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 初綻(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hapter02初綻

雖然舒熠出差了,繁星還是在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準時到了公司。

只不過沒料到工位上橫躺著巨大一束玫瑰花,真的是十分巨大,估計總有九十九朵之多,饒是技術宅男雲集的公司特別不八卦,繁星走進公司的瞬間也備受矚目。

繁星在看到花束的兩秒鐘腦子像斷線了一樣,馬上反應過來,因為卡片就擱在花束上,繁星還以為是志遠買花道歉,結果打開來看到熟悉的字跡。

「新年快樂,繁星。」這句話旁邊還畫個了笑臉。

雖然沒有落款,繁星還是認出了這是誰的字跡。

開玩笑,身為秘書,能認不出這是公司宋總的筆跡嗎?

繁星很煩惱,這麼多花,不知道怎麼處理才好。她想了想,把花束打開,插了一束在花瓶裡,然後走進舒熠辦公室,將他茶几上的花瓶也插上一束,餘下還有好多,就分給了同事們。

整層辦公室都浮在玫瑰氤氳的香氣裡,新年第一天,大家心情都不錯。每個人都笑嘻嘻地對繁星說:「繁星,你男朋友真寵你。」

繁星只好笑而不語。

到中午時分,老宋竟然晃晃悠悠就踱過來了,繁星一看到他就緊張,三亞還好,畢竟是度假,沒熟人,這裡可是公司。

她熱愛工作,一點也不想跟上司鬧緋聞。

結果老宋一本正經跟她討論了一會兒舒熠的行程安排,說要約舒熠的時間開會,講的全是正經的公事。

繁星剛剛鬆了口氣,結果老宋左顧右盼一下,飛快地從身後將某樣東西擱在了她的桌上。

「我媽做的,趁熱吃!」

還沒等繁星反應過來,老宋已經飛快地消失在走廊盡頭。

繁星打開飯盒,原來是臘味飯,臘排骨、臘肉、臘腸,蒸得油光鋥亮,香氣噴鼻,臘肉彷彿半透明的琥珀一般,肉汁一直沁到飯裡,旁邊還碼著幾條齊整整的菜心,綠盈盈的。

繁星覺得問題嚴重了,太嚴重了。

午休時間她都沒敢在公司多待,跑到樓下咖啡廳裡坐了半天,只是發愁。

繁星決定打個電話給顧欣然,顧欣然正在巴厘島的小店裡買貝殼工藝品,聽她糾結地講完,顧欣然完全沒當回事。

「這有什麼啊,不就是你們公司一高管想要追求你,你把你那個冰雪美人的勁兒拿出來,不怕凍不死他!」

「我哪兒冰雪美人了,」繁星說,「而且這中間有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啊,你不是跟志遠吵架分手了嗎?除非你還喜歡志遠,這才是問題。」

繁星愣住了。

顧欣然說:「你好好想想清楚,要是喜歡志遠,那就去解釋,努力把他給追回來;要是不喜歡志遠了,我看這老宋也挺好的,你不如試一下跟他發展發展?」

繁星說:「這不太好吧,畢竟是我們公司高管。」

顧欣然不以為然:「有什麼不好的,男未婚女未嫁,你單身他也單身,來來來,告訴我,那個宋總是不是長得不帥?」

繁星認真考慮了兩秒:「濃眉大眼的,也不是不帥……」

「要想這麼久,那就是不帥了!」顧欣然豪氣地說,「真正的那種帥,是你一看就想要睡他!都不帶猶豫的!」

繁星囁嚅著終於說了實話:「我總覺得宋總像是個弟弟,雖然他年紀比我大,但是,其實……我說不上來,他就像是熟人親戚甚麼的,人倒是蠻好的,就是完全不能想象他真的在追求我。」

「你啊,就是讓志遠給坑了。他倒好,先下手為強,大學裡就把你追到手了,你都沒建立起正常的對男人的審美。你這是還沒適應單身身份,聽我的,多談兩場戀愛,多遇幾朵桃花,你就知道你真喜歡哪樣的男人了。」

