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初綻(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進電梯間,一堆同事剛吃完飯上樓,一見他們倆,趕緊讓開,紛紛打招呼:「舒總!」

繁星覺得起碼有十道八道目光集中在自己手裡的購物袋上,LOGO這麼明顯,著名男裝奢侈品牌。空氣中簡直彌漫著問號,每個技術宅都在努力不讓那些問號像雪花一般飄落。

繁星只好努力使自己看上去光明正大,盡忠職守。

豁出去了,連老闆沒穿(劃掉)褲子她都看過了,還怕什麼呢!

下午一點半,客人準時到來,繁星在會議室,像平常一樣把所有人照顧得井井有條。

出來準備下午茶點心的工夫,接到顧欣然打給她的電話,顧欣然說:「繁星,那個新聞的事,真的有詐。」

顧欣然打聽回來的消息含含糊糊,畢竟幹哪行有哪行的規矩,消息來源也不能出賣金主,但確實是有人花錢曝光並炒作這事,至於幕後指使是誰,經過層層疊疊的公關公司和媒體顧問,早已經無法追索。

繁星問:「這種炒作能有什麼用?」

顧欣然說:「誰知道呢,但這種量級的炒作,這背後的人,要麼跟媒體關係匪淺,要麼就花了大價錢,肯花這種錢的人,不定是想搞什麼大事呢。」

繁星一直猶豫,要不要跟CEO說這件事情。畢竟顧欣然是她朋友,自己私下請朋友調查跟公司相關的事務,有點逾規。正糾結著,電話嗡嗡地響起來,她一看是志遠,就不太想接。

要去會議室布置茶水點心時,手機還在振動,她就隨手把手機放在自己工位上,她從會議室出來,看了一眼,手機終於沒有振動了。志遠卻發了微信來,語氣十分不客氣:「你這是報復嗎?」

繁星一時被氣到,賭氣回了句:「我們不是只是同學嗎?」

沒過多久,志遠又發了條長長的微信過來:「呵呵,就知道你會倒打一耙,我們關係還沒有最後明朗前,我說是同學難道有問題了?昨晚你約我出來,難道不是為了分手嗎?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昨天晚上我還反複在說服自己要相信你,沒想到你這麼快變臉。祝繁星,攀上有錢人得意吧,祝你嫁入豪門愉快!你竟然還用這樣幼稚的方式報復我,放心,我不會後悔的。倒是你要注意點,別被有錢人玩完就甩了。」

繁星氣得連手指都直哆嗦,志遠從來能說會道,沒想到如今說出來的話句句刺心。她氣得急了,拿著包胡亂翻找著,心想自己得把他所有東西都還回去,這個男人,這個男人自己絕不能再繼續有任何交集。繁星把包裡的東西嘩啦一下子全倒在桌上,將志遠送的什麼鑰匙扣、粉底全都揀出來,忽然包裡倒出個絲絨盒子,正是老闆的那枚粉鑽,繁星氣昏了頭,拿起粉鑽就戴在手指上拍了張照片。

「這才是報復!」她打完字,狠狠按下發送圖片。

然後將志遠拉進黑名單。

做完這麼幼稚的事,她才癱倒在椅子上,而且立刻就後悔了,可是照片已經發送了,志遠也被拉黑,要撤回消息也不可能了。

繁星胸口堵的那口氣一直沒消,整個下午她都鬱鬱不樂,老宋來找她,她正在茶水間收拾會議結束後的那些茶點。

老宋還以為她是被緋聞影響,說:「繁星,晚上請你吃火鍋,怎麼樣?彌補一下你今天受的委屈!」

繁星說:「不了,舒總晚上要加班。」

老宋說:「他加他的班,你管他幹什麼啊,他哪天不加班?你要是都陪著,這輩子都甭想按時下班了。」

繁星說:「沒準晚上還有別的工作呢。」繁星將台面收拾清爽了,面對老宋誠懇地說,「宋總,謝謝您。」

老宋倒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撓了撓後腦勺,說:「沒事沒事,這……我這不是想追你嘛,你現在考慮談戀愛了嗎?」

繁星搖了搖頭,老宋也不氣餒:「沒關係,你考慮的時候就跟我說啊!」

結果等到了晚上,老宋也沒能按時下班,而是被舒熠抓著一起開會。一群技術宅男爭論起來,簡直要掀脫屋頂,繁星還記得老宋想吃火鍋,叫外賣的時候特意給他點了麻辣燙,老宋開心得要命,一邊吃麻辣燙,一邊偷偷對她笑。

