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驚浪(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hapter03驚浪

宋決銘睡到下午三點,還是爬起來洗了個澡,覺得自己徹底清醒了,又開車來了公司。他認為高鵬一肚子壞水,每次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所以雖然有舒熠在,但他怎麼也不放心,還是跑來公司看看。

一進公司就覺得氛圍不對,小勤先給他倒了杯咖啡,然後一臉沉痛地對他說:「宋總,你要撐住。」

宋決銘覺得莫名其妙:「怎麼了?」

小勤說:「您先喝口水,緩緩我跟您說。」

她這麼一說,宋決銘哪還喝得下咖啡,十分乾脆地問:「到底出什麼事了?趕緊的,快告訴我!別磨嘰了!」

小勤啪一下立正站好,昂首挺胸:「報告宋總,舒總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心情特別好剛才我們把預算報告遞上去,原計劃他會砍掉30%沒想到他竟然唰唰地就在報告上簽字了!您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超額完成了哈哈哈老闆,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宋決銘不由得嚇得打了個哆嗦。

每年的部門預算是一場硬仗,董事會控制得很嚴格,所以到最後舒熠會協調平衡。

宋決銘自從跟著舒熠創業就沒吃過錢的苦,技術部門是特別燒錢的部門,尤其做研發,他沒錢了就告訴舒熠,舒熠自然會想辦法找錢給他燒,最苦最難的時候舒熠都沒委屈過他手下任何一名技術人員,導致宋決銘大手大腳散漫慣了。後來公司走入正軌,管理就規範嚴格起來,尤

其上市前那兩年嚴控成本,每年的預算都要跟舒熠打飢荒,宋決銘雖然心眼兒實,也學到點小技巧,比如報上去的預算比真正需要的多出30%,這樣舒熠即使砍一點,也不至於真不夠用。這就叫漫天要價,落地還錢。

宋決銘一直覺得自己把這個度把握得很好,既不至於讓其他部門有意見,又不至於讓舒熠下不了台,自己那攤子事也不會真的捉襟見肘。

誰知道今天舒熠竟然都沒砍價,就在預算報表上簽字了。

宋決銘覺得出事了,出大事了!

宋決銘很困惑地看著小勤,小勤也很困惑地看著老闆。小勤心想老闆這是高興傻了嗎?每年都為了預算跟舒總鬥智鬥勇,好容易今年舒總特別痛快,明明佔了個大便宜,為什麼宋總表情這麼沉重?

宋決銘問:「今天有什麼特別的事麼?」

小勤眨了眨眼睛,說:「沒什麼特別的事啊……」

宋決銘不相信,一逕追問:「你想想,好好想想,到底公司出沒出什麼特別的事,好的壞的都算!」

小勤努力想了半天,問:「繁星姐請病假了算不算?她都幾年沒請過病假了?」

宋決銘一愣,問:「繁星怎麼啦?她怎麼請病假了?」

小勤說:「我聽同事說,繁星姐手腕給扭了。我打電話問過了,繁星姐說已經在醫院拍了片子,醫生說骨頭沒事,就是韌帶拉傷,要休息兩天,所以她請了兩天病假。」

「那現在繁星在哪兒?醫院?」

小勤眨了眨眼睛:「不啊,好像已經回家休息去了,剛才我打電話的時候,她說已經從醫院出來了,休息一晚上觀察觀察,沒準明天就能來上班。」

宋決銘想想,又沉住氣重新坐下來,對小勤說:「這應該跟舒總沒啥關係,你再回憶回憶,今天舒總幹嗎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他見過什麼人,還是說過什麼話?」

小勤努力地想啊想,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今天有個特別帥的帥哥來找過舒總,好像姓高,對,長河電子的高總。本來是約了您,後來您說讓舒總跟他談,就是舒總見的他,好像聊了半天,舒總挺開心的。」

宋決銘不由得猛然拍了一下大腿:「這就對了!高鵬那小子,一定是他搞了么蛾子!」

宋決銘站起來就往外走,小勤急忙問:「宋總您去哪兒?」

宋決銘說:「我去找舒熠……」

話沒說完,他人已經沒影。小勤想,自己果然猜對了,宋總這是受刺激了!宋總這是受了大刺激了!那個高鵬一定是當年就橫亙在宋總和舒總之間的第三者,看他長得那麼帥,穿衣服那麼風騷,一定是個綠茶鴨!不然宋總怎麼就不願見那個高鵬呢,而且不然為什麼舒總見了高鵬之後,就痛快地批了宋總的預算呢?一定是因為舒總內疚!

