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願意的,不願意的,願意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彩環,快去催催大小姐,別磨嘰了,老爺已經等著了。」王氏站在一整面黃銅磨的穿衣鏡前,一邊轉身,讓兩個小丫鬟上下拾掇,身上穿著一件絳紅色金銀刻絲對襟直襖,頭上斜斜綰了一支金累絲花卉的蜜蠟步瑤。

「母親莫催,我來了。」隨著笑聲,華蘭掀開簾,鬢邊插了一枚和母親同色紅寶石鑲的喜鵲登梅簪,身上一件玫瑰金鑲玫紅厚綢的灰鼠襖映著少女的臉龐紅潤明媚,「母親,剛才我瞧見明丫頭身邊的媽媽急匆匆的往房裡去,莫非您要把明丫頭也帶上?還是免了吧,她身不好,吃過晚飯就歇下了,這會兒沒準都瞌睡著了。」

「歇什麼歇,今兒她非去不可。」王氏冷聲道。

華蘭看著王氏,低頭沉吟,輕聲屏退那兩個小丫鬟,然後上前一步到王氏身邊,試探著問:「母親莫非是為了老要養女孩兒的事?」

果然,王氏冷哼一聲:「你老好算計,打量著我不知道他打什麼主意!剛剛壓製了那狐狸精沒兩天,這會兒又想著怎麼抬舉她了!我原先不說話,是想著老這麼多年都不待見她,想也不會要她的女兒,誰知……哼!真是龍生龍鳳生鳳!你那好四妹妹,這幾天日日服侍在老身邊,端茶遞水,低聲下氣,可著心兒的陪小意,哄人開心,如今壽安堂那裡裡外外都把她誇上了天,說她仁孝明理,是老跟前第一孝順的孫女。我估摸著,今晚你父親又要催老下決心了。」

華蘭神色一重:「所以母親打算把明蘭推出去,讓老養她?」

「便宜誰也不便宜那狐狸精!」王氏啐道。

華蘭想了想,高聲道:「彩佩,進來!」

一個身著寶藍色雲紋刻絲比甲的小丫頭進來,躬身行禮:「姑娘什麼吩咐?」

「去,告訴劉媽媽,給如蘭姑娘也收拾一下,待會兒我們一塊兒去老那兒探病。」華蘭說道,王氏面色緊了緊,彩佩應聲出去。

王氏忙責道:「讓如蘭去幹什麼?」

「母親知道我要幹什麼?」華蘭靜靜的。

王氏看著女兒一會兒,輕輕嘆了口氣:「我自是知道明蘭是不頂用的,可,可我如何捨得如蘭去,她的性早被我嬌養壞了,還不曾好好教導,怎麼能去老跟前吃苦。」

華蘭暗自咬了咬嘴唇,湊到王氏耳邊輕輕說:「難道你想看那女人得逞。」

王氏咬牙,華蘭看母親心動了,說:「母親就算把明蘭推到前面,只消父親一句話便會被擋回來,‘讓老養女孩兒不過是聊解寂寞,送個病秧過去沒的累壞了老’,那時如何說?只有如蘭去方行。一則,把親生女兒送給老養,在父親面前可得個好,博個賢孝之名,二則如蘭性驕縱,在老跟前也可收收性,則,倘若老養的是墨蘭,沒準幾年後又和林姨娘親上了,要是養著如蘭,如何與不親;這可一舉得。」

王氏面色一動,似乎猶豫,華蘭又說一句:「壽安堂就在府裡,要是想如蘭了,盡可時時去瞧,要是不放心,但指些可信得力的媽媽丫鬟就是了,難不成如蘭還會吃苦?」

王氏在心裡踱了幾遍,狠了狠心,出門時,就把如蘭和明蘭一起帶上,盛紘正在外屋等著,看見出來大大小小好幾個的,有些驚愕,王氏笑道:「今兒個聽大夫說,老大好了,趁這個機會,把幾個小的也帶上,也好在老跟前盡盡孝心,棟哥兒小,就算了。」

盛紘點點頭。

一行人離了正房,前後擁著丫鬟婆,當中兩個媽媽背著如蘭和明蘭,步行來到壽安堂,看見房媽媽正等在門口,盛紘和王氏立刻上去寒暄了幾句,隨即被引入房裡。

屋裡正中立著一個金剛手佛陀黃銅暖爐,爐內散著雲霧,地龍燒的十分溫暖,臨窗有炕,炕上鋪著石青色厚絨毯,盛老正歪在炕上,身後墊了一個吉祥如意雙花團迎枕,身邊散著一條薑黃色富貴團花大條褥,炕上還設著一個黑漆螺鈿束腰小條几,几上放著杯碗碟勺,另一些點心湯藥。

