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初綻(5)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他走過去蹲下,她輕輕地翻開葉片給他看,真是小啊,比米粒還小的幾朵花,竟然是完美的五角星型,還有嬌嫩的花蕊,特別小,但是真是漂亮的花。

她說話的聲音輕輕的,彷彿怕呵口氣就將那嬌弱的花瓣融化了,她說:「這是我在垃圾箱旁邊撿的,我還以為它活不了,但拿上來澆了水,一直慢慢地養,養了好幾年,終於恢復了元氣,你看它都開花了。」

離得太近,舒熠能看到她發頂一個雪白的旋渦,像烏黑的瀑布在這裡打了個轉,髮絲如水般洩下去,她的頭髮也很香,不知道她用什麼洗髮水,淡淡的,清雅的,像梔子花,好聞,是南方家常的花兒,小時候媽媽買菜的時候帶一把回來,養在清水裡,可以讓屋子裡香一天。她還專注地在看那幾朵小小的花,睫毛垂下,微微抖動,像茸茸的翅,輕輕地扇動著,舒熠不自覺靠得更近,她一抬頭,正好撞在他下巴上。

這下兩個人都有點尷尬起來,舒熠揉著下巴站起來,繁星將那盆開花的多肉放回牆角,默不作聲揉了揉自己的髮頂,不知為什麼舒熠有點不想開口,連「對不起」三個字他都不捨得說,這一刻時光太美妙了,讓他覺得自己一開口一定會弄砸了。

最後是繁星紅著臉,遲疑說:「嗯,那個……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在紅包裡放了東西?」

舒熠瞠目結舌,突然轉身就往樓下跑,繁星欲言又止,又不好意思大聲叫住他,只好怏怏地收拾了飯盒等物品下樓。

舒熠一口氣衝下樓,進了自己辦公室,調出監控錄像,用最高權限把剛剛玻璃屋裡的攝像頭記錄內容全部備份到自己用的單機,然後立刻清除了安保硬盤裡的這個攝像頭內容,刪完之後還不放心,覆蓋了三遍硬盤才罷手。

他好久沒幹這麼心虛的事,簡直比學生時代第一次看某種動作片還要緊張,動作一氣呵成,密碼都輸得比平時快,檢查再三以防疏漏,比黑進了美國中央情報局還要小心。等做完這一切善後工作,心裡還在怦怦跳,心想同事們都吃飯去了,應該沒誰這麼閒能發現錄像突然少了一段。

他還癱在椅子裡若有所思自我安慰,門「砰」地被推開了,老宋拿著飯盒走進來,幽怨地問:「你回來了?繁星呢?我洗完飯盒你們倆都不見了。」

舒熠覺得自己又恢復了常態,他好整以暇地說:「啊?她吃飯去了吧?」

誰知老宋一屁股就坐在了他的辦公桌上:「哎,舒熠,正好,你幫我分析分析,你覺得,繁星是不是不喜歡我?」

舒熠愣了一下,說:「這我哪知道,你得問她去。」

宋決銘咂了一

下嘴,說:「我這不是不好意思問她嘛……」

舒熠說:「讓我說真心話?」

「那當然了,咱們倆誰跟誰!」老宋有種不妙的預感,瞅了一眼舒熠,「你有啥看法,難道還不願意跟我說真話?」

「我覺得吧,你跟她沒戲,你發現沒有,她這人辦事挺精細的,你呢,成天大大咧咧,除了在數據上不犯錯,在生活中,簡直是錯誤百科全書,完全沒有常識……」

「那正好啊!我可以跟她互補啊!」老宋不服氣,「你不也說過,我這種人就得有個管家婆來管一管。」

舒熠不動聲色:「你是得有個管家婆來管一管,可也得人家願意來當你的管家婆。」

「不是……」老宋急了,「那……什麼,難道我條件還不夠好麼?我這麼老實肯幹,有房有車的,我爹媽也不跟我住一塊兒,也不怎麼管我,現在姑娘們不都喜歡我這種麼?」

舒熠問:「你覺得繁星是一般的姑娘麼?」

「當然不是!」

「那不就得了。我勸你啊,少剃頭挑子一頭熱,別人家想什麼、要什麼、喜歡什麼都沒弄明白,就自以為是對人家好。」舒熠漫不經心地打量了老宋一眼,不動聲色使出了最致命的一招,「而且繁星那前男友,長得比你帥,也有車有房的,繁星還不是跟他分手了。」