雖然不忍心承認,小勤也覺得舒總真是渣男,看宋總多麼一心一意

對待他啊,這麼多年幫他忙裡忙外,一起創業,舒總竟然還在外頭劈腿綠茶鴨!舒總太對不起宋總了,小勤痛心地拿起預算表,心想,怪不得宋總一副失魂落魄簡直像失戀的表情,因為這真的是失戀啊,哪怕再多批30%的預算,宋總也委屈!

宋決銘撲了一個空,繁星的座位上空空如也,這是很罕異的情況,他想起小勤說繁星崴了手腕,心想下班後一定要去看看她。可是她住在哪兒,自己真不知道,而且繁星是女同事,這女同事住哪兒,自己還真不好意思在公司裡亂打聽。

宋決銘撓了撓頭髮,推開舒熠辦公室的門,舒熠也不在,這也挺罕見的。宋決銘看了看手錶,倒是已經到下班時間了。舒熠也很少準時下班,因為他和自己一樣,是個光棍,既沒有什麼業餘愛好,又沒有老婆孩子熱菜熱飯等著,回家能幹嗎啊?所以加班的時候多。

宋決銘站在偌大的CEO辦公室,空蕩蕩寂寥無人,總覺得哪哪都不對。

一定是因為高鵬這小子來過,凡是他出現,總會有么蛾子出現,宋決銘篤定地想。

宋決銘從舒熠辦公室出來,蔫蔫地一邊走,一邊給繁星打電話。

繁星聽聲音倒是和平時一樣:「宋總,您好。」

宋決銘趕緊清了清嗓子,說:「呃……那個……繁星啊,我聽說你手扭了,要不我過來看看你,給你送點吃的?」

繁星連忙說:「

不用不用,有朋友照顧我,謝謝!」

宋決銘說:「我還是過來看看你吧。」

繁星說:「真沒事,就是手扭了一下,冰敷一下噴點藥就好了。您放心,明天沒準我就能上班了。」

宋決銘聽她態度堅決,只好說:「那好吧,你要有事就給我打電話,不要客氣。」

繁星連聲道謝,掛斷電話之後,不由得用沒受傷的那隻左手捂著臉,心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

她本來吃了糖年糕喝著桂圓茶,天氣晴朗陽光清澈,太陽曬得人暖暖的,連桌上那棵多肉都肉鼓鼓的好可愛,然後,舒熠突然把西服外套一甩,就俯身親了她。

她坐在花架上,被這一吻嚇得身子往後一仰,頓時失去平衡,連人帶花架「轟」一聲整個兒翻過去栽在地上,當時把舒熠給嚇得,連忙將她抱起來,問她頭疼不疼,手疼不疼,腿疼不疼,然後還想抱她趕緊下樓。

她倒沒覺得有哪兒疼,就覺得他八成也嚇蒙了,趕緊提醒他:「我沒事,你快走,有同事!」

繁星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做賊心虛,為了說服舒熠自己真沒事,她差點當著他面做了一套第八套廣播體操,總之連哄帶騙把舒熠先哄下樓去。她看他西服還蒙著攝像頭,不由得好笑,走過去把衣服給取下來,結果扯衣服的時候不得勁,就把手給扭了。

繁星也不知道是剛才那一摔把手腕給扭了,還是這一扯扭的,還是

她本來就有腱鞘炎的問題,總之下午她發現右手手腕越來越疼,無法準確敲打鍵盤,而且手腕開始紅腫,這才請假去醫院。

等她從醫院出來,也到公司下班時間了,她走到小區門口,發現舒熠正在那裡等她呢,他的車沒有她小區的停車卡,開不進去,繁星只好做了訪客登記,舒熠拎著兩大包從超市買的新鮮食材,就跟她上樓了。

