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如蘭的不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那四個小丫鬟都在十歲下,兩個比明蘭小,兩個比明蘭大,芳名分別是:二丫,招弟,小花和妞,盛老笑著讓明蘭給她們重新起名,這個明蘭有經驗,小桃的名字就是她起的,這四個乾脆就叫‘李,荔枝,枇杷,桂圓’好了,一色的果蔬多整齊呀。

正要開口,一旁的丹橘輕輕咳嗽了一聲,笑道:「四姑娘身邊的兩個姐姐,名字叫做露種和雲栽,聽說是書上來的,怪道又好聽又氣呢。」

站在丹橘旁邊的小桃用目光表示對自己的名字的抑鬱,盛老和房媽媽也似笑非笑的以表情調侃明蘭,害的她亂不爽一把的,不就是唐詩嘛,誰不會呀?

大窘之餘,明蘭立刻翻了本詩集出來,下兩下找出一首,高蟾好吧,有李白厲害嗎?人是詩仙好不好!明蘭氣勢萬千的站在當中,指著那個小個的女孩:「你叫燕草。」指著那個細瘦的:「你叫碧絲。」指著那個溫柔靦腆的:「你叫秦桑。」最後那個爽利大膽的叫綠枝。

丹橘最是體貼,立刻上前湊趣:「姑娘起的好名字,好聽又好看,且她們四個是綠的,我和小桃是紅的,謝謝姑娘了,這般抬舉咱們這兩個笨的。」

說著還拉了小桃一起給明蘭福了福,明蘭多少找回些自尊,小桃也很高興,跟著一起捧場:「是呀,我和丹橘姐姐可以吃,她們不能吃呢。」

明蘭……

盛老頓時笑倒在榻上,樂呵呵的看著小孩們胡鬧,四個剛來的女孩掖捂著嘴輕笑,房媽媽微笑著坐在小杌上,心裡適意的想:來了這六姑娘,這壽安堂如今可真好。

盛老日漸開朗,興許是心裡舒坦了,身體也好多了,盛紘十分高興,直說當初要個孩養是對了,老都有力氣管家務了,盛府內的人員變動差不多時,長柏送親回來了,因為盛維和長梧還要留在京城辦事,所以長柏自己先回家,同船來的還有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先生——莊儒。

盛紘幾年前就開始邀請莊先生來府裡開課授徒,前前後後禮物送去好幾車,陳懇的書信寫了一打有餘,奈何莊先生教質量有口皆碑,生成材率高,導致生意很好,一直不得空。幾個月前莊先生過七十整壽,席上樂過了頭多喝兩杯,不幸染上風寒,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大夫建議去氣候濕潤的地方調理調理,江南遠,登州正好。

莊先生摸摸自己沒剩下多少斤兩的老骨頭,覺得還是老命要緊,於是應了盛紘的邀請,隨來京城的長柏一起回來。一起來的還有一位中氣十足的師娘,他們的女兒早年就遠嫁晉中,兒則在南邊一個縣當典吏還是主簿也弄不清,盛紘特意闢出府內西側的一個小園,連日整修好給莊先生老夫婦住。

老兩口隨行僕人不過兩,輜重箱籠卻有二十個,個個沉甸甸的,明蘭聽過八卦小桃的匯報後,感嘆道:看來古代家教業也很賺錢呀。

請莊先生,盛紘本來為的是兩個大兒的業,但經過孔嬤嬤的深刻教育後,他覺得好的師資力量就不要浪費,於是恭敬和莊先生商量一番後,又加了一筆束脩,把個女孩和最小的棟哥兒也算上,當做旁聽生。

開前一天,盛紘和王氏把兒女們叫到跟前叮囑,先是長柏和長楓,盛紘照例從經世濟民講起,以光宗耀祖收尾,中間點綴兩句忠君愛國之類的,兩個大男孩低頭稱是。

「莊先生問好,雖年紀大了些,卻是出名的才思敏捷,教書育人十幾年,於科舉應試之道最是明白,你們要好好求教,不可懈怠!不許仗著自己有些許功名才名,就招搖傲氣,教我知道了,立即打斷你們的骨頭!」

這是盛紘的結束語,訓斥的疾言厲色,按照儒家派的理論,當父親的不可以給兒有好臉色看,最好一天按頓來打,不過對於終將變成人家人的女兒們倒還可和氣些,盛紘轉向個女兒時,臉色好看多了:

「雖說女孩家無需出滿腹經綸來,但為人處世,明理是第一要緊的,多懂些道理也是好的,免得將來出去一副小家氣被人笑話,我與莊先生說好了,以後你們個上午就去家塾上,下午講八股章和應試章法時便不用去了。」

盛紘說這番話時,王氏臉色有些綠,她自己並不識字,至於什麼濕呀乾的,更是一竅不通,新婚時還好,但日長了,盛紘不免有些鬱悶,他自詡風流儒雅,所以當他對著月亮長嘆‘月有陰晴圓缺’時,就算不指望妻立刻對出‘人有悲歡離合’來,也希望她能明白丈夫是在感嘆人世無常,而不是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什麼‘今天不是十五月亮當然不圓了’!

