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驚浪(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繁星安排好車子,自己跟最後一輛車回到酒店正好十點半,沒想到顧欣然竟然在大堂等她。

「驚喜麼?」

繁星確實驚喜:「你怎麼來了?」

「來看望你啊!」顧欣然說,「反正我沒啥事,又這麼近。」

兩個人有說有笑一起上樓,繁星問:「你怎麼突然就出差了?」

顧欣然說:「我們接到線報,盯人呢。」

繁星向來不過問她的工作,所以只是一笑置之。

高鵬回房間洗了個澡,助理送來鮮花和水果,還有寫著繁星房間號的卡片,甚至,助理鬼鬼祟祟還在卡片裡夾了一枚超薄。

高鵬氣壞了,幸好他提前打開卡片看了一眼,他是這種輕狂的人嗎?人家的秘書咋那麼那麼地懂事知分寸,自己的助理咋就這麼這麼豬頭!

高鵬把超薄扔了,拿著鮮花和水果就去敲繁星的門。

繁星正在吃蘋果,舒熠哪哪都不舒服一整天,回到酒店忍無可忍,決定把貓薄荷叫來聞一聞。

貓薄荷倒是很快來了,但告訴大貓,自己閨密從上海過來看她,只能待十分鐘就回去,不然閨密很容易起疑心。

大貓很失望,很想立刻把酒店買下來,或者把其他房間統統訂了,讓貓薄荷再跟自己住一間房。可是這種天涼王破的事情他真幹不出來,只好蔫蔫地說那我削蘋果給你吃吧。

貓薄荷捧著大貓削好的蘋果吃得眉開眼笑,所以他問:「甜不甜?」

貓薄荷把蘋果轉了半圈給他咬,大貓很不滿,瞪著薄荷,薄荷只好主動湊上去讓他好好嚐嚐,到底甜不甜。

這個吻比之前所有的吻都要深,都要更令人沉溺,大貓發出滿意的鼻息,很甜,很甜,再甜一點就更好了,不夠嘛,總是不夠,能吃下肚去就最好了。

突然走廊裡傳來一聲尖叫。

貓薄荷嚇得蘋果都差點掉在地上:「是我閨密!出什麼事了?」

高鵬也嚇壞了。

他拎著水果鮮花就來到繁星房間前按門鈴,誰知道顧欣然剛洗完澡,以為是繁星回來了,看都沒看,圍著浴巾就打開門。

結果一開門外頭竟然站著個長腿傲嬌男,兩眼嗖嗖地盯著她,她一急本能地想要關上門,沒想到把手掛住浴巾邊緣被掖住的那個結,她用力一關,正好浴巾被扯散了。

春光乍洩,高鵬目瞪口呆,顧欣然一邊尖叫一邊扯著浴巾就出腿了。

「你竟然還敢看!」

顧欣然可是跆拳道黑帶四段,一腳就踹向要害。

「色狼!我讓你斷子絕孫!」

繁星趕到的時候,高鵬正捂著大腿滿頭冷汗,要不是背靠著牆,估計早就癱在了地上。

總算是顧欣然最後一刻腳下留情,往下錯了幾寸距離,饒過命根子。饒是如此,高鵬的腿根也紫了一大塊,當然此時他並不知道,此時他正捂著腿憤怒地咆哮:「你!怎麼又是你!」

顧欣然早已經飛快地甩上門套上了浴袍,捂得嚴嚴實實重新打開門,雙手抱臂,一派囂張氣焰:「是我怎麼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高鵬恨得牙癢癢,繁星恰好及時趕到:「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高鵬淚眼汪汪,像被主人強行按住洗澡的哈士奇,覺得被天下人負盡。他指了指走廊裡滾落的水果和鮮花,委屈得說不出話來。

繁星只好問顧欣然:「到底怎麼回事?」

「我一開門一個色狼!」

「誰色狼了!我是來找繁星的。」

「你找繁星有什麼事?」

熟悉的聲音響起來,繁星回頭一看,竟然是舒熠。

繁星心想這裡還不夠亂的麼,你又來摻和什麼?看著舒熠眼睛都瞇起來,她知道他這個表情是明顯不滿,所以趕緊叫了一聲「舒總」,提醒他自己的身份。

高鵬一見舒熠,本能就挺直了腰,雖然大腿那根筋活像被抽了一鞭子似的疼,他也忍住了。他就勢斜靠在牆上,手一掠頭髮,頓時恢復了幾分濁世翩翩佳公子的風采,甚至都有點騎馬倚斜橋的架勢了。

