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微光(7)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老狐狸對滴水不漏的回答非常不滿意,左右打量舒熠:「我是不是在什麼別的地方見過你?」

「我跟高鵬去過您家吃飯,當時您在家,只不過晚上有應酬喝多了,所以只跟我們打了一個招呼就睡著了。」

「哦。」老狐狸敲敲額角,「總覺得你有點像我一個熟人……」

舒熠索性坦白了:「我媽叫舒知新,溫故而知新的知新。」

老狐狸嘴裡一口紅酒「噗」地全噴出來了,助理嚇得面無人色,繁星也驚詫莫名。

老狐狸的表情彷彿自己剛噴出來的不是紅酒而是鮮血,他眼神錯綜複雜地看著舒熠:「你是知新的兒子。」

「對。」

老狐狸無言十秒,竟然聲稱頭疼匆匆告辭,助理忙不迭幫他拿著外套,兩人簡直是落荒而逃。

繁星看著舒熠,舒熠特別坦然地吃著薺菜餛飩,這薺菜可難得了,在美國能吃到,多虧一位朋友幫忙推薦的中餐廳外賣。

繁星終於開口問:「他不會是你……親爹吧?」

「那哪能呢,」舒熠說,「我長得比他帥,你不覺得嗎?」

繁星問:「那他幹嗎是剛才那種反應?」

「他暗戀我媽多年,一直沒追上。我媽當初可是T大一枝花,著名的女神。暗戀我媽的人要從五道口排到廣安門橋。」

繁星問:「就這樣能把他嚇跑了?你親爹到底是誰?」

舒熠說:「我小心眼兒,不想說。」

繁星佯裝生氣:「嗯,等回頭孩子懂事了問我,我就說,媽媽也不知道你爺爺是誰,你爸小心眼兒,不告訴我。」

舒熠只好投降:「不是不是,不是不想告訴你,其實是有點丟人……」

繁星問:「還能比是高遠山更丟人?」

舒熠說:「差不離吧……倆老狐狸都是一丘之貉。」

被稱為一丘之貉的老狐狸離開舒熠的公寓後,上車就驚怒交加地給另外一隻老狐狸打電話:「舒熠是你兒子!你的兒子竟然是舒熠!」

另一隻老狐狸特別無奈:「那又怎麼樣,他又不肯認我,有等於沒有。」

高遠山特別感慨:「知新的兒子都長這麼大了……還這麼有出息……」

另一隻老狐狸說:「可不是,所以他不認我,隨便他好了,反正總有一天,他會想明白的。」

高遠山稍微佔了點上風,起碼自己的兒子還是肯認自己的,雖然最近正在跟自己大鬧彆扭,故意公然追求公司總機試圖把自己氣出心臟病。不過,他轉念一想,就勃然大怒,朝著電話那端的老狐狸開火:「你都不告訴我一聲,我還在收購舒熠的公司,逼得他把公司麻溜兒地賣給美國人了,你說這要是讓知新知道了,不得生氣再不理我了。」

「遠山,」電話那端的人惆悵地打斷他的話,「知新已經過世了。她不會知道了。」

兩個老狐狸一瞬間就沉默下來,共同懷念遙遠歲月裡,那一抹青春的亮色,和最單純美好的回憶。

高遠山說:「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問過你,你當初是怎麼跟知新吵翻了,讓她帶孩子出走,去了上海。」

老狐狸沉默了幾秒鐘,還是坦誠地回答了:「因為波粒二象性,我和她因為電子衍射試驗結果吵起來了,你知道知新那個人,學術上最認真,誰也不能說服她放棄自己的觀點。而我那時候又年輕氣盛……一生氣就住在實驗室,沒回家。過了幾天我回去,她就已經走了。後來才知道,熠熠發燒39度,她一個人帶孩子住院,找我我也不理她。」

高遠山氣得眼前發黑:「你這個渾球兒!」

「可不。」老狐狸說,「我是個渾球兒。」

高遠山說:「要不是你還在為國家做貢獻,我這回國就開車去山裡把你拽出來打一架!」

老狐狸說:「沒空,我們最近忙衛星發射。不然朝陽公園約一架,不就是打麼,看誰打誰!」

倆老狐狸還在放嘴炮,忙衛星發射那個突然回過味來,問高遠山:「你剛才說舒熠要把他的公司賣給美國人?」

「可不。」高遠山難得有點慚愧,這不是被他逼急了,不然舒熠也不會出此下策。

「這不可能啊。」到底是親爹,對自己的DNA有幾分自信,「這不像是舒熠會幹出來的事。山窮水盡他都不會認輸,這都遠還沒有到山窮水盡……我怎麼覺得,這中間有古怪呢……」

