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奇妙的緣分(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舒熠完全不搭理親爹在不遠不近的距離畏首畏尾,手足無措,躍躍欲試。

作為一個新生,他煩惱多著呢。

首先P大狀元雲集,天才眾多,從小到大都習慣了鶴立雞群的舒熠猛然發現自己竟然不是獨一無二的鶴,這衝擊力,不小。

其次,老師給的壓力太大,老師們對知新師妹太照顧了,對知新師妹的兒子更是覬覦不已,比他那親爹還煩。動不動把他叫去跟一堆博士師兄一塊兒做實驗研究課題。講起課來也是稀裡嘩啦,給他特意開小灶,拼命填鴨似的塞給他,還一臉慈愛地說:「不懂你隨時來問哈,不,你不可能不懂,你媽媽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這在她都是最簡單的題,當年除了你爸,全系都沒人跟得上她……」

舒熠覺得神煩,一個招人煩的親爹已經很可惡了,整個物院有一群招人煩的師伯師叔祖,每個人對他垂涎三尺,恨不得分分鐘把知新小師妹的兒子抓回家做關門弟子,簡直更可惡了。

舒熠想,我選物院我腦殘,我為什麼不挑個跟親爹親媽都毫無關係的專業!

奈何親爹手太長了,看他到P大開會的頻繁程度都能猜到,估計自己真要想出奇招選個比如中文甚至哲學專業去唸,這人估計都能覥得下臉混進哲學系當教授。

而且,當初選志願,還是因為深刻在骨子裡的喜歡啊。

喜歡數學和物理,那種純粹的美。

那一年的十二月,教舒熠高數的老師把舒熠叫去,跟他討論密蘇里州立大學剛剛發現的第43個梅森素數:2^30,402,457-1。老師很興奮,滔滔不絕地講了半天,舒熠不知為什麼,突然意興闌珊。

出來後舒熠到湖邊走了走,寒風蕭瑟,昨天晚上刮了一夜的風,銀杏樹的葉子都快掉光了,冬天來了,再過一段時間,湖水會結冰。

舒熠漠然地想,四時嬗遞,時間流逝,廣義相對論,薛定諤的貓,哪怕能發現全部的梅森素數,這一切對湖水來說,有意義嗎?對銀杏來說,有意義嗎?對自己來說,有意義嗎?

所有的志願者,只需要從網上下載GIMPS程序,就能加入梅森素數的分布式網絡計算,然而,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焉知人類不是一台超級計算機中的小小元件。

自己看到的這個世界,焉知是不是真實。

他撿起一片銀杏葉子,隨手拿筆在上頭寫下「GIMPS」,然後扔掉那片葉子,看它靜靜地躺在一片銀杏落葉中。

因為寫了一個詞,這片葉子就能回到樹梢上嗎?

不,永遠不。

因為寫了一個詞,這片葉子就會跟其他葉子不一樣嗎?

不,永遠不。

自己會因為寫過一個詞發生改變嗎?

不,永遠不。

舒熠一瞬間萬念俱灰,都動心想遁入空門了。

什麼都是空的,什麼都是沒有意義的。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善哉善哉!

他轉身離開。

一定是因為冬天太悲愴,忍忍吧,他勸說自己,畢竟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轉眼寒假,寒假結束又開課,舒熠在大好春光裡煩惱依舊。

湖畔草長鶯飛,花紅柳綠,連銀杏都生出了新葉,枝頭綴出好多嫩綠的小扇子。

舒熠被老師抓差,關在實驗室裡一個禮拜,終於搞完了那複雜的實驗,走出門來,滿眼春光。

吃了好多頓方便面睡了好多天實驗室的舒熠,在食堂裡啃掉了兩個雞腿,終於痛下決心。

不要在P大繼續受師伯師叔祖們的折磨了。

愛誰誰!

