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算得上因公殉職的半個烈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居然投到這種胎,黃泉機構也該反腐倡廉了

盛府東側蓮花池旁,此時天日將晚,屋內悶熱,院裡倒涼風習習,幾個小丫鬟正在院裡嗑瓜閒聊天,也沒留半個人在房裡伺候,姚依依一個人躺在裏屋的櫸木造的架床上,半死不活的發呆。

姚依依把肉糰一樣的小身體埋在靠枕堆裡,短小的四肢張成大字型,神情呆滯,萎靡不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姚依依一直處於這種遊魂狀態,她轉著小腦袋,四下打量屋,這是一個類似於電視中看見過的古代房間,房間當中放著一個如意圓桌,姚依依看不出那是什麼木料,不過光澤很好,亮堂堂的顯然是好貨,牆邊靠著一個雕花的木質頂櫃,上面的花紋依稀是八仙過海的樣,還有幾個矮几和圓墩方凳甚麼的。

姚依依覺得有些口乾,光著腳丫下了床,南方人習慣用木板鋪地,所以光腳丫踩在地板上也不覺得冷,來到如意圓桌前,看見桌下面放著一個小杌和一個略高於小杌的圓凳,姚依依覺得很好笑,她踩上小杌,再爬上圓凳,穩穩當當的夠著桌,拖過一個沉甸甸的茶壺,對著壺嘴就咕嘟咕嘟的喝起來。

喝完後,順著剛才的順序又爬回床上,忽覺得齒頰留香,姚依依腦鈍鈍的想到,哦,今天不是白開水了,變成茶水了,似乎還是好茶。

前些日她也是睡到口乾,自己爬著去喝茶,忽然門外進來了幾個人,領頭的一個老媽媽看見她爬桌喝水的樣,好像被雷劈了的震驚狀,似乎深受打擊,當場就把院裡的丫鬟婆發落了一頓,對著自己好一頓勸慰安撫,當時姚依依剛來這個世界沒兩天,還完全沒有進入狀態,來到一個新世界後應該出現的父親母親奶媽或貼身丫鬟她一概沒有,每天只是走馬燈一般的進進出出許多人,她連面孔都還沒認全,於是她只能木頭木腦的聽著看著,沒有任何反應,那老媽媽嘆了口氣,說了幾聲‘可憐’,就走了。

姚依依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同情了,其實她很想說,沒有人在房裡她更自在,作為一個冒牌貨,要她驚魂未定的情況下鎮定裝樣,這個……比較難。

她一個人在屋裡想伸腿就伸腿,想趴青蛙就趴青蛙,反倒有利於穿越後初期情緒恢復;那天那老媽媽走後,那些丫鬟婆立刻改善了服務,在桌上放著些點心吃食,茶壺內蓄著茶水,昨天還放了一盆新鮮沾水的葡萄,更為貼心的是,她們按照姚依依的身高體型,放了幾把高低不一的凳墩,剛好形成階梯狀,好方便她爬上爬下——然後,她們又出去玩了。

姚依依十分感動。

屋外的院裡傳來陣陣說話聲,姚依依不用豎起耳朵,也能聽的清清楚楚。最近這段日,盛府裡風起雲湧,這個冷清小院裡的丫鬟們抖擻精神,將八卦事業開展的如火如荼。

「今兒早上我聽老爺跟前的來福說,前兒個上頭的明旨下來,咱們老爺這回升了個知州,月底便要去登州赴任了,這幾天林姨娘那裡忙的亂哄哄的,急著要把些鋪折現,到時好一併帶走呢。」丫鬟a說。

「我的乖乖,你們說這些年來,林姨娘到底有多少家底呀?我瞧著她素日比還闊氣,都說她是大家小姐出身,因是仰慕我家老爺,才委屈自個兒做了小的,看來此話不假。」丫鬟b很興奮的說。