繁星也想不通,事態怎麼就迅速發展到,CEO繫著她那條小熊圍裙,公然在她的廚房裡,做紅燒蹄髈和可樂雞翅給她吃了。

說來慚愧,家裡連雙男人的拖鞋都沒有,舒熠挺自然地套了個鞋套就進門了。

她本來搭訕著想要幫忙,但被舒熠拿了個冰袋按在了沙發裡,她也就老老實實敷著冰袋,看舒熠忙進忙出。

繁星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亂,要好好清理一下思路,但可樂雞翅很快就燒好了,舒熠拿盤盛了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先吃著,以形補形。」

他出來時打開了廚房門,屋子裡頓時瀰漫著一股紅燒蹄髈的醇厚香氣,饒是繁星不餓,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舒熠說:「香吧?我跟我媽學的這道紅燒蹄髈,可香了,就是要燉很久才能肉爛皮酥。」

繁星不知說啥好,只好努力單手啃雞翅。

舒熠穿著圍裙跟她一起吃了塊翅根,又問她:「主食吃什麼?八寶粥?米飯?豬油菜飯?」

她單手拿雞翅,吃得嘴角都是

油醬汁,他飛快地俯身親一親,再拿紙巾細心地給她擦掉,繁星頓時又呆住了,舉著雞骨頭一動不動,活脫脫像招財貓。

舒熠覺得挺好的,平時多機靈啊,一親就斷線,跟機器短路似的,很好,特別好!

舒熠滿意地決定了:「晚上就吃豬油菜飯和八寶粥!」

舒熠又進廚房忙乎去了,繁星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慢慢放下雞骨頭,認真思索幾個哲學問題,譬如我是誰?這是哪裡?為什麼CEO正在廚房做菜?

就在這時候,宋決銘又打電話來說要來看她。

她嚇得連忙勸阻。

開玩笑,這僅僅一個舒熠在她家裡,她都沒法有正常思維,再加一個宋總,她的CPU處理不過來,會過載導致系統崩潰的。

不能不說,舒熠的獨家秘製紅燒蹄髈還是很好吃的,尤其出鍋之後,他用餐刀切成小方塊,肉爛皮酥,入口即化。繁星左手拿不了筷子,舒熠拿了把西餐的叉子給她,她就拿著叉子,吃了一塊蹄髈肉。本來打算只吃碗八寶粥,但舒熠將蹄髈盛起來後,又往紅燒蹄髈的湯汁裡下了一點點麵條,這個麵吸飽了醇香的湯汁,比肉更好吃。

繁星一邊用叉子捲著麵條,一邊說:「真沒想到,你做中餐也這麼好吃。」

舒熠說:「那你就多吃點。」

舒熠自己吃的豬油菜飯也很香,這種家常吃食最是誘人,所以他舉著碗問:「你要不要也來一碗?」

正在這時候,門鈴響了,舒熠本能站起來想要開門,繁星想起這是自己家,連忙站起來,舒熠就坐下繼續吃飯。繁星還以為是快遞,心裡納悶,站起來走到貓眼前一看,只見巨大一束鮮花堵在貓眼前。繁星正在詫異,手機突然也響起來,繁星一看是小勤打來的電話,於是就接了。

