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微光(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沒有婚前協議。」舒熠挺隨意地說,「我的一切都是她的。她是我的妻子,我的終身伴侶,我願意與她分享。」

巴特一時意外得說不出話來,因為舒熠即使目前處於特別困難的狀態,但仍舊身家不菲,他缺乏的只是現金進行反收購而已,甚至因為長河的惡意收購,從市值上來說,他擁有的公司股票正在暴漲。

巴特嘟噥了一句,說:「你是個慷慨的人,舒,你也真是一個好人。」

舒熠說:「她是個慷慨的人,她給了我愛情,給了我她所有的一切,所以平等地,我應該給她我的一切。」

巴特舉杯:「祝賀你!看來你尋找到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半。」

「謝謝!」舒熠與他碰杯。

兩個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巴特雖然老謀深算,但表現得非常有誠意,不斷地進行試探和遊說,但總的來說,他的舉動並不令人討厭。畢竟比起長河來說,他這是典型的先君子後小人,起碼還給機會讓舒熠選擇。

「你想一想,舒。」巴特說,「你沒有錢了——我能算出來你能有多少錢進行反收購,大家都計算得出來,所有華爾街的那群傢伙,他們的鼻子比狗還靈。你撐到今天不容易,可是也就到此為止了,在流通股領域,你不能不認輸。LR有源源不斷的錢,我知道他們的主營業務,雖然油價在跌,可是它擁有那麼多油井,那些石油每天都在變成錢。我也知道

LR的高,他是一個非常非常狡猾的對手。他知道你沒有錢了,輸掉了流通股,你很難在其他地方找補回來。你很有才華,舒,但這個世界是殘酷的,它的規則是,你失去了一張牌,重要的牌,OK你輸了,這不是你的錯,你堅持了足夠久,但LR已經贏了。你再掙扎,只不過把自己弄得流血不止,而我,MTC,絕對不能眼看著LR得到你,所以別拒絕我們。我們只是想要幫助你。」

舒熠沉默了很長時間,因為他知道巴特說的都是實情,雖然還在苦苦支撐,但流通股的拉鋸戰不會持續太久,他已經提前輸掉了這局。其實和長河進行流通股較量的時候,就已經是輸了,但不能不為,雖千萬人吾往矣,縱然是飛蛾撲火,他也只能用自己的翅膀擋住烈焰。

「想想看吧,舒,我們有最大的誠意,最優厚的條件。」巴特說,「我們甚至可以給你個人那家小小的公司注入一點資金,甚至,我們可以買下它。」

舒熠有點敏感地看著巴特,除了上市公司外,他個人確實有一家小公司,那原本是從起初回國創業時組建的一個研發團隊發展起來的,主營業務跟陀螺儀也沒有太大關係,而是生產一些特定的手機配件和人工智能專用的傳感器,因為一直在虧錢,所以靠舒熠的個人財產支撐。這家小公司他絕對控股,與上市公司並無任何同業競

爭或關聯交易,且屬於他的個人財產,因此外界關注到這家小公司的人並不多。

巴特感覺到了他表情細微的變化,他心中暗自得意,說:「你看,舒,我能解決你實際的困難,甚至,可以在你個人的利益上給你最大的幫助。我們是朋友。」他意味深長地說,「朋友總會替朋友考慮的。」

舒熠說:「這樣是有悖我原則的。」

「但是你現在有家庭。」巴特感覺到了鬆動,繼續遊說,「你很愛你的太太,你馬上就會有自己的孩子,你願意破產嗎?你願意孩子出生就一無所有嗎?我們總能想到辦法的。」他寬厚的手掌落在舒熠的肩上,「想想吧,舒,不要著急,仔細考慮之後再回答我。你是一個好人,你願意為所有股東負責,但是所有股東,真的站在你這邊嗎?」

回去的路上,舒熠很疲憊,繁星也是,應酬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雖然巴特太太十分熱情,但那是另一個社交戰場。舒熠在打一場戰役,她又何嘗不是。舒熠將她攬入懷裡,繁星沒有作聲,靜靜地靠在他懷中。