「呸!你聽那起捧紅踩低的胡扯!我娘早對我說了,那林姨娘不過是個破落官宦家的孤女罷了,當初剛來咱們盛府的時候,身邊只帶著一個小丫頭和一個老媽,箱籠包袱加起來統共也不過五六個,身上穿的還沒有府裡一二等的丫頭好,哪來什麼家底?!」丫鬟c有些氣憤。

「呀,那林姨娘現如今可闊氣了,老爺這麼偏愛她,難怪總也不順氣,連帶著楓哥兒和墨姑娘老爺都有些偏愛的;這林姨娘真有能耐。」丫鬟d語帶羨慕。

丫鬟e接上:「那是自然,不然怎麼哄的老爺這麼喜歡她,連的臉面和府裡的規矩都不顧了,老心裡雖不高興,卻也懶得管,她肚又爭氣,兒女雙全,自然腰桿硬;哎,眼瞧著咱們這院是不行了,衛姨娘在時還好,老爺還時常來,這會兒衛姨娘一去,立時便冷冷清清的,也不知我們姐妹幾個會到哪裡安置,要是能去林姨娘那頭就好了,都說那兒的姐姐吃的穿的還有月錢都比旁處要好。」

「小蹄,你想得美,我告訴你,林姨娘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姚依依聽出又是丫鬟c的聲音,她冷笑著說了,「當初她剛進門時還好,待生下楓哥兒後,便不著痕跡的把幾個有資歷的丫鬟婆都慢慢的貶了出去,我娘,還有賴大娘,還有翠喜的姐姐和老娘,你道是為什麼?還不是因為這些人當初見過她落魄寒酸樣兒的!」

「呀!姐姐說的是真的麼?這林姨娘這般厲害。」想要調職的丫鬟e很是吃驚。

「我要是瞎說,叫我爛舌根!」丫鬟c恨恨的說,「現今到好,有身份的媽媽不會說,會說的都貶出府去了,府裡竟沒有人說她的過去,只有那些個得了她好處的黑心鬼,四處說她的好話,什麼琴棋書畫無一不通,什麼詩詞歌賦樣樣皆精,心地厚道啦,秉性淳厚啦,我呸!真正厚道淳厚的那個剛剛死了,就是我們頂頂老實的衛姨娘!」

「崔姐姐你小聲點兒,被聽見你可落不著好!」丫鬟f好心提醒。

「哼!我怕什麼?我是早配了人的,且我娘是老跟前的,早就出了府在莊裡的,前日裡我老娘已向老討了恩典,這次老爺升遷去登州,我就不跟著去了,在莊裡幫著做些活,到時候再也不用見這些糟心事兒了。」

原來丫鬟崔c已經找好退了,難怪這麼不忌憚,姚依依想著。

「咳,要不是這次衛姨娘的事,誰知道林姨娘的心這麼狠,瞧她說話那麼斯有禮,待人又和氣,誰想得到呀;我們衛姨娘剛死,她就把蝶兒姐姐幾個都給攆走了,連我們姑娘的奶媽都一併給遣了,只留下咱麼這幾個什麼也不懂的等丫頭……」丫鬟a越說越低聲。

「她們幾個是衛姨娘最得力的,素日也與衛姨娘要好,自是要攆走的,不然到時候老爺問起來,查出個什麼端倪可怎麼辦?」丫鬟崔c說。

「什麼端倪?你又瞎扯什麼?」丫鬟b輕聲。

丫鬟崔c沉聲說:「哼!我們雖是等丫鬟,但也不是瞎,那日衛姨娘臨盆的時候,明明寅時一刻就叫疼了,蝶兒姐姐急著去林姨娘那裡求給叫個穩婆,可那穩婆為什麼拖到快巳時才來,家中的婆裡也有不少懂接生的,怎麼偏那麼巧,那幾天都放了假,待到衛姨娘熬不住的時候,蝶兒姐姐急著要淨布要開水,怎麼咱們幾個不是被喚去叫人,就是被差遣著跑腿了?要緊的時候,院裡竟沒一個人好使喚。要知道,老爺和是早幾日就出了門的,西院的老是不管事的,府裡一干大小事情都是林姨娘說了算,你說有什麼端倪?!老天有眼,老爺突然有公事,早了幾日回府,剛剛看見衛姨娘嚥下最後一口氣,問了蝶兒姐姐幾句,立時發了火;要是再晚幾日回,怕是早被林姨娘收拾的乾乾淨淨,什麼也查不出來了!」