知新小師妹的兒子跑路了,P大物院的師伯師叔們捶胸頓足,痛扼不已。韓院士更是嚇得連忙找到了最好的心理學教授,下工夫做足了功課,也沒敢斷言兒子到底是真抑鬱還是裝抑鬱。

舒熠就這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半片雲彩地離開了P大,結束他在一堆慈愛長輩關切中的大學一年級生涯。

多年以後,舒熠回國創業,成天忙得不可開交,招了一個男助理,比他還不會料理雜事,過了兩天淚眼汪汪請求去了研發團隊。又招秘書,沒兩天就受不了壓力辭職了,從其他部門調來一個秘書,堅持了三個月辭了,再招,再辭,從其他部門再調,人都不肯來……最後舒熠給HR下令,無論如何,出高薪也招個合適的秘書。

HR不遺餘力,開出奇高無比的起薪,終於收到雪片似的簡歷。

管人力資源的副總特別誠懇地說:「舒總,我都挑過了,這幾個是胸最大的。」

舒熠加班通宵,正是壞脾氣的時候,氣得想扔簡歷,直到他一低頭,看到簡歷上的照片。

副總覺得自己這件事幹得機智,他把長得最好看的那個簡歷放在最上面。

除了胸大,人也要好看嘛,畢竟是老大的秘書,自己以後也得天天看的。

人都喜歡好看的,果然地,舒熠都沒沖他發飆,就看簡歷去了。

舒熠心想那就試試唄,還是P大的小師妹,人又這麼清爽。肯投簡歷給這個職位,這真是緣分啊。

繁星進了公司果然勤勤懇懇,是個十分稱職甚至遠超過舒熠期望值的好秘書。舒熠無意中發現,她有一個習慣,即是GIMPS的志願者。

她會用個人電腦在閒置時,加入尋找梅森素數的計算,舒熠覺得挺有意思的,一個女孩子,非數學專業畢業,也對這個感興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機緣觸發。

舒熠甚至想要告訴她,公司的電腦也可以加入GIMPS志願,但想想他沒明說,只是替她下載了這個程序。

繁星開機的時候,果然十分驚喜。

她還以為是IT部同事的功勞,專程自掏腰包買了點心去請那些IT男,搞得IT男們受寵若驚又驚喜莫名。

小姑娘還蠻可愛的。

舒熠覺得,她就像一尾魚,活潑潑地游在那一方小天地中,隔著透明的玻璃缸,他像隻大貓蹲在魚缸邊觀察,興致盎然。

只不過大貓那時候還不知道,魚不僅可以看,還可以吃。

很多很多年後,繁星趁雙胞胎睡午覺了,在儲藏室整理單身時代的一些舊物,舒熠給她幫忙,兩個人難得有片刻寧靜,翻看一下舊相冊,打趣一下對方還沒認識自己時的好時光。

繁星拿起一個舊本子,不料從裡面「啪」一聲掉出張照片,是很久以前的拍立得照片了,照片上的人影已經模糊,那時候的立時成像技術不像現在這麼穩定。但還看得出來是個個子高挑的男生,挺顯目。

舒熠不由得撿起照片,仔細看了看,才問:「這是誰?」

他最近像個醋罐子,有時候甚至都吃兒子的醋,繁星決定逗逗他,她說:「這是我十幾歲那會兒的暗戀對象啊!帥吧?可帥了!」

舒熠又仔細看了看照片,不置可否。

繁星玩心大起,再補上一句:「我當年可喜歡他了,刻骨銘心,初戀。」

「哦?」舒熠果然皺起眉頭,「你對他刻骨銘心,那你對我呢?」

繁星說:「你跟他比……嗯……你們兩個是完全不一樣的呀,他是有光環的,是在我記憶裡有光環!」

舒熠不知道為什麼笑得露出八顆牙齒:「你十幾歲時去過上海啊?」

繁星還在編故事,冷不丁聽他冒出這麼一句,琢磨一下不對,問:「你怎麼知道這照片是在上海拍的?」

舒熠笑瞇瞇地說:「我不僅知道這照片是在上海拍的,我還知道這照片裡的人是誰呢!」

繁星不知為何有種恍惚上當的預感。

事實是,預感是真的,當霸道總裁穿了件十分像校服的運動衫,拎著雙肩包站在樹底下擺出一模一樣的姿勢時,繁星終於認出來他其實就是照片裡的人。

舒熠開心地追著繁星問:「你十幾歲的時候就暗戀我啊?為什麼我不知道啊?你那時候怎麼認識我的?你怎麼拍到這照片的?你是不是在校門口看過我?我是不是真的在你記憶裡有光環?你剛剛親口說的呀,為什麼不理我……」

太煩了!

