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新生(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繁星跟在舒熠身後,一路愁眉不展低頭只顧琢磨怎麼措辭,好勸阻舒熠不要跟自己一起去,等走到停機坪看到直升機停在那裡,繁星還傻乎乎的。

「你不是說趕時間嗎?我們開直升機過去。」

舒熠把她拉上直升機,因為太高了,他腿長一跨就上去了,她還在五雷轟頂,所以被老板拽上去了,還沒反應過來。

直到戴上耳機,繁星才戰戰兢兢:「老闆你自己開飛機?」

「在美國學會的,放心吧,我有直升機駕照,而且我技術不錯的,曾經跟朋友們一塊兒穿越過大峽谷。」

舒熠拿起手冊核對各項參數,繁星嚇得趕緊閉嘴,別打擾老闆駕駛,她一點也不想機毀人亡。

一路上她都屏息靜氣,生怕說一個字讓舒熠分心。

結果舒熠還真飛得挺穩的,一路沿著海岸線,碧藍的海水,銀色的沙灘,廣闊的大海像是一卷巨大的油畫,鋪陳在腳下。

螺旋槳的聲音吵得繁星心煩意亂,這是第二次搭直升機了,只是兩次她都沒什麼心思看風景。

等到舒熠在地面人員的指揮下,將直升機穩穩地停好,螺旋槳逐漸靜止,繁星才找到機會說話。

「舒總,我媽雖然念過大學,但她其實這輩子順風順水慣了,我繼父對她又好,她在家說一不二的,她說話挺沒分寸的,她不會因為您是我老闆,就對您客氣的,她不是那種能講道理的人……」

這叫什麼事啊,她真怕自己親媽把自己飯碗砸了。

舒熠說:「挺好的啊,你別告訴她我是你老闆,你跟她說我是你新男朋友就行了。」

雷太多,繁星被劈得無話可說。

繁星喃喃說:「老闆你別這樣啊,我媽真會動手打你的,真的。」

舒熠說:「她打得贏我嗎?」

繁星想起老闆的拳擊教練,不由得又開始擔心自己親媽。

「萬一我媽說了什麼難聽的話,您別跟她計較啊。老闆您還是回去吧,您是不是想逛亞龍灣,要不我幫您訂個酒店喝下午茶,亞龍灣沙灘好,要不下午您到海邊游泳去?我自己見我媽去就行了,真的!」

繁星簡直要聲淚俱下,苦苦哀求了。

舒熠說:「你放心,看在你昨天半夜還送我去醫院的分上,我能幫你搞定的。」

繁星心想這哪兒跟哪兒啊,送你去醫院第一是職責,第二不就是因為芒果是我買的我削好了給你吃的麼,我也怕你過敏嚴重了人命關天啊。

繁星認為,老闆是因為失戀了魔怔了,失戀這種事吧,就像快刀子捅人,剛捅進去都不覺得痛,事後反應過來才痛不欲生。一定是這樣,老闆失戀好幾天了,現在終於有了失戀綜合徵,都願意扮演居委會大媽,要去調節母女矛盾了。

繁星知道今天會很麻煩,但萬萬沒想到親媽竟然擺出了三堂會審的陣仗。

繁星媽其實本來只是打算把繁星爹叫來,兩個人一起好好教訓一下女兒,當然了,主旨是要罵女兒,像誰不好,像你親爹,真是老祝家的孬種。

這種話,當然得老祝也在一旁親耳聽著才有意義。

誰知道龔阿姨不放心老伴,她怕老祝鎮不住場子,又被繁星親媽欺負,繁星媽多厲害的女人啊,沒事都敢打電話把自己罵個狗血淋頭,老祝那麼老實,被前妻生吞活剝都不夠,所以龔阿姨堅定堅決地帶著小孫子,陪老祝一起到繁星媽住的酒店來。龔阿姨振振有詞:「她要敢打你我還能在旁邊攔著點,攔不住我還能報警,我要是不在,你被她打死了我都不知道。」

