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帶來春天的少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一看這少年的通身的氣派,盛氏兄妹就知道他來頭不小,立刻站起來,各自回以禮數,莊先生待他們行完禮,才開口介紹,原來這麗色少年是現任鹽使司轉運使的獨,父親是齊國公府的次,母親是襄陽候獨女,聖上欽封的平寧郡主,端的是滿門顯貴。

他名叫齊衡,字元若,比長柏小一歲,幾年前便在京城拜於莊先生門下受教,後隨父親外任才別了莊先生,近日齊大人到登州來巡查鹽務,奉旨整頓,估計要待上一段日,妻小自然隨行,齊衡聽聞盛紘的西席便是莊先生,便請父親遞了帖拜訪。

明蘭見莊先生待齊衡十分親熱,有些奇怪,這些日教下來,莊先生言談舉止之間似對王公候門十分不屑,有一次還直指公侯伯府的弟都是‘蠢蠹’,她心裡這麼想,長楓卻已經說出來:「我猜是莊先生的高足,當稱呼一聲師兄。」說著笑而一鞠。

莊先生指著齊衡笑道:「這小偌大的家世,好端端的不去捐官做,偏要自己苦讀,寒冬酷暑都來我那破草堂,急的郡主娘娘直跳腳。」

齊衡雪白的皮膚微微發紅,赧色道:「父親常以未曾科考為憾,自期望後人能走正經仕途,幸虧盛大人請得了先生,元若便厚著臉皮來了。」

看了眼在一旁沉默微笑的長柏,便又道:「這位便是盛大人的長公,長柏師兄了,聽聞師兄今日將赴考鄉試,不知可有字?」

長柏道:「草字則誠,莊先生給的。」

然後個大男孩序過年齒後,互相行禮,齊衡朝盛家兩位公,拱手道:「則誠兄,長楓賢弟。」

莊先生等了半天早不耐煩,罵道:「你們幾個後生比我這老頭還迂腐,要囉嗦自出去,我課還沒講完呢。」——明蘭暗暗補上,所以你一直當不上官來著。

趁他們囉嗦之際,明蘭讓那個已經懵了的小丫鬟出去,丹橘規矩的也跟了出去,到外頭,正好小桃趕到了,隨即接過她送來的錢袋,各數了五十錢給個小丫鬟,丫鬟們都忙不迭的謝了,齊衡若無其事的瞄了她一眼。

莊先生叫齊衡也坐下聽課一旁小廝早抬來一副桌椅,原來的位置是長柏靠右,長楓靠左,他們後面坐著自己妹妹,明蘭前頭是空的,靠右側牆而坐,後頭是小長棟,如今憑空來了個插班生,莊先生便讓他坐到長柏右側,請他在第一排右側坐下,正背後理所當然就是明蘭。

明蘭正腹誹視線被擋住了,沒想那齊衡坐下後,回頭沖她一笑,道:「六妹妹好。」

明蘭呆了一呆——這傢伙怎麼……?然後直覺的去看墨蘭和如蘭,只見她們果然都在朝這兒望,連忙危襟正坐,一言不發。

屋裡此時一片安靜,莊先生清清嗓,道:「剛才六小姐與丫鬟說的話你們都聽見了,你們怎麼看?不妨說上一說。」

長柏抿笑:「六妹妹該說的都說了。」

長楓動了動嘴唇,看了眼齊衡,似乎有所顧忌,便不再非議嫡長,墨蘭和如蘭一副大家閨秀的做派,矜持的要命。

莊先生看今日眾人模樣,知道再難問出什麼來,嘆了口氣,便朝明蘭道:「他們都不肯說,六姑娘,還是你來說罷。」

明蘭恭敬的站起來,道:「這個……各有各的好處,可是……」說著羞赧一笑:「嫡長好認,省事省力,不容易吵架就是了。」

齊衡忍住了沒有回頭,直覺背後那聲音嬌嫩清朗,甚是好聽。

莊先生也不評價,示意明蘭坐下,又問齊衡:「元若,適才你在後頭也聽了不少時候,你怎麼說?」

齊衡也起身道:「生剛來不久,如何妄言,不過……」他頓了頓,笑了下,「六妹妹最後個問題……問的好。」

氣氛立刻鬆了,大家想起又覺得好笑,莊先生指著他一頓搖頭。

過了一會兒,莊先生向第一排的男孩正色道:「今日之言我只說一次,出了這門我一概不認。大丈夫當忠君愛國,不論外頭狂風驟雨,終將過去,要緊關節非得把牢,切不可隨意陷入其中,與同僚做無謂爭執,做個純臣才是正理!」

眾生連連點頭受教,明蘭腹誹:這死老頭好生奸猾,他的意思就是說,立不立嫡長都不要緊,只要忠誠於最後當上皇帝的那個人就好了。這話不能明說,但又不能不說,便這般拐彎抹角的說,算是完成任務,能不能領悟全靠個人修行了。

……

因齊衡要去拜見盛老,眾兄弟姐妹便齊聚壽安堂用午餐,盛老拉著齊衡看了又看,心裡很是喜歡,再瞧著邊上個花朵般的小孫女,心裡免不了動了一動,想起明蘭,又不免嘆氣;王氏站在一旁,特別興高采烈的介紹。

盛紘看見齊大人遞來的帖後,對自動找上門來的上司兼權貴喜不自勝,當下就邀請齊衡來盛家家塾一起讀書,齊大人原本就擔心兒耽誤了業,當時便兩下投機,相談甚歡,下五下攀過交情,居然神奇的發現,齊國公府與王氏娘家曾經有段七拐八彎的親戚關係。

