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注定(5)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繁星聽到這句,心裡就一咯噔,Ellen說:「我正在市中心辦點事情,要不我過來見你,我們面聊一下。」

繁星自然是感激不盡,不一會兒Ellen驅車前來,也就是在附近咖啡店喝了一杯咖啡,指點了繁星幾句,繁星已經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

繁星再三道謝,Ellen卻不肯接受任何費用。她只是打量繁星,說:「比我晚畢業十年的小妹妹們都像你這麼大了,真是歲月不饒人。」

繁星說:「歡迎回北京,如果有機會,一定在北京請你吃飯。」

Ellen眉飛色舞:「柴氏牛肉麵!我每次回國,出機場第一件事一定是奔到柴氏,吃一碗他們家的麵條。」

繁星一聽就知道Ellen的喜好,於是說:「我還可以先去聚寶源排隊,等你出機場直接過來吃。」

Ellen果然大喜:「好妹子,就這麼說定了!」

繁星送走了Ellen,心裡稍微安定了一些。可巧馮越山給她打電話,原來約好了從法庭出來再碰頭開會,她看看時間快到了,連忙上樓。

公關公司的人也已經到了,提了各種方案和意見,繁星坐在沙發裡,想起舒熠在法庭上的模樣,只覺得整個世界又遠,又冷,所有人說話的聲音嗡嗡響,像隔著一堵很厚的牆。好似他們無論如何努力,舒熠都在牆的那頭,既聽不見,也看不見。

繁星努力提醒自己集中精神,不要再沮喪。沮喪於事無補,必須得努力想辦法。

馮越山是公司在美國職位最高的,所以最後也是他拍板:「那麼先按這個方案來吧。」

大家紛紛收拾東西,繁星有意拖延走在最後,等大家都走了之後,繁星才說:「馮總,有件事情,要向您匯報一下。」

馮越山對繁星還是很客氣的,只是這客氣裡到底有幾分疏離。他和宋決銘不一樣,他當初在跨國公司工作,是舒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他跳槽跟自己創業。他跟舒熠的個人關係沒有舒熠和宋決銘那麼親密,而且他在大公司做了十年,根深蒂固有一套思維模式,CEO的秘書說有事向自己彙報,馮越山還是本能地先說客氣話:「哪裡,你有什麼想法,我們一起商量。」

繁星倒有些明白舒熠為什麼讓他管北美業務了。因為北美業務全是大公司,馮越山如魚得水,物盡其用,特別能發揮他所擅長的。

繁星講到Ellen出的主意,馮越山很認真地聽了,委婉地說:「繁星,咱們不能病急亂投醫,公司找的這家公關公司是業內很有口碑的。要不,我們再等等看吧。」

繁星其實已經想過不太有把握能說服他,聽他這麼說,也只是說:「好的。」

回房間之後,她到底不甘心,強迫自己安靜下來,翻看借閱到的美國相關法律文件,希望能找出什麼辦法來。只不過厚厚的法律文書,各種案例,又全部是英文,一時半會兒,哪裡能有頭緒。

正抱著書頭大,忽然聽到有人按門鈴。

從貓眼裡一看,竟然是高鵬。

繁星想了想,還是打開門。

高鵬拿著一籃水果,說:「給你嚐嚐。我父親的一個朋友剛才來看我,帶了好些他自己農莊裡的水果,都是有機的。」

繁星忽然想到情人節那天晚上,舒熠特意黑進大屏幕給她播那段視頻,到末了還對她說:「禮物這樣才好玩是不是?別搭理那些只知道送花送水果的傻瓜。」

誰知道今天高鵬又送水果來,這一招用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執著。想到舒熠的話,她忍不住「撲哧」一笑,可是剛笑到一半,憂慮又重新爬上她的心頭,她的嘴角又不由自主地沉下去。

高鵬只覺得她這一笑簡直令人心蕩神搖,但是很快,那抹笑就像冰雪融化一般,迅速從她臉上消失了。

高鵬覺得挺可惜的,美人一笑多難得,於是出言安慰:「別愁了,我跟你說,舒熠那人雖然傻吧,傻人有傻福,沒準什麼機緣就化險為夷了。再說了,他公司真要不行了,你可以跳槽到我的公司來,不要怕失業!」

