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打掃戰場的兩種方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劉昆家的扶著王氏斜躺進鋪著夾緞薄棉的錦煙蓉覃湘妃榻,往她背後塞進一個金線蟒引枕,如蘭跟上幾步,急急道:「娘,你倒是說話呀?我……」

王氏疲憊的擺擺手,道:「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可……都沒用,平寧郡主瞧不上我們家。」

如蘭瞪大了眼睛:「……怎麼會?我瞧郡主娘娘她挺和氣的呀。」

王氏苦笑,凝視著如蘭無知的面孔,忽然神情嚴肅起來:「你仔細想想郡主今日對你六妹妹說的話,你也該動動腦了,莫要一味任性糊塗。」

如蘭低頭仔細想了想,漸漸明了,喃喃道:「……難道?」想明白後頓時一股沮喪湧上心頭。

看王氏一臉灰敗,劉昆家的不忍道:「那郡主娘娘端的是好手段,故意找六姑娘說由頭,不就是瞧著她一副小孩樣,既不得罪人也把意思說明了。」

「可是,可是……」如蘭過去扯著王氏的袖,急道,「我,我……元若哥哥……」

王氏煩躁的一把甩開女兒的手,厲聲道:「什麼元若哥哥?他是你哪門的哥哥!以後規規矩矩的叫人家‘公’!……不對!以後都不要見了,劉嫂,以後但凡那齊衡在府裡,不許五姑娘出葳蕤軒一步,不然,家法伺候!」

如蘭自小被嬌慣,王氏從未如此厲色,頓時呆了:「娘,娘,你怎麼可以……?」

王氏霍然坐起來,神色嚴厲:「都是我的疏忽,只當你是小孩,多嬌寵些也無妨,沒打量你一日日大了;昨日齊衡來家後,我聽你一說便也動了心思,才由著你胡來,看看你副模樣,這是什麼穿戴打扮?哪像個嫡出的大家小姐,不若那爭風的下作女!真真丟盡了我的臉,你若不聽話,我現在就一巴掌抽死你!省的你出去丟人現眼!」

如蘭從未被如此責罵過,嚇的淚水漣漣,聽的母親罵的如此難聽,癱軟在王氏腳邊,只不住的哭泣,嘴裡含含糊糊道:「……為何……罵我……」

王氏看著女兒漸漸顯露出姑娘模樣的身段,知道不可再心軟了,便淡淡道:「劉嫂,給姑娘絞塊濕巾擦臉……如蘭,莫哭了,你上來坐好,聽娘說給你聽。」

如蘭抽抽泣泣的倚在母親身上,王氏似乎回憶起娘家的往事,道:「為娘這許多年來,走了不知多少冤枉,有些是叫人算計的,有些確實自己不懂事自找的,現在想來,當初你外祖母對娘說的話真是句句金玉良言,可嘆你娘當時一句也沒放在心上,今日才有了林棲閣那賤人!你如今可要聽娘的話。」

如蘭停住淚水,怔怔的聽了起來,王氏頓了頓,道:「……這婚姻大事,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沒的姑娘家自己出去應承的;那種沒臉的做派是小婦幹的,你是嫡出小姐,如何能那般行事?男婚女嫁本得門當戶對,若是人家不要你,瞧不上咱家門戶,你能舔著臉上去奉承巴結?」

如蘭最是心高氣傲,頓時臉紅,忿然道:「自是不能!」

王氏心裡舒坦了些:「你年紀還小,好好過幾年閨女日,以後你出嫁了,就知道當姑娘的日有多舒服了,有娘在,你舒舒服服的當小姐;豈不好?」

如蘭想著齊衡,猶自不捨:「可是元……齊公對我很好的,郡主娘娘興許會改主意呢?」

王氏一股氣又上來,罵道:「你個沒眼力的死丫頭,人家給你分顏色,你便被哄的不知東西南北,你仔細想想,他對你們姐妹個不都是一般客氣的嗎?說起來,他對明蘭還親熱些,不過也為著她年紀小又孩氣!況且,做親拿主意的是他父母,他都不見得對你有意,齊大人和郡主自想著對一個門當戶對的親事,做什麼要你?你再胡思亂想,當心我立刻告訴你父親,讓你再吃一回板!」

