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奇妙的緣分(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是啊,婚禮也不好玩。」另一個小惡魔接腔,「他們結婚我們都沒去,結婚十週年有什麼好去的。」

高鵬抓狂了:「他們結婚你們在哪兒呢?」

小惡魔渾不在意:「火星啊,我爸我媽結婚,我們倆當然還在火星,都還沒被孕育出來呢。」

另一個小惡魔補充:「連小蝌蚪都還不是。」

高鵬再次敗在小惡魔學得良好的生理衛生知識下。

高鵬決定跟倆娃講道理:「你看,他們倆婚禮的時候,你們倆連小蝌蚪都不是,所以你們沒能出席婚禮,但現在他們倆結婚十週年,你們倆已經這麼大了,應該可以參與一下慶祝活動啊。」

小惡魔同情地看著他:「高叔叔,你不要因為自己搞不定顧阿姨,就嫉妒我爸我媽過二人世界。」

另一個小惡魔用柔軟的小手摸了摸高鵬的頭髮:「高叔叔真可憐,這麼多年還是單身狗哦!」

高鵬感受到了全宇宙深深的惡意。

他喃喃自語:「我為什麼要答應舒熠替他看孩子啊?」

小惡魔再次同情地摸摸他的頭髮:「因為你打賭輸了啊。」

高鵬仰天長嘯。

「舒熠,我一定要報這一箭之仇!」

三千公里外,三亞,晚霞漫天,椰風陣陣。

正站在流理臺前忙碌著準備晚飯的舒熠,無緣無故就突然打了個噴嚏。

繁星問:「怎麼了,是不是空調太冷了?」

舒熠說:「沒事。」他調侃,「沒準是老宋又想我了,正在念叨我。」

繁星說:「我看老宋不會想你,沒準是高鵬,兩個娃那麼皮,你怎麼能扔給他呢。」

舒熠摟住繁星的腰:「誰叫他當年覬覦你的。他當初不是信誓旦旦想要照顧你嗎?這輩子他是甭想照顧你了,不如給機會讓他照顧一下你的兩個兒子。」

繁星又氣又好笑:「高鵬怎麼就覬覦我了,他當年明明覬覦的是你,還說你是他的人,誰都不能動你!」

「不可能!」舒熠難得有點惱羞成怒,「他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2017年2月,飛往美國的飛機上,他自己那架灣流,當時在場的可不只我,還有馮總、李經理,你不信問他們去。」

時間地點人證一應俱全。

舒熠一時語塞:「這……高鵬怎麼會這樣胡說八道呢!」

「那我可不知道,也許人家對你是真愛。想想也對啊,一聽說你出事,立刻飛到美國去救你。這都不是真愛,什麼才是真愛?」

「那你也飛到美國去呢。」舒熠將繁星抱起來,放在流理台上,認真地問,「你是不是真愛我?」

繁星認真地想了想:「上一個十年是,下一個十年,看表現。」

舒熠不滿意這個回答,他用額角抵住了繁星的額角,眼睛亮晶晶地直視著她:「什麼表現?今晚的表現?」

縱然是十年夫妻了,繁星也不禁臉一紅,輕輕在他肩頭上推了一下:「放我下來,我去調餡。」

舒熠在她額角上吻了一下,放她下來。

兩個人一個揉麵,一個調餡。

沒有盛大的慶典,十周年結婚紀念,舒熠和繁星選擇了一起到三亞,在曾經住過的清水灣度假酒店別墅裡,度過這個溫馨而浪漫的日子。

繁星說:「想當年你在這裡跟別人求婚。」

舒熠趕緊表態:「感謝她不嫁之恩。」

繁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想問問,你到底什麼時候對我……嗯,心懷不軌的?」

舒熠:「那不是心懷不軌,那是心動。」

繁星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那,什麼時候心動的?」

舒熠抓住她的手指,放在嘴邊吻了吻,卻笑而不答。

繁星再想追問,他已經揭開鍋蓋:「水開了,下餃子吧。」

繁星決定晚上犧牲點色相,好好將這個問題問清楚。這麼多年了,他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她總隱隱約約覺得當年好像是上當了。

還沒等她琢磨出一個計劃,舒熠已經牽起她的手,將她安頓在椅子上。

「等我端餃子來給你吃。」

繁星坐在那裡,環顧左右,忽然生了感慨。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幢別墅保持得很好,裝修仍舊跟她記憶裡的一模一樣。就彷彿這十年的時間,只是倏忽一瞬。她不知不覺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個除夕,自己剛剛跟志遠分手,滿心悲傷強顏歡笑地跟舒熠在這裡包餃子。那時候,她是怎麼也不會知道,會是這樣一段緣分的開始。

她還記得當時舒熠說餃子裡包硬幣是「大菊(吉)大利」,她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但又不能跟CEO解釋為什麼好笑,可是越看他困惑的眼神,就越發覺得好笑,只能忍住笑,撒謊說:「您鼻尖上有麵粉。」

