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華蘭出嫁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當晚盛紘要與盛維把酒夜話,王氏陪著盛老聊了會天,晚飯前崔媽媽領著明蘭回來了,丹橘和小桃懷抱著兩大包禮物,後面還有兩個粗使婆合抬著一個箱。

盛老把明蘭拉到身邊,當小囡囡般的搖了半天,笑道:「這回我們明丫兒可是發財了,告訴祖母,大伯伯都送來些什麼呀?」

明蘭剛才壓根沒看清,掰著小手指回憶起來:「有……金,緞,珠,鐲,嗯……釵,簪也有的……嗯,還有,還有……」還有了半天終是背不出來了,盛老聽的兩眼直翻白,伸出手指用力點了點明蘭的小腦門,板著臉訓道:「……還有,還有你這個小呆!」

明蘭紅著小臉,眾人一齊大樂。

說著,老便叫翠屏指揮婆打開包袱和箱籠來看——新出的湖緞各色四匹,蜀錦各色匹,光澤花色都光鮮的,徽州的房四寶兩套,赤金纏絲瑪瑙鐲一對,銀葉絲纏繞翠玉鐲一對,珠釵金簪各兩對,紅豔滾圓的珊瑚珠和各色琉璃米珠各一盒,各色時新花樣戒指五個,剩下林林總總還有些女孩的小玩意。

盛老皺眉道:「這禮有些重了。」

王氏笑道:「大伯說了,這好幾年沒見了,性都補上。」接著又轉頭拉過明蘭道:「你這傻孩,都說你記字快,這麼些東西就記不住了?怪不得老說你是個小呆!」

明蘭不好意思的呵呵傻笑一陣,她比較擅長記數字和案例來著,盛老聽了王氏的話,眼光似嘲諷的閃了閃,什麼也沒說。

接著王氏又對著老笑著說:「咱們明兒是厚道孩,當初住媳婦那兒的時候,給什麼穿什麼,喂什麼吃什麼,從不挑揀四的,更不眼紅姐妹的東西,如兒和她住一塊兒時,吃的玩的擺的到處都是,明兒連碰都沒碰一下呢!怪道老疼你,到底有氣派。」

盛老輕輕看了王氏一眼,不動聲色道:「華丫頭出閣後,要多費些心,得好好教養剩下個,姑娘家不好眼皮淺了,沒的叫人看輕了。」

王氏立時眉飛色舞,誰知盛老又說了句看似完全無關的話:「明丫頭,才兒你走後,又叫小桃把你大伯伯送的那袋金魚拿了去,怎麼,緊著跟姐姐們顯擺去了?」

明蘭瞪圓了眼睛,答道:「才不是顯擺,是我要分給姐姐們的。」

王氏的表情立刻有些難看,盛老不可捉摸的笑了笑:「你姐姐們要了嗎?」

明蘭搖頭,嘟著嘴道:「咱們板一起挨,金魚兒自然也要一塊兒分的,我叫小桃連那桿象牙小秤都一塊兒帶去了,可是大姐姐死活不要,說是大伯伯給我一個兒的,她們以前見大伯伯時都有過的。」

盛老欣慰道:「大丫頭果然是懂事了,這回姪也給她添了不少妝,咱麼得知足。」

王氏這才舒了口氣。

明蘭暗嘆,這幫內宅女人話裡話外都滿是鉤,一個不小心就被繞上了。

過了一會兒盛老傳飯,王氏通常回屋與女兒們一起用飯,便帶著丫鬟婆告辭離去了,一離開壽安堂的院,立刻加快腳步,匆匆往葳蕤軒去了,還沒等丫鬟打開正房的簾,王氏就聽見裡頭傳來華蘭訓斥如蘭的聲音。

「你眼皮怎這麼淺,瞧見明蘭那麼幾個金錁就想分一半,你素日沒見過金不成?!」華蘭的聲音,王氏聽的眼皮一跳。

「大伯伯是昏頭了,我和你才是生的,什麼小婦生的庶出丫頭他也當真,憑什麼給她那麼多金錁?都應該給我們才是!」如蘭還嘴。

王氏聽的青筋暴起,讓彩環彩佩留在門口看著,自己一步衝進內屋,指著如蘭大聲喝道:「死丫頭還不給我住嘴!混說什麼,上回孔嬤嬤正該多打你幾闆才是!」

華蘭如蘭姐妹倆正坐在一對海棠錦繡墩上,見到王氏進來,都趕緊站起福了福,王氏一把扯住如蘭,沉聲道:「以後不許說什麼小婦庶出的,你忘了你父親麼?」

如蘭陡然心頭一緊,對了,盛紘也是庶出的,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但猶自不服氣,道:「當初我與大姐姐的金鎖是大老送來的,根本沒有林姨娘的份,四姐姐那個金鎖還是後大伯伯大伯母補來的;不是母親說的麼?大老最最痛恨小妾姨娘的。……就算大伯伯瞧在父親的面上抬舉明蘭,意思下賞些小玩意也盡夠了,做什麼左一個金鎖右一袋金魚的,沒的慣出那小丫頭的德性來!我瞧她那金鎖比我還精緻些!」