老宋如遭雷擊,離開CEO辦公室的時候簡直面色如土,幾個小時後,全公司都傳說宋總被重

點客戶的變態要求給氣著了,一下午都把自己關在會議室裡瘋狂地跟研發團隊開會,開得整個研發小組人人都面色如土,只好悄悄派了個人溜出來向舒熠求助。

雖然被派出來的仍舊是個技術宅,但技術宅也有機靈的,這一個因為是火線突圍來報信,被寄予重望,所以挺會辦事的,藉口上洗手間,躡手躡腳溜到舒熠辦公室前,先低聲問繁星:「舒總在嗎?」

技術宅男一邊問,一邊還緊張地左顧右盼,唯恐被宋總發現,一聲獅子吼逮回會議室去繼續。

繁星說:「舒總在開電話會,說沒有要緊事別去打擾他。」

技術宅十分失望,於是說:「那等舒總忙完了,拜託你跟他說一聲,求他去會議室一趟。」

繁星覺得挺奇怪的,說:「不是宋總在跟你們開會嗎,怎麼還要舒總過去?」

技術宅快哭了:「別提了,今天宋總估計是被客戶氣著了,光公式都寫了三黑板,我們整個組都跟不上他的思路了,舒總再不去救場,我們今天甭想睡覺了。」

繁星說:「好,等舒總忙完,我提醒一下他。」

技術宅男滿懷希望地走了,繁星心想宋總這是怎麼啦,難道是蛋餃吃多了?

她想想還是端著咖啡,拿了盒花茶去給宋決銘的祕書小勤,小勤是個成天嚷嚷減肥的姑娘,所以繁星跟她說:「花茶,德國的,在三亞免稅店給你買的,減肥好用。」

「謝謝繁星姐!」小勤笑得眼睛都瞇起來,「要不要坐一會兒,我這兒有低脂肪蛋糕,你嚐嚐?」

「不嚐了,你留著下午茶吧。對了,你老闆今天怎麼了?」

「我哪知道啊?」小勤說,「中午還好好的呢,一個人美滋滋地洗飯盒,都不讓我幫忙。後來從舒總辦公室回來,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是不是舒總說什麼了?」小勤朝繁星擠擠眼,「你在舒總那邊聽到什麼啦?難道宋總又跟舒總吵架啦?」