繁星心裡卻有點忐忑不安,她一時賭氣發了張粉鑽照片給志遠,這事說到底是不對的,而且鑽戒是CEO的,今天忙忙碌碌,她還沒找到機會還給他。

等會議室裡的人都吃完飯,繁星又給他們添加了各種咖啡茶水,看看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用到自己的地方,這才回到自己的工位。

她給自己訂的盒飯已經冷透了,微波爐轉轉熱好,然後拿保溫杯灌了杯咖啡,這才一個人爬到樓頂去。

公司在三十九樓,已經是頂層了,樓上還有小小的一間陽光房,本來是電梯機房旁的雜物間,因為他們公司擴張,多租了幾層樓的辦公室,這間小屋就被物業免租送給公司使用,行政部改造了一下,就變成陽光房。種著些花花草草,穿過陽光房直接可以上天台,平時只有男同事們偷偷從這裡溜到天台上抽菸。現在大家都下班了,加班的人又在開會,這裡就變成了繁星的秘密花園。

她在這裡種了一棵多肉,品種並不名貴,原本是連盆買回來放在辦公桌上的,後來長得不太好,繁星怕養死掉了,趕緊搬到陽光房來,果然這棵多肉很快就緩過勁來。繁星覺得這樣也挺好,幹嗎非要執念放在自己桌子上呢,常常到陽光房來看看它不就得了。

繁星對著多肉吃東坡肉,反正失戀也不用減肥了,繁星狠狠心就給自己晚餐訂了東坡肉。其實胃口並不好,東坡肉只吃了兩塊,就著筍乾扒拉了兩口飯,繁星就飽了。

過年前不知道哪個客戶送來好大兩盆枝繁葉茂的金錢橘,樹上還掛滿了大吉大利金光閃閃的紅包,倒也喜氣洋洋。原本放在前台,春節假期期間沒人照料,橘子掉了不少,葉子也有些枯萎了,行政趕緊把金錢橘樹多澆水又搬上來,希冀陽光雨露可以拯救它們。繁星在金橘樹前站了站,看了看那枝頭被紅線繫著的飄飄拂拂的紅包。

繁星想到小時候,過年也要有一盆金錢橘,紅包裡要裝零錢,還要裝上寫著吉利話的紅紙,外婆說吉吉利利,許願最靈了。還有更講究的人家,等到初五迎財神那天,一定要小孩子們自己去解開紅包,拿到錢拿到吉利話,都是好意頭。

初五早就過了,而且繁星拿著盒飯上來,什麼都沒帶,摸遍全身也沒找到一毛錢,想想把自己系頭髮的髮圈解下來,打成了個如意結塞進紅包裡,雙掌合十。

其實什麼願望都沒有,就是希望與舊年告辭,與舊人告辭,與所有不開心的時光告別。

許完願,繁星乾脆走到天台上去,風正大,她趴在天台欄杆上,城市的燈光到了正輝煌的時候,處處霓虹閃亮,街道上更是車燈的河流,遠處萬家燈火,瓊樓玉宇。

繁星覺得胸口那濁氣終於消散了。

她收拾飯盒下樓去,會議室裡的會議還在如火如荼,老宋正拍著桌子跟另外一個技術主管較勁,白板上畫滿了繁星看不懂的圖,兩個人還在氣咻咻針鋒相對,有人還搬了一台儀器到會議室,旁邊散落的全是採用公司陀螺儀的手機。

繁星準備了一些水果送進去,舒熠趁機宣布休息二十分鐘,技術宅男們一哄而散,有人出去抽菸,有人活動筋骨,有人去洗手間,還有人捧著盤子一邊吃水果一邊數落老宋。

繁星趁機說:「舒總,能不能麻煩您出來一下?」

舒熠跟著她走出會議室,繁星硬著頭皮說:「能不能去您辦公室?」

舒熠雖然意外,但還是帶著她進了辦公室。

繁星關好門,老老實實站在辦公桌前,垂頭喪氣,開始檢討錯誤,先分析自己思想,再痛述自己衝動,講了半天,舒熠終於忍不住打斷她:「你到底犯什麼錯了?」

繁星趕緊把大粉鑽拿出來,恭恭敬敬放到辦公桌上,然後囁嚅著講述如何與前男友賭氣,最後一時衝動拍了張照片發給前男友。現在她已經深刻認識到自己這種行為是不對的,任憑舒熠處置。