繁星一點也不想談戀愛了,談一場就傷筋動骨的,再說了,志遠還是大學同學呢,知根知底的,結果現在,兩敗俱傷。跟別人談戀愛又怎麼樣,最後總不能永遠談下去,一旦談婚論嫁,她就得面對自己家那一地雞毛。

顧欣然得出結論:「你這是沒有安全感,所以對婚姻沒有信心,連帶你對談戀愛這事都沒信心了。你還需要治癒,得找個真正愛你的人,你就能痊癒了。」

國際長途太貴,繁星到底沒好意思多講,草草掛斷電話。

其實顧欣然說得對,她還是沒有安全感,哪怕心裡有了計劃,也得求助於旁人,這不,她就非得給顧欣然打個電話才能真正地下決心。

繁星想了想,打開手機,編寫了一條長長的短信,最終又逐字刪掉,簡化到最後,就變成了:「我們談一談吧。」

志遠久久沒有回復短信,也不知道是因為忙,還是因為不想回。

午休時間已經過了,繁星垂頭喪氣,走回公司去。

剛剛進門,忽然聽到有人叫她名字。

她抬頭一看,竟然是CEO。

她張口結舌,下意識問:「您怎麼回來了?」

舒熠說:「事辦得比較順,就提前回來了。」

繁星這才覺得自己剛才問得不妥,哪能這樣質問老闆,好像他不該回來似的。不過舒熠似乎也沒注意,只是說:「臘味飯挺不錯的,我用微波爐轉了一下還挺好吃的,是你自己做的吧?」

繁星剛才被老宋一嚇,把飯盒直接藏舒熠辦公室冰箱裡了,想整個公司除了她,萬萬不會有人敢去翻老闆的冰箱,等風平浪靜她再找機會把飯盒還給宋總好了。

誰知道舒熠提前回來了,還把臘味飯給直接吃了。

她只好支吾了一下。

舒熠說:「花也挺不錯的,不過我不喜歡紅玫瑰,下次別訂了,弄得辦公室裡香噴噴的,客戶來看到不好。」

繁星冷汗都出來了。

舒熠說:「我回家洗個澡,倒一倒時差。你通知所有副總,明天上午開個會。」

舒熠自顧自轉身走了,繁星趕緊輕手輕腳進老闆辦公室,果然,舒熠把臘味飯吃得乾乾淨淨,連顆米都沒剩。繁星把飯盒拿出

來,去茶水間洗好晾上,然後又把老闆辦公室花瓶裡那束紅玫瑰抽出來,硬是一枝枝塞進自己桌上的花瓶裡,再打電話給平時相熟的花商,讓他十萬火急,送一束別的花來。

等她忙乎完這些,再給所有副總的秘書發郵件,通知明天會議的事情。有的副總排不開時間,還得協調,幾個電話打下來,大半天就過去了。

舒熠回家倒時差去了,她不用照顧下午茶,但明天開會還有些準備工作,新咖啡機送貨來了,還有新的咖啡豆,繁星正簽收的時候,聽見手機「嘀」地一響,是新短信的提醒。

繁星忙完了才看手機,是志遠發來的,他回復:「今天晚上見個面?」

繁星想了想才發了兩個字:「好啊。」

語氣似乎很輕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實是沉甸甸的。

臨近下班時分,繁星趁人不備,悄悄走到宋決銘的辦公室,左顧右盼了一下,這才小心地敲門。

「請進!」

宋決銘的辦公室裡面,跟舒熠的辦公室完全是兩種風格,堆滿了各種東西,偌大的桌子上鋪著各種圖紙和報表,簡直連放杯子的地方都沒有。果然,繁星發現茶杯竟然放在窗台上。她知道老宋不讓秘書收拾屋子,怕收拾後他自己反倒找不到東西,但亂成這樣,繁星只好目不斜視視若無睹。