「今天好像沒有。」

小勤說:「所以才不對啊,宋總這都一個多月沒跟舒總吵架了,他們倆跟兩口子似的,越吵感情越好,這不吵架,就說明感情出了問題。」

繁星一口咖啡差點嗆在喉嚨裡,咳嗽好幾聲,才說:「下回我介紹我閨密給你認識,你們兩個一定聊得來。」

「是嗎?」小勤好奇地問,「她也愛減肥嗎?」

「不,」繁星說,「她也覺得宋總跟舒總是兩口子。」

等舒總開完電話會,已經是下班時間了,繁星糾結了一下,還是跟他說了:「宋總跟研發團隊在加班開會,您要不要過去看看?」

舒熠頭也沒抬,十指如飛地敲打著鍵盤發郵件,說:「晚上我約了人吃飯。」

繁星有點錯愕,舒熠的行程都是她定的,她的備忘錄上,舒熠今天是沒有商務晚餐約會的。

繁星問:「您是私人約會?要不要安排司機送您?」

舒熠突然想起似的,抬頭看了

她一眼:「忘了訂餐廳。」

繁星馬上說:「我幫您訂,要什麼樣的餐廳?」

舒熠說:「女孩子喜歡的就行。」

繁星心裡不知為何有點異樣,但一點也不動聲色,提了兩三個餐廳的名字,都是適合情侶約會的。

舒熠說:「這幾個都去過,我不喜歡,換個新的。」

繁星說:「那我出去查一查,看看哪些合適,再來問您。」

舒熠漫不經心點了點頭,繁星就出去了,打開電腦翻看了一下美食評價,完全不得要領,乾脆打電話給顧欣然:「有沒有適合約會的餐廳,推薦幾個。」

顧欣然說:「你不能把我當美食編輯用啊!你起碼得告訴我,你跟什麼類型的帥哥約會吧,我才能對症下藥,哦不,薦菜。」

「快點,江湖救急,我們老闆要約會,我挑了幾個,他老人家都不喜歡。都是跟前女友去過的,唉,估計怕睹物思人吧。」

「你們老闆要約會,這太容易了!給他挑一貴的,巨貴!人均三萬的那種,什麼姑娘都能拿下。」

「吃什麼東西能吃三萬?」

「松露啊,哦,現在有點不是季節,懷石,跟貓兒飯似的,一會兒上來一點,一會兒上來一點,吃都吃三個鐘頭,不餓也餓了。」

繁星不知為什麼不太起勁,也不想討論這些細節,只說:「你隨便給我推薦幾家合適的就行。」

顧欣然不愧是混八卦圈的,不一會兒就甩過來好幾家叉格特別高的餐

廳,有的在某胡同,備註是無法停車必須步行數百米;有的是法餐廳,備註是侍者法國籍所以英文不好;有的是食材有特殊要求,不提前兩週預訂不接受臨時光顧的客人……

繁星翻來覆去地比較,最後選了在胡同裡的懷石料理,雖然大晚上吃日料,冷冰冰的,再出來吹一肚子風,走好遠才能上車,但情侶約會嘛,當然多走一段才更適合發展感情。她這麼坦然地想。

她選好了餐廳進去告訴舒熠,舒熠果然沒什麼異議。倒是出來之後,剛才那個溜出會議室的技術宅,已經在微信上給她連發了三個紅包,可憐兮兮地問:「舒總能來救我們麼?」

繁星用一個大紅包回答他:「不能。」

技術宅嗷一聲快哭了,連發了好幾個大哭的表情,最後一個表情是淚奔著跑走。

繁星雖然有惻隱之心,但真的覺得自己愛莫能助。

繁星收拾著東西,難得老闆今天決定不加班,她也可以早早下班。忽然手機嘀一響,竟然是老宋發來的信息,問她晚上能不能一起吃飯。

繁星糾結了半晌,回了一條:「您不是在開會嗎?」

老宋回復說:「晚飯總要吃的,要是你有空,晚上我就不加班了。」

繁星想了想會議室裡水深火熱的研發團隊,又糾結了一下,最終還是堅定地回答:「抱歉宋總,我晚上約了閨密看電影。」

她還是覺得不應該給宋決銘錯誤的暗示,所以

斷然拒絕。至於研發組的同事們,只好暫時對不起他們了,繁星愧疚地想,下次她一定自掏腰包,買好吃的點心彌補他們。

繁星收拾好了,等著舒熠出來,看他胳膊上搭著大衣,應該是準備下班離開辦公室,就說:「舒總,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下班了。」

舒熠挺自然地說:「一起吃晚飯吧。」

繁星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舒熠說:「中午你請我吃蛋餃,所以晚上我請你吃飯。你自己挑的餐廳,應該喜歡。」