如蘭又哭起來,頓著腳:「母親……母親……」

王氏這次是硬心腸了,指著如蘭罵道:「你要臉不要,一個大家小姐,不過見了個外頭的後生兩回,便這般牽腸掛肚,簡直厚顏之至不知廉恥!」

如蘭被罵傻了,真是羞憤難言,一扭頭便跑了,邊哭邊跑,劉昆家的要去追她,被王氏制止了,反而衝著簾大聲罵道:「讓她哭!這個不要臉面的孽障,哭醒了要是能明白便罷,若是不能明白,我還要打呢!打的她知道禮義廉恥!去外頭問問,哪家的小姐會自己過問親事的,正經人家的小姐都是由著長輩做主的,平日裡一句都不問才當是,便是說上一句也要羞上個半天!就算年紀小不懂事,也可她大姐姐是如何端莊行事的,我哪輩做了孽,生了這麼個厚臉的死丫頭,不若打死了乾淨!」

如蘭在外頭聽見了,更是哭的昏天暗地,一跑向閨房,一頭栽進枕頭被裡,哭的死去活來,再不肯出來。

王氏坐在原處,氣的胸膛一起一伏,劉昆家的上去給她順氣:「別上火了,姑娘到底年紀小,平日裡又好和四姑娘爭,她也未必真不知規矩,不過見四姑娘的做法,有樣樣,一時鬥氣便了而已。」

王氏恨恨道:「都是那賤人!沒的帶壞我兒!」

劉昆家的又端了杯茶服侍王氏喝下,見王氏氣順了些,便試探道:「那齊家……,真的作罷了?端的是好人家呢。」

王氏搖頭道:「同是做娘的,我知道郡主的心思,她就這麼一個兒,這般貌又這般家世,將來聘哪家姑娘不成?雖說咱們老爺也是好的,可到底不是那豪門貴胄出身,又不是聖上的心腹權貴,齊家自己就是公府候府出身,如何瞧的上咱們?」

抿了抿唇,王氏又道:「說句誅心的話,今日若是華兒,沒準我還爭上一爭,可是如兒……」嘆了口氣,接著道:「不是我說自家的喪氣話,論相貌論才,她如何配得上齊衡?自己的閨女,我都如是想了,何況人家郡主?算了,何苦自討沒趣了,咱們別的沒有,這幾份傲氣還是有的。如兒又沒什麼手腕,日後還是給她尋個門當戶對的不受欺負就是了!」

劉昆家的笑道:「倒是轉性了,這般明理,老爺聽見保準喜歡。」

王氏嘆氣道:「我吃了半輩的苦,才知道當初父母給我擇的這門親事真是好的,婆婆省心,夫婿上進,雖不是大富大貴,卻也衣食富足,若不是我自己不當心,也輪不到那賤人進門!想想我姐姐如今的日,哎……真是好險,我還眼紅姐姐嫁的比我好,姐姐那般手段嫁入康家都成了那樣,要是我……哎……不說了。」

劉昆家的把空茶碗拿走,回來繼續給王氏揉背順氣:「四五歲時,老爺便被派了西北巡檢,老一意要跟了去,便把您託付給了叔老爺,要說叔老爺兩口真是好人,他們自己沒閨女,又和老爺兄弟情深,便待千分萬分的嬌寵,可他們到底是做生意的,見識如何和老爺老比得。大小姐那些本事都是跟著老的,十歲上才和父母團聚,如何能怪?」

王氏幽幽道:「這世上好壞都難說的很,我自小便覺得處處低了姐姐一等,待到出閣時,她的夫婿門第也比我的高,我還大鬧了一場,險些被父親上了家法;當時母親就對我說,盛家人口簡單,婆婆又不是親的,自不會拿架消遣媳婦,夫婿是個上進的,但凡有些幫襯,將來定有好日過,只要我自己規矩做媳婦就好了;而姐夫雖家世顯貴,問也不錯,但為人卻沒什麼擔待,是個公哥兒,母親並不喜,因是康家老爺與父親交情厚才做成親家的。現在想來,母親真是句句良言。」

