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奇妙的緣分(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番外篇 奇妙的緣分

「前世五百次擦肩而過,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回眸。」

舒熠當然對這句矯情的話不以為然,從概率論上來說,一切相遇都是概率,而著名的六度分隔理論,你想認識這世上任何一個陌生人,只需要通過六個人就足夠了。

從數學上來說,瓦茨-斯特羅加茨模型也足以觀察六度分隔理論。

「前世五百次擦肩而過,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回眸。」

繁星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十二歲,正是女孩子最矯情的時代,小小年紀誰沒有在本子上胡亂塗寫過幾句傷春悲秋的話。繁星是守規矩的好學生,老師的寵兒,同學眼裡的乖寶寶,老師要交的日記本總是乾乾淨淨,寫滿整潔的字跡。

說來也蠻奇怪的,乖寶寶祝繁星總是跟很調皮的女生做朋友,比如小學時班上成績最差的關佳穎。關佳穎爸爸媽媽都在上海工作,爺爺奶奶隔代親,難免溺愛,關佳穎總是做不完作業,老師批評也不怕,奶奶說了,哪能叫孩子寫作業寫到半夜的,所以關佳穎考試成績總是拖全班後腿,不僅如此,關佳穎膽子比男生還大,每次欺負得班上那群男孩子神哭鬼叫的。

繁星喜歡關佳穎,因為她膽子大,敢做自己不敢做的一切。關佳穎教繁星練膽量,越是怕的事情越是一定要去做,比如女孩子都怕蟲子怕蛇,那麼下雨後她帶著繁星去泥地裡挖了好多條

軟趴趴的蚯蚓來玩,玩了半天,繁星再也不怕這種軟溜溜的蟲子了。

小學快畢業的時候,關佳穎要被爸爸媽媽接到上海念書去了,臨分別時,繁星送了她一隻很漂亮的發卡,是她攢了好久的零花錢買的。關佳穎送了繁星一個非常漂亮帶密碼鎖的筆記本,扉頁上就寫著這句話:「前世五百次擦肩而過,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回眸。」

「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關佳穎很鄭重地對繁星說。

繁星也很認真地點頭。

關佳穎的字一直寫得不怎麼好,這句話一筆一畫卻寫得格外認真,這個本子繁星好久都不捨得用。關佳穎去上海後就給繁星寫信,因為繁星家裡沒有裝電話座機,繁星也給她寫信,兩個人就靠書信往來。

少女關佳穎的初戀其實是一場暗戀,關佳穎的父親生意越做越好,終於一擲千金買下一處頂級的學區房,小區隔壁就是著名的×大附中,然而業主的子女並不能保證都進附中,必須通過考試。

關佳穎被逼上梁山,每天下午都要去培優班集訓,準備參加考試。

關佳穎去培優班的時間,正好是隔壁附中高中部的放學時間,所以幾乎是每天,關佳穎都能看見附中著名的校草男神。

附中校草剛剛念高三,但他是全國奧賽的雙料冠軍,據說T大已經有意特招,F大也近水樓台伸出了橄欖枝,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男神氣定神閒地準備高考。

校草其實瘦、高,長手長腳並不好看,還有點半大男生不修邊幅的落拓感,然而關佳穎就這樣被男神準確地擊中了,關佳穎在信裡花了整整四頁紙,向繁星描述自己被電到的感覺。

繁星覺得蠻危險的,關佳穎還那麼小,喜歡這麼大一個男生,會不會是壞人啊?

關佳穎在信裡斬釘截鐵地寫:「他不會是壞人的,他成績那麼好!」

繁星後來想想那時候蠻傻的,但小女生啊,成績好當然就代表一切都好,成績好的男生當然是男神。

小女生關佳穎費盡心機,死纏爛打,終於在生日那天如願以償,得到父母送的禮物——一台拍立得相機。在十幾年前,這當然是一份昂貴的生日禮物。關佳穎喜不自禁,早早就做了全盤周密的計劃,偷偷把相機帶在書包裡,果然,冒險拍到了男神的照片。