時間久了,王氏自然知道自己在這方面的煞風景,於是後來她就積主張女兒讀書,華蘭還好,可是如蘭十足像她的性,別的倒還機靈,偏只痛恨書本,被日日逼著方了幾個字,根本不能和整天吟詩作賦的墨蘭比,想到這裡,王氏神色一歛,道:

「你們父親說的對,不是要你們詩詞歌賦這些虛浮東西,而是些道理才是正經,將來掌家管事也有一番氣派!」墨蘭頭更低了,如蘭鬆了口氣。

盛紘覺的王氏說的也沒什麼不對,便沒有說話,忽想起一事,道:「以後上,你們個不要掛那副大金鎖。」轉而對王氏道:「他們這般讀書人素來覺得金銀乃阿堵之物,大哥送的那副金鎖尤其光耀金燦,出去會客還成,見先生不免招搖。」

王氏點頭,道:「那便不戴了。」想了想,又對女孩們道:「你們姊妹個一同見人,不好各自打扮,前日老不是打了副瓔珞金項圈麼?你們把各自的玉鎖掛上,都說玉乃石中君,莊先生必然喜歡。」

盛紘很滿意:「說的對,這樣便很好;……可是,明兒有玉麼?」說著看向明蘭,目光有些歉然。

王氏笑道:「明丫頭在我跟前日短,我也疏忽了,還是老周到,特意從自己的屋裡翻出一塊上好的玉料,送了翠寶齋請當家師傅親手雕成了,我瞧著好,玉色溫厚,質地潤澤,手工又精細又漂亮,瞧著比四丫頭五丫頭的還好,我說到底是老,拿出手來的東西就是一般的好!」

明蘭低著頭,暗嘆:女人啊女人,說話不暗藏些玄機你會死啊?

這玄機藏的並不深,大家都聽懂了,男孩們還好,如蘭立刻射過來兩道探視線,低著頭的墨蘭也抬頭看向她,盛紘知道王氏的意思,不動神色道:「你是嫡母,丫頭們的事原就該你多操心些,如今還要老補救你的疏忽,真是不該。」眼看著王氏咬著嘴唇眼光不服,盛紘又加了句:「也罷,反正明丫頭養在老處,也只好多煩勞些了。」

夫妻倆一陣目光你來我往,然後歸於平靜。

明蘭給他們默默補充——

盛紘的潛台詞是:當正房夫人的,所有的孩原就該你來管,你厚此薄彼還有理了?

王氏的心裡話是:你丫的,不是我肚裡出來的,又沒從小養在我身邊,憑什麼還要我費錢費心費力,沒給他們苦頭吃,就是算我聖母了;不過你媽怎麼也一副樣。

盛紘結案陳詞:算了,孩也不要你養,各找各媽就是了,明蘭的親媽死了,就靠著祖母好了,你也別多廢話了。

最後盛紘又說了長棟幾句,這孩才四五歲大,他的生母香姨娘原是王氏的丫鬟,如今依舊附在正房裡討生活,兒算是養在跟前,這小男孩素來膽小畏縮,既不是嫡又不受寵,王氏倒也沒難為他們母,只不過一概忽略而已。

出去時,明蘭看見等在房門口的香姨娘,低眉順眼,恭敬低調,她看見長棟出門來,喜氣的迎上去,溫柔的領著小男孩走,明蘭忽然覺得:比起死去的衛姨娘,她還算是幸運的。

……

華蘭出嫁後,如蘭就住進了葳蕤軒,盛紘訓完話,如蘭就陰沉著臉回了閨房,一腳踹翻一個大理石面的烏木如意小圓墩,然後撲到床上,用力撕扯著錦羅緞的枕頭,後頭王氏跟進來時,正看見這一幕,罵道:「死丫頭,又發什麼瘋?!」

如蘭嚯的起來,大聲道:「四姐姐搶了我的玉鎖也就算了,那是林姨娘有本事,憑什麼連明蘭那個小丫頭也越在我的前頭?我還不如個小婦養的!」

王氏一把扯住女兒的胳膊,拉著在床沿坐下,點著額頭罵道:「你父親不是後來又給補了一個玉鎖嗎?玉色只在墨蘭那個之上,你個沒知足的東西!明蘭那個是老給的,你自己不願去壽安堂,怪的了誰?」

如蘭恨恨道:「我是嫡出的,不論我去不去討好祖母,她都當最重我才是,如今不過教明蘭哄了幾天,竟然嫡庶都不分了,還整日說什麼規矩禮數,別笑死人了!一個庶出的小丫頭,給口吃的就是了,還當千金大小姐了!我聽人說,外頭人家裡的庶出女兒都是當丫頭使喚的,隨賣隨打,哪有這般供著!」

