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奇妙的緣分(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高鵬其實是跟第二十九任女朋友去的巴厘島。

高鵬數學很好,所以雖然有無數女朋友,但每一個女朋友到底是自己交往的第多少個,這個他還是清清楚楚的。

本來那是一段浪漫的旅程。

第二十九任女朋友是個藥理學博士,導師曾獲諾獎,就學於世界上最尖端的生物醫學實驗室。

高鵬覺得挺好的,他之前交往過六個女博士,一個比一個有趣。他因此懂得了不少地球物理、比較文學、古生物學(古孢粉學方向)、應用數學等等專業知識。

沒想到在巴厘島,因為α-Amanitin對抑制真核RNA聚合酶,特別是聚合酶II轉錄的問題,兩人吵起來了。

大半夜的,藥理學博士女朋友怒不可遏:「最討厭男人不懂裝懂!」

高鵬說:「你不能因為我不是這專業,就質疑我的觀點。」

吵到最後,女博士說:「分手!」

高鵬也怒了:「分就分!」

高鵬雖然生氣,還是有風度的,半夜叫前台又給自己開了間房。

總統套房。

搬進去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醒來,高鵬有點後悔,覺得半夜跟女士吵架,不管出於什麼原因,總之沒有風度。

他訂了鮮花紅酒,決定去向藥理學女博士道歉。

結果女博士已經退房飛走了。

高鵬還是很失落的。

好好的兩人來旅行,就變成了失戀。

主要還是女博士先說的分手,而且毫無留戀。

高鵬心想我這麼帥,她竟然這麼狠心,這不可能啊。

之前六個女博士都在分手後仍舊跟他是朋友,偶爾還相約吃個飯,甚至研探一下有趣的學術問題……

高鵬自視甚高,覺得哪怕交往時間不長,如驚鴻一瞥呢,也應該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才是他真正魅力的所在啊。

誰知道第七個博士女友,哦不,前女友,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高鵬一鬱悶就決定在巴厘島獨自待幾天。此時他非常慶幸前女友堅持要來巴厘島,原本他都是帶女朋友去馬爾代夫的。好在馬爾代夫島特別多,每次換一個女朋友的話,他就換一個島,這樣紋絲不亂。

但這個博士女友偏不喜歡馬爾代夫,要來巴厘島。巴厘島就巴厘島吧,他尊重女士的意見。

到了此時此刻,他才覺得巴厘島的好,要是在馬爾代夫,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自己孤零零一個人能待嗎?巴厘島多熱鬧,這麼多人,晚上在酒吧裡還能結識新朋友。

高鵬就開始了他前所未有的接地氣的度假生活。

白天出海玩一下,游泳滑水衝浪,晚上跟各色人等喝一杯,天南地北地閒聊。他稱之為接地氣的度假。

比起用私人飛機降落在馬累,換水上飛機到除了服務員外半個其他客人都看不到的高端度假島嶼來,巴厘島的這種日子當然是接地氣的。

關鍵他這麼學識淵博(騷包愛炫),見識過人(花錢亂逛),這下可有大把機會將陌生人震得瞠目結舌。

因為他去過太多普通人沒去過的地方了。

比如哥斯達黎加,比如加拉帕戈斯群島,比如堪察加半島等等等等。

來巴厘島度假的人群當然都愛玩,可是這愛玩,跟他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他也曾北極冰蓋上見過帶著兩隻幼崽的北極熊,他也曾南非摸過企鵝,他在南極搭乘過觀光潛艇下潛,他在赤道看過衛星發射。

關鍵是,這些經歷統統是真的,親身經歷所以講起來栩栩如生,不由得人不信。

每天晚上他都是酒吧最受歡迎的人,還有好幾個旅行愛好者,每天都等著他,迫不及待地向他請教去各種世界小角落的攻略。

高鵬覺得巴厘島的日子也不錯,在這裡自己真是一個陌生人,沒有人知道他父親是誰,沒有人知道他身家億萬。他就像一個最普通的遊客,得到關注全憑自己的過人之處。他很滿意這種狀態,特別自信,哪怕自己身無分文,兼職做個潛水教練什麼的,都可以傲視業界,勇奪第一。

這天高鵬睡到自然醒,吃過酒店送到房間的brunch,閒閒地踱出酒店。相熟的出租車司機攬客,熱情地要拉他去海邊轉轉,高鵬突然心血來潮,說去看看市集吧。

人文自然嘛,他天天在海裡泡著,自然已經看夠了,就去看看人文吧,為這接地氣的度假寫上精彩的一筆!