雖然是背影,但正好是深秋的黃昏,法國梧桐葉子金黃,男神半側著頭似乎在眺望什麼,只拍到他小半張臉。落日的餘暉正好在他頭頂,照得他頭髮茸茸的,像一朵蒲公英,也因為逆光的緣故,他那小半張臉模糊不清,看不清眉眼,只有光圈裡的輪廓,依稀能看出是個很磊落的男孩子。

關佳穎依依不捨,把這張偷拍到的照片隨信寄給了繁星,因為關佳穎的爸爸媽媽總是要檢查她的書包,她雖然有自己的房間,但其實沒有自己的秘密。萬一發現

這張照片,一定會天翻地覆地大鬧。而繁星的父母就不管……關佳穎不勝羨慕繁星,有一對管頭管腳的父母太煩了,尤其對青春叛逆期的小女生而言。

快點長大就好了,快點長大,就可以名正言順去追男神了,快點長大,就可以反鎖自己的房門,不讓父母再動自己的東西了。她把照片寄給繁星,一半是覺得放在她那裡更安全,一半也是想讓繁星看看,喏,我喜歡的男生,真的很帥呢。

繁星鄭重地替好友把照片藏在那個帶鎖的筆記本裡,等待哪天關佳穎有機會,再從自己這裡把照片取回去。

為了男神,關佳穎特別努力,真心實意想要考上附中,雖然她考進附中男神就要畢業去上大學了,但和男神做校友也很棒啊。關佳穎從時新的台灣偶像劇裡學到了「學長」這個詞,陶醉地在信裡又向繁星描述了一遍,自己如果能做學長的學妹,那真是太幸福啦。

結果關佳穎沒能考上那所著名的附中,關家父母討論一番之後,決心帶女兒移民,這個決定很匆忙。臨出國前,關佳穎倉皇地給繁星寫了最後一封信,叮囑她一定替自己保管好學長的照片。繁星的回信則被退回來,關家已經賣掉房子,查無此人了。

繁星升到中學,有了新的好朋友,但仍舊很惦記關佳穎,不知道她在異國他鄉好不好,過得習慣不習慣。說過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就是一輩子呀。

繁星十分順利考進家鄉排名第一的重點中學,剛唸了幾個月,就因為成績好,被推薦去北京參加作文比賽。這在當地轟動一時,雖然繁星的父母都不大在意,班主任倒是很欣慰,因為她是繁星的作文指導老師,出了這樣爭氣的學生,臉上有光。然而繁星跟父母說了兩次,爹媽卻都不願意出這筆參賽的路費。

繁星心事重重,十幾歲的少女,敏感而脆弱,問親戚借,親爹親媽都不肯給錢,何況親戚,再說,借了她拿什麼還?問朋友借,小孩子哪來那麼多錢,要好幾百塊呢。最後還是班主任猜到了,自掏腰包,又怕傷害到她的自尊心,所以特意跟繁星撒謊,說你爸爸下午來過學校,把錢交給老師了。

繁星心裡明知道爸爸不會這樣做,感激老師保全自己的顏面,更感激老師不遺餘力的幫助,貼錢讓自己參賽還這麼體貼。所以在作文比賽中格外用心,一篇《我的理想》寫得蕩氣迴腸,拿到了全國二等獎,獎金是一千塊錢。繁星早就想好了,八百塊錢的路費參賽費是一定要還給班主任的,還有兩百塊對繁星來說,真正是一筆巨款,她要存起來救急,誰知道下次還會遇到什麼事,經過這次她有了教訓,能少去求父母就少求父母吧。

比賽結束後,主辦方帶著所有參賽的學生乘車去參觀P大。學生們都很激動,P大啊,好多人心目中的最高學府,真正的頂級名校,多少學子嚮往的地方。

這也是繁星第一次到北京,也是第一次有機會看街景,前兩天都關在賓館裡培訓和參賽。坐在大巴車上,她打量著這陌生的、全然不同的大都市,與故鄉的南方小城比起來,或許是因為天氣的緣故,這裡更顯得蕭肅大方,天更藍,行道樹都已經落葉,連馬路都寬闊好多。賽後她的心情很放鬆,雖說是二等獎,但全國二等獎也只有五個人呢,何況還有獎金。她有一種終於不曾辜負老師期望的感覺,所以也很愉快。