老祝是被她收服了的,老婆說一不敢說二,只好帶著她和小孫子一塊兒來了。

繁星媽下樓一看,好麼,竟然連狐狸精都帶來了,這是一家子齊心要來對付我了,立刻打電話把老賈也叫下樓。

兩邊這樣擺齊了人馬,所以當繁星走進大堂時,就看到氣哼哼的親爹親媽,一如既往像烏眼雞似的互相瞪著。

繁星心道不妙,連忙問大堂經理:「中餐廳有沒有安靜點的包廂?」

她怕在大堂鬧起來,人來人往的,那豈不難堪。

大堂經理說:「抱歉,我們是東南亞風格的餐廳,沒有完全隔音的包廂。」

繁星心裡一咯噔,還來不及說話,就聽舒熠在身後問:「那有沒有會議室,要一間安靜的會議室。不用太大,容納十幾個人的就行。」

繁星萬分感激CEO的急智,心想不愧是我P大的天才師兄啊,竟然能想到租用酒店會議室。

會議室當然有的,大過年的,也沒誰跑到三亞來開會。

繁星媽萬萬沒想到繁星竟然還帶了個男人來,她冷眼打量,摸不清舒熠的路數,所以一言不發。舒熠倒挺坦然,自顧自拿出信用卡,去商務中心辦理租用會議室的手續了。

繁星只覺得自己親媽眼裡嗖嗖地能飛出刀子,簡直要在舒熠背影上扎出無數孔來,連忙說:「媽,我們去樓上會議室說吧。」

她話音還沒落,就聽到不遠處有人驚喜地說:「哎呀!繁星!這麼巧!」

繁星回頭一看,竟然是老宋。他穿著泳褲披著浴巾,頭髮上還掛著亮晶晶的水珠,活像剛洗完澡還沒吹乾的大金毛。

老宋這喜出望外,連忙上前跟她打招呼:「你怎麼在這兒呢?」

繁星心想怎麼又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還不夠亂的麼?

繁星說:「我媽媽住這邊酒店,所以……您怎麼在這兒呢?」

老宋眉開眼笑:「我陪我爸媽住這酒店,剛游完泳打算回房間去,結果就看到了你!要不說就是巧呢!這是阿姨吧?繁星,介紹一下啊?」

繁星只好對自己親媽介紹:「媽,這是我們公司宋總。」

老宋趕緊在浴巾上擦擦手,然後伸出手來想握手:「阿姨您好!您真年輕!繁星長得跟您真像!」

繁星媽一聽說這是公司老總,整個人就炸了。

指著老宋的鼻子就罵:「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你以為你開個公司當老闆,就能覬覦我女兒!我們家繁星是清清白白人家的女兒,絕對不給有錢人當二奶!我告訴你!你甭想騙她年輕不懂事!你敢欺負我女兒,我跟你拼了!」

老宋被這劈頭蓋臉一頓罵都罵暈了,繁星連忙攔在中間:「媽!媽!您誤會了!您弄錯了!」

老宋更著急:「哎!阿姨!什麼二奶啊!我單身啊!我連女朋友都沒有啊!」

繁星媽正罵得痛快,一時剎不住,好容易狠狠喘了口氣:「你單身?」

老宋像小雞啄米般點頭:「是啊!我本科畢業就出國念博士,在美國待了好幾年,我們學校中國女生特別少,想找女朋友也找不著啊!回國後就創業,忙得要死,繁星知道的,我們天天加班,我絕對沒有女朋友!」

繁星媽瞧了他一眼:「你美國留學的?」

老宋驕傲地說:「伯克利,阿姨您聽說過嗎?」

「聽過!我還去過呢!」繁星媽忍不住瞟了一眼前夫老祝和龔姨,開始誇耀,「去年夏天繁星出的錢,給我們報名的旅行團,讓我跟她叔叔去美國西海岸玩,路過伯克利,導遊說時間不夠了,不進校參觀,還說這學校特別好,跟斯坦福一樣好!」

老宋趕緊糾正:「阿姨!我們專業排名比斯坦福高!」

繁星媽卻問:「你真沒女朋友?」

老宋拍著胸脯保證:「真沒有!」

繁星媽思索了兩秒鐘:「那讓我考慮考慮!我再跟繁星商量商量……」

老宋喜出望外,繁星卻急了:「媽!不是……這……他……」

這叫什麼事啊!

正亂著呢,舒熠回來了,老宋一見他,倒有幾分意外:「舒熠,你怎麼在這兒?」

舒熠不動聲色,隨手拍了拍他的肚子:「你住這酒店?趕緊上去穿衣服,看回頭著涼了。」

老宋肚子上全是水,站在大堂裡被空調吹了這麼久,確實也覺得冷,咧嘴一笑:「那我先上去穿衣服,阿姨,晚上我請您吃飯!大家一起啊!繁星,我待會兒給你打電話!」

舒熠說:「電梯來了,趕緊上樓吧,多不禮貌啊,對女士們露著胸。」

老宋覺得舒熠說得有道理,可不麼,繁星那麼精細的一個人,還有未來的丈母娘也在呢!看旁邊一圈人,或站或坐,有男有女有小孩兒,沒準都是繁星的親戚,自己披著浴巾濕淋淋地站在這兒,可不是太不禮貌了麼。

電梯來了,他就吐了吐舌頭,趕緊鑽進去了。

舒熠三言兩語打發走了老宋,然後問繁星:「去會議室?」

繁星覺得親媽剛才已經陰差陽錯衝著老宋嚷嚷過了,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估計她戰鬥力已經釋放得差不多,最糟糕的局面都應付過去了,還怕什麼呢。