王氏氣了,旁邊劉昆家的笑著遞上來一杯茶,一邊打發走一干小丫頭,一邊收拾地上的狼藉,道:「姑娘年紀小,不知道,只有那不識禮數的商賈和莊戶人家才不把庶出女兒當人看,越是顯貴的人家,越是把姑娘家一般對待的!要知道姑娘是嬌客,將來嫁人總有個說不準的。當初在娘家時,有兩個遠房表姐,一個嫡,一個庶,那家也是一般當小姐供著;論親時,嫡的嫁了高門大戶,庶的嫁了個窮書生,可也是天有個不測的,誰知那高門大戶竟後來沒落了,反是那窮書生一官運亨通,家業興旺。那庶的也是個厚道的,念著當初的情意,便時時幫襯娘家和嫡姐家,後來,連那嫡姐的幾個兒女都是她照應著成家嫁人的呢。」

如蘭氣鼓鼓的聽著,冷笑道:「劉媽媽這是在咒我也如那嫡姐一般了?」

王氏一巴掌拍在如蘭背上,罵道:「你個沒心眼的東西,劉媽媽是咱麼自己人,說的都是貼心話。劉媽媽是說,越是大戶人家,越不能讓人家說閒話,女孩沒嫁時都是一般的對待;倒是你,成日頭爭風要強,自己卻又沒本事,討不得老爺老的歡心,你不得你大姐姐也就罷了,也明蘭呀!」

如蘭悶著不說話,想起一事,道:「母親當初不是說老沒什麼可巴結的嗎,怎麼這會兒又是金又是玉的?出手這般大方。」

王氏也鬱悶了:「爛船也有斤釘,是我糊塗了,想她還有些棺材本罷。」

想了想,又苦口婆心的勸女兒,道:「你這孩也不容人了,你六妹妹這般從不與你爭鬧的,你竟也容不下,偏又沒什麼手腕,將來怕是要吃大苦頭。不過說到底,你又何必與她們爭,如你大姐姐一般,你的身份在那兒,將來必然嫁的比她們好,過的比她們舒服,眼前鬧什麼?沒的惹你父親不喜歡,就算裝,你也給我裝出一副姊妹和睦的樣來!」

如蘭似有些被說服,艱難的點點頭。

※※※

※※※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庶庶女地位,我這裡要說的是,古代中國是個很大的國家,教九流,各個等級都有,有像《紅樓夢》裡把庶女(個春)嬌貴教養的公府大家,也有像《滿庭芳》裡面不把庶庶女當人看的人家,這都是很正常的。

古代做官的往往忌諱多些,因為官場上有德行考評,所以很少寵妾滅妻(除非他不想做官了),也很少把庶庶女當豬當狗的,大面上都得過的去。

但是商賈人家則寬泛多了,古代對商人評價之低不是空穴來風,商賈之家出現的規矩混亂和倫理破敗的確是很多的,比如秋李的《雀棲梧枝》裡,那戶大富商戶不是老一死,長就把庶妹送給縣令老爺做妾了麼?也導致了他們家族被人看不起。

當然因為中國歷來是官商不分家,所以和官搭邊的商人家就又好些。

……

還有根據庶自己的能力,有個親提了袁世凱的例,這是很對的,袁世凱當年那事鬧的很大,還上了報紙頭條,但即使是袁大頭權勢滔天,許多老究還是站在宗法這一邊。

不過也有例外,晚清著名的譚延闓,父親是晚清與張之洞齊名的封疆大吏譚鐘麟,譚延闓也是妾室所生,但是實在是優秀出色了,在那個亂世,曾經任兩廣督軍,次出任湖南督軍兼省長兼湘軍總司令,授上將軍銜,陸軍大元帥,譚氏宗族幾乎都靠他護著,還是著名的書法家,一手譚體至今有人臨摹,以至於影響其母在宗族中的地位,他母親去世時曾發生這樣一件事。

譚宅位於譚姓族祠的後進,靈柩出殯必須經過族祠出門。按照族規,妾死後不能從族祠大門出殯。因此,族人力勸譚延闓不要壞了族規,從族祠側門抬出,有的還擋在大門口,譚延闓目見此狀,怒不可遏,一氣之下仰臥棺蓋上,命扛夫起靈。靈柩抬到族祠大門口時,他大喝:「我譚延闓已死,抬我出殯!」族人見狀,頓時面面相覷,鴉雀無聲,只好讓,讓扛夫抬棺從族祠大門出殯。由於母親的遭遇,譚對封建習俗頗不滿,誓不納妾。譚妻生了一女,很早便去世了,臨終前囑咐譚延闓,望他不再婚娶,將幾個女帶好,譚對夫人的遺囑頗能信守。

中國講究的是中庸之道,總是有少數例外的,大家不要較真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