繁星腦中「嗡」一響,突然想到一個成語:請君入甕。

胡同裡竟然還是石板路,車只能停在胡同口外,繁星穿著高跟鞋走了足足幾百米,深一腳淺一腳,差點摔跤,舒熠伸手牽住她,她有點不好意思,胡同裡沒有路燈,舒熠一手牽著她的手,一手拿手機照著她前面的路,雪白的一點光暈映在石板地上,散開來像是銀霜,一團團,又像是冰糖,脆而甜。其實並沒有下雪,北京的冬天乾燥得很,空氣清冽,又安靜,聽得見她高跟鞋踩在石板上嗒嗒地響。

整個餐廳只有他們兩位食客,久久才上一道菜,果然跟顧欣然說的一樣,跟貓兒食似的,一點點,非常精緻,但是好吃。器皿也講究,像山水畫,有禪意。東方文化,總是一脈相承的。

舒熠電話設了振動一直閃,他都沒接,繁星忍不住問:「是不是有事情?」

舒熠說:「沒事,老宋開會呢,他開著會就喜歡給我打電話,尤其研發團隊跟不上他思路的時候,他就把我當傾訴對象。」

繁星想起受苦受難的研發團隊,有點不忍心:「要不您就接一下,也許他是有要緊事。」

舒熠說:「沒什麼要緊事。」停了停他又說,「吃飯最要緊。」

這頓飯真的吃了三個鐘頭,那位白髮蒼蒼的日本主廚領著徒弟們一直將他們送到大門外,最後還深深地九十度鞠躬,感謝他們的惠顧,搞得繁星和舒熠也一起鞠躬還禮。

門口掛著和紙燈籠,光線柔和,繁星看著地下她和舒熠兩個影子,並排雙雙彎下腰去,不知為什麼有點不好意思,等說完告別的話轉身,就自己拿了手機打開電筒照著路。

舒熠的手機已經沒什麼電量了,很自然一手接過她的手機,一手仍舊扶住她,兩個人一起往胡同外走。

夜已深了,胡同裡更安靜,只聽見她高跟鞋嗒嗒的響聲,繁星心裡很矛盾,不知道是希望能快點走到胡同口,還是希望能慢點走到胡同口。忽然聽到舒熠說:「月亮。」

她一抬頭,可不是月亮,彎彎地掛在人家屋簷上空,閃爍著清冷的光輝。雖然有月色,胡同裡曲曲折折,仍舊光線很暗,兩邊四合院的高牆簷角,都被這淡淡的月色映在地上,像一幅水墨畫。

舒熠說:「你手這麼涼,是不是沒吃飽啊?」

繁星倒有點懷疑舒熠沒吃飽,畢竟懷石料理分量真的不多,而且日本菜又清淡,幾乎沒什麼脂肪。他一個大男人,吃了那麼點貓兒飯,能吃飽嗎?

繁星遲疑說:「要不,去簋街消夜?」

說完她有點後悔,剛吃完懷石呢,就去簋街,這要叫顧欣然知道,絕對大罵她丟盡了叉格界的臉。

果然,舒熠說:「別去簋街了。」

結果下一句他就說:「我們去五道口吃烤年糕吧!」

於是剛吃完懷石料理的兩個人,又跑到五道口吃了一大盆烤年糕,特別小特別破的店,也沒有幾個食客,竟然深夜還開著門,舒熠熟門熟路地跟老闆打招呼,又問繁星:「吃不吃辣?」

等繁星點頭,舒熠就要了重辣。

果然很辣,烤得酥香脆軟的年糕,澆一勺子醬汁上去,又辣又香,吃得繁星直吸氣。舒熠說:「老闆,再來兩瓶北冰洋!」

一盆年糕見底,繁星這次是真的吃撐到了。舒熠還打包了一盒沒烤過的年糕,遞給她:「在家切成片,用雪菜煮一煮,也好吃。」

繁星本來想說不要,但聽他這麼一說,都覺得打包盒散發著一股誘人的香,不知不覺就捧在了手裡。

舒熠覺得捧著打包盒的繁星簡直像一隻招財貓,笑眉笑眼,眼神裡全是對食物的滿滿愛意。

舒熠覺得這個晚上特別美好,好幾年他都沒有如此放鬆和舒心過。吃懷石時她很嚴肅,坐得端端正正,像小狐狸坐著自己的尾巴,唯恐露餡似的,跟他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睛才會變圓,充滿了好奇;吃烤年糕的時候,她的眼睛又彎了,像是剛才人家簷頭的月亮,但是暖暖的。

他覺得挺遺憾今天自己開車,不然就能跟她再一起坐公交車回家,他一定能想出比上次更有趣的遊戲,再贏她一頓午飯,那該多麼好玩啊!