舒熠說:「覺得有點對不起你,總讓你跟著我吃苦。」

繁星說:「我願意。」

舒熠笑了笑,說:「前有狼後有虎,也沒別的路可以選,你覺得我應該選狼,還是應該選虎?」

繁星說:「真的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嗎?」

舒熠說:「或許吧,但目前看來,真得在狼和虎中間挑一個了。」

繁星故意活躍氣氛:「不如點兵點將,點到哪個選哪個。」

舒熠笑了一聲:「還不如擲骰子。」他在她耳朵上親了一下,說,「就選老虎吧,我決定了。」

繁星詫異地看著他:「這麼快?為什麼?」

「反正總得選一個。」舒熠明顯表情放鬆了許多,也許是真的無所謂了,他甚至開起了玩笑,「畢竟老虎剛誇過你漂亮,看在這個的分上,我也得選虎啊!」

話是這麼說,做任何決定其實都非常艱難。首先得統一股東的意見,股東們也知道舒熠盡力了,毫無辦法,但這時候選擇跟MTC合作,簡直是棄子認輸,僅股東們就統一不了意見。當MTC提出首先可以誠意收購舒熠那家私人公司時,股東會簡直炸鍋了,大部分中小股東立刻拍案而起,覺得舒熠這是背叛和出賣。

一時間什麼難聽的話都有,舒熠迅速失去中小股東的支持,更有難聽的電話打到繁星這裡來,她也默默地過濾掉。

其實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舒熠想要賣掉私人企業的初衷也是為了籌錢,籌錢才能反收購,然而不會有人這樣理解,很多中小股東甚至倒戈偏向了長河。

舒熠在一片罵聲中還能苦中作樂,說:「這算不算眾叛親離?」

他其實因此肩負的壓力比任何時候都大,連老宋都忍不住打了個電話來,說:「舒熠你千萬不能這麼幹,你這麼乾會失去民心你知道嗎?」

「那麼你告訴我,我能從哪裡找錢來反收購?」舒熠反問,「如果不賣掉私人企業,我能從哪裡找錢?何況私人企業一直在虧錢,而現在,我甚至能把它賣個好價錢。」

老宋說:「你也不能這麼幹,你這麼幹不是飲鴆止渴嗎?小股東們要是全都支持長河收購了,你該怎麼辦?」

舒熠說:「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高鵬也打了電話了,直截了當地說:「舒熠,雖然我是站你這邊的,但你真要把公司賣給MTC,還不如賣給我爸呢。你看,咱們倆什麼關係啊!你賣給我爸,那不就等於賣給我?你放心,沒等你落我爸手裡,我一定就已經想法子把你給撈出來,不讓他染指你!我爸為了我跟公司總機的事都快氣瘋了,現在他只要我跟那姑娘分手,什麼條件他都肯答應,所以我一定有法子把你弄出來,MTC開什麼樣的條件我都跟!我做你的大股東,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舒熠還有心情跟他開玩笑:「那你不得犧牲你跟總機姑娘的感情了?」

高鵬特真誠地說:「我想做你的大股東想了這麼多年,犧牲點感情怕什麼!」

舒熠十分感動地拒絕了。

舒熠雖然覺得無愧於心,但罵聲四起,長河簡直快要樂瘋了,知道舒熠這是被逼到山窮水盡,不得不出此下策。

高遠山說:「這是真沒錢了,打算拿個人財產堵上。他的個人財產能堵多少窟窿,還挨所有股東的罵,認為他這是拿錢跑路。這舒熠,被逼得都出傻招了!」

長河乘勝追擊,在中小股東那裡頗有所得,頻頻舉牌,漸漸逼近收購成功臨界線。MTC則不焦不躁,以逸待勞。

巴特十分肯定,舒熠絕不會甘心被長河收購,而且自己已經釋放了如此的誠意,舒熠肯定會回頭的。那可不是一個錢兩個錢,而是很多個億。而且舒熠的個性業界都知道,他非常有責任感,哪怕僅僅是為了管理層留任,他也會跟自己展開最終談判的。

長河將舒熠逼得越緊,MTC就在談判中越是有利,所以巴特十分悠閒地觀戰,等待舒熠自己進入囊中。

因為收購而再次召開的股東會簡直鬧翻天,完全沒有了第一次股東的同仇敵愾。所有人對舒熠充滿了敵意,舒熠不得不承認MTC這招真是一箭雙鵰,首先迫使他天然地考慮是否立刻變現個人財產反收購,然後瓦解和離間了他與中小股東原本良好的同盟關係。