巴特心情很好,簡直是非常好,尤其舒熠簽完字之後,他覺得整個世界沒有再美好的事了。

大局已定,即使將來真有任何蛛絲馬跡被舒熠看出來,也無所謂了。

收購布局是MTC與韓國公司聯手,精心設下的圈套。韓國公司早就想要剝離越來越利潤微薄的手機業務,恰巧新款手機又出了故障,必須全球召回。所以在MTC的遊說之下,韓國公司願意將手機業務打包賣給MTC,並且雙方默認把手機故障責任推給舒熠。

MTC另一計劃就是收購舒熠的公司,因為舒熠的公司擁有太多國際專利了,如果做手機業務,無論如何繞不開舒熠的專利。與其每年每一款產品都給舒熠公司交錢,不如把整個公司買下來。MTC對舒熠公司垂涎三尺,尤其在自主研發最新的傳感器受挫之後。巴特了解舒熠,他的私人公司有最好的傳感器研發團隊,因為研發太燒錢了,所以那家私人公司一直在虧損,但也有許多可以用得上的專利。所以他決定一石二鳥,把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拿下。

行動當然需要非常非常小心,一點一點地接近目標,巴特非常有耐心,從韓國公司宣布手機故障是因為陀螺儀,MTC終於開始了正式的收網。

誰知道長河誤打誤撞,也相中了舒熠的公司。MTC也沒想到長河會突然插一杠子進來,幾乎讓這個精心的布局功敗垂成。

幸好MTC沒有提前暴露收購跡象,所以巴特決心遊說舒熠,果然,舒熠被他的條件打動了。

前有狼後有虎,巴特巧妙地借力打力,反倒在長河的收購壓力下,逼迫舒熠最終還是選擇了MTC。

很好,一邊收購了韓國公司的手機業務,一邊收購了舒熠的公司,完成了整個產業鏈布局,更重要的是,舒熠還貢獻了他的私人公司,那家小公司對自己來說,也非常有用處,而完成這次收購後,MTC將一躍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移動電子設備生產廠商。

完美!

這是一次完美的收購戰!

沒有硝煙,沒有腥風血雨,沒有惡劣的廝殺。舒熠甚至因為MTC慷慨的允諾,對MTC願意支持管理層留任而表達了謝意。舒熠唯一提出的要求是兩個交易必須一起完成,雖然因為一家是上市公司,一家是私人公司,無法做成一份合同,但如果MTC中止收購舒熠那家私人公司,那麼上市公司的收購協議也立刻無條件中止。

關於協議中特別約定這一條,舒熠並沒有解釋原因,但原因不用說也非常清楚,他擔心MTC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再履行承諾。

舒熠仍舊不知道其實對MTC來說,這兩家公司他們都想要,非常想要。

巴特得意地給自己斟上一杯威士忌。

勝利的滋味,非常之美妙。

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首先買下了舒熠那家絕對控股的私人小公司,等待合法交割辦完,同時辦理更複雜的上市公司併購。

就在喜滋滋準備完成併購最後的手續時,突然MTC晴天霹靂地接到傳票,通知必須中止這場收購。原因是違反《反壟斷法》。

MTC公司錯愕,法務仔細審核,這才發現舒熠那家個人公司有個特別不起眼的小業務,但這小業務跟MTC主營的手機配件業務是重疊的,一旦收購成功,確實MTC會在此業務佔據過高的市場份額,違反了《反壟斷法》。而他們把幾乎所有審核精力全部放在兩家上市公司的主營業務上,他們甚至仔細審核了那

家私人公司的主營業務,但完全沒發現這麼小小的一點問題。

但現在這個問題竟然致命了。

巴特心裡一沉,知道這八成不是一個疏漏或意外。

他抱著最後一線希望,與舒熠見面談判。

雖然仍舊給舒熠倒上一杯威士忌,但他的內心其實十分憤怒,然而,這是談判,不是嗎?