盛紘和王氏進門就給盛老行禮,然後是幾個小的,盛老受完禮,讓丫鬟端來兩張舖有厚棉墊的直背交椅,還有若干個暖和的棉墩,大家按次序坐下,盛紘笑道:「今日瞧著老大好了,精神頭也足了,所以帶著幾個小的來看看老,就怕擾著您歇息。」

「哪那麼嬌貴了,不過是受了些涼,這些日吃的藥比我前幾十年都多!」盛老額頭戴著金銀雙喜紋深色抹額,面色還有些白,說話聲也弱,不過看著心情不錯。

「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老一向身體硬朗,都是這次搬家累著的,性趁這次機會好好休養休養,多吃幾貼強身健體的滋補藥才是。」王氏笑道。

「我倒無妨,就是連累你們兩口忙上忙下的,這幾日也沒睡一天好覺,瞧著你們也瘦了一圈,這是我的罪過了。」盛老淡淡的說。

王氏忙站起來:「母親說這話真是折殺兒媳了,服侍老人伺候湯藥本是為人媳婦的本分,談何最後,兒媳惶恐。」盛紘見王氏如此恭敬,十分欣慰。

盛老微笑著擺擺手,眼睛轉向窗櫺:「這兩天委實覺得好了,今天還開了會兒窗,看了看外頭的白雪。」

華蘭笑道:「老院裡也素淨了些,要是種上些紅梅,白雪映紅梅,豈非美哉!小時候老還教我畫過紅梅來著,我現在屋裡的擺設都是照老當初教的放的呢。」

盛老眼中帶了幾抹暖色:「人老了,懶得動彈;你們年輕姑娘家正是要打扮侍弄的時候呢,如何與我老婆比。」

正說笑著,門簾一翻,進來一個端著盤的丫鬟,身邊跟了一個小小的身影,王氏一眼看去,竟是墨蘭,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了一半。

只見墨蘭巧笑嫣然的上前來,從丫鬟盤裡端下一個合雲紋的白底淺口的蓮花瓷碗,笑著說:「老祖母,這是剛燉好的糯米金絲棗羹,又暖甜又軟乎,且不積食,您睡前潤潤肺最好。」說著端到盛老身邊,房媽媽接手過來。

看見她這般作為,王氏覺得自己的牙根開始癢了,盛紘卻覺得眼眶有些發熱,華蘭不屑的撇了撇頭,如蘭和明蘭一副瞌睡狀。

盛老吃了口燉酥的蜜棗,微笑著說:「瞧這孩,我說她不用來,她非要來,天兒怪冷的,就怕凍壞了她,可憐她一片孝心了。」

房媽媽正一勺一勺的把蜜棗送上去,一邊也笑著說:「不是我誇口,四姑娘真是貼心孝順,老一咳嗽她就捶背,老一皺眉她就遞茶碗,我服侍老也是小半輩了,竟也沒這般細心妥帖呢。」

盛紘欣慰道:「能在老跟前服侍是墨兒的福分,終歸是自己的孫女兒,累著點算什麼,墨兒,要好好伺候的老。」

墨蘭俏聲答是,笑的親切可人,王氏也笑道:「說的也是,到底是林姨娘在老身邊多年,墨兒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老的嗜好習性,自然能好好服侍老。」

此言一出,幾個人都是一怔,屋內氣氛有些發冷,墨蘭低下頭不語,眼眶有些發紅。

盛紘不去理王氏,把身體朝前側了側,徑直了說:「之前和老也說了,您年紀大了,膝下淒涼,不如養個孩在跟前,不知老意下如何?」

盛老搖頭道:「我一個人清淨慣了,沒的悶壞了孩,不用了。」

「母親這樣說,兒更加不能放心,」盛紘接著說,「這次母親病了一場,登州幾個有名望的大夫都說,您這病一大半是心緒鬱結所致,您常年獨居,平日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肝脾郁堵,愁緒不展,過寂寞了對老年人不好,不能總關著院門;所以保和堂的白老爺才說,讓您養個乖順的孩承歡膝下,一來可以排遣寂寞,二來也不會累著您老人家;何況您飽讀詩書,能夠得到您的提點,是孩的造化。」