老宋一看是她,不由得眉開眼笑。

繁星趕緊把飯盒從包裡掏出來,見桌子上鋪得連針都插

不進去,只好小心地將飯盒擱在窗台茶杯邊,說:「宋總,我是過來還您飯盒的。」

老宋問:「要不晚上一塊兒吃飯吧,在三亞就說吃飯,那不你一直忙沒吃成。」

繁星說:「我晚上約了人。」

老宋不假思索地說:「那我開車送你!」

繁星趕緊說:「不用不用,我去的那個地方特別堵車,我打算搭地鐵。」

老宋問:「那我陪你坐地鐵!哎,你不知道,當年我們租的那個房子特別便宜,特別破特別舊,可是有一點好,離地鐵站特別近。而且那時候地鐵便宜啊,兩塊錢隨便坐!我每次寫不出來論文,或者實驗有個什麼問題想不通了,就刷卡去坐地鐵,就在地鐵裡面一趟一趟地坐。那時候地鐵人也少,經常整個車廂就幾個人,空蕩蕩的。特別有用!在地鐵裡繞十個八個圈子,什麼都想通了!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特別喜歡坐地鐵。」

繁星只好微笑著說:「我是要去搭晚高峰的地鐵,可擁擠了。」

「所以我才要陪你去,不然你被人擠到了怎麼辦?」

話說到這地步,繁星覺得不能不解釋清楚了。

「宋總,其實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談戀愛,所以……」

「明白明白!」老宋將頭點得像小雞啄米,「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呢,繁星,這不影響我陪你坐地鐵吧?這是護送,是紳士風度!你看你有時候出差,舒熠還會幫你拎箱子對吧?你一個人去擠地鐵,我於心不忍。」

技術宅男軸起來,簡直不可理喻。

繁星說:「您挺忙的,真不用陪我。我不坐地鐵了,我叫個車過去。」

老宋說:「那還是我開車送你吧,你就當我是專車司機。」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繁星急中生智:「宋總,真不用了,我想起來正好有個文件送去給舒總,順路,我讓司機送我就行了。那地方離舒總家很近,地鐵就一站路,我走過去都行。」

老宋有點猶豫:「你真給舒熠送文件?」

繁星誠懇地點頭。

老宋有點蔫蔫的,終於說:「那好吧。」

繁星倒也沒撒謊,有個文件要舒熠簽字,而且催得很急,但她回復對方得等舒總從美國回來後,對方也答應了。沒想到舒熠提前回來了,繁星決定還是拿去給他,也不算假公濟私。

舒熠住的地方離公司不遠,平時開車也就十幾分鐘,但晚高峰堵車厲害,走走停停半小時才到。繁星來過幾次CEO家裡,都是跑腿送文件或者別的公事,知道他一個人住,特別清靜。

這小區管理很嚴格,訪客在大門外登記並按門鈴。

結果按門鈴久久沒有人應,舒熠不在家,繁星看著文件水印一溜兒的絕密字樣,於是重新鎖進自己的公文包。心想白跑一趟,還是明天辦公室找他簽吧。她讓司機下班回家,自己邁開腿,直接走去一站路外見志遠。

每次餐廳都是繁星訂的,這次也不例外,她特意挑了個略貴的地方,一來是安靜,方便說話,二來是覺得哪怕要分手呢,這不好聚好散,得談清楚了。

志遠比她到得早,她略歉意。

「抱歉,臨時有工作,所以遲到了。」

志遠倒比從前客氣,很有風度地說:「沒關係,我也剛到。」

兩個人拿起餐牌細看,志遠問:「你想吃什麼?」

繁星其實並無食慾,而且志遠向來不在這上頭用心,認識都這麼久了,也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

繁星隨便點了牛排,志遠也草草點了些東西,侍者退走,兩人反倒無言以對。

繁星想想還是先開口:「對不起,三亞的事情,我很抱歉。」

志遠說:「沒什麼,我也處理得很不冷靜。」

繁星說:「叔叔阿姨那裡,麻煩你再幫我道歉,我爸爸喝了酒就變成另外一個人,實在是不好意思……」

志遠說沒事。

短暫的沉默。

菜來了,先是前菜,一點點沙拉,放著小小一片魚,繁星用叉子拆著那片魚,一縷一縷,好像思緒一般,是斷的、亂的。

志遠也只是沉默地喝湯,兩個人的餐具都極少發出聲音,繁星越發覺得這兒安靜可怕。

繁星決定鼓起勇氣開口,正在這時候,門口突然有人走進來,志遠抬眼看到,連忙放下刀叉站起來打招呼。

「師姐!」

繁星一扭頭,只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穿著白色的裙子,挽著大衣,大波浪捲髮,眉眼精緻得像洋