他臉上堆滿笑容:「親愛的舒,我知道這個小問題也是你並不想看到的,我們能解決這個問題嗎?畢竟,我們有足夠的善意,而且,你也充分了解這一點。所以,讓我們解決這個小問題吧,那是一個特別微小的業務,可能是因為疏忽,我們都沒有留意這一點。」

舒熠說:「那可不是疏忽,你和我都清楚地知道這一點。我甚至精心地計算過,它需要達到的市場佔有率比例。」

巴特看著他,終於漸漸地明白過來:「哦!天啊!你知道一切!」

舒熠非常坦然:「是啊,我知道一切。」

巴特一瞬間幾乎想咬下自己一塊肉,他牙關緊咬,過了好幾秒鐘,才說:「你這個計劃太瘋狂了。」

是的,以自己的私人公司為餌,甚至簽署上市公司的併購協議,相當於全部身家的梭哈,賭的就是巴特會一口吞下餌,這近乎瘋狂。

舒熠說:「我說過,我太太懷孕了,我想盡快地結束這一切。」

巴特不得不承認,這瘋狂的計劃巧妙而有效,自己被困住了。

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因為他們貪心,先一口吞下了舒熠放出來的餌。

他咬牙切齒地說:「你到底是怎麼想出這種辦法的,該死,你簡直是我見過最瘋狂的人。你這麼做,簡直是……」他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憤怒。

舒熠說:「當你不再把我當朋友時,我對自己說,OK,我也不用把你當成朋友了。我曾經在你和LR中間猶豫了一下,考慮到底把這個誘餌給誰,但你的表現,讓我最終選擇了你。LR起碼是一個光明磊落、值得尊敬的對手,不是嗎?」

巴特沮喪地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舒熠。

他只能打起精神來,維繫最後的尊嚴:「可是我們還能上訴到巡迴法庭,我們可以抗辯這不構成壟斷。」

舒熠十分有風度地舉杯:「祝你好運。」

在舒熠彬彬有禮地告辭後,巴特摔碎了自己最心愛的一瓶威士忌。

而高遠山得知這一切之後,心情十分複雜,因為他捫心自問,如果到收購戰最後階段,跟舒熠談判的時候,舒熠拋出來這個餌,自己一定會一口吞下去。那麼此時此刻,糟心的可不正是自己?

高鵬這時候可得意了,如果有尾巴,這會兒他的尾巴一定搖得比暴雨天的汽車雨刷還快。他嘚瑟地說:「看,要不是我攔著,進圈套的可不就是您了!」

難得他對親爹說話用了「您」字,高遠山也覺得格外刺耳。他冷著臉說:「那可不一定,舒熠這招不見得對我有用。」

高鵬也不跟他再爭執,沾沾自喜地說:「我跟小麗約會去了。」

小麗是總機姑娘的名字,高遠山一聽到這兩個字,就覺得心臟又在怦怦怦地跳,跳得都快從胸腔子出來了,太陽穴也突突直跳,簡直青筋直暴。

「滾滾滾!」他恨不得拿雞毛撣子揍兒子,「快滾!」

高鵬看他被氣得夠嗆,得意揚揚地走了。他說是跟總機姑娘約會,其實總機小麗有個特別穩定的男朋友,對集團太子爺的追求,她就覺得是場鬧劇,根本就不怎麼搭理他。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鵬孤獨地想,開著幾千萬的跑車竟然都找不到一個合意的姑娘吃飯。

也許可以逗一逗那個狗仔顧欣然,他忽然興沖沖地想到。自從得知那個兇巴巴特別討厭的女人是做娛樂媒體,即所謂的狗仔隊之後,他甚至都有了去追求一個女明星搞個大新聞的衝動。

到時候讓顧欣然跪著求自己接受採訪!

叫她竟然敢踹自己命根子!叫她趾高氣揚!叫她兇巴巴!

他決定請宋決銘吃飯,最近顧欣然成天跟著宋決銘拍拍拍,難得宋決銘竟然安之若素,沒準自己能想出個招,好好戲弄一下顧欣然。

他興致勃勃給宋決銘打電話,結果宋決銘正在機場,要去美國開發布會。

高鵬頓時想要不要也飛到美國去湊個熱鬧,畢竟舒熠他們都在那裡,多有意思啊。

但轉念一想,老頭子嘴上不說,其實這兩天心裡正難受,再說了,自己還在假裝追求公司總機小麗,要是跑到美國去,豈不露餡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鵬掏出手機,通訊錄中存著「狗仔」兩個字,正是顧欣然的電話號碼。他手一滑,竟然撥出去了。