繁星心想這哪兒跟哪兒啊,但她也沒說什麼,只是接過水果,禮貌地道謝。高鵬誇口說:「這是我爸朋友自家農莊產的,他們家是美國南部的大地主,真地主,家裡還是跟《亂世佳人》那樣的莊園,幾時有機會,我帶你去他們家看看,房子還是一八幾幾年的,特別漂亮。」

繁星心裡一動,忽然問:「高總,今天我有個朋友說,也許我們可以想想別的辦法。」

繁星將自己見過Ellen的事原原本本說了,然後問:「高總,您在美國朋友多,人脈廣,能不能介紹一兩位參議員,讓我想辦法去遊說遊說。」

高鵬不由得笑嘻嘻:「能跟參議員這種人有交情的全都是oldmoney,我這種newmoney可沾不上。」

繁星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地看著他,忽然一笑,說:「飛機上您可說過,舒熠是你的人,誰都不能動他。這眼看舒總的案子特別不利,說不好將來這十幾甚至二十年都要歸聯邦監獄管了,您不努力想想辦法?」

高鵬不由得「噗」地一笑,說:「舒熠上哪兒找到你這麼個活寶。」

繁星挺從容地說:「您在飛機上問過了,我也回答過了,招聘網,我是應屆生,海投的簡歷。」

高鵬說:「士為知己者死,舒熠那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竟然有你這麼個秘書。」

他說:「等著吧。」

他這一說等著,就好幾天沒消息,每天早出晚歸,也不知道在哪裡忙什麼。繁星也不管,除了跟律師偶爾開會,就是埋頭苦讀各種美國法律。每天連飯都沒心思吃,只叫送餐,或者偶爾下樓買個三明治加一杯美式,就是胡亂混一頓。

這天突然報紙上發表了一篇深度報道,就是關於舒熠案件的,報道裡列舉了幾十年來,因為各項發明和技術創新出現的各類事故。比如著名的Segway公司的創始人意外身亡,出事時正是駕駛著自己公司生產的Segway雙輪車。比如個人噴射飛行器事故,也導致死傷,但所有的公司,從來不曾停下創新與發明的腳步。到最後,文章問,僅僅是因為舒熠是非美國籍,我們就已經預先判他有罪嗎?甚至,法庭不予以保釋?當個人噴射飛行器事故的時候,為什麼沒有認為發明者有罪,這是種族歧視嗎?

文章還指出,舒熠的公司是美國多家電子及高新科技公司的供應商,每年為美國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和納稅,他的企業和多家美國大學合作,開展實驗室探索性研究,這樣一個人,如果在矽谷,會被稱之為天才,尊敬地請他參加各種技術論壇,但現在,在紐約,他因為個人的努力,為人類科技進步提供的高端技術獲得巨大的合法所得,竟然成為法庭宣布他不得保釋的重大理由。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無法讓人相信這發生在自由開放,號稱兼容並收,希望能吸引全世界最精英人士的美國。

文章最後,還列舉了當事法官判過的所有案例,得出分析數據,當事法官自從就任法官以來,判決有色人種嫌疑人有罪的比例竟然是白人犯罪嫌疑人的七倍!七倍!這個數據觸目驚心。

寫文章的人文筆犀利老辣,又非常了解美國媒體心態,娓娓寫來,特別具有煽動性。繁星看得拍案叫絕,重讀再三,想了想就猜到了幕後推手是誰,打了一個電話給Ellen,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向她道謝。

Ellen還是那樣快言快語,說:「不用謝我,這是你答應替我去聚寶源排隊換來的。」

繁星說:「聚寶源哪夠,必須再加洪記炸糕。」

北京大妞頓時就繃不住了:「不能再跟你說了,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兩個女人一起在電話裡哈哈大笑。

這篇報道引發了一陣討論的熱潮,因為本來前沿科技創新確實有風險和不穩定性,網絡上各種各樣的討論都有,不少人轉發這篇報道,才知道了舒熠案件的始末,認為不予保釋確實是太過分了,這真的有種族歧視的嫌疑,華人尤其憤然,有人說:「如果是美國某科技公司的CEO,還會不予保釋嗎?只怕早上開庭,下午就已經回家了吧?」

繁星覺得很欣慰,起碼是在朝有利的方向發展。

這樣過了好幾天,高鵬那邊的努力也有眉目了,他上來敲門,得意揚揚揮動著一張請柬,對繁星說:「ITP公司的CEO週末在他家長島別墅舉辦的party,為了歡迎Brandon參議員及其妻子度假歸來,賓客中有多位政商名流。我打聽過了,這個參議員非常有影響力,尤其對司法界。」

