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微光(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註冊非常簡單,本來要預約並多等一天,但舒熠找紐約的朋友幫忙,當天就給他們排上了。繁星臨時買了條白色的裙子充當婚紗,舒熠倒是黑色禮服領結一應俱全,因為他帶來的行李裡有禮服,正好派上用場。

馮總與李經理觀禮,高鵬做見證人。其實就是出示護照,註冊,宣誓,簽字,然後市政廳的工作人員就宣布他們婚姻締結有效。舒熠深深地親吻繁星,李經理他們興奮得不得了,一直在旁邊鼓掌。

舒熠給繁星買了一束小小的花束做捧花,走出市政廳的時候,路人都含笑注視著他們,他們倆喜氣洋洋,一看就是剛剛結婚。繁星站在市政廳門前,背對著人行道,向後扔那束小小的捧花。

一個路過的姑娘接到了,大喜過望,上前來親吻繁星,說了一大堆祝福的話,更多路人圍觀著鼓掌,恭喜新人,還有一位老太太特意上前,親吻繁星的臉頰,又與舒熠握手,恭喜他們倆。

陌生人的祝福讓繁星感動滿滿。

她給國內的父母分別打電話,告訴他們自己跟舒熠在美國註冊結婚。

親媽的反應竟然比繁星想的要淡定太多,她說:「就那個普林斯頓?不錯啊!長得帥,人也聰明!媽媽我當時就看好他!這下好!將來我的外孫一定常青藤!」

繁星笑嘻嘻地沒有多說什麼,更沒講舒熠眼下面臨牢獄之災,僅僅只是被保釋,每隔一段時間要定期向法庭報告,暫時也不能離開美國。但今天是好日子,她什麼都不想,也不打算說什麼。而親媽除了要求回家鄉辦一場盛大的婚宴之外,倒也沒說別的。

繁星給自己爸爸打電話,卻是龔阿姨接的。她一聽說就連連說恭喜,然後告訴繁星,前兩天老祝剛動完手術,醫生說結果很好,再住幾天醫院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繁星挺意外,她以為龔姨和老爸還在北京遊玩呢,這幾天她為了舒熠都忙昏了頭,打過兩次電話龔姨說一切都好她就沒細問。龔阿姨說:「別怨我們沒告訴你,是你爸不讓告訴你的,怕你在外頭還擔心他做手術的事。我也贊成不說,你看,現在不好好的!都已經要出院了!」

繁星跟病床上的爸爸視頻,老祝果然精神不錯,看到舒熠還連連揮手。

龔阿姨在旁邊嗔怪:「都不知道恭喜下女兒女婿,他們今天登記呢!」

在老家的傳統思想裡,登記結婚固然是大事,然而沒有婚禮隆重,只有辦婚禮才是真正的結婚,所以龔阿姨喜得不得了,叮囑繁星和舒熠安排好時間回老家辦婚宴,自己要跟繁星媽好好商量,一定給他們一個最盛大的婚禮,席開五十八桌!不!八十八桌!

繁星還是很感動,長輩們思想傳統,認為這就是對她和舒熠最好的祝福了,但也很好啊,她真的很幸福,非常幸福。

舒熠訂了一家米其林作為婚宴,答謝高鵬和馮總還有李經理。高鵬做完見證人,已經破罐破摔了,完全不覺得傷心了,去米其林的路上得意揚揚給老宋打電話:「你看,你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但他結婚的時候,還是找我做見證人!」

老宋早些時候已經接到舒熠的電話,祝福過舒熠和繁星了,此時此刻正跟韓國人撕得天昏地暗,冷笑著說:「要不是我人在國內,輪得到你嗎?」

高鵬笑嘻嘻地說:「你在美國他也會選我的,今天早上他對我說,邀請我當見證人,因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老宋壓根不理睬他這種幼稚的炫耀,說:「行啊,那我結婚的時候也找你做見證人。滿足你!最好的朋友!」

高鵬「哼」了一聲,說:「你想請我做見證人,我還要考慮考慮呢!再說了,你一個三十多年的光棍,女朋友都沒有,結婚?猴年馬月的事了!」

老宋不搭理他:「我還要跟韓國人開會呢!掛了掛了!」

高鵬都還沒有炫耀完,就被老宋強行中止,特別不爽,所以在米其林的婚宴上,一個人喝了一瓶羅曼尼·康帝,還對著新娘子莊嚴宣布:「繁星,我是你永遠的娘家人,要是舒熠敢對你不好,找我!我一定替你揍他!」

繁星笑瞇瞇還沒說話,舒熠已經說:「我不會對她不好,我要敢對她不好,歡迎你隨時來揍我。」

高鵬酸溜溜地說:「我會鍛鍊身體,時刻準備著。」

高鵬喝了太多酒,兼之前一天睡眠不好,所以第二天昏睡到中午才醒。醒來後洗了個澡,開始收發郵件,聯上國內的OA系統開始辦公。但用著電腦,他總覺得哪哪不對。

他看了看桌面,沒什麼不對的地方。再翻看一下文件,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等他把OA系統的全部公文處理完,他突然恍然大悟,衝進某文件夾一看,可不!小秘書的《女駙馬》被刪掉了!

刪得乾淨利落,硬盤都被覆蓋了好幾遍,再也找不回來了。

高鵬氣急敗壞,打電話給舒熠:「你昨天還說我是兄弟!」

舒熠正懶洋洋餵繁星吃牛排,新婚宴爾心情甚好,就不跟他計較,只說:「是啊,沒錯啊。」

「你黑進我系統!」

舒熠說:「我發誓真沒有,我就把我老婆的《女駙馬》刪了。」

高鵬:「你再這樣我就黑你電腦把你那份給刪了!」

舒熠說:「隨便!只要你能!」

高鵬氣壞了!

