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老婆與小老婆不得不說的故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泉州地處閩南,民豐物饒,盛紘在這裡任同知數年,協理分掌地方鹽、糧、河工、水利以及清理軍籍、撫綏民夷等事務,多有政績,這幾年知府換了任,他卻在原任上升了級,盛紘頗會做人,與當地士紳官吏多有交好,聞得盛大人要升遷,這幾日便人人爭著給他設宴踐行,盛紘不便推脫,連日應酬,把家中收拾行裝舉家遷移之事託付於王氏。

幾日來府中僕婦管事如過江鯽魚般穿梭於王氏所居的東院之中,王氏一掃幾年來的鬱氣,忙的個不亦樂乎,這天午後王氏堪堪將事情料理個大概,叫幾個貼身丫頭點算剩下的名目,便與劉昆家的進了內廂房說話。

內里靠牆置放著一張四方大臥榻,鋪著細織蓉覃,堆著錦緞薄綢,上面並排沉沉睡著兩個五歲上下的女孩,兩個大丫鬟守在榻邊的小杌上,給兩個女孩輕輕打著扇,見王氏進來,她們連忙起身行禮。王氏揮揮手,做意不要出聲吵了兩個女孩午睡,逕直走到榻邊去看,只見一個女孩圓胖富態,睡的嬌憨可人,王氏不禁眉頭一鬆,眼中頗有笑意,再看另一個女孩,生的倒是眉目秀美,就是面孔蒼白,顯是氣血不足,整個人瞧著便是羸弱不堪,在睡夢中也皺著小小的眉頭,王氏輕輕嘆了口氣,給兩個女孩掖了掖身上錦煙薄毯,然後走到一張藤椅上歪著。

劉昆家的叫兩個丫鬟出去看著門,自己也走到王氏跟前,尋了一把小圓凳坐下,卻被王氏拉住,請她也坐到旁邊的藤椅上,劉昆家的辭了辭,便坐下了。

「這幾日受累了,裡裡外外的忙,眼瞧著東西都是收羅的差不多了,今早登州那邊傳信來,說是那邊的府衙內宅也都收拾出來了,只等著老爺過去便可住了。要說呀,這維大老爺與我家老爺雖是堂兄弟,竟比尋常親兄弟還要好呢,也不知花了維大老爺多少銀,這情面可大發了。」劉昆家的熱絡的說起來。

「維老爺的爹與我那過世的公公是同胞兄弟,老爺與維老爺年齡相仿,當初是一同依附在令國公的家裡讀書的,後出了家又一同拜在楊閣老門下,哦,那會兒楊閣老還在翰林院當侍讀;伯老爺那時正寵著一個姨娘,全然不管維老爺母過的淒涼。我家老頗為看顧那位老嫂和姪,又因我們老爺原是庶出,沒被老養之前也頗過的不易,這不和維老爺同病相憐,兄弟倆湊到一塊兒最是親厚不過。維老爺雖未出仕,卻理家得當,家財厚,錢財於他並不放在眼裡,老爺與我娘家哥哥都做著官,將來也能照拂他的孫,費他幾個錢也沒什麼要緊的。」王氏頗有得色。

「心裡這麼想,當著老爺的面可千萬別這麼說,定要多多感謝維老爺的厚意才是,也別老是提娘家怎樣怎樣了,可別忘了當初林姨娘是怎麼煽風點火的。」劉昆家的見王氏老毛病又犯了,連忙提醒。

王氏不悅:「那個讒言可惡的狐媚!」

劉昆家的不好接話,便岔開話題,笑著說:「六姑娘在這裡可好?聽著那日老爺親自抱著她一從蓮花池畔走過來,我就知道六姑娘定是要跟了的。」

王氏看了一眼臥榻上的女孩,道:「這丫頭沒了親娘,遲早是要歸到我頭上,這我也知道,卻怎麼也嚥不下這口氣,當初姓林的賤婢生了兒女,老爺怎麼不想著我是嫡母,怎麼不把孩歸到我這裡來養,說什麼骨肉親情難捨,便讓林姨娘自己養了。現如今衛姨娘一死,他倒記起我是嫡母了,我本想吊他一吊,拖個幾天再說,誰知那天剛下了明旨,老爺就氣勢洶洶的抱著這丫頭到我屋裡來,二話不說把孩放下,我被唬了一唬,便沒敢多說,收下了這個孩。」

