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微光(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hapter 05 微光

高鵬很生氣,特別生氣。他生氣自己果然是自欺欺人。

本來繁星和參議員夫人談過之後,終於爭取到了探視機會,他還是很高興的。

雖然不能影響司法公正,但參議員可以在這種無傷大雅的事情上幫助他們,比如讓他們去探視舒熠什麼的。

結果繁星在探視時狂吻舒熠,他的心頓時碎成了一萬八千片,片片粉碎。

出來上車之後,繁星那番話又讓他升起一線希望。

萬一呢,萬一這姑娘只是士為知己者死,拼命想要幫助老闆,知道舒熠芒果過敏所以特意吻他,好讓舒熠可以成功被保釋。

他努力說服自己,畢竟舒熠給她期權呢,這是他話裡套話從老宋那兒打聽到的,因為想挖繁星跳槽,所以他打聽了一下繁星的薪酬,得知期權他也很意外,舒熠真是慷慨大方。

可是沒關係,反正他比舒熠有錢。而且舒熠的公司市值正在大幅縮水,這期權眼下就值幾百萬了,這構不成什麼威脅。

他信心滿滿。

等到繁星通過他借了一個在紐約居住的朋友的廚房,做了清粥小菜特意給他送來的時候,高鵬信心更加爆棚了!

繁星送菜時只說感謝他這幾天幫了不少忙,但如果她不喜歡能給自己做這麼好吃的食物嗎?

這裡面滿滿都是愛啊!是愛啊!愛啊!

吃完清粥小菜,高鵬更感激了,挑了一瓶香檳,拿上樓來,只想藉口說慶祝一下舒熠被保釋,順便打探一下繁星性格愛好什麼的,自己也好做下一步的打算。誰知道剛出電梯,就看著繁星端著托盤開門進了舒熠房間。

她竟然有舒熠的房卡!

高鵬本來挺生氣,過了兩秒又冷靜下來,她是秘書嘛,替老闆訂房,有房卡正常。

可是繁星進了房間,久久沒有再出來。

高鵬說服自己,一定是等舒熠吃完,她好將托盤拿出來。自己正好裝作巧遇,可以跟她打個招呼,順便問問她明天有什麼安排,自己甚至可以隨機應變安排個約會,比如去中央公園走走什麼的,來美國這麼多天了,每天她都焦頭爛額替舒熠奔走,都還沒有像樣地觀光呢。

結果他在走廊裡刷了快一個小時手機,連德州撲克遊戲都玩了幾十盤了,她還沒有出來。

高鵬終於無法說服自己了,按門鈴這種事他可做不出來,只好氣沖沖回到房間,到了半夜十二點,他給她的房間打了個電話,然而並沒有人接。

高鵬頓時傷心了,這傷害是雙重的,加倍的!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傷害是雙重加倍,但舒熠太不夠意思了!繁星雖然並沒有接受他的追求,然而被甩得這麼慘他完全不能接受啊,他一個高富帥,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哪點比不上舒熠,還有舒熠,他竟然跟小秘書相好,就是不告訴自己!瞞自己一直瞞到了今天!

他傷心了,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明月溝渠啊,明月溝渠。

他突然悟過來,小秘書不是不解風情啊,而是根本不接受自己的信號,她所有的頻道都給了舒熠。還有舒熠也太壞了,就是不跟自己說,就想看自己出糗!

他憔悴失眠大半夜,喝了好幾杯威士忌,打越洋長途騷擾了一番老宋,這才倒在床上睡著。

愛誰誰,他不幹了!他明天就回中國!他要回到溫暖的家裡,療傷!

高鵬是被門鈴聲吵醒的,他昨天晚上喝大了,半夜口渴喝了太多蘇打水,所以腫著眼皮爬起來開門。他一看床頭櫃上的時間才早晨九點,自己一定是忘記了「Do not disturb」,他氣沖沖打開門,結果門外是舒熠。

舒熠神采奕奕,滿面春風,笑著對他說:「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高鵬更沒好氣了,然而又拉不下面子把門摔他臉上,只好問:「什麼忙?」

舒熠說:「我今天和繁星註冊結婚,能不能請你做見證人?你知道紐約州的法律,我們註冊得有一個見證人。」

高鵬差點就飆淚了,他衝舒熠咆哮:「你也太欺負人了!我……我對你這麼好!你竟然要跟別人結婚!!!」

其實這句話是想對繁星說的,然而他不好意思啊,他是個大老爺們,怎麼能糾纏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呢?

舒熠被他這麼一吼,竟然也沒生氣,只是十分淡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說:「別怕,結婚之後我們還是好朋友。」

「誰要跟你做好朋友!