舒熠瞇著眼睛問:「就這個?」

繁星抬眼看了他一眼:「本來網上就在鬧緋聞,我這麼乾很有可能對公司不利,萬一這張照片流傳出去,對公司影響不好。」

舒熠拿起那枚戒指,看了看,重新放回盒子裡。

繁星見他面無表情,只好說:「您要是覺得我犯的這個錯誤無法彌補,我願意辭職。」

舒熠很放鬆地說:「沒關係,傳出去的話,我承認就好了。」

繁星震驚地看著他,他說:「反正那天晚上我當著他們的面承認過,你是我女朋友,真要是鬧到輿論不可收拾,我承認就好了。送女朋友一枚鑽戒,我有這個能力。」

繁星張口結舌,舒熠說:「別被敵人牽著思路走,一旦被人牽著思路走就會落後挨打,做產品是這樣,處理問題也是這樣。」

他將鑽戒往繁星手裡一塞:「鑽戒你先拿著,萬一你那個前男友再糾纏,也別發什麼照片了,直接約他喝茶,戴著戒指給他看,閃瞎他的眼。打蛇打七寸,打人要打臉,下手就別留情,知道麼?」

繁星覺得老闆英明神武,光芒萬丈。

繁星感激涕零:「真不用了,這戒指太貴了,回頭我弄丟了,賠不起!」

舒熠說:「反正我也不想看到它,你先拿著,過幾個月幫我找拍賣行賣掉,捐給留守兒童。」

繁星正在不知說什麼好,舒熠又叮囑:「捐完記得開票,可以抵稅。」

繁星終於「噗」地笑出聲來。

舒熠回會議室開會去了,繁星看著手心裡閃閃發光的大粉鑽,心情終於好起來。

因為顧欣然幫了自己不少忙,所以等她回國的時候,繁星特意去機場接她,還訂了餐廳準備給她洗塵。

顧欣然從到達口出來,推著行李車,車上堆著大小箱子,繁星不由得調侃:「喲,真沒少買啊。」

顧欣然說:「巴厘島哪有什麼好買的,就島上買了點工藝品,轉機的時候買了點免稅護膚品。」

「那你這大包小包的。」

「全是帶去穿的衣服,陽光沙灘的度假勝地,當然不能辜負良辰美景,每天我都要換好幾套裙子,還有帽子鞋子包包什麼的。哎,真是太舒服了,明年春節,我還得找個地方像這樣度假,這樣才有精力應付一年的工作啊!」

正說著話,恰巧有個男人推著行李車從旁邊經過,那男人明顯也是剛從熱帶回來,穿著短袖長褲沙灘鞋,戴著太陽鏡,身材高大健碩,一件長長的黑貂大衣搭在行李車上,皮毛反光油光水亮。

顧欣然朝繁星努嘴:「你看那傻叉!」

不料那男人似乎聽見了,回頭望了一下,只是太陽鏡遮去他眼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她們。繁星趕緊拉扯顧欣然,小聲說:「別瞎說,人家聽見了。」

顧欣然說:「丫不懂中文,放心吧,我跟他同一航班,飛機上他一直跟空姐講英語,別看長了一張中國人的臉,沒準是個ABC。」

繁星看著那人已經逕直推車走遠,才說:「無緣無故的,幹嗎罵人家,多不好。」

「嗨,什麼無緣無故,我跟他仇可結大了我告訴你!」顧欣然提到就生氣,「不說別的,你看見他那黑貂大衣了嗎,一個大老爺們穿什麼貂!一點也不環保!在巴厘島的時候,竟然跟一群人炫耀丫在哥斯達黎加吃過鹽焗海龜蛋,特別好吃!海龜蛋那是能吃的嗎?!小海龜那麼可愛他竟然要吃!最要命是我英文沒丫好,辯論贏不了他,他還聲稱在哥斯達黎加吃海龜蛋是合法的!對了,還跟人宣揚去加拉帕戈斯群島,你知道那是什麼

地方嗎?加拉帕戈斯群島是進化論的誕生地,有最完全的生物多樣性展示,他還煽動一堆人去!丫就是個喪心病狂的毀滅者,地球總有一天會毀在這種人手裡!」

顧欣然越講越生氣,繁星勸她:「算了,氣壞自己不划算,既然觀點不合,又是陌生人,何必念念不忘。」

顧欣然:「反正別讓我再看見他,我看見一次打一次。」

結果兩個人下到地下車庫的時候,就又遇見了那個男人,只是車庫冷,他已經把那件黑貂大衣穿在身上,繁星還真怕顧欣然衝上去,幸好那男人已經裝好行李,拉開車門就上車啟動走人。