此話說完,院裡一片安靜,只有幾聲長長的嗟嘆,姚依依同輕輕吐了口氣,換了個姿勢,等著聽下半場,過了一會兒,有一個丫鬟說:「可這十幾日,我也沒瞧見老爺發作?只不過住到書房裡去了,林姨娘也還是好端端的,老爺心中,林姨娘自是比衛姨娘重的。」

丫鬟崔c短短的冷笑幾聲,不再說話。

「要我說呀,林姨娘也是,何必與衛姨娘爭呢?衛姨娘如何比得上她?就像萍姨娘和香姨娘那樣,不搭理就是了。」丫鬟d嘆著氣說。

「這你就不知道了,萍姨娘和香姨娘如何比得我們衛姨娘,衛姨娘雖不懂什麼詩呀畫呀,但也不是什麼低下四的丫頭,是正正經經抬進門來的,更何況我們衛姨娘生的好,又年輕體貼,自打進門後,老爺也多有寵愛,原已生了個姑娘,要是再生個哥兒,也不見得比林姨娘差,可惜了……」丫鬟f一副過來人的口氣。

「說的就是,聽說那是個俊的哥兒,眉眼生的和老爺是一模一樣;真是可憐,竟生生悶死在娘胎裡,唉……傷天害理呀。」丫鬟b用很輕很輕的聲音說,「就算事情查出來了又怎樣?老爺難不成會讓林姨娘抵命不成,看在楓哥兒和墨姑娘的面上,也不能怎麼樣,不過拿幾個下人出氣罷了。」

院裡又是一陣安靜,姚依依點頭,這個丫頭很有眼色,一語中的。

「崔姐姐,還是你命好,老娘和幾個兄弟都有本事,回頭你出了府,自是有福可享的,就是不知道我們這乾姐妹到哪裡去了,眼看著這個小院是要散了,也不知道我們姑娘會到哪裡去。」丫鬟e時刻牢記就業問題。

「享什麼福?不過是換個地方做活罷了,不過離的爹娘兄弟近些,能享點兒天倫之樂就是了,你們也別著急,都是等丫頭,林姨娘再遷怒也算不到我們頭上來,到時候換個主伺候而已。」丫鬟c不無得意的說。

「換個主,也不知有沒有衛姨娘這麼好說話的,她是個厚道人,從沒對我們紅過臉,那年我妹病了,她還賞了我幾兩銀呢。」丫鬟a說。

「老實是老實,可也懦弱了些,我們這屋裡是沒禮的,旁人愛來就來,院裡的婆媳婦也敢暗地裡算計姨娘,她一味的忍讓,也沒落著好,除了蝶兒姐姐,誰又敢為她出頭抱不平,誰又念著她的好了;我說做主的呀,就該有些主的款兒來,想要事事做好,不過是不辨是非罷了。」丫鬟b說。

這些話題沉重了,很快丫鬟們就把關注點轉向崔c小姑娘的終身大事問題,一時間院裡又輕快起來。姚依依同仰面躺在床榻上,看著雕花架上的青蘿帳發呆,這種沒頭沒尾的聊天,她已經聽了十幾天了,目前她這個身體是盛府裡的六小姐,芳名叫做盛明蘭。