繁星惱羞成怒,回身追打他。

她那點花拳繡腿,打在舒熠身上,跟撓癢癢似的,他一伸胳膊就把她整個人都抱起來,揉進懷裡深深地一個吻。

繁星說:「其實這照片不是我拍的。」

舒熠懶洋洋摸著她的背,像大貓抱著心愛的貓薄荷,他說:「沒關係,反正現在照片在你這裡,這是緣分。」

是啊,奇妙的緣分。

窗子開著,清風吹拂著窗簾。

窗下壘著一摞舊書,都是繁星還沒來得及收拾的,其中還有一本半舊的、磚頭樣的厚厚詞典。

他們都不知道,詞典裡還有一片金黃的銀杏葉,那也是,這奇妙緣分的見證。

情醉十年不能醒高鵬崩潰了,他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人生,帶娃!帶兩個娃!

精力充沛、上躥下跳、充滿各種提問和探索精神的男孩!雙胞胎!兩個!

不到五分鐘,他的辦公室一片狼藉,因為兩個娃竟然無師自通學會了操縱MR系統!

國際頂尖的MR技術,他最最引以為傲的產品。

簡單便捷易上手,有很強的互動性。

這是當年他對研發團隊做出的要求,研發團隊辛辛苦苦工作好多年,燒掉成億成億的資金,終於做出了令人滿意的產品。

果然簡單便捷易上手,起碼倆娃幾分鐘就學會了,果然有很強的互動性,在他辦公室展開星球大戰,一時間砲火齊鳴,激光掃射,量子束飛來飛去,戰艦艙做了270度原地迴轉,他瞬間差點被強大的虛擬視效給暈得甩到房間外去。

倆娃一個戴著頭盔一個揮著指揮棒,整個辦公室已經在MR系統的作用下變成了效果逼真的艦橋。這本來是高鵬當初的惡趣味,可是落在倆小惡魔手裡的時候,惡趣味就變成噩夢了。

他爬上桌子,試圖從小惡魔手裡奪過指揮棒。小惡魔大呼小叫:「警報!艦橋遭受入侵攻擊!重複警報!艦橋受到攻擊,全員進入戰鬥!」

另外一個小惡魔戴著頭盔就衝上來:「大芒艦長,我是英雄戰鬥艦駕駛員小果,我來救你。」

高鵬被倆小惡魔一個抱住後腰,一個扯住大腿,差點就跪下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奪過指揮棒,還沒關掉系統,小惡魔已經通過頭盔指揮戰艦艙又做了一個大迴旋甩尾動作,高鵬差點被甩到桌子底下。指揮棒脫手而出,掉落下去,另一個小惡魔眼明手快,早出溜爬到桌子底下搶走了。

廉頗老矣啊,高鵬生出一股濃濃的悲傷,從前被舒熠欺負,現在被他的倆娃欺負,他要再不加油生孩子,這輩子可能都輪不到他的娃騎在舒熠頭上作福作威了。

高鵬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衝到牆邊,「啪」一下子,關掉了房間的總電源。

MR系統立刻跳到了備用電源。

這還是他當年提出的要求,萬無一失,增強用戶黏性。

高鵬只覺得自己作繭自縛,只好跟小惡魔談判:「你們把指揮棒放下,我帶你們出去玩。」

小惡魔揮舞著指揮棒,戰艦飛行在茫茫星海,銀河系擦肩而過。

另外一個小惡魔搖頭晃腦:「不聽不聽,就是不聽,這個最好玩,我們就要玩這個!」

高鵬都快要被滿屋子特別逼真的視效搖晃暈了,小惡魔操縱得比成人還要嫻熟,舷窗外嗖嗖地飛過星球,戰艦在隕石雨中飛快穿梭,時不時為避開隕石還做連續高難度迴旋動作。高鵬要抓狂了,明明是倆娃,怎麼比專業人士還玩得順溜。

他說:「有更好玩的,我向你們保證,有更好玩的!VR玩不玩?那個比這個互動性更好!」

小惡魔思考了一秒鐘:「我爸說VR沒有MR好玩!」

一提到舒熠,高鵬就快哭了高鵬決定狠狠地傷害兩個小惡魔,誰叫他倆這麼欺負自己。

他隨隨便便地說:「你成天把你爸掛嘴邊,你看你爸你媽結婚十週年,都不帶你們去。」

「結婚十週年有什麼好玩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