引擎的咆哮聲頓時響徹整個地庫,顧欣然看著那輛跑車揚長而去,不由得更加憤恨:「你看這大馬力跑車,多不環保!」

幸好顧欣然雖然是個環保主義者,涮羊肉還是吃的,跟繁星吃了一頓美好的涮羊肉,又掏出一包東西來遞給繁星。

「什麼?」

「給你的禮物,巴厘島的木雕,據說特別招桃花,祝你早日找到意中人。」

繁星說:「謝謝。」

「本來呢是買給我自己的,看看今年能不能終結單身,哪想到你這麼快就需要用到桃花,所以讓給你先。」

繁星聽她這麼說,不由得有點黯然,顧欣然托起她的下巴,說:「得啦,是我口沒遮攔不會說話。別傷感啦,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那個男朋友,我看他不順眼很久了,甩了正好!要知道,你可是上過兩次頭條的女人了,要對自己有信心。明星桃花不旺都上不了頭條的,真的!這說明你桃花多旺啊!」

繁星被她逗得一笑:「哪有兩次,就昨天一次。」

「看看,真是善忘的女人,你和CEO去納斯達克敲鐘那次呢?不也是頭條。」

繁星愣了一下,她還真忘記了。幸好兩次的照片沒有人對比,更沒有人認出兩次照片裡她是同一個人。

懷著這份忐忑,第二天上班,趁著午休時間,繁星就捏著零錢包上陽光房去了,她要再許個願,千萬不要被人認出來,不然兩下裡一聯想,就真說不清楚了。

同事們都吃飯去了,陽光房裡沒有人,正月的太陽照進來,屋子裡暖烘烘的,花花草草保潔阿姨早上的時候澆過水,此時也精神得很,連那兩棵金錢橘樹似乎都恢復了元氣。

繁星找到前幾天許願的那個紅包,打算掏出自己的髮繩,重新裝幾塊錢進去。

誰知道紅包一打開,髮繩竟然捆著兩張簇新的人民幣,粉色的百元票子被疊得整整齊齊。

繁星困惑得很,髮繩是自己的髮繩,只是重新打過結了,這錢是從哪裡來的呢?

繁星又翻看紅包,終於看到紅包裡面寫著一行字。

「紅包之神說,許願是要放錢才靈的。」字跡飛揚凌厲,她一眼就認出來是誰。

繁星嘴角一彎,不由自主就笑了。她把兩百塊裝進錢包裡,下樓找到CE

O寫給她的那張欠條,還拿了支筆,重新上樓,將那張欠條連同髮繩一起,重新放回紅包裡。

她在紅包上寫:「我的願望沒那麼大,不需要兩百塊。」

五塊就夠了,她愉快地把零錢塞進去,合十許願。

又過了一天,她上樓吃午飯,看陽光下金橘樹上的一個個紅包閃耀著金光,不知為什麼她有點若有所思,吃著吃著,終於放下筷子走過去翻看。

果然,欠條、零錢及頭繩都不見了,紅包裡空空如也,只是在那兩句話的後面,又多了一句話,還是熟悉的字跡。

「你的願望紅包之神已經收到,等待它實現吧。」

繁星一時促狹,心想五塊錢你竟然也要拿走,還是不是上市公司CEO?於是拿筆就在下面寫:「紅包之神啊紅包之神,你如果真靈驗的話,今天下午讓老闆給我們唱首歌吧。不然,把五塊錢和頭繩都還我!」