盛老見不能推脫,便嘆了口氣,看了這滿屋的人一遍,似有些無奈:「你覺著哪個孩來我這兒好?」

盛紘大喜:「這自然由老自己挑,找個乖巧妥帖的,合您心意的,也好讓您日過有滋味些。」

王氏微笑著,接上:「是呀,家裡這許多女孩兒,總有一個您可心的,華兒能有今天的見識,多虧了在老身邊待,現下裏如兒頑劣,明兒無知,要是老能點撥點撥,那可真是她們的造化了。」

盛老看了看表情各異的夫妻倆,抻了抻身,略微在炕上坐直了些:「還是問問孩吧。」說著,先看向墨蘭,問:「墨姐兒,我問你,你願意跟著我住在這裡嗎?」

墨蘭紅著臉,細軟著聲音回答:「自是千般願意的。且不說老是老祖宗,孫女理應盡孝,再者,老見多識廣又慈心仁厚,對墨兒有莫大的恩惠,墨兒願意在老跟前受些教誨。如今,除了大姐姐,我算是姐妹裡最大的,沒的我不出力,反讓妹妹們受累的。」

王氏笑道:「墨姐兒真長進了,一忽兒功夫想出這許多由頭。」

盛老點點頭,又轉過頭去看如蘭:「如丫頭,你來說,你願意跟著祖母住在這裡嗎?」

如蘭小姑娘正在打瞌睡,猛不丁的被點到了名,慌慌張張的站起來,四下看了看,一臉茫然,王氏頭上冒冷汗,後悔剛才出門時沒有好好教女兒說辭,真沒想到老會當眾發問,這下只能看女兒自由發揮了。

盛老看如蘭一臉懵懂,笑著又問了一遍,如蘭一邊轉頭去看王氏,一邊期期艾艾的:「……為什麼要住過來?……也住過來嗎?我的屋……能全搬過來嗎?」

盛紘雖然內定了人選,但還是看不得如蘭這樣,呵斥道:「老祖宗要你過來是抬舉你,怎麼這般沒體統?!」

如蘭被父親罵了,當下眼眶裡轉了幾轉淚珠,小臉漲的通紅,眼看就要哭出來;王氏心疼,卻不敢當著面去哄,華蘭輕輕過去,把妹妹領回來,掏出手絹給她擦臉。

盛老笑著擺擺手,又轉頭去看最後一個:「明兒,你出來,對,站出來,別怕老祖母問你,你願不願意住到這裡來,和老祖母一起住呢?」

冒牌的明蘭小同,其實剛才也在打瞌睡,但是這會兒已經全醒了,和如蘭的狼狽不一樣,她是具有長期的瞌睡經驗的,讀法律的人都知道,政法不分家,政治課那漫長的戰線上,處處留下了她戰鬥的口水印;修煉到第二期,神功初成,她可以做到即使在瞌睡中被隨時叫起來,也能清楚的回答問題。

所謂技多不壓身,沒想到上輩大瞌睡的功夫這輩也能用上,被叫到名字後,明蘭很淡定的挪到前面,答道:「願意。」

就好像人家問她是要豬後腿肉還是豬前腿肉呀?她很鎮定的回答,要豬頭肉。

盛老似是沒料到,頓了頓,看向眾人,盛紘夫婦和幾位小姐的表情都一樣,顯然六姑娘呆傻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人劉德華從偶像派轉型為實力派還出了幾張通告呢,這六姑娘怎的也不事先拍個預告片?

老沉默了一會兒,清了清嗓:「明兒倒是說說,為什麼願意到我這兒來?」

王氏有些緊張,老和這個傻丫頭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明蘭如何解釋,總不能說她們祖孫倆心有靈犀,所以情比金堅吧。

明蘭她很不願意裝出一副天真的樣,那樣假,可是人類最大的優點就是向現實妥協,哪怕她是火星人,這會兒也得入鄉隨俗。

於是,明蘭忍著心底自鄙的呼號,糯聲糯氣的磕磕巴巴著:「父親說,老生病是因為沒人陪著,有人陪著,老就不會生病了,生病很難受,要吃苦藥的,老別生病了。」

這個回答非常完美,兼具了藝術性和實用性,屋裡一片安靜,盛老有些窩心,盛紘再次欣慰了,王氏舒了口氣,華蘭暗暗希冀,墨蘭驚覺姐妹裡還臥虎藏龍,如蘭又開始瞌睡了,而明蘭被自己酸倒了牙。

她衷心崇拜那些四十大媽還堅持要演十八姑娘的實力派女演員們,她們的精神和牙齦一定都異於常人的堅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