一個沒了依靠的庶出小姐,如今又似乎有些燒壞了腦袋,呆呆傻傻的不會說話,下人們自然全不放在眼裡,加上這段日盛府裡雞飛狗跳的,不是忙著搬家,就是忙著收拾銀錢,一些老媽媽和管事媳婦都忙的腳不沾地,就沒人看管這幫小丫頭了,而她們大多是家生,年紀不大,家長裡短卻最清楚,這些等丫鬟本就規矩不嚴,閒磕牙時也從不避諱,這倒便宜了姚依依,這十幾天宛如聽連續劇一般,把這盛府裡的雞毛蒜皮聽足了兩耳朵。

盛明蘭的親爹,也是這盛府的當家老爺,名叫盛紘,兩榜進士出身,目前官居正六,即將升遷為登州知州,他原是庶出,西院的那個老是他的嫡母,他有一妻n妾,不要問姚依依有幾個妾,那幾個小丫頭講故事忒沒條理,聽的她也不甚清楚。

先講那一妻,盛府的正房王氏,原是戶部左侍郎家的小姐,這門婚事說起來是盛紘高攀了,王家是世代簪纓的官宦世家,而當時盛家的老爺,也就是盛紘的老爹已然掛了,他不過是個小小的進士。不過沒關係,有盛老在,她的出身比王家更好,是勇毅候爺府的嫡出大小姐,加上去世的老爺曾是名動天下的探花郎,所以王家老爺抓著頭皮考慮了再,這門婚事就成了。

婚後王氏育有長女盛華蘭小姐,芳齡剛可以說親事,長盛長柏先生,大約是小畢業前後那個歲數,下邊還有個小女兒盛如蘭,好像和姚依依目前的這個身體差不多。

再說那n妾,第一個要講的當然就是名震江湖的林姨娘(鮮花掌聲有請),她雖然也姓林,但卻比黛玉妹妹強了不止一點半點,她們倆的實力簡直不在一個檔次上,就好像葉玉卿和王祖賢的距離。黛玉妹妹徒有祖母的庇護和老爹的家財,混到最後只落的個香消玉殞,可瞧瞧人家林姨娘,寒寒酸酸的進了盛府,白手起家,硬是把一個受壓迫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建設成為一個初步發達國家,圓滿完成了從一窮二白到小康的轉型,簡直比改革開放的成果還驚人。這位林女士育有一兒一女,盛長楓先生和盛墨蘭小姐,年齡不詳,大約處在盛長柏小和盛如蘭的中間區間。

好像還有一個萍姨娘和香姨娘,其中香姨娘有個兒,叫盛長棟,年齡還是不祥;至於其他沒有女的姨娘,姚依依就不知道了,請不要責怪姚依依這樣消怠工的穿越態,實在她的穿越著實悲催了些。

看過《壹號法庭》系列港劇嗎?唇槍舌劍,你來我往,愛恨情仇,多麼有挑戰性的職場,看見那個身披律師袍的美女了嗎?不,不,姚依依不是那個律師。看見律師前方那個剛正不阿的法官了嗎?不,不,姚依依還沒這個資格,請大家順著視線往下移,法官右下方有個埋頭打字寫東西的哥們,對了,姚依依就是一個光榮的人民法院書記員。

從xx政法大畢業後,姚依依參加了公務員考試,殺過千軍萬馬,擠過獨木橋,終於成功的進入一個離家很近的地方法院任職,這個鐵飯碗讓要好的女同們都羨慕不已。法院由立案庭,刑事庭,民事庭,審監庭和執行局組成,姚依依有幸被一位熱衷於組建娘軍的老看中,點入最繁忙的民事庭裡當書記員。

法院的工作和港劇裏完全是兩碼事,姚依依在庭上不需要說話,不要判斷,除了不斷記錄列證,她幾乎可以算是隱形人,不過最後判決書上倒會有她的名字,經手事務中最多的就是分家產和爭遺產,這讓姚依依年輕的心靈飽經滄桑。