惡作劇完,她有點心虛,左顧右盼並沒有人發現,糾結要不要劃掉這句重新寫,但劃掉還是能看見,把紅包摘下拿走吧,好像也不妥。

反正也不是什麼非法要求,繁星索性坦然了,CEO明知道這是開玩笑,總不能跟自己一般見識。

再說,誰叫他拿走那五塊錢的,還有她的頭繩,她最好用的頭繩,當年買了一整版,後來丟得差不多了,所以剩下的寥寥幾個她格外珍惜。

下午茶時分,她剛安排完茶點,公關經理就像旋風一般刮到了她的辦公桌前。

繁星驚訝地看著公關經理。

公關經理情緒明顯激動,說:「你知道我們這裡屬於××社區吧?」

繁星本能地點點頭又立刻搖頭,她真不知道。

公關經理說:「沒關係,我們公司也不經常跟社區打交道,可是每次有通知來,行政部還是抄送給我一份的。」他狠狠喘了口氣,「你知道嗎!今天我們要唱歌了!」

繁星呆了:「唱歌?」

「是啊!共建模範單位新春聯歡,CEO終於開竅了,想通了,要搞好跟社區的關係了。趕緊的,會議室,舒總選了《我和我的祖國》,大合唱,所以你也有份!」

繁星怯生生走進會議室,公司幾個麥霸早就接到通知聚集在這裡,於是一眾人在CEO的帶領下,練習演唱了《我和我的祖國》。

繁星站在隊伍裡,都不敢拿正眼看CEO。

經過下午的練習,晚上就立刻參加了社區聯歡,社區看到這麼多年輕的姑娘小伙子,精神飽滿,歌也唱得不錯,社區工作人員可熱心了,特別向他們推薦3月8日的活動:「單身聯誼!都是社區所在寫字樓的姑娘小伙子們,個個和你們一樣,都是白領,素質高!一定會有緣分!」

唱完歌CEO請客去吃宵夜,一路上大家倒是蠻開心,只是老宋最不開心,因為社區工作的大媽拉著繁星的手講了半天,一口一個閨女,讓她一定要來參加3月8日的聯誼活動,自己有個熟人的兒子可優秀了,那天一定要介紹給她認識。

老宋抱怨:「舒熠你怎麼回事,你從來對文娛活動不感興趣,你這不是心血來潮麼。」

繁星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唯恐被人發現CEO心血來潮是被自己激得。

舒熠說:「合唱挺好的呀,是一種培養團隊精神、有益團隊建設的活動。」

說得這麼面不改色這麼理直氣壯,不愧是CEO。

春節假期剛結束,很多餐廳還沒有營業,又是晚上,走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小店,大家也不挑剔,蜂擁而入。

羊蠍子熱氣騰騰,大家圍坐啃羊蠍子,吃著吃著就熱鬧起來。老宋感慨萬千:「此情此景,真是讓我想起大學還沒畢業那會兒,你們舒總,請我吃過一頓畢生難忘的羊蠍子。」

「這還有故事?」技術宅男們都來了精神,春寒料峭,還有什麼比聽老闆的八卦更有趣,七嘴八舌叫了幾瓶「小二」,一邊趕緊給老宋倒上,一邊說,「快快,宋總,現在有酒了,趕緊說故事。」

老宋瞟了一眼舒熠:「那我可真說啦?」

舒熠夾起一個餃子,特別淡定地蘸醋吃掉:「說唄!」

「我當時啊,跟舒熠打了一個賭,說誰輸了就請吃飯,結果我輸了,請舒熠吃羊蠍子。就在五道口,一個特別小的店,裝修什麼的比這兒差遠了,窮學生嘛,沒有錢,就選最實惠的地方。那個店小,桌子挨桌子,我把錢包放在牛仔褲兜裡,沒留意,不知道啥時候錢包就被偷了。

「我後面那桌,坐的幾個人特別鬧騰,一直在划拳,不時撞到我的後背,後來我跟舒熠分析,可能就是一夥小偷。可是最後結賬的時候,我錢包沒了,舒熠也就只帶了幾十塊錢,不夠付賬的,我說得了,要不我留在這兒,舒熠你回去拿錢。舒熠說回去也沒錢啊,得去銀行取,那可是十幾年前,櫃員機都老遠了,大晚上的,還不見得能找到。

「正發愁呢,舒熠看到旁邊一桌也是學生模樣,我不認識,他其實也不認識人家,就看人家穿著他們P大信院的系服,你們知道的,就是那種運動衫,長袖外套,原來大學都發那個當系服校服。舒熠多機靈啊,就跑去跟人套近乎,說自己也是信院的,丟了錢包,能不能借幾十塊錢結賬,回頭再把錢還人家。」

技術宅男迫不及待地問:「那借到了嗎?」

「別急啊,聽我說。這還有轉折呢,當時對方有男生有女生,有個女生怪精明的,說,既然你是我們信院的,那這裡有道題,你做出來了,我就相信你是我們P大信院的。

「我當時想,好嘞,套近乎說是P大的不就夠了,還說是信院,這下好了吧,他一個物院的學生,能做出信院這題麼?我都想,萬一不行我就上,結果舒熠接過題目一看,唰唰地往草稿紙上寫代碼,真給做出來了。哎呀,最後那女生佩服得不得了,說是他們教授留的挑戰題,全班都還沒有人做出來呢。當時那女生立刻就掏出錢來,還一定不讓舒熠還,說要交這個朋友,然後最精彩的來了,那女生問舒熠叫什麼名字的時候,你們猜舒熠怎麼說?」

繁星早已經聽得入神,技術宅男甲斬釘截鐵地說:「舒總當時一定說,不要問我叫什麼名字,我的名字叫雷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