劉昆家的念了句佛,笑著說:「慈悲為懷,這才是正理,不論老爺有幾個姨娘,總是嫡母,這名分是越不過去的,之前是林姨娘狐媚蒙蔽老爺,這才渾了規矩,只管好好理家教就是,我瞧著這回老爺是要整治林姨娘了,這頭可得穩住,做出一番正房的大家氣派來,千萬別亂了陣腳。」

「整治什麼?不過雷聲大雨點小,那賤婢是他的心肝寶貝,他怎捨得?」

「可千萬別這麼說,我瞧著這回不對勁。」劉昆家的搖頭,把身往前湊了湊,「可還記得衛姨娘跟前的蝶兒?」

王氏點頭:「那丫頭倒是烈性,竟敢當面質問林姨娘,她這樣為主出頭,也不枉衛姨娘與她姐妹一場;後來也不知怎麼樣了。」

劉昆家的低聲說:「我男人從外頭打聽來,說林姨娘前腳將蝶兒攆到莊裡,後腳老爺身邊的來福便將人帶走了,然後放到西院,老爺空了後細細的盤問了蝶兒足半個時辰,之後蝶兒就由老做主,不知送到哪裡去了。」

王氏大感興味,問:「此話當真?既如此,怎地老爺全無動靜。」

劉昆家的起身取過一把扇,站到王氏身邊為她輕輕的搖著,說:「怕只怕那林姨娘寸不爛之舌,硬是又把老爺給哄心軟了,不過就算只打賣幾個下人,殺殺林姨娘的威風也是好的,正好乘機作為一番。」

王氏不語,心中暗自籌算,劉昆家的看見王氏神情,躊躇著開口:「只是有些話,奴婢不知當說不當說,說了怕怪我沒規矩,不說又愧對老夫人的囑託,心中不安。」

王氏忙握住劉昆家的手,柔聲道:「你說的什麼話?我與你吃同一個人的奶水一起長大,本就親如姐妹,你早我幾年嫁了人,本當把你整家做陪房帶了來,可你婆家是母親得力管事的,這才分開了幾年,你有什麼話儘可說來。」

劉昆家的笑著又坐到王氏跟前:「瞧說的,老夫人最是心疼,當初出嫁時,多少得力的人都陪送了過來,只是我家公公是老夫人用慣了的老人,這才留在王府養老,那年老夫人一聽說林姨娘生了個哥兒,就急的整晚睡不著,連夜把我找了去,細細的吩咐囑託了半天,然後把我們兩口帶幾個小的都送了過來。為的是什麼心裡不清楚?不就是怕在婆家受欺負,怕柏哥兒受冷待麼?真是可憐天下慈母心。」

王氏嘆氣:「都是我不孝,這般歲數了還要母親操心。多虧你來,日日勸著我,我這才收拾了倔脾氣,與老爺和了好,你又教我給老爺納妾,挫挫林姨娘的氣焰,說起來那衛姨娘也是你找來的,你看人的眼光不錯,貌美卻又翻不出么蛾來,她進門幾年林姨娘可消停多了,這次更是多虧了你,那賤婢才著了錯處。」

「這都是的福氣,與奴婢什麼相干,只是衛姨娘這一死,不過八字才一撇,且還差著一捺呢;老爺怎麼處置林姨娘且不得知,興許被哄過去了沒未有可知,咱們可不能鬆了這口氣。」劉昆家的說。

「哼!老爺要是不處置那賤婢,還像往常那樣寵著護著,那我也不要臉面了,性把事情捅了出去,叫御史言官參老爺個寵妾滅妻且枉顧人命,看他還如何做官!」王氏拍著案幾到,冷哼著。

「哎喲,我的喲,老夫人就怕您這個犟脾氣,這才整夜睡不著!千萬別說這種氣話,這是傷人一千自損八喲!」劉昆家的忙擺手,急急的勸道,「你這麼一來,與老爺夫妻還做不做,柏哥兒前程還要不要,將來日怎麼過?」

王氏立刻洩氣了,咬牙道:「那你說怎麼辦?沒出嫁時母親只一味教我怎麼管家理事,卻不曾說過如何管治姨娘,偏這林姨娘又不是尋常偏房,打不得賣不得,還是從老那裡出來的,真憋屈死我了。」

