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驚浪(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明天還想上班呢?我幫你向舒熠多請一天假!」

宋決銘二話不說,拿起手機就打給舒熠。

繁星眼睜睜看著卻不能阻止,只好默默祈求舒熠有把手機調成振動。

門後的舒熠聽到這動靜,也立刻開始掏手機……摸左口袋沒有,右口袋也沒有……

CEO終於覺得五雷轟頂,生平第一次額角冒出冷汗。

而門外的繁星更加五雷轟頂,因為熟悉的手機鈴聲正從她圍裙口袋裡傳出來。

繁星萬萬沒有想到,舒熠剛才竟然隨手把他的手機放在了圍裙口袋裡。

饒是繁星平時總能化險為夷,這時候也自覺黔驢技窮。

繁星好幾秒鐘大腦一片空白,眼角的餘光只看著廚房裡那棵大白菜,認真地思索要不要一頭撞在白菜上好昏倒過去,以免應付這難堪難題。

大約兩三秒後,她泰然自若地從圍裙裡把手機掏出來,說:「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宋決銘看看她手裡的手機,又看看自己手裡的手機。

繁星無比慶幸自己和CEO用同款手機,客戶年前贈送的最新型號,一模一樣。

大約是她語氣太真誠,所有人都沒覺得有什麼異樣。繁星走到廚房去,立刻就將手機直接關機,然後開始裝模作樣接電話。

「媽,好的,行,可以……先不跟您說了,我同事們來了,嗯,好的,再見……」

走出廚房的時候,繁星覺得自己簡直可以拿奧斯卡,還是最佳女演員那種重磅獎項。

小勤看宋決銘茫然地拿著電話,於是好奇地問:「宋總,您找到舒總了?」

宋決銘使勁搖晃了一下頭,說:「真奇怪,關機了。」

「手機沒電了吧。」小勤說,「或者在開車什麼的,信號不好。」

宋決銘搖搖頭,忽然又點點頭:「我回頭再打給他。」

繁星張羅著切水果給大家吃。汪姐說:「別忙了,你手不方便,這麼晚了,我們來了又吵你半天,我們先回去了,你早點休息。」

同事們來得快走得也快,七嘴八舌就告辭,也不讓繁星送,一窩蜂就出了門。繁星關上門這才鬆了口氣,定一定神,飛奔過去打開反鎖的房門。

舒熠倒還挺鎮定似的,靠在門框上。

只不過兩人視線一相接,他終於忍不住「撲哧」笑出聲,繁星說:「你笑什麼?」話沒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她一邊笑,一邊將手機遞給舒熠:「還你!」

舒熠將手機打開,先給宋決銘打了個電話:「喂,老宋,是我。剛才打電話給我呢?」他泰然自若,一邊踱步一邊撒謊,「嗯,手機沒電了,剛充上電看到有來電未接……」

繁星覺得舒熠也能拿獎,最佳男演員那種。

舒熠跟宋決銘的電話,講了三句半就又談到了工作,全是專業術語和討論,繁星收拾好了餐桌,將飯菜重新熱過,舒熠也吃得心不在焉,一邊扒拉飯,一邊還給宋決銘發郵件。

等吃過飯,收拾好碗筷,舒熠就說:「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

繁星還沒回答,他又問:「你明天晚上吃什麼?」

繁星愣了一愣:「什麼?」

「明天晚上想吃什麼,我來給你做。你不是手不方便麼?」舒熠說得挺自然的,「要不,明天下班的時候你跟我一起去買菜?」

繁星呆呆地問:「明天還來?您這是……」

舒熠大大方方地說:「我在追求你,所以獻殷勤啊!」

他說得這麼坦率,繁星一時都愣住了。

舒熠覺得挺好玩的,現在不親她她都開始斷線了,明明挺機靈一個人,剛才那樣有急智,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早點睡,明天見!」

