懶散小氣,待他也不好,還騙他躲他,可他偏偏喜歡她。

明蘭心頭微微酸苦,強逼著自己去直視他的眼睛,懇切道:「算我求求你,人前人後莫要提起我半句,但有半絲閒話,別說郡主,便是六王爺,我家哪個又惹得起?即便不是嘉成縣主,也輪不到我一個小小庶女,齊公你自小眼見耳聞,難道會不知道?」

齊衡知道她說的是事實,臉色灰敗,神色委頓下來。

明蘭狠狠心,再添一把火:「以後不要再來尋我,便是碰上了也不許與我說話,非得說話也請以禮相待!這世上,女兒家活的何等艱難,若有個風言風語,我便只有死一條!你可得記住了!」明蘭直直的著看齊衡,用目光強烈的懇求著他,齊衡木木的點點頭。

明蘭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著頭,轉身離去,齊衡只呆呆瞧著明蘭的背影,漸漸在那長廊盡頭處不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