巴特老奸巨猾,給他添置了無數障礙,而他還得感激MTC的好心,起碼它從表現甚至實質來說,都是在給他提供反收購幫助。

焦頭爛額裡迎來最後一次庭審,早起繁星給舒熠打領帶,準備去法庭。紐約已經是春深似海,春光明媚,

舒熠覺得繁星手指微涼,她最近十分疲憊,他握住她的手,給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

這次庭審控辯雙方都做好了決一死戰的準備。

控方列舉的證人都非常有力,包括一名高級別技術顧問,他詳細向大家解說了平衡車的失控原因,正是基於舒熠向Kevin Anderson在郵件中提出的技術建議。然後列舉了實驗室做的一次次模擬實驗,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造成平衡車的失控。

控方詢問舒熠:「這郵件是你發送的嗎?」

「是。」

陪審團寂靜無聲,每個人都在做筆記,也看不出來陪審員們在想什麼,他們都經過培訓,不會在法庭上表露任何情緒。

控辯雙方糾纏的點都在於是否過失殺人,因為這是重罪。而商業欺詐罪名更輕,也是建立在舒熠有明確得知產品缺陷,卻仍舊出售給下游企業的基礎上,律師很有信心打贏後一點,因為主觀故意很難證明。

控方的證據鏈倒是羅列得很完整,辯方律師試圖突圍了幾次,都被控方精確地擋下來,庭審一時膠著,氛圍也漸漸凝重。連繁星都知道情形不妙,再這麼審下去,或許陪審團真的會判罪名成立。

就在庭審間隙,辯方律師的助手走進來,悄悄在律師耳邊說了一句話,律師精神大振,申請引入新的證人。控方立刻反對,因為辯方沒有提前申請。律師力爭,說明這位證人十分重要,控辯雙方又在庭前幾乎吵起來,法官最後還是決定引入新證人。

這位新證人是Kevin Anderson的太太,她在丈夫的葬禮後就沉浸在悲傷中,帶著孩子去澳洲陪伴丈夫的父母,剛剛才回到美國。

舒熠不知道律師怎麼找到她,並說服她出庭作證。

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Anderson太太,上次見面,還是好多年前,Kevin盛情邀請他去家中做客。Anderson太太和氣可親,就像師母一般招待了他和另幾位年輕的客人。

舒熠心裡充滿內疚和悲傷,律師沒有向他提起,可能也是擔心他反對打擾Anderson先生的遺孀。他看了一眼繁星,繁星懂得他的意思,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律師也沒有跟自己商量過。

這件案子對律師而言也非常非常重要,因為獲得很多美國商界的關注,報紙上更有長篇累牘的報道,所以律所幾乎是拼盡全力,也想要贏下這場官司。

正因為如此,控方也是拼盡全力,想要一個漂亮的結果。

Anderson太太宣誓後坐到證人席上,她十分平靜地看了舒熠一眼,然後開始做供述。

律師提問後,Anderson太太告訴法官:「是的,我知道有這些郵件,我聽我的丈夫提起過,他對此興致勃勃,覺得這是全新的、革命性的創新。他覺得舒熠這個點子是天才,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試一試。」

控方律師詢問:「這是舒熠向你丈夫提議的嗎?」

「不。」Anderson太太出人意料地否認了這點,「舒熠只是提出這個點子,他們通過FaceTime討論,我家有大尺寸的屏幕用於FaceTime和視頻會議,所以我看到了。我聽到了舒熠說,他的英文很好,他總是用英文跟我丈夫通話。舒熠說這個點子只是基於設想,他勸說我的丈夫先不要急於使用,起碼在實驗室做完受力實驗……他們講述了一些技術單詞,我不太能聽懂,但舒熠一直在強調,這需要實驗,別太迫切地將它運用到產品中,那樣是危險的。我深刻地記得這點,因為結束通話後,Kevin向我抱怨說,Shu太保守了,他開玩笑說Shu雖然有世界一流的頭腦,但骨頭裡還是個保守的東方人。所以我記得這點,記得很清楚。」

她說:「我不覺得Shu應該被懲罰,這件事情他沒有過錯,他只是想到一個很好的點子,然後迫不及待地告訴了他最好的朋友——我的丈夫,因為他們兩個之間,總有很多這種分享。他們提出構想,這種構想通常是距離可以使用很遙遠的,五年內,十年內,我不知道。我的丈夫總是說,人類最偉大的地方,就在敢於構想,挑戰最新的科技。他太迫切了,他總覺得被時間追著跑,每次有這種新的構想,他總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它變成現實……他總是對我說,如果十五