一直到他走了好幾分鐘,繁星才使勁搖了一下頭,伸手摸了摸臉,想想CEO理直氣壯地說出「獻殷勤」三個字,總覺得這事態的發展,搞得自己都有點矇了。

繁星糾結地打電話給顧欣然,她正在加班,大正月裡有個女明星婚變,這兩天網上鬧得沸沸揚揚,顧欣然一邊吃泡麵一邊看輿情,口齒不清地跟她講著話:「怎麼啦?」

繁星說:「有個事……嗯……你說話方便嗎?」

顧欣然抱著泡麵碗吃得稀裡嘩啦:「方便,你說!我戴著耳機呢!」

繁星說:「有個人在追我……」

「挺好的呀!太好了!我就說你新年桃花旺!來,跟姐姐八卦一下,這人幹什麼的,長得帥麼?」

繁星訕訕地說:「我這不是在糾結嗎?」

「糾結?難道還是那個老宋?」

「不是不是。」繁星趕緊說,「其實……」她隨口扯了個謊,「是我大學的一個師兄。」這倒也算是實情。

「哦,師兄啊,那就是早就認識嘍?帥不帥?想不想睡?」

繁星:「……」

顧欣然說:「你現在是單身,單身啊妹子!就應該好好享受享受單身的快樂和自由,有人追求,想睡呢,就睡一下,不想睡呢,就不要理睬他。這有什麼好糾結的。」

繁星脫口說:「我怕睡了他,後患無窮……」

「那就還是想睡嘍!」顧欣然十分能抓住重點,並且完全不以為然,「怕什麼後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還能追在你後頭,讓你負責嗎?」

繁星挫敗地說:「你不了解情況。」

「我當然不了解情況。他是在追你,又不是在追我。」顧欣然說,「難道對方不是單身?」

「那倒不是。」

「那不就得了,不違反法律和道德,單身男女,你想交往就交往,不想交往呢,就再觀察觀察。」

繁星完全不得要領:「可是他說他正在對我獻殷勤……」

「說沒用,做才有用。行動,行動,行動!永遠不要相信男人說什麼,只需要看他們做什麼……」

「他說明天還要來給我做飯……」

顧欣然終於放下了麵碗:「喲!喲!這都已經給你做飯了?還?還?也就是今天他來了,明天還要來?這殷勤獻得不錯,做飯好吃麼?」

繁星老老實實地答:「挺好吃的。」

顧欣然說:「那還有什麼好糾結的,他要獻殷勤,就讓他繼續獻啊!」

「我怕hold不住……」

顧欣然將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祝繁星,你完了,你這是動了凡心了。只有真愛,才讓人患得患失。你看看那個老宋,不管他怎麼獻殷勤,你都不怕hold不住對吧?為什麼這個人就獻了一下殷勤,你就怕了呢?」

「不是怕,就是覺得這事太突然了……」

「哪份愛情不突然啊。祝繁星,我告訴你,你可千萬別犯,愛情來了,你就坦然地接受它,不要怕,更不要覺得自己hold不住,人家都鼓起勇氣追你了,想要你給機會,你還怕什麼!」

繁星一想也對啊,是CEO要追求自己。他哪怕英明神武光芒萬丈呢,這不還得獻殷勤。

繁星覺得挺好的,被顧欣然渾

不吝的精神鼓舞了,她講完電話,高高興興毫無負擔地睡覺了。

反倒是舒熠睡不著,因為開車還沒進小區,就發現老宋拎了瓶酒,正在他家小區門口等著他。

一見他的車就迎上來:「等你好半天了,你上哪兒去了?」

舒熠只好撒謊:「有個同學回國,去他那兒坐了坐。」

老宋拉開車門就上車:「走,我們今天晚上討論討論上次沒說完的問題。」

舒熠說:「別加班了,明天上班再說吧。」

老宋看著舒熠:「你這是怎麼了?認識你這麼多年,你頭一回拒絕加班。」

舒熠說:「又不是火燒眉毛的事,你也別熬夜了,對身體不好。」

老宋說:「是不是高鵬給你下降頭了!你這兩天哪哪都不對勁!」

舒熠將車駛入地下車庫,停好在車位上,說:「上去喝一杯?」

老宋嘆了口氣:「不討論工作,哪喝得下酒。」

舒熠說:「你也別成天心裡全裝著工作,所謂有張有弛,做事業也得有節奏,別繃太緊了。」

老宋說:「不行,你今天得陪我喝頓酒,我覺得自己失戀了。」

舒熠問:「失戀?你跟誰談戀愛?怎麼,要分手?」

老宋悶悶的:「單相思。」

舒熠拍了拍他的肩:「單相思就別鬱悶了,這個不算失戀,算追求未遂。」

結果老宋拉著他,兩個人喝完一瓶紅酒不說,還在書房地板上拿粉筆寫了一地板的公式,各執一詞,爭執不下,大半夜差點沒吵起來。最後老宋倒是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了,美國的客戶們到了上班時間,紛紛開始給舒熠發郵件,其中有好幾個要緊的事情,舒熠只好立刻處理回復。