王氏頭痛不已,一下坐在軟榻上,華蘭見狀,過來用力擰了一把如蘭的胳膊,低聲道:「你知道什麼?那大老與我們老最要好,當初大老不待見四妹妹,為的是祖母,今日抬舉六妹妹,也是為的祖母!要怪,你就怪當初你不肯叫老養罷!」

王氏愛惜的看了眼長女,轉頭對如蘭嗆聲道:「你大姐姐說的對!我方才打聽了,原本你大伯伯只給了六丫頭金鎖的,是六丫頭招人喜歡,端茶問安的孝敬得體,你大伯伯這才又拿出了一袋金魚,可你呢?你也不想想,你大伯伯哪回來不是給你們姐妹送這送那的,華兒還好,可你每次瞧見了你大伯伯只在那裡充大小姐派頭,嘴皮也懶,人也不殷勤,一副嬌氣的鬼模樣,是個人瞧見都不喜歡!」

如蘭從來沒被王氏這般數落過,小臉漲紅,怒道:「誰要大伯伯喜歡!不是母親說的嗎,要沒有老,大老早就被大老爺休了,要是沒有父親,大伯伯哪來的偌大家業!大伯伯一家受了我們家這麼大的恩惠,拿他們多少東西都是不過的。我幹嘛要討好大伯伯,他給我東西是應該的!」

只聽唰的一聲,華蘭一下站起身,厲聲呵斥道:「你胡扯什麼?還不快閉嘴,再多說一句我立刻撕了你的嘴!」見姐姐臉色嚴厲眼中冒火,如蘭梗著脖閉上嘴。

華蘭轉身對著王氏,責備道:「母親真是的,明知道妹妹性莽撞,這種話也敢對她說?她要是哪天昏了頭出去胡謅,祖母和父親還不扒了您的皮!倒時候那姓林的就該更得意了!」

王氏頓時頭大如鬥,扶著額頭倚在軟榻上,一臉中風狀。

華蘭坐到如蘭身邊,難得的耐心的教導妹妹:「誠然父親和祖母是幫了大伯伯很多忙,可是如今養在老身邊的是明蘭,父親的女兒更不止你我兩個,再過不久我便要出門了,到那時再不能提點妹妹,如兒以後遇事得自己多想想了。」

如蘭嘴唇動了動,一副強頭倔腦的樣,華蘭努力更耐心些:「你我一母同胞,縱是往日吵過嘴,難不成姐姐會害你?以後你莫要動不動與墨蘭爭吵,那死丫頭慣會惺惺作態,心思又機巧,你不免吃虧。大不了你不與她頑便是,以後若悶了,去找六妹妹罷,我瞧著她倒是不壞,雖說比你小,行事為人可比你妥當多了;這才多少日,老已經把她當心肝肉般的待著,什麼好東西都緊著她,你瞧近日父親多疼她!」

如蘭低著頭,不以為然的撅了撅嘴,嘀咕道:「她們如何與我相比,她們都是庶出的,自得討好賣乖才有一席之地,我可是生的。」

華蘭用力的頓了一頓:「沒錯,我們是生的,可也得拿出嫡女的氣派來,不要臨了反不如庶出的出挑!」

……

五月初,風和日麗,天溫氣暖,宜嫁娶,迎親的隊伍吹吹打打一而來,盛府內也到處扎花點紅,裝點的一派喜氣洋洋,明蘭一大清早就被崔媽媽拉起來打扮,頭上挽著兩個圓圓的蝴蝶鬏,綰著一對紅珊瑚珠鑲的金絲纏枝發環,上身穿大紅色鏤金絲鈕折枝玉蘭錦緞交領長身襖,從膝蓋起露出一截月白雲紋綾緞縐裙,往鏡裡一照,再鼓著小胖臉頰一笑,嘴角一顆小小的梨渦,活脫脫一個喜慶的年畫娃娃。

去葳蕤軒時,明蘭見墨蘭和如蘭也是一般彤紅喜氣的穿著打扮,胸前都用細細的金鏈掛著盛維送的瓔珞盤絲金鎖,然後她們按次序跟華蘭道別。

墨蘭:「祝大姐姐鴛鴦福祿,絲蘿春秋,花好月圓,並蒂榮華。」

如蘭:「大姐姐喜結良緣,望大姐姐和姐夫琴瑟和鳴,白頭偕老,孫興旺,枝繁葉茂。」

明蘭:「……京城天氣乾,大姐姐平時多喝水,對皮膚好。」實在想不出來了,她們就不能給她留幾句成語說說嗎?