年前告訴我,手機可以取代電腦,我一定不會相信的,如果十年前告訴我,人工智能可以實現無人駕駛,如果五年前告訴我,AI可以戰勝人類最偉大的棋手,我也不會相信的。他要做的,就是不斷地跟時間賽跑,挑戰最新的不可能。只是沒想到這一次,他真的是跑得太快了……太急切了……他為他的理想付出了全部,我相信他並不會後悔。雖然這對我和家人來說,是一種無法消弭的悲傷。」她低頭撫去了眼角的淚水,「願上帝使他安息。」

法庭上一陣寂靜的沉默,所有人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Anderson太太說:「不要責備舒熠,更不要懲罰他。」她湛藍的眼睛看著舒熠,「他和我丈夫是一樣的人,他們醉心於技術,享受每一次創新和挑戰。而且,這真的不是他的錯,他已經再三警告和勸阻過我丈夫了。」

Anderson太太的證詞實在是太重要了,法官宣布暫時休庭,給陪審團討論時間。控方幾乎沒有再做任何努力,因為事實已經清楚得一目了然。

控方走過來與律師商談,是否接受一個最輕微的指控,比如因疏忽而導致嚴重後果。

這次律師趾高氣揚地說:「不,我當事人的清白最重要。」他甚至用不甚標準的中文又說了一遍這個詞,「清白!」

繁星看律師的眼神就知道,事情可能有了重大轉機。

得沉住氣,她對自己說。舒熠的狀態倒比剛才更沉靜,他因為Anderson太太的證詞而陷入了深深的情緒裡,因為好朋友的離世對他而言,也是一件非常非常難過的事情。Anderson太太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能讓他回想起當初與Kevin交往的一切。

陪審團的討論並沒有太久,控方再次做了談判讓步,然而律師拒絕,他說:「商業欺詐也沒有證據,不信我們可以等著瞧!」

果然地,很快再次開庭,法官當庭宣判舒熠無罪釋放。

律師們轟地都高興得跳起來,每個人都撲上來擁抱舒熠,舒熠也十分開心,連控方都特意走上前來跟他握手,對他說:「抱歉,舒先生,我知道你作為一個外國人,可能不太理解我們美國的法律,我們得確保每一條罪行得到應有的懲罰,但恭喜你,你是清白的。」

舒熠十分有風度地說:「謝謝!」

他走到Anderson太太面前,誠摯地向她道謝,並對Anderson先生遭遇意外深感抱歉。

Anderson太太說:「我只是說出了我知道的事實,你不必覺得抱歉,Kevin一直很喜歡你,我很高興,能代替他給你提供一點力所能及的幫助。他總是說,你有層出不窮的新點子,每一個都讓他覺得很棒。他非常高興有你這樣一個朋友,這不是你的錯,如果他還活著,他也會親口這樣對你說的。」

她朝舒熠伸出手,舒熠與她握手,再次向她道謝,並向她介紹了繁星。

「這是我的太太。」

Anderson太太擁抱了繁星,她說:「真高興你找到了自己愛的人,Kevin總是說,Shu太聰明了,聰明人總是很孤獨的,真高興你不再孤獨。」

從法庭回去公寓的路上,開車經過中央公園。舒熠感慨萬千,思潮起伏,問繁星:「要不我們下去走走?」

繁星欣然答應了。

天氣甚好,公園裡的樹木長出嫩綠的新葉,有一兩棵花樹夾雜其間,兩個人沿著林間小徑散步。

舒熠說:「跟我結婚後,一直都沒能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現在官司雖然了結了,但還得忙反收購的事情,恐怕我們還得在美國待一段時間。」