撥出去就撥出去吧,他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果然,顧欣然一接電話就兇巴巴:「哪位?」

都已經不打不相識了,連他的通訊錄都存了她的號,而她竟敢還沒存他的電話號碼。他皮笑肉不笑地想,得好好戲弄一下她。

他說:「噓,不要問我是誰,我是暗戀你的人。」

「神經病!」顧欣然「啪」就把電話掛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高鵬將手機扔在副駕座上,仰天長嘯。

老宋飛到美國,就在美國開了一場發布會。這是老宋堅持的,在美國向全世界媒體宣布,會更有力。

公關部忙得焦頭爛額,因為要召集更多的媒體,還希望發布會的效果在國內有最好的傳播。好在老宋的女朋友幫上了大忙。

老宋的女朋友叫祁雨玿,非常漂亮,也是個很開朗的人。

繁星和舒熠請老宋和祁雨玿吃飯,繁星很好奇老宋和祁雨玿是怎麼認識的。

祁雨玿笑嘻嘻地說:「不能說,這是緣分。」

老宋難得也期期艾艾:「不能說,這是緣分!」

祁雨玿是著名的小花旦,紅得不得了,顧欣然忙得連滾帶爬給繁星普及:「很紅,很紅,你知道嗎?就

是我在蘇州盯的那個小花,她竟然跟你們公司的一個高管在談戀愛,你不知道整個娛樂圈都轟動了!你們現在是娛樂頭條,小花的粉都在跟別人安利講解什麼是陀螺儀,這技術又是如何高大上!這簡直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營銷啊!」

繁星和舒熠都覺得挺高興,倒不為別的,就因為老宋終於遇上了合適的人。看他與祁雨玿的樣子,真的是十分相愛。

老宋現在動輒上娛樂頭條,連帶他服務的公司都被扒了個底兒掉。這次發布會,專門有人不顧時差給國內娛樂新聞媒體做直播。

老宋大約被狗仔隊歷練出來了,發布會開得氣定神閒,對著無數攝像機特別從容。而且講述的內容,又是他最擅長的。他以最踏實最詳細的萬次實驗數據,指出手機故障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陀螺儀,而是手機中另一個零配件——MTC生產的傳感器導致。證據確鑿,並歡迎全行業共同來驗證這實驗結果。

發布會當然轟動業界,國內娛樂新聞都進行了不遺餘力的報道,當然重點有點歪,但宣傳和傳播效果還是顯著。起碼好多吃瓜群眾都圍觀了這件事,對手機真正的故障原因有了認知。

市場應聲而起,舒熠公司的股票暴漲,MTC灰頭土臉,被懷疑與韓國公司聯手欺騙消費者,因為MTC正打算收購韓國公司的手機業務。韓國公司迫於壓力再次公開道歉,聲稱要重啟調查,嚴查真正的故障原因,饒是如此,韓國公司也備受指責。MTC承受了更多輿論壓力,就算是MTC申訴抗辯在《反壟斷法》案子中獲得勝訴,只怕他們也無法再按原計劃進行併購。

幾番權衡之後,MTC終於萬分痛苦地決定中止收購計劃。

MTC一直想要的是大魚吃小魚,趁著小魚勢弱的時候一口吞下,但現在小魚游得太快,並且越來越大,強行硬吞會卡住喉嚨。

性命攸關,還是尋找別的合適的小魚吧。

資本是嗜血的,資本也是恐懼的,它們會計算每一分利益,並且獲得最好的性價比。

舒熠讓公司在收購戰中毫髮未損,全身而退,一戰成名。

雖然外人並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但業界都幾乎要喝一聲彩,這一招著實漂亮。

中小股東這才明白他最終的目的,但還好,所有股東的利益得以保全。舒熠並不在乎他曾經擔當的那些罵名。

「大股東就是用來背鍋的。」他甚至開了個玩笑,「感謝大家給機會讓我背鍋。」

他風度翩翩,一點也不記仇,所以贏得了更多好感。

風雨過後,塵埃落定。

離開美國之前,舒熠帶繁星再一次去Kevin Anderson墓地,向他告別。

這次兩人再站在Kevin Anderson的墓碑前,更是感慨萬千。

舒熠心中感激Anderson太太的證詞,心裡有很多話要說,但又覺得不必說了。他輕輕地用手指撫摸著好友的墓碑,默默地在心裡說,謝謝你,老夥計。

遠處,晴朗的天空蔚藍,襯托著潔白的雲朵,巨大的喬木已經長出巴掌大的新嫩葉子,極高處的樹梢上還是茸茸帶著白毫的新芽,東海岸的春天,一切都欣欣向榮。一架輕巧的遙控無人機,正以嫻熟的弧線飛越花樹的上方,像風箏那樣,卻又比風箏靈活得多,更像一隻自在盤旋的大鳥。