P大的校園很大,湖邊風景很漂亮,雖然是初冬時節,寒風凜冽,但大家都並不覺得冷。

老師宣布一小時自由活動的時候,繁星也不敢走得太遠,就在湖邊隨意轉了轉。湖邊有幾株銀杏樹,金燦燦的葉子已經幾乎全落了,繁星不由得彎腰,撿起一片,對著光一照,像一把金色的小扇子,映著光隱隱透出葉脈,非常好看。她想撿幾片回去做成書籤送給同學。來了北京一趟,總要給好朋友們帶點小禮物,何況這是P大校園裡的銀杏葉,意頭也好。

她興沖沖拾起了落葉,一路走,一路看,無意間撿到一片銀杏葉子,又大又黃,上面卻有人用筆寫了一個單詞「GIMPS」,這個單詞繁星從來沒有聽說過,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她在心裡想,不愧是P大啊,這

裡的人真厲害,看起來都那麼有學問,這個陌生的單詞一定是哪個老師或學生隨手寫下的吧。

這片葉子因為又大又完整,繁星沒捨得丟,又因為上面寫了字,也不適合送人,她就留下來自己做了書籤,隨手夾在英語詞典裡。

繁星大約是這時候才動了要好好努力爭取考P大的心思,在此之前,她還是有點稀裡糊塗,就是老實聽話的好學生,老師讓好好學習,她就好好學習。而且成績好,父母多少會給點面子,不會劈頭蓋臉地罵她,求父母去開家長會的時候,自己也多一點底氣。

但現在不一樣了,她見到P大的校園,那座學府那樣美,在北方純淨的天空下,銀杏樹的葉子鋪了一地,像金色的地毯。風刮得天上一絲雲都沒有,北方的天空,真的是天高氣朗,令人心胸為之開闊。

那是一個嶄新的、全然不一樣的世界。她嚮往的世界。

她拼命地學,拼命地學,她希望去最好的大學,那間學校裡有溫暖的陽光,有利落的風,有金燦燦的銀杏樹,有一汪溫柔的湖水,那裡的每個人看起來都是天子驕子,前途無量。如果能進入那個校園,那一定是她十幾年人生裡,最大的幸運。

每次背單詞快要睡過去的時候,每次做習題到半夜的時候,每次厚厚的捲子讓人生畏的時候,她就對自己說,祝繁星,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你現在有機會自己決

定。考上P大吧,考上P大你才有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整個高三她體重才八十多斤,瘦到裙子都要繫腰帶,因為吃飯純粹是應付差事,腦子裡全是各種習題。每個同學都起三更睡五更,教室後面的黑板上寫著高考倒計時,每天都有不同的測驗和考試。在那些頭懸梁錐刺股的日日夜夜,她做完了全部的模擬卷,她背完了所有該背的單詞,她記住了老師提過甚至沒提過的全部知識點。高考的時候她其實整個人都有點麻木,進考場就做捲子,出考場就抓緊看一眼下一門考試的知識點。終於考完全部的科目,全班同學回到教室,開最後一次班會。所有人都在狂歡,有人把書都撕了,還有人歇斯底里地唱歌,有人跳到桌子上模仿街舞,還有人撞翻了她壘在課桌上的書,其中就有那本厚重像磚頭的英語詞典。

金黃的銀杏葉像蝴蝶一樣飛出來,繁星彎腰撿起,葉子上的那個單詞她還是不認識。但終於都結束了,人生最苦的一段日子,她把那片葉子微笑著夾回詞典裡,不管能不能考上P大,她都已經盡力了。

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她還覺得有點像做夢。她知道自己考得不錯,但也沒想到能比平時模擬考試多出幾十分,一下子以全省第三名的身份,錄取P大最熱門的專業。

當時顧欣然樂瘋了,比她還要開心,將一枝花插在她頭上,說你呀你竟然是全省的探花,探花郎你好啊!