不過偶爾姚依依也會遇見一個帥帥的律師哥哥和很有氣質的檢察官哥哥,可惜在氣勢凌人的美女律師面前,姚依依絲毫沒有發光的機會,於是在那兩位哥哥雙雙傳來有女朋友的那天,心靈得到昇華的姚依依英勇的向法官老表示,願意和她一起去支邊一年。

有一種叫‘馬上法庭’的,對於那些貧困山區而言,交通其不方便,進城去一次得好幾天甚至一星期,如果原告沒有秋菊女士的毅力,通常會息事寧人,於是就有了這種‘馬上法庭’,早期的時候,敬業的法官會帶著小組成員,牽著幾匹馬或騾,抗上所需的件印章等東西,徒步走村串嶺去那連車也開不進去的地方,按照傳票去當地開庭,總而言之這是很苦的差事,當地的法庭往往人手不夠,於是需要周邊城市的法院支援。

姚依依的頂頭上司老,差一口氣就能評上副廳級幹部,於是她咬著牙要去,可單位裡其他女孩可不願意,沒有男朋友的急著找,有了男朋友了緊著盯梢,誰也不肯去,這時姚依依挺身而出,老頓時感動的內牛滿面。

當了十幾年婦女主任的姚媽一聽見女兒這個決定,當場就要拉女兒去醫院檢查腦,在大城市打拼事業的能乾哥哥往電話裡一通爆吼,只有政府單位的姚爸思想崇高,覺得女兒十分有理想有道德,細細分析了支邊的利弊之後,姚媽才緩過來。

其實姚依依並不是衝著一年後有可能的升職機會去,她只是覺得自己的人生一板一眼了,完全按照國家規定的計劃,讀完小中大,然後工作,將來結婚生,一輩都在一個按部就班的環境中生活,日固然舒服,可卻少了必要的人生閱歷,她希望能去不同的地方看看走走,了解和自己生活的不同世界的人們。

一年後,姚依依吃盡了苦頭,帶著滿心的滿足和驕傲,終於可以回城的時候,當地突然連日暴雨,好不容易一天雨晴了,老連忙帶上組員開著一輛麵包車急忙趕,途中,她們遇到了天殺的泥石流。

躺在床上,換了殼的姚依依同只想說:保護山林,人人有責,亂砍亂伐,斷絕孫。

※※※

※※※

作者有話要說】

關於語言,讀《紅樓夢》也好,還是其他話本小說,會發現有一個語種,叫做「官話」。當時並沒有普及普通話,那麼天南地北的官吏上任之後,如何溝通呢?舉個例,偶的大寢室八個姐妹,分別來自好幾個地方,其中溫州話,湖南話還有一個衢州話,便是打死偶偶也聽不懂的。海瑞同志就是海南人,據說海南方言不比爪哇國語好懂,那麼他的上司和同僚怎麼辦呢,打手語嗎?為了解決這種困難,普通話的雛形「官話」就漸漸出來了。

古代中國的政治中心大多在北方(南宋除外),尤其是明清兩代更是北方京畿重地,於是就在北京話的基礎上混合了一些其他容易理解的方言,形成了一種共通的官場語言,後稱「官話」,要當官先得說官話。

一開始,官話只是官員們說的,後來女眷們在交際中也開始使用了,繼而一些官宦人家和有身份的士紳人家中的下人僕役也被要求說官話,以能夠更方便的為主人服務。

我們讀話本小說時發現,大戶人家買來小丫頭小廝,都要調教一番才開始使用,調教的項目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說話。

比如曹雪芹的家族在江寧織造任上乾了好幾十年,整家人也都在江南住了那麼久,可曹府內使用的還是京味官話,也沒有去好聽的吳儂軟語,因此不論某個官員調職到哪裡,山東也好泉州也好,內宅裡的女人們說的話還是差不多的。

而這種語言,對於我們現代人而言,能聽得懂,卻未必會說的利。

(大約如此,請勿深究,如要深究,務請淡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