仗著自己防火牆高大威猛,仗著自己技術過人,就這樣欺負人!

高鵬把電話掛了,繁星卻奓毛了。

「你昨天說你不看的,你還哄我昨天晚上給你唱!」

舒熠趕緊端過自己的筆記本:「老婆你看,沒有!真沒有!我只是刪了他的文件,自己沒有下載!」

繁星翻了幾下,真沒看見,半信半疑,兼之舒熠又花樣百出轉移她注意力,也就作罷了。

舒熠鬆了口氣,特別想給友商點讚。××雲服務,誰用誰知道!想瞞著老婆藏起任何文件,都可以!

繁星陪著舒熠去向法庭報備,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去趟法庭,以證明自己沒有棄保逃走。繁星按照中國傳統,專程從唐人街買了兩包喜糖帶去法庭,送給法官,法官聽說她和舒熠已經註冊結婚,不由得大為詫異。

繁星說:「我相信他是無辜的。」

法官很慎重地說:「希望陪審團也相信。」

從法庭出來,舒熠帶她去了帝國大廈。晚霞漫天,遊客熙熙,有不少情侶在頂層接吻。

舒熠告訴繁星:「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喜歡一部很老的片子《西雅圖夜未眠》,所以一直覺得帝國大廈樓頂,是個很浪漫的地方。我想過,如果有了愛人,一定要帶她來這裡,俯瞰整個城市,看最美的落日。」他稍微頓了頓,又說,「後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自己找不到了,或許會像金剛一樣,獨自蹲在帝國大廈的樓頂……」

繁星含笑看著他。

太陽一分一分地落下去,夜幕初起,不遠處的樓群開始亮燈,遊客如織,很多人拿著相機、手機,拍攝這繁華的都市。

他握住了她的手,慢慢地舉起來。他引導著她的手,在半空中書寫。他的動作很慢,第一個動作畫出的字母是「I」,然後第二個動作,他握著她的手,畫了一個心形,第三個字母,他握著她的手慢慢在半空畫出來「U」。

然後,他就輕輕地舉著她的手,停在半空中。繁星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他在做什麼。

突然之間,眼前的燈海就變了,一幢接一幢摩天大樓亮起燈柱,每一幢樓身本身是巨大的燈幕廣告,現在變成了一句中文:「我愛你!」

時代廣場所有的廣告牌全部變換畫面,每個廣告牌都變成了一句話,路人紛紛停步。

我愛你!

I love you!

Ich liebe dich!

Eu amo-te!

Ik hou van jou!

S'agapo!

Szeretlek!

Mina armastan sind!

Min rakastan sinua!

Tave myliu!

Te sakam!

Miluji te!

Ani ohev otach! Jag lskar dig!

……

所有膚色、所有族裔的路人都不由得停下匆匆的腳步,看著那五光十色、各種語言的電子廣告牌。有人吹口哨,有人為這浪漫而壯觀的場景鼓掌叫好,有人認為這是一場聲勢浩大的搞怪節目,左顧右盼尋找攝像頭在哪裡,有情侶忘情地接吻,有人摟緊了身邊的愛人。

帝國大廈頂層的所有遊客也紛紛在驚呼拍照,有中國情侶一起手指比心,圈著不遠處樓身上那巨大的燈光字幕,中文的「我愛你」,這一定是個中國人大膽而浪漫的告白吧。

繁星被這浪漫的一幕驚呆了,舒熠吻她,額頭抵住她的額頭,鼻尖抵住她的鼻尖,說:「很多年前,我在這枚戒指裡設了一個程序。當陀螺儀感應到定位是帝國大廈樓頂,並且完成剛剛那三個手勢時,會自動給衛星發射信號。衛星和帝國大廈及附近所有的摩天樓,還有時代廣場的電子廣告牌都簽有合約,一旦感應到信號,就會自動播放一則訊息,就是剛才那些。」

他說:「我愛你,雖然當初我設定這個程序的時候,還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說什麼語言,用什麼名字,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緣來到我身邊,我愛你,這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給你的,最鄭重的承諾。」

繁星說不出話來,只能輕輕吻一吻他。

他在她耳邊說:「謝謝你為我唱《女駙馬》,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遊客手中的相機、手機閃光燈不斷閃爍,組成燦爛而美麗的星河,所有人都在拍攝摩天大樓浪漫的燈幕告白,無人留意在角落裡,有一對相愛的人正在深深接吻。

也有人看到了,但此時此刻,帝國大廈有好多對情侶沉浸在熱吻中,愛情這麼美好,告白如此浪漫,良辰美景,即使是路人也在微笑,感受這幸福的甜甜滋味。

帝國大廈頂層不再有孤獨的金剛,還有一對對有情人。

這一轟動創舉立刻上了有線電視網的突發新聞,推特與Facebook上也全部是相關的消息,很多人紛紛與這一壯觀景象合影,大家都議論紛紛,迅速成為了熱點。連萬里之外的中國,也開始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出現相關的消息,因為那些摩天大樓的光幕都是中文,留學生和華僑拍到的畫面被轉發。

然而始作俑者,已經看完此生最重要的風景,高興地手牽著手,搭乘電梯下樓。

回酒店的途中繁星甚至餓了,於是舒熠跑進快餐店,給她買了一個熱狗。美國的熱狗巨大,她吃不完,分一半給舒熠,隔著窗子都可以看見快餐店電視機正在播放剛剛那浪漫的一幕,她調皮地將熱狗當作話筒伸到他嘴邊:「現在我們來採訪一下當事人,請問,你現在是什麼感受?」

舒熠淡定地說:「深藏功與名。」

繁星樂得哈哈大笑。

全世界都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除了高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