上次他覺得好玩是什麼時候?大約是七八歲吧,一群男孩子第一次學大人的模樣打橋牌,他算牌比所有人都要快,都要準,那個下午他覺得很好玩,很有意思。從那之後,他再也沒覺得有什麼事好玩了,包括創業,包括上市,不過就是計劃周詳按部就班的成就感。

可是跟她在一起,真心覺得好玩。

繁星倒沒想那麼多,她家更近一些,到小區門口,就高高興興抱著年糕盒子下車,跟舒熠道別:「謝謝!今天晚上的晚餐真好吃。」

舒熠促狹地問:「是懷石好吃,還是年糕好吃?」

繁星說:「都好吃。」

舒熠不由得一笑,這裡只能臨時停車,後面已經有車燈射過來,他於是揮一揮手,駕車離開。

舒熠第二天上班幾乎是哼著小曲進的電梯,連前台都看出來他心情好,笑瞇瞇地起立:「舒總早!」

「早!」

他點一點頭,不防旁邊突然冒出個老宋,掛著兩隻黑眼圈像熊貓一樣,幽幽地說:「你終於來了!」

舒熠說:「就叫你別熬通宵了,你看,你眼袋都出來了。」

宋決銘說:「那你幫我招呼一下客戶,我先回家睡覺去了。」

舒熠問:「什麼客戶?」

宋決銘說:「給你打一晚上電話你都不接,高鵬突然約了今天上午要來公司。」

舒熠聽到高鵬兩個字都頭疼:「還是你見吧,你們倆熟。」

「熟個頭啊熟!」宋決銘說,「他見了我都恨不得跟我打架,你見吧。我不行了,我得回去趴一會兒。」

不等舒熠說什麼,宋決銘已經背著電腦包逃之夭夭了。

舒熠只好搖搖頭,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繁星心情也挺好的,早上她已經將年糕處理好,今天午飯又有了著落,不用點外賣。而且今天舒熠也沒什麼重要的行程安排,除了臨時有個大客戶要來拜訪。小勤說,本來是約了宋總談事,但宋總回家補覺去了,所以改由舒熠接待。

十點,長河電子一行人準時到了,繁星出來前台迎接,心裡還好奇,因為聽老宋講過當年的往事,不知道這位眼高於頂的高總,到底是何等人物。

結果一看,嘿,盤正條順一枚帥哥,好長的腿,穿一件黑色羊絨大衣,大冬天還戴著太陽鏡,因為高,簡直像明星一般搶眼,就是看著有幾分眼熟,繁星還以為自己是不是在哪兒看過這位時髦高總的照片,結果越回憶越覺得不對,尤其高總臉上那副亮晶晶的太陽鏡,實在是……太眼熟了。

她出於禮貌不好多打量,引著客人進入舒熠的辦公室。她先敲一敲門,說:「舒總,客人們到了。」然後扶著門,讓客人們先進。

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那位高總說了聲「謝謝」,繁星忍不住眼皮略抬,正好與他四目相對,雖然是隔著太陽鏡,但連鏡片都擋不住高總那邪肆的眼神。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細而尖的牙齒,簡直像鯊魚。用只有她才聽得到的低聲說:「沒錯,我就是機場那個傻叉。」

繁星差點失態,終於想起來,那天在機場和顧欣然遇見的黑貂男。

原來是他!