劉昆家的笑道:「當姑娘的,只有自己做了娘,才知道老娘的好處,看來這可是真的了。」

王氏總算開了笑臉:「當初我與姐姐還為了姐夫爭鬧了一場,後來姐姐勝了,想起來真是好笑!將來我挑女婿,有娘一半本事便知足了。」

劉昆家的也笑了,過了會兒,劉昆家的忽想到一事,道:「,您說,四姑娘回去會如何與林姨娘說?林姨娘會不會找老爺說項?」

王氏頓時一陣大笑:「我巴不得她去找老爺說!她若真說了,便等著一頓好罵罷!」

……

王氏難得一次料事如神,當夜,盛紘下了衙便去林棲閣歇息。

「……你說什麼?」盛紘疑惑道,「墨兒還要接著上莊先生的課?」

林姨娘嬌嗔道:「我知道老爺是為著避嫌,如姐兒和明姐兒不妨事,她們原就不怎麼喜歡書本,可墨丫頭不同,她隨了老爺的性,自小知書達理,如今莊先生的課她正聽著有味兒,如何就停了?是以我給老爺說說情,大不了隔個屏風就是了。」

盛紘皺眉道:「不妥,墨兒到底不是男,縱有滿腹詩書又如何,難不成去考狀元嗎?女孩兒家讀了這幾年書也就足了,以後在屋裡些女紅才是正經!明丫頭前兒給我做了個玄色荷包,又穩重又大方,很是妥帖,墨兒也該針線了。」

林姨娘聽的直咬牙,強自忍住,款款走到盛紘身邊,替他輕輕捏著肩膀,鬆鬆筋骨,湊到盛紘耳邊吹氣如蘭,嬌滴滴的輕勸道:「讀不讀書是小事,老爺怎麼不想長遠些?想想那齊家公,想想咱們墨兒……」

盛紘猛然回頭,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姨娘,剛有些暈乎燥熱的身立刻冷了下去:「齊家公與墨兒有何相干?」

林姨娘並未發覺盛紘有異,徑直說下去:「我瞧著那齊公真是一表人才,家世又好,今日還與墨兒談詩說,甚是相投,不如……」

盛紘霍的站了起來,一把揮開林姨娘柔柔的紅酥手,上上下下把林姨娘打量一番,林姨娘被瞧的渾身發毛,強笑道:「紘郎瞧什麼呢?」

盛紘冷笑道:「瞧瞧你哪來這麼大的口氣,開口閉口就要給公侯家的公說親!」

林姨娘揪緊自己的袖,顫聲道:「紘郎什麼意思?莫非妾身說錯話了。」

盛紘走開幾步,揮手叫一旁的丫鬟下去,又站到窗前,收了窗格,回頭看著林姨娘,低聲道:「齊衡的外祖父是襄陽侯,當年襄陽侯護駕有功,卻折損了一條腿,聖上便封了他的獨女為平寧郡主,郡主娘娘自小在宮裡長大,為受寵;齊大人官居從,且都轉運鹽使司是個大大的肥差,非聖上信臣權貴不予任職;還有一事,齊國公府的大老爺只有一孱弱獨,至今未有嗣,一個鬧不好,說不准將來連國公府都是那齊衡的!」盛紘歇了口氣,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接著說:「自來公侯伯府出身的公哥兒,不是庸碌無為便是放蕩惡霸,似齊衡這般上進才幹的孩還真沒幾個!」

林姨娘直聽的兩眼發光,心頭發熱,恨不得立刻招了齊衡當女婿,誰知盛紘口氣一轉,轉過來匪夷所思的看著林姨娘,鏗聲道:「齊衡這般的人才家世,父母出身,哪家豪門貴女聘不得,當初在京城裡上他家說親的幾乎踏破門檻,還輪得到我一個小小的知州!」

林姨娘頓時一盆冰水澆了下來,心頭冷了不少,猶自不死心道:「京城豪門貴女雖多,可有幾個如咱們墨兒出挑的,她生的又好,詩詞歌賦樣樣來的,如何輪不上?」

盛紘冷笑道:「你簡直不知所謂!人家堂堂公侯之家的嫡,什麼時候聽說會聘一個庶女做正房奶奶的?你癡心妄想也得有個腦!說出去莫要笑壞了人家肚皮!便是生的如蘭人家都未必瞧的上,何況你一個妾室生的庶女!」