市集裡人很多很亂,但感覺也還不錯。

他看到街邊一家小店,櫥窗裡擺著一些貝殼工藝品,看著還不錯的樣子,於是就推門走進去了。小店不大,也沒什麼顧客,有個滿臉皺紋的老婦人坐在櫃台後看店,又黑又瘦又乾巴,佝僂著身子,簡直像一千零一夜裡說的女巫。此外就一個遊客模樣的女孩子正在邊逛邊講電話,一口標準的普通話:「這有什麼啊,不就是你們公司一高管想要追

求你,你把你那個冰雪美人的勁兒拿出來,不怕凍不死他!」

高鵬雖然覺得聽人講電話不禮貌,可這中文吧,在英語環境裡一個字一個字特別清楚地往耳朵裡跳。

他為了避嫌,就往屋子角落裡走去,心想現在都什麼女孩子,動不動就公司高管追求。公司高管有這麼飢渴嗎?有這麼不長眼嗎?拒絕就拒絕,還冰雪美人,這真以為自己是安妮·海瑟薇呢。

他雖然走得遠了,但斷斷續續,一句半句,還是飄到耳朵裡來。

「我看……也挺好的……你不如試一下跟他發展發展?」

得,還是一腳踩好幾條船,劈腿也不怕劈成圓規!

高鵬逛了逛,覺得有幾樣東西還真不錯,挺有意思,是其他地方沒有見過的。仔細挑了幾樣,那邊竟然還在沒完沒了地講電話。

「真正的那種帥,是你一看就想要睡他!都不帶猶豫的!」

真是擲地作金石聲的真理啊!

這句話確實說得有道理,高鵬滿意地想,起碼得長成自己這樣,女人一見了自己就往上撲,不衝著錢就衝著人,這才是真正的帥吧。

高鵬很愉快地決定轉身看看,能說出這種至理名言的女人長什麼樣,結果挺失望的。因為那女孩戴著碩大的太陽鏡,遮去了半張臉,就看到嘴唇上塗的YSL52號口紅。這個口紅又被稱為星辰色,是《來自星星的你》裡頭全智賢用過之後,在東亞女性中迅速走紅的

唇膏顏色。他起碼買過一打送各色女朋友,能不認識嗎?

不過這唇膏卻很少有人塗得好看,因為這麼Rouge Rose的顏色,必須像全姐姐那樣,膚若凝脂才好看。東亞女性常人很少有那種女明星級的透白亮皙的肌膚,所以罕見有人塗得好看。

這姑娘竟然還不錯,是閃閃發光的那種白皮膚,襯得這唇像陽光下綻絢的玫瑰一樣嬌豔好看。

鼻樑也不錯,架著那麼大的寬幅太陽鏡,都覺得筆挺筆挺。要是眉眼好看,這還真是個美人啊。

可惜他沒機會看到美人眉眼,美人掏錢買單,討價還價起來,說一口流利的英文,簡直是……指天打地,為了省幾個盧比舌燦蓮花,砍價砍得那老太太都詞窮,到末了,還讓老太太送了她一串貝殼手鏈。

然後,她就拿著東西,飛快而滿意地閃人了。

高鵬聳聳肩,真不知道尊老愛老,老太太做生意掙幾個錢容易麼?

所以他結賬的時候就說,這些這些這些,一共多少?

老太太巍顫顫算了半天,說是十五美金。

他掏出二十美金,慷慨地說不用找了。

老太太果然眉開眼笑,雙掌合十,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本土話,大約是祝福語。念了半天,才幫他包好商品。

高鵬拿著東西正打算出門,老太太忽然又叫住他,在櫃台裡找了半晌,翻找出來一條紅繩繫著貝殼的手鏈,要給他繫在左手手腕上。

高鵬想拒絕。

開玩笑,他左手手腕上常年戴的都是PT的三問,朗格的紅十二小三針,或者拍賣級別的雅典琺瑯等等身價昂貴的名表,這突然系個幾毛錢的貝殼手鏈算怎麼回事?不怕把他的潛水錶給磨花了啊?