小勤快活的聲音在電話裡嗡嗡響:「繁星姐,快開門,我們來看你了!」

繁星只覺得頭頂上炸響一個焦雷,不由得問:「你們?你們還有誰?」

小勤說:「還有宋總啊,還有行政的汪姐,還有幾個同事啊。驚不驚喜?」

繁星只蒙了一秒,急中生智:「我正在洗手間不好意思啊,馬上就出來給你們開門,稍等啊!馬上!」她掛斷電話,衝回桌邊,將舒熠拖起來,「快!同事們來了!快藏起來!」

舒熠也矇了一秒,立刻問:「那我藏哪兒?」繁星先指了指洗手間,想想不對,將他推進平時自己做瑜伽的那間空房,正要將房門反鎖,舒熠突然看到桌子上的菜,「等等!」

舒熠衝過去拿起自己的碗和筷子,隨手放在房間茶几上,然後迅速摘下圍裙,套在繁星身上,飛快地替她繫好。

繁星手忙腳亂地反鎖上房門,用單手整理整理頭髮,終於打開了大門。

小勤捧著花,笑瞇瞇地叫了聲:「繁星姐!」

就在此時,繁星突然用眼角的餘光瞥見門後衣帽架上掛著舒熠的大衣……

她急中生智整個人都貼到了門後,擋住那件大衣,扶著門說:「歡迎歡迎,請進!大家快請進!」

趁著大家一擁而入,紛紛低頭套鞋套,繁星飛快地扯下大衣,單手胡亂捲成一團塞進玄關櫃子裡,動作乾淨利索一氣呵成,就是右手使不上力,將櫃門撞得「啪」一響,繁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幸好無人發現。

她說:「家裡太亂了,大家隨意。」

宋決銘問:「繁星,你的手怎麼樣,好一點沒有?」

繁星還沒來得及回答,同事們已經在七嘴八舌地問:「繁星,花放哪兒?」「我們給你帶了一點吃的,你就擱冰箱裡,要吃的時候微波爐轉轉就行了。」「繁星姐你這屋子真漂亮,真不錯!」

小勤和行政汪姐找了花瓶將花插起來,小勤嘰嘰喳喳:「哎呀,繁星姐,你這小熊圍裙真可愛。很少看你穿成這樣,太萌了!」

繁星定了定神,笑著說:「我在淘寶買的,回頭我發鏈接給你。」

汪姐看到桌上的菜,說:「繁星你真賢惠,一個人吃飯也做這麼豐富。」

繁星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單手做不出這幾道複雜的飯菜,於是只好說:「其實……是前兩天做的,一直凍在冰箱裡,今天重新加熱了一下。」

「這個紅燒蹄髈好香啊!」小勤不由得誇讚,「繁星姐我要嚐一塊!」

繁星只好進廚房拿了筷子:「來,來,大家都嚐嚐。」

於是舒熠辛辛苦苦燒了幾個鐘頭的蹄髈,就被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地瓜分了。

小勤說:「繁星姐,你廚藝好好,不知道將來誰有福氣娶你,跟你在一起太幸福了!」

宋決銘說:「我們本來就是來看你,你手又不方便,怎麼還吃你做的菜。」

繁星連忙說:「沒事沒事,大家難得來一次,我做的有多的,大家儘管吃。」

小勤說:「繁星姐,我們給你帶了披薩,還有滷牛肉、肉鬆麵包什麼的,你要吃的時候,微波爐轉一下就行。」

繁星連聲道謝,汪姐打量她這兩居,說:「這房子你一個人住?這地方真不錯。」

繁星說:「本來是跟閨密合租,她過完年還沒來,所以她那間房就鎖著。」

這說辭是繁星剛才想好的,趁機說出來,簡直天衣無縫。

連靠在房門背後聽動靜的舒熠都忍不住暗暗點讚,覺得她真是善於查漏補缺。

眾人隨意參觀了一下房子,都誇繁星會收拾,屋子裡十分整潔。

繁星亦十分感激:「謝謝大家,下班了還專程過來看我,還有這花,真漂亮。」

小勤說:「繁星姐你難得請病假,哎,自從我進入公司,好像都沒看你病過……呸呸,大吉利是,我是說,你一直勤勤懇懇的,所以這次宋總一提議,大家夥兒都響應,都想來看看你,所以我們就一起過來了。」

繁星十分感激:「謝謝宋總,謝謝大家。」

宋決銘卻不滿意:「舒熠

這傢伙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早早就下班了。其實他最應該來看你。」

繁星本來就心虛,聽到這句話,頓時連耳朵根都紅了,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說:「沒有沒有,舒總平時對我挺好的。」

宋決銘說:「平時你忠心耿耿,連倒杯咖啡都怕燙著他,放到合適的溫度才拿進去給他,你手扭了,他卻不來看你,這說不過去。太沒有同事情誼了,我打電話給他!」

繁星連忙攔阻:「別,別,宋總,我手真沒事,明天就能上班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