「我感謝她啊,謝謝她每天精心地照顧我……」高鵬將那個字說得咬牙切齒,「……們。」

「她是我秘書,公司發工資給她,你是公司的合作夥伴,這是她的工作範疇,不用額外感謝。」

舒熠三言兩語就打發了高鵬,看了繁星一眼:「明天還要開會,都早點休息。」

繁星說:「是。」向高鵬點一點頭,「高總,晚安。」

高鵬縱然有千言萬語,也只好默默地流淚注視著繁星與顧欣然攜手走進房間,關好房門。

舒熠說:「睡不著啊?要不去我房裡聊一下算法?」

高鵬冷冷地說:「今天情人節,你這是約我了?」

舒熠說:「知道今天是情人節,還拿著水果鮮花騷擾我的女員工,也不怕人家回頭告你。」

高鵬邪肆狷狂地一笑:「我長得這麼帥,誰捨得告我!」

然後他就撇下舒熠,一瘸一拐地回房間去了。

等脫了褲子洗澡,這才發現大腿靠內側紫了碗口大一塊。想想差點真的斷子絕孫,高鵬忍不住脊背發涼,脫口說:「這麼狠的女人,誰將來要是娶了她,簡直一輩子倒霉!」

顧欣然扒在貓眼上,看舒熠和高鵬分頭都走了,打開門,將那一籃水果統統撿了起來,花也拿進屋子。她一邊剝橙子皮,一邊對繁星說:「不吃白不吃啊,這小子拿來的全是進口水果,品相真不錯。哎,你說那個睡了會後患無窮的,是不是他?」

「當然不是。」繁星已經開始對著鏡子卸妝,不以為然,「我不喜歡這一款。」

顧欣然說:「你們舒總比照片還帥哎,真夠有威嚴的,兩三句話,姓高的那小子都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倆是校友,我們學校的傳統,師兄一般都很照顧師弟,師弟也格外敬重師兄。好像高總比舒總年紀小吧,算是舒總的師弟。據說高總的爸爸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礦山老闆,家裡在中東買了好多油井什麼的,從小被寵壞了,其實人倒是沒什麼壞心眼。剛才的事,一定是誤會。」

「還不夠壞的啊!」顧欣然說,「怪不得騷包成這樣。我跟你說,這種人,一點愛心都沒有,你看看他那三觀,還開油田,到處破壞環境……三觀這麼壞,將來哪個女人嫁了他,真是一輩子倒霉。」

繁星有點好笑:「你又不嫁給他,管他呢。」

「我啊,是為將來嫁給他的那個女人可惜,唉,不知道哪朵鮮花,不幸要插在這坨牛糞上。」

繁星正要說話,忽然手機響了,她一看是舒熠打來,裝作不經意看了眼顧欣然,顧欣然正打開了電視機,拿著遙控器調台,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繁星於是走到窗前接電話。

「你好。」她故意說得禮貌而客氣,隱晦地提醒他自己身邊還有人。

幸好舒熠沒在電話裡跟她起膩,只是跟她說:「你看窗外。」

繁星有點濛:「什麼?」

舒熠說:「拉開窗簾,往東看。」

繁星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拉開窗簾,往東望去。遠處有一塊巨大的電子廣告屏,入夜以來就會熠熠發光,播放各種廣告,繁星從實驗室回來路上還曾經隔著車窗在路上見過。

此時電子屏已經黑掉了,黑沉沉一片,彷彿和夜色融為一體,彷彿是突然之間,電子屏就亮了,像萬千星辰在屏幕上亮起,這些星星漸漸旋轉,匯成銀河,星光在黑色的夜空中,彷彿最燦爛的太空煙花,緩緩旋轉,有一顆最亮的星從銀河中升起,星光擴散開去,慢慢暈開,變成巨大的一顆心。