王氏笑道:「仔細盤了盤,原來是自家人,雖是遠親,但以後也要多親近。」這下同僚變成了親戚,一屋人愈加談的熱絡,連盛家姐妹也不必避諱了。

明蘭聽了王氏一大通的解說,才知道齊衡為什麼上來就叫自己六妹妹,可她這邊念頭剛動,那邊如蘭已經熱絡的叫上‘元若哥哥’了,墨蘭隨後也嬌滴滴的叫了一聲,明蘭忍不住抖了抖,也跟著叫了;那齊衡也有禮的回了一聲:「四姑娘,五姑娘,六妹妹。」

低眼瞟了下明蘭,只見她梳著一對小鬏,懵然站在一旁,胖胖的小手掩著小嘴,不住的打哈欠,嫩臉頰白胖的小包一般,齊衡彎了彎嘴角,忽覺有些手癢。

明蘭從未覺的哪日如今天這樣難熬,早上天不亮就教小長棟認字,莊先生拖課不肯放,吃頓午飯眾人談興甚濃,遲遲不肯散席,下午那母老虎般的莊師娘眼看就要殺將上來了,可她沒的午覺可睡,不過她的兩位姐姐顯然覺得今天美妙了。

下午上琴課時,墨蘭的琴聲流水潺潺,情動意真,莊師娘閉著眼睛很是欣賞,如蘭也一改往日不耐,嘴角噙笑,低頭細彈,明蘭聽的不對味,便去看她們,只見她們臉蛋紅撲撲的,眉目舒展,似乎開心要笑出來。

明蘭嘆口氣,繼續撥自己的琴弦,春天呀……

來到這個時代,才發現和現代的差距之大遠出乎想象,古代女孩人生的第一要務就是嫁人成親,然後相夫教,終老一生,在這之前所有習,女紅,算賬,管家,理事,甚至讀書寫字,都是為了這一終目標而做的準備。

墨蘭吟詩作賦不是為了能將來杏林出彩,而是頂著才女之名,在婚嫁市場上更有價值,或是婚後更能討夫君歡心;如蘭看賬本,不是為了將來去做賬房,而是將來能更好的替夫家管理家產,打點銀錢;同樣,明蘭女紅更是如此——至少在別人看來。

一個古代女孩從很小時起,長輩就會若有若無的灌輸婚嫁理念,小時候姚依依從母親嘴裡聽見的是——「你這次期中考成績退步了,當心連xx高中也考不上!」而古代她從房媽媽崔媽媽嘴裡聽見的是——「一隻水鴨便繡了四天,以後如何替你夫君孩兒做貼身活計?別是被夫家嫌棄了才好!」

當然,這時候女孩們都會照例作一作嬌羞之態,但她們心裡卻很早就接受嫁人生的觀念,有心計的女孩甚至早早開始為自己盤算了。所以,瞧著墨蘭和如蘭一臉的春天,明蘭一點也不奇怪,夫婿對於古代女孩而言,不只是愛情,還是一生的飯票,是安生立命的保證。

她們這般姿態明蘭反而覺得自然,要是故作一副天真狀,硬說是當兄長親近的,那才是矯情,遇到一個優秀漂亮家世顯赫的少年郎,會生出想法來那是再正常不過。

明蘭忽覺惆悵,壽安堂的生活又安全又溫暖,可是她卻不能永遠待在那裡,十歲是一個關卡,她們在關外,自己卻還在關內。

……

晚上就寢前,明蘭正在看一本琴譜,長柏身邊的小廝汗牛顛顛的跑過來,手裡捧著一個尺來寬的青花白瓷敞口淺底盆,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才鬆了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大汗:「六姑娘,這兩條小魚是大爺給您看著頑的,說您要讀書做女紅,常看看這個對眼睛好。」

明蘭湊過去看,只見淺瓷盆裡裝著兩條紅白紋的錦鯉,鱗光或紅豔或雪白,魚尾飄逸,水底還綴著幾枚小卵石和幾根嫩嫩的水草,水光瀲灩,游魚靈動,豔紅翠綠加上青花白瓷,甚是賞心悅目,明蘭大喜,抬頭對汗牛笑道:「這個真是好看,你回去告訴大少爺,妹妹很是喜歡,我這裡多謝了;……丹橘,快拿二錢給小牛哥壓驚,這麼一提著心肝端著這盆,可是辛苦了。」

汗牛不過才十一二歲大,聽說賞錢喜上眉梢,接過錢串,忙不迭給明蘭一連聲道謝,丹橘隨手抓了一把桌上的果給他揣上,然後讓綠枝送他出去了。

小桃還一團孩氣,看見汗牛走了,立刻湊過去看錦鯉,嘖嘖稱讚好看,丹橘回頭看見主僕倆正盯著錦鯉傻看,還用胖短手指指指點點,不由得笑道:「大少爺真是細心,聽說他屋裡就有這麼一大缸字,養了幾對錦鯉,這一對約莫就是從他缸裡舀出來的。」

小桃抬頭傻笑:「丹橘姐姐沒錯,我在屋裡時也這麼聽說的,大少爺寶貝這錦鯉的很,平日誰都不許碰一下的,尤其是五姑娘;這次竟送了我們姑娘兩條,真是稀奇。」

明蘭不說話,用胖短的手指伸進水裡逗弄兩條肥肚的錦鯉,心道:莫非這就是白天站隊的獎賞?如果是,那也不錯,說明長柏哥哥很上道,能跟個明事理的老大,實在可喜可賀。

不得不說,王氏的擊打成功率還是很高的,揮棒次至少有兩個好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