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4 注定(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她只好爬起來做瑜伽,一套動作做完,重新躺在床上,還是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毫無睡意。也許是太忐忑了,明天去醫院簡直像宣判,她第一次緊張到失眠,索性拿過手機刷朋友圈。她很少看半夜的朋友圈,有人在發美食報復社會,有人還在苦哈哈地開會,有人發酒吧紙迷金醉,有人在國外是時差黨。

繁星隨便點了幾個讚,被顧欣然發現,她「唰」地發了條微信過來:「你怎麼還沒睡呢?」

繁星老老實實答:「失眠。」

顧欣然說:「你也有今天!」

顧欣然是常年失眠嚴重,她那行業,黑白顛倒,又經常辛苦加班,三餐不定時,起三更睡五更,只好全憑安眠藥。繁星那時候就不理解,顧欣然每天都在嚷嚷好睏好睏,怎麼會睡不著呢,所以今天顧欣然才有這麼一句,好似大仇得報。

沒等繁星說什麼,顧欣然又發了一條過來:「是不是談戀愛談得太甜蜜,所以都孤枕難眠了?」

繁星回:「我們現在是異地戀。」

顧欣然嚇得眼鏡都快掉了:「哈?怎麼突然就成異地戀了?」

繁星賣了個關子不肯告訴她,靠在枕頭上磨磨嘰嘰,打了幾個字又刪掉,最後發出去的是:「我很想他。」

顧欣然說:「完蛋了!!!祝繁星你墜入愛河了!!!書恆走的第一天,想他!書恆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書恆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顧欣然還發了個表情包,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圖。

繁星看到那麼多感嘆號,再加上那張圖,不由得「撲哧」一笑。

顧欣然要求視頻聊天,被繁星拒絕,顧欣然在微信裡哀號:「繁星你不能這樣,你不可能對我這樣無情這樣冷血這樣殘忍,你知道嗎,我們今天跟了小花一整天,她身邊竟然沒有男人!」

繁星說:「沒有男人不正好,說明人家沒有戀情,你們也可以早點休息啊。」

顧欣然說:「打死我也不信,她明明在跟人談戀愛,看她接電話的表情我都知道!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把這個男人找出來!我要做中國最好的狗仔,比卓偉還要厲害!」

繁星並沒有嘲笑她,每個人都有夢想,都不應該被嘲笑,尤其是朋友的夢想。哪怕是要做最厲害的狗仔呢,為什麼不呢,只要她想,並且在為之奮鬥。

繁星說:「你繼續加油,我要睡了!」

顧欣然說:「加油!祝我們都好運氣!」

繁星覺得這句話真挺好的,明天她要帶爸爸去醫院,她希望能有好運氣。

「晚安。」在手機上打出這兩個字後,她關掉台燈,翻了個身,過了片刻,終於進入了睡眠。

繁星竟然一個夢也沒有做,早晨被鬧鐘叫醒,起床洗漱,收拾利索了就叫車出門。還很早,天剛濛濛亮,城市仍舊睡眼惺忪,交通雖然已經漸漸繁忙,但還算順暢。她怕堵車,所以出門早。

到酒店了還早,繁星看了看時間,比約定的早了大半個鐘頭,怕龔姨和父親還沒起床,就在街邊的快餐店吃了早餐,又給龔姨買了豆漿和油條。雖然酒店是有自助早餐的,但他們得去醫院,時間來不及。而且父親沒準還要做一系列的檢查,得空腹。龔姨愛吃豆漿油條,她買一份順手帶上去,免得龔姨也空著肚子去醫院。

她拎著豆漿油條走進酒店,不料一進旋轉門,抬眼就看見一個特別眼熟的身影,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那人本來是出門的,卻多轉了半圈,也跟著她重新進了酒店,站定了望住她。

是志遠。

其實也沒分開多久,繁星只覺得陌生。他仍舊衣冠楚楚,看著彷彿還比從前更精神一些,也許是因為瘦了。他的注視讓她有點尷尬,大學談戀愛的時候,也曾有過十分甜蜜的時候,不承想最後是那樣狼狽地分手。

不料志遠竟然朝她伸出手:「好久不見!」

繁星出於禮貌本能地抬手,結果一手豆漿一手油條,裝油條那紙袋還油膩膩的。於是她笑了笑,又小心地放下手,免得豆漿灑了。

志遠問:「你怎麼在這裡?」

繁星有點不太想回答,於是顧左右而言他:「你們是在這裡開會?」

不然這麼早,他何以出現在酒店裡?