那架無人機本來飛得很平穩,飛到墓碑上方時忽然失去控制,就在半空失去動力,急速垂直掉落,「啪」一聲砸下來,舒熠眼明手快護住繁星:「小心!」自己卻被無人機砸中眉骨,幸好那架無人機很輕,饒是如此,也砸出一道傷口,開始滲血。

繁星趕緊掏出紙巾給他按住傷口,幸好出血不多,按壓之後迅速止住了。

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奔過來,大約是知道自己闖禍了,他湛藍的眼睛怯生生地看著舒熠,問:「我砸到你了嗎?先生,你在流血,哦,不,需要幫你叫911嗎?」

舒熠撿起無人機,蹲下來和小朋友說話:「嘿,這只是一道小傷口,像被小草葉子劃傷的那樣,並不嚴重。這是你的無人機嗎?」

「是的。」

「你怎麼操縱它?」舒熠問,「我沒有看到你有拿遙控器。」

小男孩伸出手給他看:「這個指環。」

小小的指環套在他的手指上,那是最新的概念版人體可穿戴智能裝置,通過感應人體的手勢動作來控制無人機。舒熠眼眶微潤,他認出這產品,這構想本來是他提出的,老友精心地把它從構想變成了現實。

「真酷。」舒熠由衷地讚嘆。

「是的,真酷!」小男孩驕傲地說,「PAPA做的。」

「你知道它的原理嗎?它是通過陀螺儀來感應和定位人體的動作,然後將這動作換算成計算機指令,傳達給無人機,讓無人機根據指令,做出各種飛行、盤旋、拍攝、降落的動作。」舒熠耐心地向小男孩講解,「因為技術不完善,所以你以後要在開闊無人的地方操縱它,並且身邊有人幫助你,以免它失控導致更糟糕的後果。」

小男孩很清澈的眼睛注視著舒熠:「我以後不會再偷偷玩它,我向你保證。你是我PAPA的朋友嗎?你和這位夫人,是來看望我PAPA的嗎?」

「是的。」舒熠說,「你PAPA是個偉大的工程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的。」小男孩的眼神突然有幾分黯然,「可是他現在不在了。」他的聲音也低下去,「而且,這枚指環也不完善,有時候無人機會突然失去控制,比如剛才,我就不小心砸到了你。」他仰起小臉,「有人說我PAPA這樣做是危險的,他因為失敗的產品而失去生命,讓家人都很痛苦,誰也不知道一次失敗就會這麼可怕,他有時候做得太多了,太快了。」

舒熠說:「可他留下的光芒還在。」他指了指那枚指環,「這就是光芒。」

舒熠說:「我們走在一條充滿荊棘和坎坷的路上,這條路幾千年來一直有人走著,正因為有無數挫折和失敗,才有一點一點微小的光芒。你不知道那火光會點燃什麼,我們摒棄了日心說,我們擁有了電燈,我們有了電話,我們探索太空,我們有了海底電纜。每天我們都在享受這光芒,但總有人,永遠有人,為了這光芒犧牲。有些人,注定是為了這光芒而生,也會注定為了這光芒而死。」

他說:「你PAPA是個偉大的人,他是為這光芒而生,也是為了這光芒而死。」

小男孩湛藍的眼睛在熠熠發光:「我也要做一個像PAPA那樣的人。」

「那可真是太棒了。」

遠處保姆在大聲喚著小男孩的名字:「Dave!Dave!Where are you?」小男孩回頭揚聲回答:「我在PAPA的墓碑前!我在和PAPA的朋友說話。」

舒熠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陀螺,說:「嘿,Dave,很高興能認識你,這是送給你的。」

舒熠將它放在小男孩手心,輕輕一擰,陀螺迅速旋轉起來。

小男孩看著飛速旋轉的陀螺,眼神發亮,如有光芒。

舒熠知道,這光芒永遠不熄,前赴後繼,照亮人類歷程的所有萬古長夜。

【全文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