「且喝杯茶消消氣,聽我慢慢說來。」劉昆家的倒來一杯溫溫的茶水,遞到王氏手裡,「老爺固然是行事不當,但老夫人說也有不是之處。」

「我有什麼錯處?難不成給老爺包戲買粉頭才算是?」王氏猶自忿忿。

劉昆家的笑道:「瞧又說氣話。那日舅老爺府裡,老夫人細細問過身邊的幾個大丫頭,便對我說您有錯,要奴婢回頭與說,奴婢斗膽,今天便當了這個耳報神。想當初剛出嫁時,二話不說就把老爺的兩個通房丫頭給遣了,老爺和老可是半句話都沒有,那幾年一人獨大,別說老待是客客氣氣的,老爺與也是相敬如賓。這第一錯,就是日過的順心了,不免自大忘形,你內事要管外事也想管,老爺的銀人事你統統都要做主,素日行事言語說一不二,開口閉口就是王家如何老爺和舅老爺如何的,這叫老爺心裡如何舒坦?男人誰不喜歡女人做小伏低,誰不想要個溫柔可心的婆姨,老爺又不是個沒用窩囊的男人,外頭誰不說咱們老爺大有前途,你一次兩次的給老爺臉看,時不時的下老爺面,老爺如何與你貼心,如何不起外心?」

王氏頹然靠在椅背上,想起新婚時的旖旎風光,不由得一陣心酸,當初閨中姐妹誰不羨慕她嫁的好,夫家雖不是位高權重,卻也財帛富足,家世清貴,她一不用給婆婆站規矩,二無妾室來煩心,夫婿人俊偉,才識出眾,仕途順當,將來做個誥命夫人也不是不能想的。

不知何時起,老爺與她越來越淡漠,貼心話也不與她說了,而她也只顧著抓尖要強,想要裡外一把拿,把盛府牢牢捏在手心裡,正值興頭時,冷不防斜里殺出個林姨娘來,接下來她便一步錯步步錯,直讓林姨娘一天天坐大。

劉昆家的冷眼看王氏神情,已知有眉目,就接著說:「老夫人說,自古女人出嫁都是依附夫婿的,不緊著攏住老爺的心,卻只想著一些銀錢人事,這是本末倒置了。」

過了半響,王氏點點頭,緩緩喝了一口茶。

劉昆家的放心了,拿起一旁的扇又慢慢搖了起來:「本是心直之人,哪知道那些個狐狸精的鬼蜮伎倆,讓林姨娘和老爺暗中有了私情卻懵然不知,要是早發覺了,乘著事情沒鬧大,偷偷稟了老,將林姨娘立時嫁出去,老爺是發作不得,偏偏等到事情鬧的不可開交之時,就是再鬧也不頂事了,這是這第二錯。」

王氏苦笑,這事她當初何嘗不懊悔,只怪自己疏忽大意,從來不去管婆婆那頭的事情。

劉昆家的繼續說:「最後,也是最要緊的,老婦人說,你自己也是規矩不嚴禮數不周,因此在老爺那裡也說不得嘴。」

王氏不服,立時就要辯駁,被劉崑家輕輕按住肩頭,安撫道:「別急,聽我慢慢傳來。老夫人說,您當兒媳婦的,不在婆婆面前立規矩不說,不說晨昏定省,每月居然只去個兩次,每次去也是冷著臉,說不上幾句話。婆婆的吃穿用住全都自理,你概不操心張羅,這說出去便是大大的不孝;您在老爺那裡便是有一個理,只此一條您就沒嘴了不是。不論老如何冷情,不喜別人打擾,您總是要把禮數孝道給盡全了的。」

王氏不言語了,這句話正中要害,其實這泉州地界裡也有不少人暗暗議論過她們的婆媳關係,幾個要好的也與她說過此事,勸她得多多孝敬婆婆,免得被人指摘,她當時並不放在心上,老免了她每日請安,她樂的從命。

劉昆家的看王氏眼色閃爍不定,知她心中所想,便悠悠的說:「孝順婆婆總是有好的,第一便是的名聲,當初維大老爺的爹也是鬧的寵妾滅妻,可是維老將婆婆服侍得全金陵都知道她的孝心,維老爺便也奈何不得了。」

王氏覺得大有道理,便不做聲了,劉昆家的再說:「這其次,老爺有些事情做的不合禮數,您說不得他,可是老卻盡可說得,當日老爺要給林姨娘抬舉莊店鋪,您一開口,人家未免說您嫉妒,容不下人,可要是當初老肯說兩句,今日也不至於如此了。」