但老太太鄭重地按住了他的手,對他咕咕噥噥說了一大堆話。老太太英語發音非常不標準,高鵬聽了半天,好像是說這貝殼是美人魚吻過的,所以能給他帶來因緣和好運。

好吧,好運就好運,也算是個吉祥物件。

高鵬決定尊老愛老,暫時就戴上吧。

老太太滿意地替他繫好,然後又雙掌合十,祝福了半晌,才送他出門。

高鵬走出小店才幾十米遠,就遇上了堵車。這在巴厘島非常常見,因為島上道路狹窄,機動車眾多,還有摩托車四處穿梭,常常就跟沙丁魚罐頭似的,塞成一團。

太陽正烈,高鵬想穿過街道到對面去走,剛邁出沒兩步,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引擎的轟鳴聲,他回頭一看,一輛摩托車正筆直朝他衝過來,說時遲那時快,身邊一個女孩子尖叫:「小心!」整個人撲出來用力將他扯了一把,試圖讓他避過。摩托車來勢太猛,仍舊撞上了他的半邊身子,將他整個人撞得騰空而起飛了出去,摩托車車把正好刮過他左手手腕,手腕上那繫著貝殼的紅繩被刮斷了,貝殼四散飛濺,那女孩右手戴著的手鏈也被刮斷,其中

有一顆貝殼飛起,還差點彈到他眼睛。

我靠!這是什麼好運手鏈?

這是高鵬落地前最後一個念頭,然後他就摔落在地昏迷了過去。

高鵬運氣特別好,醒來後他才知道自己飛起來的時候正好落在了水果攤上,將芒果龍眼什麼的砸碎一地,他自己那張帥臉,也幸好落在了芒果堆裡,所以雖然汙了一臉的芒果泥,卻奇蹟般沒有劃出一點傷。

只是撞到了頭,腦震盪,他在醫院裡躺了三天,每天天旋地轉地犯噁心。而且只能說英語,一說中文就噁心。

醫生說是因為頭部受傷,偶爾也有這種例子,因為頭部受傷對大腦的語言功能有影響。國外也出現過這種現象,比如只能說德語不能說法語什麼的。

高鵬心想自己還真是福大命大,也幸虧那路過的姑娘拉了自己一把,不然以摩托車那種時速,正正撞上來自己一定命喪街頭。

不知道那姑娘有沒有受傷,高鵬一直惦記著要找找這位救命恩人。但據說當時她和路人一起把自己送到急救車上就離開了。

人海茫茫,遊客往來,每天都有無數人來到這島上,每天也有無數人離開。他連她的臉都沒來得及看到,就記得她拽住自己的那隻手,那樣急迫,那樣用力,想把他從危險中拉出來。

夜深人靜,他一邊躺在床上忍住腦震盪的噁心,一邊使勁回憶她那聲尖叫。但人在高度緊張和危險的狀態下,聲音其實和平時不一樣,那聲尖叫真的又尖又利,並不悅耳。

而且他已經對車禍前後的事感到記憶模糊,醫生說是因為受傷導致的,他使勁地想,她那聲尖叫到底說的是哪國語言的「小心」,他竟然都已經拿不準了。英文?法語?日語?韓語?甚至,是不是中文?

他都已經無法確定。

什麼信息都沒有。這救命恩人就像一滴水一般,消失在巴厘島深沉的大海裡。

你能在大海裡找出一滴水嗎?

不能。

高鵬也就放棄了。

很久很久之後,高鵬突然在一個他最討厭的人手腕上看到一條傷痕,那條傷痕跟曬傷似的,很淺很淡,不怎麼容易看出來。

因為是很討厭的人,所以他就忍不住毒牙:「怎麼,年輕不懂事的時候,你還鬧過割腕自殺啊?」

顧欣然那戰鬥力,油鹽不進,刀槍不入,渾不在乎地抬起手腕看了看那道傷,說:「姐們兒會鬧自殺?你也不打聽打聽去,這全世界都完蛋了,我也不會自殺。這是見義勇為的傷痕,見義勇為你知道嗎?」

「就你這白雪公主——的後媽的心腸,還見義勇為?」

顧欣然終於被激怒了:「真的,我那年去巴厘島度假,路上有輛摩托車突然失控衝過來,我看著那車直朝一個人撞過去,我就趕緊拽了他一把,不然那人就被撞死了。後來急救車來了,周圍所有看到的人都說幸虧我拉了那人一把,不然就真的沒救了。一條人命呢!我曾經救過一條人命呢!」

顧欣然驕傲地挺起她那36D的傲人胸圍。

高鵬卻五雷轟頂。

再見美人魚!

不是再見!美人魚!

而是,再次見到,美人魚。

美人魚還沒怎麼樣,也沒化作薔薇泡沫,活得好好的。

可是王子已經五雷轟頂外焦裡嫩了。

高鵬想起很多很多年前,自己剛剛看到那本童話的時候。

他的心裡充滿了悲傷。

他悲傷的是王子怎麼能傻成這樣,連誰救了自己都搞不清楚。

這麼傻的王子,他父王都不怕把王位傳給他會亡國嗎?

生平第一次。

高鵬開始擔心他父親的商業帝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