志遠說:「一個香港客戶住在這裡,我過來接他喝早茶。」

「哦哦,挺好的。」繁星心想再說一句就可以道別了,於是說,「那你忙吧。」

繁星朝電梯走去,志遠卻又追上來兩步:「繁星!」

繁星有點詫異地停步,志遠說:「你……沒事吧?」看她靜靜地看著自己,他又趕緊補上一句,「我看你好像沒睡好的樣子。」

繁星笑了笑,說:「沒事。」正好電梯下來了,她說,「我先上去了。」走進電梯,又衝他禮貌地笑一笑。

電梯的雙門緩緩闔上,志遠不是不惆悵的。要說他不喜歡繁星,那是假的,這麼多年的戀情,雖然平淡,但早已經成為彼此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成了一種習慣。只是,他一直覺得繁星離自己的理想伴侶差那麼一點點,比如說,她並不是天才型的女生,班上好幾個學霸女孩,鋒芒畢露,才華橫溢,工作之後也是耀眼奪目,連他們這些男生也是服氣的。再比如說,繁星雖然長得眉眼娟秀,但離女神,當然也差了一點,哪裡有唐郁恬那麼漂亮。

大約是年少氣盛,志遠一直覺得自己要擁有的,應該是這世上最好的,不好寧可不要。但是繁星她畢竟不是個物件,她是個活生生的人,分手之後他才覺得有點後悔,雖然她發來那枚粉色大鑽戒的時候他也挺生氣,但他一想,舒熠那種人怎麼可能認真看得上繁星,不過是有錢人的遊戲,吃膩了山珍海味想要試一下清粥小菜。如果繁星因此受傷,倒是很讓人可惜的。

志遠一直想要找機會提醒一下繁星,但偌大的城市,工作又忙,兩個人一旦把彼此從通訊錄中去掉,簡直就消失在人海,罕有機會。志遠還想要不要通過同學什麼的輾轉聯絡一下,結果沒想到今天就遇上了繁星。

只是,她很憔悴。雖然精心掩飾,也像平時一樣化了淡妝,但她如果沒睡好,眼皮會微微腫著。而且,她的神情裡,有一抹揮之不去的焦慮。

志遠覺得她可能遇上什麼事了,只是他一再追問,她卻不願意告訴他。

從前的時候她像隻小鳥一樣,什麼事都咕咕噥噥地對他說,尤其剛上班那會兒,同事間最近流行什麼,聚餐時吃到什麼好東西,朋友閨密鬧了什麼小彆扭,那時候他只覺得煩,上班累都快要累死了,哪有心思聽她說這些雞毛蒜皮,而且她就做個秘書,辦公室裡方寸大的地方,能遇見什麼風浪。

他跟著上司,來往都是投行和基金,頂尖級的人物,談的都是以億為單位的業務。她那點茶杯裡的風波,他真心有點瞧不上,也不關心。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繁星也不怎麼跟他提這些事了。兩個人約會也像例行公事,看看電影,吃吃新開的餐廳,難得有一回去爬香山看紅葉,半道他接了個電話,上司有急事找他,他立刻要趕回城裡,把她一個人扔在山頂上,她也沒有生氣,說自己可以打車回去。

那時候還覺得她挺識大體的,不像別人的女朋友那樣天天查崗,密不透風纏得人透不過氣來。

沒想到,她越識大體,越獨立,就離他越遠。

分手雖然是他主動提的,但他還是覺得有點失落。像是自己才是被拋棄的一方,也許是因為曾經擁有過,不再屬於自己的時候,總有點悵然若失。

志遠想,如果她真遇上什麼難事,自己能幫就幫一下吧。

他才是真正能關心她,可以給她未來的男人。等她真正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不怕她不回頭。

繁星倒沒想這麼多,她確實有點焦慮,也有點緊張,畢竟今天就要帶著爸爸去看權威醫生。結果龔阿姨比她還緊張,雖然很感激她買了豆漿油條送上來,但吃了半天也沒吃下半根油條,只說飽了。繁星勸她多吃一點,說:「今天沒準一整天都得耗在醫院裡,多吃點有體力。」她用眼神鼓勵龔阿姨,「您還要照顧我爸爸呢!」