星光在屏幕上流淌,最後所有星光匯聚在一起,組成群星燦爛的「LOVE」,夜空中最雋永注目的表白。

他輕輕在電話裡說:「節日快樂。」

繁星不由得嘴角露出笑容,問:「這麼晚了,廣告公司還工作嗎?」

「自己做的。」技術宅挺遺憾的,「糙了點,但太晚了怕你要睡了,就沒再精修。」

「那怎麼連上大屏幕?」

技術宅挺自然地說:「黑進它的系統。」

繁星又氣又好笑,技術宅說:「放心,我有轉賬,明天早上他們公司就能收到錢。」

哦,忘了技術宅還是位霸道總裁。

霸道總裁循循善誘:「禮物這樣才好玩是不是?別搭理那些只知道送花送水果的傻瓜。」

繁星說:「明天吃餃子吧。」

技術宅有點跟不上思路:「嗯?」

繁星說:「醋都有了,就差餃子了。」

技術宅在電話裡都笑出聲來,繁星也忍俊不禁。

就在此時,顧欣然突然走到窗前:「你笑什麼呢?」

「沒……沒什麼……」繁星有點慌亂地掩飾,不僅掛斷了電話,還迅速放下了窗簾。

顧欣然撥開窗簾往外看,只看到遠處滿屏幕星光正在散去,彷彿流星,漸漸隱入夜色。

顧欣然沒抓到任何把柄,然而雙手抱臂,嚴肅地盯著繁星:「政策你是知道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繁星說:「談戀愛啊!」

顧欣然哦了一聲,步步緊逼:「談戀愛為什麼搞得跟諜戰戲似的?說,從實招來!」

繁星昂首挺胸:「打死我也不招!」

顧欣然呵呵指尖,就要撓她癢癢:「說不說?說不說……」

繁星從她胳膊下一鑽,溜進洗手間:「我要洗澡了!」

顧欣然:「哼,以為澡遁我就不審你了嗎?我告訴你,你今天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小美人……是不是你們那個宋總?」

繁星隔著門大聲說:「不是!」

其實此刻那位宋總正煩惱,真煩惱,特別煩惱。

宋決銘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所有的一切就發生了。

措手不及。

人生真是處處有驚嚇。

他本來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就呼呼大睡,因為這幾天他也沒睡好,沒睡夠。睡得正香的時候,就做起夢來。

夢裡他挑著擔子,跟著師父去取經,而且這師父竟然是舒熠。他琢磨這不對啊,如果舒熠是唐僧,自己怎麼也得是孫悟空吧,那個挺英俊的龍王太子變的小白龍馬也不錯,可怎麼就變成了挑擔子的沙和尚,哦不,宋和尚。

宋和尚挑著擔子,跟舒長老一路來到了一座繁華城池,竟然是傳說中的女兒國。女兒國國王率文臣武將,好幾百美女出城相迎。這女兒國國王一直蒙著面紗,美得傾國傾城。

誰知道這國王竟然沒有看中舒長老,就看中他了。圍繞著他,唱起了那首著名的歌謠:「鴛鴦雙棲蝶雙飛,滿園春色惹人醉。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

唱著唱著,那女兒國國王就摘下了面紗,果然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比繁星還要美,比《西遊記》裡那個女兒國國王還要美,宋決銘目瞪口呆,被驚呆了。

那女兒國國王輕輕地吻著他的臉:「親愛的,有沒有想我?」

這聲音彷彿遠在天邊,又彷彿近在耳畔。

雖然在夢裡,他也挺實誠的:「你好美……」

女兒國國王輕輕就笑起來,這笑聲就像在他耳邊一樣。

他心想這個春夢做得好,太好了,女兒國國王說:「那你娶我好不好?」

他脫口說:「那不行!我還得跟舒熠去取……取……不對!」他費力地糾正自己,「我們不是去取經,我們還沒解決算法的問題,找出手機到底為什麼會爆炸!」

一想到手機,突然手裡就拿著韓國客戶那款手機,「轟」一聲就炸了,他大叫一聲猛然坐起,整個人就被嚇醒了。

只聽「轟」一聲巨響,有人被他這一坐起,猛然掀到床下去了,發出一聲既嬌且利的驚叫。

「誰?誰?」老宋慌慌張張打開燈。

地上一位嬌滴滴的大美人,穿著特別輕薄的睡衣,身材極好,膚若凝脂,躺在地上也豔若桃李,只是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你!你……你是誰?」

老宋更加抓狂:「你!我還沒問你是誰呢?為什麼你會半夜在我房間裡?」

大美人說:「這裡是不是1087?」

老宋說:「我的房間號是1087,但你怎麼在這裡?」

大美人說:「我未婚夫住1087,你是誰?」

老宋覺得大美人長得挺好看的,可惜腦子不清楚,他又氣又好笑:「這兩天我一直住1087,你是不是弄錯了?」

他走到桌前翻出房卡給大美人看:「你看,這紙套上寫著,1087,你不信你打開門看,我這裡就是1087!」

大美人睜著美麗的大眼睛,愣了兩秒,突然「哇」一聲就哭了。

美人哭起來可好看了,真正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老宋只想仰天長嘆:三更半夜,這不是鬧鬼,這是鬧狐仙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