繁星說:「金婚的時候你可以補給我一個盛大的儀式。」

舒熠點頭:「這主意不錯。」

繁星猶豫了一下,舒熠問:「你在想什麼?」

繁星說:「我有一樣東西想要給你看。」

舒熠詢問似的挑高了眉毛。

繁星將手從風衣口袋裡拿出來,將一個折疊起來的信封遞給舒熠。

因為緊張,她手心裡甚至有汗,這一異常讓舒熠十分忐忑,他不由得問:「你要向我辭職嗎?你不想再做我的秘書了嗎?」

繁星有點無語。

舒熠說:「再招一個像你這樣的秘書比登天還難,怎麼辦,我都無法想象自己給HR打電話會提什麼樣的要求。」

他反復翻看那個信封,遲遲不願意拆開。

繁星對技術宅的思維有點難以理解,她問:「你為什麼不覺得這是一封情書?」

舒熠說:「看著不像……如果是情書,你臉上不應該是這種表情。」

繁星又氣又好笑,問:「我臉上是什麼表情?」

「不知道。」舒熠坦誠地說,「你臉上表情很複雜——我有一個很好的哥們兒,他是國內甚至全球最好的人工智能專家,他的團隊有一個專攻領域就是微表情,根據微表情,AI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數據分析,判斷你目前的情緒和想法,據說目前成功率已經達到了十猜三中,對AI來說,這是了不起的事情……未來發展的前途無可想象,如果人工智能能猜到我們心裡在想什麼,你說這是什麼樣的技術創新……」

繁星說:「你就是不想拆開它是吧?」

舒熠沒有否認,最近繁星的情緒並不是太好,他知道。比如她胃口極差,吃飯的時候幾乎勉強,每天早晨她都花很長時間在洗手間,也許她內心的焦慮遠遠越過他。但他卻無法真正有效安慰她,官司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他自己都無法猜測結果,怎麼能去安撫她?

他甚至都想,難道這裡面是一封離婚協議,現在官司贏了,她就是來幫助他的,現在就打算離開他了。

她是他命運裡最好的頭彩,他太害怕失去最美好的這一切了。

患得患失的舒先生還在那裡糾結,繁星已經拿過信封:「不拆就算了。」

舒熠連忙拿回去:「我拆,馬上拆!」

他小心地拆開信封,裡面並不是紙張,而是一個很輕的,像U盤一樣的東西。

舒熠把這東西倒出來,拿在手上。

技術宅愣了三秒鐘,很簡單的一個藍色邊框塑料條,中間卡著一道白色試紙樣的東西,上頭浮顯著兩條紅線。

技術宅心想,這是什麼試紙?

繁星細心觀察著他臉上的微表情,現在輪到她十分焦躁了,想用用舒熠說的那個AI微表情分析了,他到底在想什麼?他是什麼心情?他高興嗎?還是……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舒熠磕磕巴巴開口了,他生平第一次說話都結巴了,彷彿舌頭在緊張地打結:「這……那個……這是不是驗孕……那什麼……這是驗孕棒嗎?你……我……」

繁星簡單明確地說:「是的。」

舒熠大叫了一聲,這叫聲特別大聲,引得小路上跑步的人紛紛側目,連不遠處池塘裡的天鵝都詫異地伸長了優美的脖子,警惕地護住窩在自己背上的毛茸茸小天鵝。

沒等繁星反應過來,他已經衝到草坪上,騰空就是一個漂亮的側手翻。

遠處有人吹著口哨,還有人拍巴掌叫好。舒熠又衝回來,雙眼明亮地看著繁星,結結巴巴地問:「那……那我現在要做什麼?我要準備些什麼?怎麼辦,我現在能做什麼?」

繁星覺得太好玩了,她嚴肅地說:「反收購。」

「反收購!」舒熠信心百倍地說,「一定能成功。」他攬住了繁星的肩,「我決定了,給老虎打電話。」

繁星問:「你真的想好了?」

舒熠回想起巴特說的話,巴特說:「你很愛你的太太,你馬上就會有自己的孩子,你願意破產嗎?你願意孩子出生就一無所有嗎?我們總能想到辦法的。」

他自信滿滿地說:「當然,現在不一樣了,我有孩子了,我總得為孩子考慮一條退路。」

官司的勝利讓全體股東多少鬆了口氣,公司上下也精神一振。然而對反收購來說,局面並沒有好轉。股東們仍舊一盤散沙,高遠山更不愧是老手,官司的結束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的步驟,他就像下棋一樣,不焦不躁,不緊不慢,一點一點收緊收購的口袋,縮小自己的包圍圈。

對此舒熠說:「高鵬的親爹真厲害。」

繁星也覺得,高鵬頂多算小狐狸,高遠山這是正宗的老狐狸,修煉幾萬年的道行,真不是蓋的。

等到長河接近收購成功臨界線時,舒熠終於撥出了那個電話。

巴特接到他的電話時十分自然,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他早就料到了,不是嗎?