龔阿姨想到繁星媽在機場拉著自己的手,勸自己要堅強,忍不住眼窩一熱,差點就掉眼淚,趕緊又吃了半根油條,豪氣地將豆漿咕嚕咕嚕全喝了,說:「走吧!」

龔阿姨有一種上刑場般的悲壯,繁星又何嘗不緊張,三個人中間反倒是繁星爸最放鬆,到了醫院一見人山人海,繁星爸就打了退堂鼓:「這麼多人!要等到什麼時候去?咱們要不下午再來。」

「哪能下午來,好容易約上的!」龔阿姨著了急,「再多人咱們也等!」

龔阿姨發揮廣場舞鍛鍊出來的眼明手快,一會兒就在候診區搶了三個座位,不僅把老祝安頓好,自己坐下,還用包包佔了個位置叫繁星:「來!繁星,你坐!」

這倒是她這個後媽第一次貼心貼肺地心疼這個繼女,繁星當然得領情,坐下沒一會兒,瞅著有個病人新來沒位子坐,趕緊站起來讓座。龔阿姨本來有點不快,但看那病人再三道謝,又一臉病容,想到老祝這病不知道好不好得了,心裡頓時湧起一股哀戚,心想只當給老祝積福了。自己也站起身,把座位讓給了另外一個病人。

醫院人多,但是井井有條,一絲不亂,並沒有任何人喧嘩或是插隊,只不過候診區每個人臉上都寫滿焦慮。繁星雖然急,但只是悶在心裡,面上也不能表現出來,怕自己爸爸看出端倪。她在候診區狹小的過道裡走來走去,忽然手機一響,是信息的提示音。

繁星打開看,竟然是舒熠發過來的。

他問:「要看美男子嗎?」

繁星回了句:「有多美?」

舒熠發了一張照片,穿著睡衣躺在床上,被子蓋到齊肩,頭髮大約剛剛吹乾,額發服帖地覆滿額角,整個人窩在一堆雪白鬆軟的枕頭裡,乖得簡直像幼兒園要午睡的寶寶。

繁星回了一條:「還不夠美。」

舒熠又發了一張照片,這次整個人站在床上叉腰擺出了模特的姿勢,挑釁似的看著鏡頭,他本來就腿長,站在床上簡直變成了九頭身,占據了整個畫面。底下還不知道用什麼軟件做了閃閃發光的幾個大字:美不美???

繁星從來沒想過他會這麼幼稚好玩,忍不住「撲哧」一笑,焦慮之情一掃而空。

她有好多話想要跟他說,想說自己正在醫院裡,等待最後的醫生的宣判,想說自己其實很害怕很擔心,如果真的結果不好,真怕自己會當場哭出來,想說其實她很想他,雖然才分開了三十多個小時,但她已經覺得好久好久了。

最終,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說:「早點休息,晚安。」

他很快回了條消息:「不行,睡不著,你都還沒說那句話。」

繁星問:「什麼話?」

他說:「我上飛機後你說的最後一句話。」

繁星臉悄悄地紅了,原來他還是聽到了。

她飛快地打了一行字:「我在醫院。」

他回復:「我知道。」

她正在打字,他的另一條已經冒出來:「我愛你。」

她微微一怔,他的第三條已經發過來:「不管遇見什麼事情,都別再自己硬扛,因為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你有我。」

繁星視線漸漸模糊,鼻子發酸,這些話別人看到一定會覺得膩歪吧,可是這麼傻的話,就是從舒熠嘴裡說出來的啊,一個耿直的技術宅,也不會說甜言蜜語,可就是說了啊,說得她都要哭了。

這世上比我愛你更貼心的三個字,原來是「你有我」。

我是屬於你的,你想怎麼傾訴就可以傾訴,你想怎麼依靠就可以依靠,你想怎麼打擾就可以打擾,你想讓我怎麼樣,我就可以怎麼樣。我愛你,所以我心甘情願,願意分享你的一切喜怒哀樂,願意寵你,願意做最幼稚的事情,發自拍照片給你,哄你一笑。