這一番話說的又狠又急,如同一把鋼刀把林姨娘一身光鮮都給剝落下來,只剩下卑微落魄,林姨娘不由得哭了起來:「老爺說便說了,何必開口閉口嫡出庶出的傷人心?當初我就說了,怕是我這個姨娘將來耽誤了墨兒的終身,果然叫我說中了!」

盛紘鼻裡‘哼’了一聲,道:「耽誤什麼?是你眼高心更高,腦不清醒胡思亂想,高攀也得有個!墨兒是什麼出身,人家是什麼出身,你也不好好掂量掂量,盡在那裡做白日夢,你怎麼不說讓墨兒去做皇后娘娘好了!真是癡心妄想!」

林姨娘心裡宛如被刀絞般恨,想了想,伏到盛紘身邊,柔弱如絲道:「紘郎,這也不全是為了妾身和墨兒,你想想齊家這樣好的家世,若能與他們攀上親事,老爺將來仕途必定一帆風順,盛家也得益匪淺不是?老爺不妨去試一試……」語音低婉,柔媚動人。

盛紘聽了,心中大大的動了,便對林姨娘道:「試一試?你是讓我去提親?」

林姨娘見此,媚眼如絲的點點頭。

盛紘深深吸了口氣,定定神,惱怒道:「我今天老實告訴你,便是那郡主娘娘提出的男女有別,暗示不要叫府裡的女孩兒們一起讀書的!她的意思再清楚也不過,便是不想與咱家女孩搭邊!再說了,便是以後郡主改了主意,那怎麼也輪不到庶出的!」

林姨娘沒想到這件事,驚道:「是郡主娘娘……?怎麼會?」

盛紘心裡思了一下後果,越想越後怕,一把將扯著自己袖的林姨娘搡倒在地上,罵道:「你叫我試一試?倘若我上門提了親,又被人家回絕,你叫我以後在齊大人面前如何立足?你這無知婦人,真真愚蠢不堪,盡想著自個兒的小算盤,也不為全家人想想,我若聽了你的蠢話,將來壞了仕途可如何是好?!」

林姨娘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嚇的臉色蒼白,仰著脖啞聲道:「老爺,墨兒她自小出挑,生的模樣好不說,還通曉詩詞,言語得體,我總想著將來的親事不要委屈了她才好!老爺,她也是您的親生女兒,您可不能不管她呀!」

盛紘見這女人還在夾纏不清,一巴掌拍開了她的手,道:「只要你不貪心,不妄圖高攀,給墨兒的親事我自會留心,斷不會委屈了她!罷罷罷,我這就叫人把葳蕤軒空著的西側院收拾出來,明日就叫墨蘭搬去和如蘭一同住,以後一應適宜都由老規制,省的留在林棲閣教你帶壞了!你那一套,莫非將來也想讓墨兒也做妾?!」

林姨娘聽了,一口氣上不來,險險暈死過去,抱著盛紘的大腿苦苦哀求,盛紘想起兒女的前程,便狠下心來一腳踢開她,大步朝外走去。

林姨娘猶自伏在地上,躲在梢間的墨蘭掀開簾出來,也是滿臉淚痕,過去輕輕把林姨娘扶起來,母女倆相對淚眼,過了半晌,林姨娘拉著女兒的手,道:「孩,別聽你父親的,他是大老爺們,不知道內宅的彎彎繞。若論出身你自比不過如蘭,可你相貌才哪樣不比她強上個十倍倍,一樣的爹,憑什麼你將來就要屈居她之下?!若你自己不去爭取強,好的哪輪得到你?!難不成你想一輩比如蘭差?」

墨蘭淚眼朦朧:「可,可是,要是讓父親知道了必不輕饒我的……」

「傻孩,你要做的聰明些,借些名堂找些名頭,你父親不會察覺的;好孩,你詩好模樣好,時間長了,不愁齊公心裡沒你。……孩,別哭,以後你住到了葳蕤軒也有好處,你冷眼看著如蘭有些什麼,有什麼缺的,便去向要,要是不給……哼,我叫她吃不了兜著走!老不是說姑娘沒出閣前都一般的尊貴嗎?」

林姨娘嬌弱的眉目竟然一派凌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