到天亮時,舒熠想不行,無論如何得瞇一會兒,不然今天晚上可撐不住了,他還要獻殷勤呢。

繁星睡得一覺黑甜,被鬧鐘叫醒,倒比平時起來得還早二十分鐘,因為手扭了不好化妝,她在家裏收拾清爽了才出門。

本來是請了兩天假,但昨晚臨睡前覺得手已經無大礙,早起噴了點藥,還是準時上班。

出租車上翻看手機,發現舒熠凌晨時分給她發過一封郵件,說自己今天會稍晚到公司。另外還有一封郵件,比上封郵件稍晚幾分鐘,內容是抱歉忘記她手受傷,讓她安心在家休養。

繁星一看兩封郵件的發件時間,就知道他睡得晚。

反正今天行程上也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

繁星打卡的時候正好遇見小勤,她意外得很:「繁星姐,你怎麼來上班了?」

繁星說:「我手好多了,就來公司看看。」

小勤環顧一下左右,將她拖到一邊,一臉詭異地問她:「你覺不覺得,宋總這兩天非常不對,舒總也是,好像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

繁星說:「因為高鵬嘛,你已經跟我分析過了。」

「不是不是,有最新的情況!」小勤說,「你不知道,昨天我們不是看你去了嘛,然後下樓的時候,突然宋總腦子就蒙了。」

繁星心裡一跳,不由得問:「他怎麼了?」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宋總沒開車,我們一塊兒叫車過去你家的。但後來從你家出來到樓下的時候,有一輛特別好看的車就停在你們小區大門邊上的車位上,還是汪姐說,咦這個車真好看,不知道什麼牌子。誰知道宋總看到那個車,就走過去拉車門。你知道最詭異的是什麼嗎?那個車門竟然一拉就開了,宋總往車裡看了看,空的,沒人。但宋總那一臉傷心,簡直比捉姦在床還要慘。」

繁星心裡一咯噔,問:「等等,我有點亂,他看到車,拉車門,車門就開了,什麼車?」

「我們都不認識啊。」小勤說,「我當時也有點亂,心想宋總怎麼就把別人的車車門給打開了呢?這是車主忘了鎖嗎?結果宋總說,這車是指紋感應鎖。哎呀你沒看到他那個表情,跟六月飛雪似的,你說說,這得什麼人,除了自己,還把宋總的指紋給錄到車鎖上?這兩個人,一定是非常非常親密的關係!」

繁星心想昨天舒熠似乎是開了輛新車,他車特別多,時不時就換。因為好多汽車如今都有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其中核心關鍵技術都涉及陀螺儀,所以舒熠時常換最新的車,以體驗最新產品的使用感受。

小勤下決心說出自己的推斷:「你說宋總都跟這人親密到能開同一輛車了,他跟這個人,

一定是同居關係!不然怎麼可能把指紋也錄到車上!」

繁星睜大了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小勤說:「根據我的分析,這個人一定是男性,因為車子顏色、配飾的風格硬朗。最重要的是,我昨天在旁邊瞥了一眼,駕駛座椅調整得特別靠後,這說明駕駛者腿長,身高起碼有一米八。後來我上網查過了,這車是新款,全球首發沒多久,特別緊俏搶手,據說訂單排到了明年。現在就能開著的,一定跟汽車廠家或者銷售代理有特別的關係,才能第一批提車。」

小勤「嘩」一下子就激動起來:「宋總一定有個秘密同居的愛人!這個人開著全球最新款的車!這車的指紋鎖有宋總的指紋!這人還腿長一米八!強攻強受!宋總昨天一定發現這個人背著他偷偷地劈腿了,好虐!被大長腿劈腿……這個人還跟你住同一個小區,繁星姐,你有沒有注意到你們小區有啥長腿帥哥,GayGay的那種……」

繁星說:「沒準是宋總朋友的車呢……不跟你說了,我得做事去了。」

小勤依依不捨:「繁星姐,你要見到那車主記得偷拍一張啊!我看看長得帥不帥,配不配得上宋總……」

繁星十分好笑,只好說:「一定配,配一臉!」

小勤還要說什麼,繁星已經轉身要走了,小勤一轉頭,突然拉住繁星:「來了來了!真正的配一臉來了!」

繁星扭頭一看,只見舒熠和宋決銘並肩走進來,兩個大長腿男人一起走路,倒是真挺好看。尤其舒熠穿著大衣,簡直是玉樹臨風。

繁星覺得自己有點情人眼裡出西施,因為宋決銘明明也穿著大衣,但她就覺得沒有舒熠好看。

小勤挽著繁星的胳膊,語氣陶醉:「是不是配一臉,是不是?」

前台已經站起來打招呼:「舒總,早,宋總,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