娃娃。未語先笑,露出深深的酒窩:「咦,志遠,這麼巧。」

志遠向她介紹:「這是繁星,也是我們P大的,這是唐師姐,比我們高幾屆,管院的傳奇。」

唐師姐只是瞇瞇笑,伸手與繁星握手:「繁星,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唐郁恬。」

繁星聽到一個唐字,已經明白她是誰。

唐郁恬確實是管院的傳奇,繁星入學晚了幾年,沒有見識過這位師姐的風采,據說迷倒大半個管院,是好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人長得漂亮不說,天資聰穎,備受老師寵愛,更要命的是,她還是某著名上市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女。

據說隔壁T大某個專業的學生,三分之一會保研,三分之一出國,三分之一畢業後會直接進入她父親的公司工作。

話說得當然是誇張,但TP兩校相愛相殺多年,作為理工專業,T大要在這一科目上甩P大何止十條大街,然而那幾年裡,只要涉及這個專業,P大只需要提到管院的唐郁恬,竟然就足以讓T大無言以對了。

雖然是阿Q式的勝利,但唐師姐的江湖地位,可見一斑。

志遠說:「半年前我們公司有項目與師姐的公司合作,所以就認識了。」

唐郁恬說:「是啊,說起來才發現是管院的師弟,我們管院真是出人才,有這麼優秀的師弟。」

志遠被她一誇,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臉都紅了,說:「師姐說哪裡話。」

繁星從來沒見過志遠這樣子,在女神師姐面前,他溫柔得簡直像小綿羊。那首歌怎麼唱的?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她那粉紅的笑臉,好像紅太陽,她那美麗動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我願每天她拿著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

現在別說拿鞭子,就算拿機槍掃射,也不能阻止志遠眼中那脈脈的光芒。

繁星一顆心不斷地冷下去,冷下去,在這一刻她終於明白過來,其實志遠是真的不愛她吧,如果真正愛一個人,他的眼中會有光,就像現在這樣。

唐郁恬問:「是不是打擾你們約會?」

「沒有沒有,」志遠趕緊解釋,「繁星只是我同學。」

繁星聽到自己乾澀的聲音,重複這句話:「對,我跟他只是同學。」

她都不敢低頭,怕一低頭眼淚就會掉下來,餐廳裡的水晶燈,原本不怎麼刺眼,但那被反射交織的光線,也讓她視線模糊。

繁星想,我得找藉口立刻走開,不然當場哭起來算怎麼回事?

身後有人沉聲叫了聲:「繁星。」

繁星扭頭一看,竟然是舒熠。

沒等繁星多想,舒熠已經大踏步走過來,突然握住繁星的手。繁星錯愕,只覺得他的手指冰涼,或許因為剛從室外進來。他說:「介紹一下,繁星,我女朋友,唐郁恬,我大學同學。」

唐郁恬說:「我跟他同一屆,不同專業,而且沒一年他就跑掉了,真不按常理出牌,後來美國再遇見,他就又去了普林斯頓。」

志遠一開始有點措手不及的錯愕,看著舒熠緊緊握著繁星的手,漸漸這錯愕變成了憤怒,但他並沒有說話,只是抿緊了嘴唇,推了推眼鏡。

唐郁恬說:「我介紹一下,舒熠,我們P大的另一個傳奇,這是志遠,管院的師弟。」

舒熠連眼皮都沒抬,只是冷漠地說了聲你好。

繁星則還是精神恍惚,不知道為什麼老闆一開口,就介紹自己是他女朋友。

舒熠卻掉轉臉問繁星:「你跟朋友來這兒吃牛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