繁星對於太好的事情,都有點忐忑,她都快要記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去學校報到。入學安頓好行李,走去食堂吃第一頓飯,她站在湖邊,望著那株銀杏樹,九月的北京天氣清朗,滿樹小扇子在風中唰啦啦地搖動,像無數濃綠色的小手掌。

她心想真好呀,自己終於可以站在這裡了,秋天的時候,又會是什麼樣的秋水長天,滿地金黃。

繁星一直覺得那片在這裡拾到的葉子給自己帶來了幸運。她在互聯網上終於查到GIMPS就是Great Internet Mersenne Prime Search的縮寫,即搜索梅森素數的分布式網絡計算。這是一個志願者計劃,每台個人電腦只要下載程序都能參加。可以利用電腦的閒置計算能力,計算最新的梅森素數。

她鄭重地決定做一個GIMPS志願者,加入這個計劃。

無數個人電腦會通過網絡組合成超級電腦,不停地計算,直到算出最新的梅森素數,聽上去也很有意思,對不對?

在P大念書那幾年,每年秋天她都要去湖邊撿一些落葉,寫上單詞。只不過她每次寫的單詞都是「lucky」,就像寫給幾年前那個迷惘而無助的自己。隔著歲月的長河,她想說,加油啊小姑娘,你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考上理想的學校,你會有足夠的運

氣改變今後的生活,祝你好運!

大學生活總是過得特別快,一眨眼就臨近畢業,同寢室的妹子們基本都不打算考研,大家紛紛在網上投簡歷,繁星也胡亂投了一些。

同寢室的二妹特別不理解:「你怎麼連這個都投啊?這個職位是秘書耶,我們專業還沒人畢業了去做秘書吧?」

大姐說:「你們不懂,她跟志遠一定是商量過了,要選在一起的!」

繁星笑嘻嘻地說:「其實是因為這個起薪最高,投!必須得投!」

二妹「撲哧」一笑,說你這個小財迷。

繁星一邊發郵件,一邊說:「我胸無大志,就想選個錢多的,哪怕稍微累點也值得。」

二妹說:「別謙虛了,你都D杯了還胸無大志!那我這超小A只能躺倒嚶嚶嚶嚶……」

大姐說:「哎,你看了網上的段子沒有,說一群人去應聘秘書,有人名校畢業,有人會寫公文,還有人特別機靈會辦事,結果最後老闆選了胸最大的那個,你別說,繁星還真合適……」話沒說完,二妹已經哈哈大笑起來。

繁星跳起來就笑著去捏大姐的臉,二妹趕過來救大姐,寢室裡幾個妹子滾成一團,差點把大姐的床都給壓塌了。

誰也不知道命運會給予什麼樣的緣分。

十七歲的舒熠決定還是參加高考,雖然T大已經明確表態要提前特招,T大工程物理系的某教授還特意藉著出差上海的機會來見了舒熠,表示無論

如何,希望他可以去T大。

看看他沉默不語,教授都急了:「你看,你只要選我們T大工物系,就可以直博,本科你要出國交流也行,你要不喜歡我,全系的導師隨便挑。」

舒熠說:「韓揚叫你來的吧?」

他直呼其名得毫不客氣,教授不由得一時語塞,說:「韓院士確實希望你能選T大,畢竟是他和知新師妹的母校。」

舒熠說:「他是他我是我。」舒熠說,「你回去告訴他,好好忙活他的一箭多星,別干涉我的私事。」

小小年紀的舒熠已經有了一種殺伐決斷的凌厲鋒芒,教授一直不明白韓院士縱橫捭闔,上天能攬月下洋能捉鱉,領導人面前談笑風生,在牛人輩出的校友裡也是傳奇人物,不知道為什麼就拿兒子沒轍,據說韓院士每年想見一次兒子都得托老校長居中遞話,覥著臉求人。教授本來覺得可能是外表溫柔內心強韌的知新師妹太厲害了,這麼一看,不是知新師妹從中作梗,而是舒熠本人太有主見了。

教授鎩羽而歸,麻溜地告訴韓院士:「不行,那孩子太軸了,不肯答應。要不您自己去做做工作?」

韓院士不敢。

你看,堂堂中科院最年輕的院士,學科帶頭人,××勳章獲得者,專業領域最大的權威,跺一跺腳整個基地都要震三震,擺一擺手整個行業都要搖一搖。然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兒子。