王氏一拍藤椅的扶手,輕呼道:「正是如此,當時我也真是暈了頭,只知道和老爺老置氣吵鬧,卻沒掐住七寸,只是鬧了個無用,平白便宜了那個賤婢從中取利,虧得你今天點醒了我,我才知道這般原由。過去種種,果真是我的不是。」

劉昆家的連忙添上最後一把火:「今日想通了就好,前頭的事咱們一概不論,往後可得好好謀劃謀劃,不可再稀里糊塗叫人算計了去才是。」

王氏長長舒了一口氣,握住劉昆家的手,哽咽道:「我素日裡只知道耍威風逞能耐,這幾年不意竟到如此地步,往後的日你還得多多幫襯著才是。」

劉昆家的連忙側身說不敢當,這主僕二人正你客氣來我感激去,躺在四方榻上的其中一個小女孩微微動了動,姚依依同鬆了鬆躺的發麻的腿,眼睛睜開一條縫看了看旁邊睡的像隻豬的小女孩,盛如蘭小姑娘,她正微微的打著小呼嚕,看來這個是真睡著了。

姚依依向泥石流發誓,她絕不是有意偷聽的,她早就醒了,只是懶得動彈也不想說話,於是閉著眼睛繼續躺著,誰知這兩位歐巴桑居然把這裡當聊天室了,從搬家養女兒一談到愛恨情仇,越說越興奮,越說越投入劇情,姚依依反而不好意思醒過來了。

只聽見那劉昆家的還在說:「……咱們老爺又不是個糊塗蟲,他在官場上順順當當,心裡明白著呢?切不可和他耍心眼,反倒要壞事了,您是個直腸的人,如何與林姨娘比那些彎彎繞的狐媚伎倆,您當前要緊的呀,就是賢惠和順,對上您要好好孝敬老,我瞧著老爺對老是敬重的,您就算不能晨昏定省,也得隔岔兩的去給老問安,噓寒問暖的,就是擺樣也得擺的像模像樣,這對下您要好好撫育六姑娘,老爺對衛姨娘多有歉疚,您對六姑娘越好,就越能讓他想起衛姨娘是怎麼死的,還顯得您賢惠慈愛,日長了,老爺的心也就攏回來了。」

姚依依覺得這劉昆家的說話忒有藝術性,她要勸的話歸納起來無非是:呀,你拿鏡照照自己,咱要腳踏實地實事求是,您和林姨娘去比女性魅力和嗯嗯啊啊,那是基本沒戲滴,不過別擔心,當不了劉德華,咱可以當歐陽震華,你就好好伺候婆婆帶帶孩,咱打親情牌德牌,走走老媽線,那還是很有贏面滴。

那劉昆家的還沒說完:「……六姑娘這幾天不怎麼吃飯也不說話,得多上心了,這六姑娘是個丫頭片,又分不著家產,回頭置辦一份嫁妝送出去就是了,也礙不著什麼事,還能給五姑娘做個伴不是?」

姚依依閉緊眼睛,她更加不願意醒過來了,想她一個有為青年淪落到這種地步,簡直情何以堪呀,況且這層皮和自己似乎不是很和諧,讓她一直病歪歪的,甚至不怎麼覺得餓,拒絕接受現實的姚依依目前依然消怠工中。

※※※

※※※

作者有話要說】

無論明清,妾都有貴妾和賤妾的區別。貴妾通常有妻嫁過來時帶來的隨嫁姪娣(這種最貴,不過明清基本不流行了),正常納進門的自由籍女(第二貴),還有已經生育嗣的小妾(第貴)等等,有時也包括長輩或上司贈與的女(這種相對不那麼貴),這種妾一般不能隨意買賣或打罵,頂多不要了可以驅逐出去,一般不用寫休書,但是有時會寫一份絕離書之類的東西。但是有身契的丫頭或是青樓女或是買來的妾室,就是賤妾了,可以買賣打罵甚至更嚴重的處罰。

一個丫鬟首先要開了臉,才算是通房,可以被稱為‘姑娘’的,被抬了姨娘,才算是妾,所以,襲人小姐就算和寶玉ooxx了,在沒有任何正式手續前,也什麼都不算的,所以晴雯才嘲笑她「連個姑娘還沒掙上呢,倒口口聲聲‘我們’起來了」,但是就算襲人抬了姨娘,在沒生孩之前也頂多算是賤妾,趙姨娘看著很悲催,其實卻是貴妾,至於偶最喜歡的平兒姐姐,直到高鶚續寫前都還只是通房,嗚嗚嗚。

(大約如此,請勿深究,如要深究,務請淡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