華蘭看看明蘭,眨眨眼睛,好容易醞釀出來的一些淚意又沒了。

王氏又交待了幾句之後,旁邊走出個明蘭沒見過的嬤嬤,身穿一件暗紫色團花比甲,華蘭不甚明白的去看母親,王氏眼神有些躲閃,支支吾吾道:「請這位嬤嬤給我們姐兒說說夫妻之禮吧。」

說完便帶著一眾人等離開葳蕤軒,明蘭立刻明白了,心裡輕輕切了一聲,不就是x教育嗎?想當年姚依依的一個表哥被單位發配去非洲開拓業務時,走的匆忙忘記帶精神食糧了——足足10個g的x片,讓小表妹給寄過去,本著雁過拔毛的習慣和一絲不苟的法律從業人員精神,姚依依很認真的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正應了那句話——熟讀唐詩首,不會作詩也會淫;沒準她講的比那嬤嬤還深刻明白呢,不過看墨蘭如蘭都是一臉無知的樣,明蘭不好顯得有智慧,只得裝傻。

此時外頭已然來了不少夫人,王氏便要去待客,順便把個女孩一起帶去見見人,她們個被媽媽領著在女客面前轉了一圈,大紅襖映著雪白嬌嫩的小臉,如同花朵般鮮豔,引得眾人俱是嘖嘖讚嘆,這個伸手摸一把,那個扯著細細看問。

盛紘到登州上任不過一年,盛府與當地的官宦縉紳相交尚淺,眾女客依稀知道這個姑娘中只有一個是嫡出的,但是偏她們個都是一般打扮,王氏又不好在這繁忙當口當眾指明了說,於是一乾夫人只好各憑興趣手感了;喜歡清秀雅的都去看墨蘭,喜歡端莊驕矜便去扯如蘭,眾人見明蘭最小又生的玉雪可愛,行止規矩大方,偏身幼小圓矮,手短腳短,行動嬌憨稚氣,很是讓人喜歡,反倒摸的人最多。

明蘭的小臉也不知被這群賣火柴的老女孩摸了幾把,不但不能喊非禮,還得裝出一副被摸很榮幸的樣;不過當小孩也不全是壞處,明蘭幾個至少比新娘早一步看見了傳說中的大姐夫袁紹。

新郎官今年二十歲,屬於晚婚族,生的體健貌端,面白有須,但估計昨天連夜刮掉了,所以只在頰上顯出一片淺青色,一身大紅喜服顯得鶴勢螳形,目光明亮,舉止穩重,和十多歲卻斯白淨的岳父大人盛紘站在一起,更像同輩人。

王氏拉著袁紹的手上下打量了大約半柱香,直看的女婿臉皮發麻才放開手,然後又說了半柱香時間的‘多擔待’之類的囑託。

禮過後袁紹帶著新娘上了船,由伯父盛維和長弟盛長柏送親,王氏在盛府大門口哭濕了條帕,盛紘也有些眼酸。

當天盛府內開了十幾桌筵席,又在登州有名的鴻賓樓裡開了幾十桌加席,足足熱鬧到半夜賓客們才離去,古代夜生活沒有小孩參與的份,明蘭早被媽媽帶回壽安堂,小胖手掩著小嘴不住打呵欠,丹橘和崔媽媽把她安置妥當後,盛老和小孫女一同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聽小明蘭說著婚禮外頭的情況,聽著聽著,盛老忽的道:「明兒,給祖母背首說婚嫁的詩吧。」

明蘭最近正在《詩經》,想了想,挑了首最簡單的,便朗聲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於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於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於歸,宜其家人。」

「明兒背的真好。」黑暗中,盛老似乎輕輕嘆了口氣,聲音有一抹傷悲的意味,似乎自言自語道:「明兒可知,祖母年少時,最喜歡的卻是那首《柏舟》,真是朝也背,晚也背,可現在想來,還不如《桃夭》的實在,女人這一輩若真能如桃樹般,明艷的開著桃花,順當的結出纍纍桃果,才是真的福氣。」

明蘭困了,根本沒聽清祖母再說什麼,依稀像是在說種桃,於是迷迷糊糊的回答道:「……桃樹好好的,要是結不出桃,定是那土地不好,換個地方種種就是了,重新培土施肥澆水,總能成的,除非桃樹死了,不然還得接著種呀……」

盛老初初聽了,不禁愕然,想想又有些莞爾,再去看小孫女時,發現小胖妞已經沉沉的睡去了,小臉白嫩嫣紅,嘟著小嘴,還輕輕的打著呼,老慈愛的看著小孫女的睡臉,一下一下輕輕拍著她。

……

當夜,王氏喝了一碗安神湯,滿懷著對女兒的擔心,昏昏沉沉的歇下了,而喝的醉醺醺的盛紘,則被林姨娘早疏通好的人手扶去了林棲閣,那裡她早備好了解酒酸湯和熱水毛巾,歇下後兩人一陣**,林姨娘見盛紘心情很不錯,根據她的經驗,這會兒的盛紘特別好說話,於是準備好的說辭就要上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