高鵬已經大踏步從她身邊走過,呵呵笑著對舒熠伸出手:「舒熠,你這兒真不錯!這都多少年了,不捨得請我們來坐一坐,每次總約我們在蘇州園區那邊,就這樣打發我?」

舒熠說:「你不是喜歡實驗室嗎?所以才總是帶你去園區。」

稍稍寒暄後,繁星趁機插話:「幾位客人喝什麼?有茶、咖啡、礦泉水。」

舒熠說:「甭客氣,跟在自己公司一樣隨便。」

高鵬果然跟在自己家公司一樣隨便,往沙發上一靠,說:「我要咖啡,美式,謝謝。」

繁星出去置辦茶水,又送進來,進進出出幾趟。只聽舒熠跟高鵬聊得火熱,好像多年老友似的。

長河電子的人都帶著筆記本和各種電子產品,談了足足有兩個鐘頭,他們講的全是專業術語,繁星也沒太關注。等終於談完,舒熠親自送到電梯,繁星自然跟在後面。那位高總也挺有意思的,電梯來了,繁星連忙按住開門鍵,他和舒熠握手道別,又對繁星伸手:「幸會。」

繁星只好騰出右手與他握一握,說:「謝謝高總。」

高鵬瞇起眼睛,似笑非笑:「謝我什麼?」

繁星中規中矩地答:「謝謝您撥冗來我司。」

高鵬又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這才走進電梯,對著舒熠挑釁似的一笑:「代我向老宋問好。」

繁星覺得這位高總簡直像是來砸場子的。幸好舒熠跟平常一樣,渾若無事。一直走回辦公室,看看時間,很高興的樣子:「吃午飯了!今天中午吃什麼?」

繁星問:「您想吃什麼?」

舒熠說:「有什麼吃什麼。」他好像挺放鬆似的,「簡單點,我餓了。」

繁星不由得抿嘴一笑,說:「我做了年糕。」

舒熠由衷地高興:「這個好!」

繁星出去拿了飯盒,用微波爐熱好,趁人不備拿著飯盒送進CEO辦公室,舒熠多機靈啊,一看她拿著飯盒進來,什麼都沒說,站起來對她使了個眼色,就往外走。

兩個人做賊心虛,沒有搭電梯,溜進安全通道,爬了一層樓去陽光房,坐在那盆多肉麵前吃年糕。

繁星早上在家就將年糕分成了兩半,一半裹蛋液煎了放糖,做成了糖年糕,另一半加了雪菜,煮了年糕湯。

她喜歡吃甜的,舒熠喜歡鹹的,皆大歡喜,兩個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舒熠說:「昨天晚上吃年糕,今

天中午又吃,不知為什麼,竟然一點也不覺得膩。」

繁星用筷子搛起最後一塊糖年糕,問舒熠:「你真不試試甜的?」

舒熠怕她吃不飽,於是搖頭。

繁星就把最後一塊糖年糕也吃了,吃到嘴角沾了糖粒,晶瑩透亮的一顆,被太陽一照,像一顆特別小的小鑽石,熠熠發光。她一直不知道,也不擦,就在那兒喝桂圓紅棗茶,她有點貧血,冬天總是喝這個。舒熠見慣了她那隻玫紅色的保溫杯,看她捧著杯子喝了口茶,那顆晶瑩的白糖粒仍舊掛在她嘴角,搖搖欲墜。

他不由得心猿意馬,問她:「甜不甜?」

繁星愣了一下,拿著杯子有點遲疑:「這個我喝過了,要不,我下樓拿一包給你嚐嚐?」

舒熠站起來,忽然一揚手就將西服外套脫了下來,就勢往後一甩,西服被他這麼一甩,半空中鋪張開來,像一隻張開翅膀的鷹,緩緩落下,鋪開在一片枝葉上,壓得那一片植物都被彈起晃了晃,衣服垂下,正好嚴嚴實實蓋住角落裡那隻安保攝像頭。

繁星猶自錯愕,舒熠已經傾身,一個又輕又暖的吻,就落在了她嘴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