繁星噙著淚水打出三個字:「我知道。」然後才說,「晚安。」

美國東部時間已經是深夜了,他一定忙碌整天,回到酒店臨睡前,還惦記著她一定在醫院裡,一定不開心,所以才想方設法,逗她一笑。

繁星躲到洗手間補妝,這才走出來回到父親身邊。她已經鎮定下來了,舒熠說過,有人愛,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赤手空拳的時候也不會怕。

她不再害怕,不管命運會給出什麼樣的重擊,她已經決定堅強面對。

加的專家號最後才輪到,但醫生的助手一拿到病歷翻看了一下,就立刻說:「老師交待過,你們先等等。」

專家很和藹,雖然忙碌了一個上午,嗓子都說得有點喑啞。看過了B超結果,又問了問病情,然後讓他們去做增強CT,還建議他們不要在本醫院做,因為排隊太久了,要排好幾天才能排上。並且說三甲設備都是一樣的,結果都會很準確。回頭把增強CT的結果直接拿來給他看就好了。

他在病歷上還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這下子連兩個助手都有點驚訝了,因為這是很罕見的事情。繁星感激不盡,專家說:「一有了檢查結果,你就直接打電話給我。放心吧,舒熠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他輕易不求人,你一定是對他很重要的人。」

繁星有點意外,大大方方就承認了:「我是舒熠的女朋友。」

這是她第一次,當著父親和後媽的面,說出這句話。也是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提到舒熠。她臉頰微紅,眼中閃爍著晶瑩的光澤,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呀,她愛他,他也愛她,這是值得驕傲地告訴全世界的事情。跟關心他們的長輩分享,她並不覺得不妥。

老專家也愣了一下,馬上高興地笑起來,說:「太好了,他媽媽要是能知道,一定開心極了。」

他反倒催促繁星:「快帶你爸爸去做檢查吧,一有了結果就發給我看!」

外面還有很多病人在等,繁星也覺得不能多打擾專家工作,於是再三道謝,領著父親出來,按照指點去了另一家醫院,果然並不用排隊,檢查的費用甚至還便宜一些,立刻做了增強CT,據說第二天下午才能夠拿到結果。

繁星也沒能鬆口氣,覺得懸在頭頂的那隻靴子還沒掉下來,然而現在也只能苦等。她故作輕鬆地對龔姨說:「看醫生這口氣,問題應該不大,反正明天才出結果,我一個人來拿報告吧。明天我給我爸和您報個一日遊,你們去長城看看,來了北京不去趟長城,太可惜了。」

龔阿姨其實沒什麼心思遊玩,但一想到要去拿報告,心裡還是有些打鼓的。她雖然人潑辣厲害,其實也是色厲內荏,老祝得病這事讓她吃不香、睡不好,心裏揪得不知道多難受。說到底,怕!

繁星說要一個人去拿報告,她就明白是想支開自己和老祝,但現在她跟繁星是同盟啊,萬一真是那什麼治不好的病,她們可不要齊心協力瞞著老祝?

爬長城就爬長城!龔阿姨咬咬牙,決定豁出去了。

她說:「好,我和你爸都沒去過長城,這回去看看,拍些照片,也放朋友圈給親戚朋友們看看,都說不到長城非好漢,咱們這回可當兩個老好漢了,一定好多人點讚!」

繁星爸被逗得哈哈笑,老伴跟繼女的關係也前所未有的融洽,繁星爸覺得身心舒暢。雖然北京早春還冷,但他興致勃勃,跟龔阿姨講長城的來歷,他是學過一點文史知識的,龔阿姨也聽得認真熱心。繁星送他們倆回酒店的路上,聽他們講了一路的長城,心想自己還是太疏忽了,早該把父母都接到北京來玩一玩。

不然很容易後悔。

繁星累了一整天,盡在醫院裡打轉,雖然特意穿了平底鞋,但來來回回腳後跟都生疼,看一看計步器,自己竟然在醫院裡走了兩萬多步,怪不得會如此疲乏。

她拖著步子上樓,只想儘快進家門好好洗個澡,然後倒在床上昏睡過去,睡得早不要緊,半夜如果醒了,正好舒熠那邊天亮,她還可以跟早起的他聊一會兒。

她心裡盤算著,不料卻看見志遠竟然等在門口。

繁星心裡一咯噔,這人是怎麼了,早上酒店那是巧遇,晚上在這裡,那就是專程等自己了。不都分手了嗎,難道自己早上有什麼錯誤的暗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