他彎腰彬彬有禮地施了一禮:「美麗的女士,不知是否有榮幸邀請您,作為我在party的女伴?」

繁星既驚且喜,還沒說話,高鵬已經將她上上下下左右打量,並且大搖其頭:「你這樣子參加party可不行,blacktie!blacktie你明白嗎?」

高鵬覺得特別好,終於有機會可以為美人效勞了,尤其這效勞還如此地賞心悅目。繁星從善如流地乖乖聽話,由他帶領著去了國際大牌的店,挑了一件晚禮服,高定的禮服尺寸都可以微調,於是這邊改衣服,另一邊高鵬動用關係火速找來一流的造型師和化妝師給她試妝,還有一位專家特意蒞臨酒店指導,從社交禮儀到行動談吐,對繁星做了一次集訓。

繁星學得很認真,為了救舒熠,她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學點東西算什麼,哪怕是全套的《窈窕淑女》她也勇於挑戰。

高鵬也覺得繁星挺狠的,一邊穿著長裙高跟鞋,頂著厚厚的銅版紙時尚雜誌練走路,一邊平舉平板電腦念念有詞。高鵬忍不住打量,繁星索性大方地將平板給他看:「參議員及其太太的資料,他太太竟然是位意大利歌劇演員!出生在巴斯蒂亞,後來隨父母移居意大利,母語是法語和意大利語!你看她的推特賬號,提到中國十六次,其中有九次都是提到《圖蘭朵》所以提及中國……你以為她最喜歡這部歌劇嗎?不,她提到《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二十二次……」

繁星甚至做了一個PPT,主要是統計並分析參議員和其夫人的社交媒體關鍵詞,她在短時間內需要記住大量的關鍵信息,所以做了圖表,每天熟悉情況。

高鵬覺得繁星這種精神簡直……女人拼命起來真是太可怕了!

繁星另外找了一位意大利語教師,每天兩個鐘頭練習日常會話,她的態度積極而樂觀,臨時抱佛腳,能學多少就學多少吧。

高鵬已經不在意繁星在幹什麼了,他覺得這個女人下一秒哪怕宣布要競選美國總統都有可能。

繁星學得心無旁騖,其實也是因為極度忙碌的時候心裡才不發慌,腦力與體力都用到極限,每晚往床上一倒就能睡著。世事茫茫,命運叵測,她不知道上天會發給她什麼樣的牌,但認真地把每一張牌打好,是她目下唯一能做的事情。

她態度堅定,目標明確,並且不惜一切代價為之努力。

時間飛快,每分每秒每個鐘頭甚至每一天就像流水一般消逝。等到週末,造型師和化妝師圍著繁星忙碌了四個鐘頭,繁星頂著一頭捲髮棒還在練習說意大利語,等她終於打扮好走出房間的時候,高鵬真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高鵬一直認為小秘書不是那種美豔不可方物型,但今天她真的非常漂亮。造型師給她打造了最合適的妝容與造型,最重要的是,她一反連續幾日的低迷,眼神熠熠似有星光,她的臉龐也閃爍著玫瑰花似的甜美光澤,整個人都不一樣了。高鵬說不上來她哪裡不一樣,但就像鑽石經過打磨,有了光芒。她穿著那件晚禮服,就像戰士突然穿上了盔甲,不,這世上哪有這樣動人的盔甲,她第一次露出了美麗的鋒芒。

高鵬忍不住有風度地伸出胳膊,繁星也大方地挽住他。

社交禮儀,今日她是他女伴,做戲做全套。

高鵬親自駕駛著特別騷包的超跑,載著繁星前往長島的別墅。

在路上,他忍不住放了一首音樂,還是那首IDon'tWantToSayGoodbye,並且吹著口哨,重複著那兩句他最深情款款的旋律。

繁星實在忍不住嘴角上彎,如此星辰如此夜,街區兩側一幢幢摩天大樓好似瓊樓玉宇,跑車穿梭在世界上最繁華的大都市,載著他們準備去赴一場衣香鬢影紙醉金迷的盛宴,他還特意又放這首歌曲。

可見,他對舒熠是真愛!

無可置疑!

等舒熠脫身出來,她一定要把這麼深情而經典的一幕講給他聽。

高鵬也得意揚揚,笑了笑了,終於笑了吧!