被人恥笑,全認了。

舒熠剛上小學時就自作主張把戶口上的名字改了,韓熠變成了舒熠,韓院士那會兒還不是院士而是教授,韓教授小心翼翼問了一嘴,舒熠冷冷地說:「姓韓太難聽。」

得,韓教授灰溜溜地連第二句話都不敢問。

從小舒熠都不叫他爸爸,他心裡有愧,雙重有愧,也不敢跟兒子計較。等兒子再長大點,他越發覺得這父子關係都快要顛倒過來了,舒熠比他還沉靜,每次見了他都淡淡的,此去經年,韓教授奮發圖強變成了韓院士,在兒子面前都沒能多半分底氣。

韓院士愁得頭髮都白了,跟組織上打報告要申請去F大教書,因為覺得八成舒熠是要去F大了。領導拿到這報告當然是大驚失色,找他談心,懇切談了半天,韓院士決定還是不申請調動了,畢竟確實走不開,更重要的是,舒熠不管是去T大還是F大,反正他見了自己一定掉頭就走,自己真要殺去教書,學校肯不肯安排自己帶本科生還兩說,舒熠沒準就立刻休學轉校了。

命苦啊,妻離子散,兒子還不認自己,想離兒子近點還擔心兒子跑路。韓院士握著小手絹,擦一擦心酸的眼淚,帶著人爬到火箭裡面檢查電路元件去了。

舒熠決定參加高考之後,倒輕鬆了不少。高中班主任更是開心,舒熠的成績八成是要考出個狀元來,出個保送生哪有出個全市狀元榮耀。

舒知新對兒子素來是放養政策,願意參加高考,好呀,高考是難得的人生經歷,經歷一下又沒什麼不好。

就這樣,舒熠成了附中高三莘莘學子中的一員,每天上學放學,做習題考模擬,不緊不慢踩著高三那環環相扣的緊張節奏。

這天他拎著書包走出校門,因為天光甚好,他不由得抬起頭來,望了望遠處的雲。

他不知道在遠處,有一個小姑娘,飛快地舉起拍立得,拍下了一張他站在樹下的照片。

舒熠心不在焉地應付完了高三,高考他考得瀟灑隨意,舒知新那幾天正好有事要忙,母子倆生來從不在考試上發愁,她也沒去送考。中午飯舒熠在考場附近隨便吃的快餐,晚飯他自己回家煮了菜飯,吃完還看了電視玩了遊戲。考完他估了估分,覺得發揮正常,舒知新也沒問他,報志願的時候舒熠看了一眼,就選了P大的物院。他知道自己考了六百多分(2005年高考上海捲所有科目總分為六百三十分),數學物理雙滿分不說,還拿過奧賽獎,穩投穩中。

等錄取通知書下來,P大物院院長老周只差敲鑼打鼓地慶祝,韓院士氣急敗壞,老周跟自己是多年宿敵積怨重重,兒子這是打人專打臉啊!

韓院士含著一口鮮血,跑到宿敵面前請吃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父母心!

老周得意揚揚地說:「用得著你拜託嗎?看在知新師妹的分上,我也得好好照顧熠熠啊!」

韓院士被宿敵再扎心一次,也只能含笑舉杯:「是,是,那是一定!」

韓院士都沒敢在兒子的入學過程中露面,倒是開學後,藉口開學術研討會去了兩趟P大,倒惹得P大校長心思活絡地想請他去講個學術公開課,畢竟某領域他是全世界最好的專家,又是院士,招牌鋥亮。

韓院士嚇得趕緊婉拒了,開玩笑,一講公開課就得海報貼滿校園,舒熠又不瞎,這不自己給自己找事嗎?

現在還能裝作若無其事,沒事到P大逛逛,跟兒子的老師們聊個天,關心一下兒子的動態。來講一次課那就毀了這一切!這一切!

韓院士委屈,然而,人不能怪社會,怕兒子不能怪校長,可不是自己咎由自取。

舒熠沒在寢室住兩天,就在P大附近租了個房,過著平時教室圖書館實驗室,節假日就逛中關村的生活。當然,他韓院士的兒子,聰明真是十二分聰明,專業上一點就透,又有鑽研精神,所有老師愛他愛得不得了,好幾個人動心思,想勸說他直博。

韓院士既驕傲又傷感。

奈何兒子壓根不認自己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