巴特仍舊在他的豪宅裡接待舒熠,這次繁星並沒有前往,早孕反應讓她精神很不好,舒熠也不願意再讓她耗神,所以她在家休息。

當巴特太太問起繁星時,舒熠簡單地說她有點不舒服,巴特太太倒是十分關心,因為繁星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個禮貌的、討人喜歡的姑娘,雖然不是美國上流階層那種聰明的主婦,但仍舊是一個很有異國趣味的朋友。

巴特仍舊和舒熠在雪茄室喝威士忌,舒熠挺爽快地喝了一口酒,就說:「OK,你知道我來找你的目的。」

「當然。」巴特說,「很高興你信任我們之間的友誼。」

「我同意把公司賣給你。」舒熠說,「前提條件是,你們收購我那家私人企業,全部現金,你付得出來這筆錢,我知道。」

「沒有問題,全部現金。」巴特問,「能問一下嗎?是什麼促使你來找我,如果你不願意回答的話,也並沒有關係,我仍舊很感激你選擇了我們,而不是LR。」

「我太太懷孕了。」舒熠簡單明瞭地說,「我想盡快地結束這件事情。」

巴特打消了心中最後一點疑慮,他高興地舉起酒杯,一語雙關地說:「真是一個好消息,值得為此乾杯!」

威士忌酒杯碰在一起,舒熠很痛快地一飲而盡,巴特也是,喝完酒後,他注意到舒熠的表情很複雜,巴特非常明白他的心情,他按住舒熠的肩,寬慰他說:「我知道從感情上來說,你很難接受你要親手賣掉你所創立的公司,但你的理智告訴你,你做得很對,這是最好選擇。」

「是啊。」舒熠長長地出了口氣,不無感嘆地說,「這是最好的選擇。」

收購局面如此惡劣的情況下,舒熠出乎意料地提前棄子認輸,他和MTC協議,決心進行併購交易。MTC財大氣粗,無論如何,長河落入收購劣勢。

MTC興高采烈地進行對舒熠私人企業的收購,因為這種非上市公司的全現金收購最簡單,然後舒熠會履行協議,將自己的上市公司賣給MTC。

中小股東們罵聲一片,奈何目前情況下,舒熠根據持股比例有最大的投票權。他強行在股東會通過了這個交易。很多中小股東憤怒地與舒熠決裂。

這一著飛子終於打亂高遠山的全盤計劃,高遠山被氣得夠嗆,眼看著就要收購成功,結果功敗垂成,竟然給別人做嫁衣,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高遠山視為奇恥大辱,決定在舒熠簽字前想盡辦法阻撓,所以高遠山飛了一趟美國,親自來見舒熠。

作為老狐狸,他可以讓一步,同樣做出管理層留任的許諾,還可以用更多條件來安撫中小股東,現在已經有不少人站在他這邊,舒熠也面臨兩難境況。如果與MTC成功交易,那麼他會從此失去所有中小股東的支持,管理層即使將來留任也會舉步維艱。

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老狐狸對此有幾分信心,因為自己擁有的股權已經甚多,MTC如果硬拼也是慘勝。

舒熠很慷慨地招待老狐狸在家吃飯,不過繁星最近早孕反應很厲害,所以叫了外賣,沒捨得讓繁星下廚。

開玩笑,不是誰都能吃到繁星做的飯。高鵬作為朋友是可以的,老狐狸目前還沒有這資格。

老狐狸的表現也挺出人意料,就帶了位助理,還買了鮮花水果上門,客氣得像拜訪一位朋友。雙方見面時,更是虛偽而熱情,好像久別重逢的老友。

假客套了一番之後,舒熠問:「高鵬還好嗎?」

老狐狸說:「挺好的,除了在追求公司總機之外。不過,看他都瞎混什麼朋友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畢竟你都娶了自己秘書呢。」

舒熠一點也不生氣,他說:「職業無高下,婚姻最重要是找到對的人。」

老狐狸沒試成下馬威,一點也不沮喪,說:「不過我真不明白你,不肯賣給我們長河,卻要賣給MTC,你這是瞧不起民族產業嗎?」

「不是,只是經營理念的不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