舒熠扭過頭去想照鏡子:「哪兒?」

她急中生智,趁他扭頭,趕緊用手指沾了點麵粉,走到他面前,踮起腳做擦拭狀。她用沾了麵粉的手指輕輕在他鼻梁上一抹,還故意給他看手上的麵粉,騙得他信以為真。

她的臉上不知不覺露出笑容,那時候的自己,可還真有點小小的急智。

彼時彼刻,身份不同,自己更多的是小意謹慎吧。

十年竟然就這麼一晃就過去了。

舒熠端了餃子來,笑吟吟地看著她,忽然說:「哎,別動,你臉上有麵粉。」

繁星愣了一下,有點狐疑地看著他。

他伸出手指,似笑非笑在她鼻尖上點了點。

繁星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就坐在舒熠當年坐的位子上,而對面的水晶裝飾磚,清清楚楚如一面鏡子一般照著她的臉,哪裡有什麼麵粉。

十年前幹的壞事被抓了現形,繁星措手不及。像小狐狸被人薅住了尾巴,訕訕地說:「那個水晶磚……」

「十年前就在那兒了。」舒熠坐在她旁邊,摟住她的腰,兩個人臉並臉,像並蒂花一樣,被水晶磚映在鏡面裡。

繁星覺得被算計了,竟然當年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知道自己那點小花樣的!

繁星喃喃地說:「你真是不動聲色,老奸巨猾!」

舒熠悠悠地說:「你要再敢說我老,過會兒我會證明自己不老,一點也不老。」

繁星覺得自己已經是盤子裡的餃子,待會兒估計連渣都不剩。她有點傷感:「你實在是太狡猾了。」

舒熠隨手開了紅酒,給她倒上一杯,說:「你怎麼不問問我當年為什麼不揭穿你啊?」

繁星很乖地問:「你當年為什麼不揭穿我?」

舒熠說:「這就是你剛才那個問題的答案。」

繁星愣了一下。

舒熠將她的手貼到自己胸口:「那一刻,它怦地就動了一下。我對自己說,不要揭穿你呀,不然你就不會那麼自在了。你一直那麼小心翼翼,我可不能輕舉妄動把你嚇跑了。事關我的終身幸福,把你嚇跑了我可不知道要追多久,才能追上你。」

繁星看著舒熠,他的眼睛還是那樣明亮,只是瞳仁裏全是她。

過了好久,繁星說:「老謀深算!」

CEO終於生氣了:「就地正法!」

此間樂,不思蜀。

CEO覺得三亞特別好,非常好,兩人世界尤其好。

多少年了,每天早晨都是被大芒小果衝進臥室掀被子,打打鬧鬧就起床。

孩子們精力豐富,他又努力做個好爸爸,一次都沒睡懶覺,睡到自然醒這種事,實在是再也沒有過的事情了。

三亞真是太好了。

繁星被他抓住了多少年前的把柄,每天乖得像隻小白兔一樣,雖然兔子急了也咬人。舒熠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牙印,欣慰地想,幸好在三亞啊,都不用見人,不怕她咬。

所以當老宋打來電話,要求他回公司參加發布會的時候,舒熠斷然拒絕。

老宋說:「你別太過分了啊,你都已經放了一週的假了。我替你準備發布會,忙得我連老婆孩子都顧不上,你享受享受就趕緊回來吧,適可而止。」

舒熠說:「每年發布會都是我開,今年你試一試。」

老宋說:「我不幹,一個人在台上講倆小時新產品,口乾舌燥的。」

舒熠說:「今年穿戴式智能產品,你知道演示起來很有趣的。」

老宋說:「反正我不幹!你要敢撂挑子,我就給繁星打電話。」

一物降一物,全公司沒人拿舒熠有轍,老宋唯一的殺手鐧也就是找繁星。

舒熠懶洋洋的,說:「隨便你。」

反正繁星這幾天是被他降伏了的,他不怕。

老宋痛心疾首地給繁星打電話,說自己已經忙得天天晚上半夜才能回家,到家孩子都睡了,早晨沒等孩子起床他又出門了,連孩子的面都見不上,這實在是忍無可忍,再這樣他就不幹了。

繁星畢竟有大芒小果,感同身受,立刻答應去說服舒熠。

沒想到連美人計她都使出來了,舒熠還是不答應。

多少年了,好容易能這麼輕鬆地休假過二人世界,叫他回去主持發布會。

不!願!意!

他不動聲色就買了一堆芒果回來給繁星吃。

繁星愛吃芒果,又是三亞芒果最好的季節,新鮮芒果特別好吃,繁星一口氣就吃了一大個。

一邊吃,繁星就一邊說:「你別指望拿這個賄賂我,老宋都忙成那樣了,你早點回去幫忙不行麼?」

舒熠躺在她旁邊的沙發上,說:「我病了,不舒服,所以不能去開發布會。」

繁星覺得挺可笑的:「你怎麼比大芒小果還幼稚呢!哪兒病了?怎麼病了?」

舒熠起身,扶住她的後腦勺,深深一個長吻,吻得纏綿深入,好久好久,才放開她。

繁星瞠目結舌地看著舒熠。

他十分無賴地指著自己漸漸腫起來的臉頰,回答她說:「現在。」

再見美人魚很久很久以前,當高鵬還是個小朋友的時候,他得到了一本漫畫。

那本漫畫的名字叫《美人魚》。

那個故事一點也不好玩,小美人魚救了王子,王子卻不知道,並且誤以為是公主救了自己。結果人魚公主化成了薔薇色的泡沫,消失在清早第一縷晨曦裡。

這給高鵬小朋友心裡留下了久久不能磨滅的悲傷。

他悲傷的是王子怎麼能傻成這樣,連誰救了自己都搞不清楚。

這麼傻的王子,他父王都不怕把王位傳給他會亡國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