」高鵬怒不可遏,「我才不要跟你做好朋友!」

舒熠不知為什麼,似乎十分了解他這種彆扭的心態,他很淡定地說:「起碼我找你做婚禮見證人,又沒找別人,這還不夠證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嗎?」

高鵬說:「你敢找別人嗎?你還欠我保釋金五千萬!美金!」

舒熠終於雙手抱臂:「那你到底來不來?黃世仁!」

高鵬悲痛萬分,黃世仁!黃世仁有這麼慘嗎?都要見證喜兒跟別人的婚禮了,他還算什麼黃世仁?!

可是舒熠扔下句:「一個鐘頭後,市政廳等你。」然後就走了。

高鵬含淚回房間,開始洗臉刷牙找自己的禮服。

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雪花那個飄飄,喜兒要結婚了。

黃世仁還得穿禮服去證婚,這日子沒法過了!

沒法過了!

黃世仁決定在前往市政廳的路上給出致命一擊!

其實舒熠還是有點緊張的,他和繁星一齊出發,在車上他就問:「你不會後悔吧?」

繁星挺生氣的:「昨天晚上我都說過了。你現在是我的人了,不許胡說八道!」

舒熠乖乖沉默了幾分鐘,過了一會兒,又遞上一本文件夾。

繁星問:「這是什麼?」

舒熠說:「授權書,如果……我是說如果啊,萬一我被判有罪,要坐很多年牢,作為我的妻子,你就擁有我名下公司所有股份的投票權和決策權,方便由你來管理公司。」

繁星說:「我不會簽這東西的,你想把公司甩給我,自己在美國坐牢,沒門!」

舒熠說:「以防萬一……」

繁星說:「以防萬一你是不是還要寫個離婚協議給我,萬一你要坐牢你是不是就不拖累我了,自己默默地孤獨終老?」

舒熠趕緊說:「不會不會,我又不傻!我有你,我為什麼要孤獨終老!我好不容易遇到你!我就是表忠心而已。我的錢就是你的錢,我的公司就是你的公司!就算是坐牢你也會等我的,你昨天說過了。我萬分之一萬地相信你!」

繁星明眸一睞,瞟了他一眼:「那可說不好,畢竟你上次跟別人求婚,可是包了海邊的大別墅!」

舒熠連忙解釋:「昨天我求婚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五星級酒店,能看到中央公園,也不差!」

「你向別人求婚的時候穿得衣冠楚楚,昨天你向我求婚的時候只穿著浴袍!」

舒熠怪委屈的:「你不是誇我穿浴袍最帥嗎?原來你是騙我!」

繁星戳了戳他的臉:「反正你已經求過婚了,我也答應了,你別想反悔,也別想跑。哪怕你要坐一輩子牢呢,我也嫁定你了!」

舒熠特別感動地親她,正在這時候,電話十分不湊巧地響了,是氣勢洶洶的黃世仁來電。

舒熠拿起手機看了看,只好接了。

結果黃世仁就在電話裡放了一段《女駙馬》唱段給舒熠聽。

舒熠聽出是繁星的聲音,那天party上有人錄下來,發給了高鵬。高鵬收到後一直私藏著,時不時拿出來看看、聽聽,樂一樂。現在沒必要啦。

他把繁星在宴會上唱《女駙馬》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舒熠,然後說:「對你這麼好的姑娘,拼了命想盡辦法來救你的姑娘,我告訴你,本來我想好好照顧這姑娘一輩子的,現在算你識貨搶了先,你要是將來敢對她不好,我跟你沒完!」

舒熠沉默了好久,說:「放心吧,兄弟。」

高鵬很傲嬌地說:「我才不要跟你做兄弟呢,記住,你還欠我五千萬,我是黃世仁你是喜兒!」

高鵬把電話掛斷了,繁星問舒熠:「高鵬打電話來幹嗎?」

舒熠沒有回答,只是立刻撥回去,高鵬一接電話,舒熠就說:「記得發我郵箱啊!」

高鵬莫名其妙:「什麼?」

舒熠說:「我老婆唱的《女駙馬》!」

高鵬氣得都淚光閃閃了:「現在她還不是你老婆呢,就不發你,有本事你咬我啊!」

高鵬氣呼呼再次把電話掛斷了。繁星反倒不好意思起來:「那……什麼……《女駙馬》?」

舒熠深深地吻她,吻到她喘不過氣來,他才抵著她的額頭,說:「我愛你。」

繁星有點嬌羞地瞥了他一眼,說:「你不會真要他把那段錄像發過來給你聽吧?」

舒熠說:「我又不傻,你晚上可以唱給我一個人聽啊,我幹嗎非要那段錄像?」

他將繁星摟進懷裡,心想今天晚上洞房花燭夜太忙了沒時間,等明天就黑進高鵬的筆記本,先把視頻拷貝過來,然後就把高鵬筆記本裡的源文件刪個片甲不留。

自己老婆唱的戲,憑什麼留在高鵬筆記本裡!

舒熠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