雖然超跑價值三千萬,比灣流算是便宜。可是今晚這場party,貴賓們的身家加起來超過五百億,還是美金!

灰姑娘都千方百計去王子的舞會呢,小秘書再矜持,也沒機會見識過這種場面。什麼叫盛世繁華的巔峰之上,這就是盛世繁華的巔峰之上!

他清清嗓子,說:「你看,今晚有月亮。」

繁星早就注意到了,她說:「是啊。」

高鵬說:「我想到了一部電影,你猜猜是哪部電影?」

高鵬都做好了思想準備,準備她說是PrettyWoman或者DateNight,不論她說哪部,自己都可以給她一個甜蜜而會心的微笑。

結果,繁星問:「TheGreatGatsby?」

高鵬差點腳下一滑誤踩油門讓價值三千萬的跑車衝進哈德遜河。

冷靜!他深呼吸。

不解風情不要緊,女人嘛!在她死心塌地愛上自己之後,自己可以慢慢教她怎麼做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

高鵬帶著這樣的信心滿滿,駕車駛入長島豪宅漫長幽深的私家車道。

繁星並不怯場。她素來臨場發揮好,每次重大考試都占便宜,要不然高考也不能驟然多考了幾十分進P大最熱門的專業。而且她跟著舒熠見慣了業界大佬,有什麼好怕的,不就是一個party,賓客們非富則貴。雖然她今天的目的非常重要,但她有信心達成目標,所以,一點也不患得患失。

高鵬對她的表現甚是滿意,小秘書落落大方,講一口特別流利的英文,能聊藝術品和各種時尚話題,上得廳堂啊這是。哪怕是自己那個最苛刻的老頭子,只怕對這麼個玲瓏剔透的水晶人也挑不出毛病來。

高鵬都認真考慮時機成熟帶她回去見家長了,繁星還一無所知,只是跟著他周旋應酬。

主人夫婦對他們倆很照顧,雖然高鵬自謙是newmoney,但newmoney代表的是新勢力,何況高鵬的父親在中東有那麼多口油井,高家跟美國石油大亨們都熟。今晚高鵬也讓繁星刮目相看,這花花公子正經起來還挺有模有樣的,真是交際圈,哦不,交際花中的一朵好手。

高鵬花蝴蝶似的忙碌了一圈,然後就自然而然地讓相熟的朋友替他和繁星引薦了參議員夫婦。

即使是這樣的名利場,參議員夫婦也是耀眼的社交明星,身邊聚攏著一大群朋友,談笑風生。高鵬不負眾望,與參議員就頁岩油開採對環境的影響展開激烈討論。

繁星就會臨時抱佛腳的那幾十句意大利語,竟然跟參議員夫人聊得不錯。她大學輔修過法語課,當年也是大學無聊,所以狠下了一點工夫,會話還沒有全忘,遇到實在不會說的就說法語。反正法語也是這位夫人的母語。兩個人談得甚是投機,繁星還將話題從《圖蘭朵》巧妙地引到了參議員夫人最熱愛的歌劇《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上,兩個人不時發出一陣陣輕盈的笑聲。在場除了參議員,幾乎沒有人懂意大利語,參議員夫人興致勃勃,主動提出要為遠道而來的東方客人表演《蝴蝶夫人》中著名的詠嘆調《晴朗的一天》。

大家三三兩兩聚集在泳池邊,在樂隊的伴奏下,參議員夫人充滿激情地演唱了這段著名的女高音唱段。她演唱得高昂激情,百婉千迴,有穿透力的聲音一直蓋過了樂隊的伴奏,迴盪在早春的晚風裡,一時間,萬籟俱靜,只有美麗的歌喉,彷彿天籟回響在每個人耳邊。

繁星屏息靜氣,藝術其實是相通的,她能聽出這歌聲的美麗和哀愁,對愛情的嚮往和無奈,還有那感人的情緒,從每一個旋律迸發出來。一曲既終,過了好久才有人反應過來鼓掌,雷鳴般

的掌聲響徹庭院。

繁星也用力鼓掌,唱得太美了,她真心地誇讚。

參議員夫人說:「東方的故事,總是這麼哀傷。可憐的巧巧桑,最終還是被拋棄,甚至放棄生命,卻沒有得到愛情。」

繁星說:「不,夫人,其實我們中國的愛情不是這樣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