一進會議室,繁星明顯放鬆了許多,會議室是她的主場嘛,她決定把這當成一場特別難搞的協調會,開會時什麼場面她沒見過,那幫技術宅男熊起來的時候,好幾次都讓她以為要打群架呢,結果還不是嚷嚷一陣,每個人衝上去畫圖,寫公式,試圖說服對方。

但她萬萬沒想到,舒熠真的一上來就對所有人說:「大家好,大家都是繁星的長輩,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舒熠,繁星的新男朋友。」

繁星媽驚呆了,繁星也驚呆了。最後還是龔阿姨問:「你是繁星新男朋友,那……那剛才那個宋總呢?」

舒熠說:「哦,老宋他確實是想要追求繁星,這不有我在,他的努力都白費了嗎?」

繁星媽終於反應過來:「可他是伯克利啊!」

舒熠輕描淡寫地說:「我普林斯頓,阿姨,普林斯頓也不差啊。」

繁星媽想了想,確實啊,普林斯頓也挺有名的。何況這個呢,還長得比剛才那個宋總更帥呢。

只有繁星默默地在心裡吐槽:然而你輟學了,並沒有畢業。

舒熠說:「老宋人是挺不錯,但他睡覺打呼嚕,阿姨,繁星睡覺多輕啊,有點動靜她就醒了,要是將來的老公睡覺打呼嚕,她能睡得好嗎?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她要睡不好,身體就不好,從根本上來講,這就不行嘛。」

繁星媽不知不覺就點點頭。

繁星五雷轟頂,心想要是顧欣然在這兒就熱鬧了,顧欣然一定會扯著她擠眉弄眼:「你老闆怎麼知道老宋睡覺打呼嚕啊,他們倆是不是睡過啊?!」

繁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後就變成了CEO與所有人相談甚歡,繁星媽跟CEO大談美國風景,相見恨晚的繁星媽聽取建議決定明年一定要自駕美西。繁星爸跟CEO討論怎麼釣魚,兩個人一直從河魚應該用什麼餌,討論到怎麼去阿拉斯加釣鮭魚。CEO連龔阿姨和賈叔叔都照顧到了,連那麼不善言辭的賈叔叔都跟他津津有味地講怎麼做好吃的辣子雞。最神奇的是嬰兒車的小寶寶睡醒了,還沒等龔阿姨叫著心肝寶貝抱起來,先望著CEO咯嘰一笑,咧歪了嘴。

真真是皆大歡喜,除了繁星。

繁星媽握著舒熠的手,說:「繁星我就交給你了,她脾氣不好從小被寵壞了,你要多擔待些……」

繁星爸站在一邊連連點頭。

繁星大急:「不是……媽……那個……」

舒熠不動聲色拖住她的手,說:「謝謝阿姨!」

繁星爸則說:「晚上一起吃飯,我們好好喝兩杯!」

繁星趕緊阻攔:「不,爸,那個……晚上我……我還有事!老闆找我有事!」

繁星求救似的望著舒熠,舒熠若無其事點點頭:「對,晚上繁星的老闆要跟她開會。」

繁星媽說:「大過年的,還開會?」

繁星只好繼續撒謊:「我們公司那不是在美國上市嗎?美國人不過春節的。」

繁星媽接受了這個解釋,卻不由得抱怨:「你們老闆也太不像話了,他自己工作狂,還拉著你大過年的加班!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活該他單身!」

繁星明知道她對號入座以為老宋是老闆,但當著舒熠只好假裝沒聽見,說:「媽,我該回去了!一會兒老闆要找我了。」

舒熠還在那裡客客氣氣地跟大家道別,繁星媽瞅機會把繁星拖到一邊,叮囑她:「這個小舒比志遠長得帥,人也比志遠好相處,好好把握!」

繁星哭笑不得:「媽,不是,這個……我其實跟他……」

繁星媽神秘地一笑:「其實你還沒有想好對不對?媽什麼都看出來了!」

繁星挫敗地想,回頭真得和CEO好好聊聊,他這麼不按常理出牌,這局面自己該怎麼收拾啊。

繁星媽說:「別裝啦女兒,人家都知道你睡覺輕了,你這麼傳統的人,不喜歡怎麼會跟他……女人,身體是最誠實的!」

直到上了直升飛機,繁星還在五雷轟頂中,被親媽雷得外焦裡嫩,實在是無言以對。

飛機飛到一半,碧藍的大海就像一匹無邊無際的綢子,鋪陳在視野的盡頭。繁星想到這幾天發生的各種事情,沒料到父母愈加誤會重重,攪局容易,收場難。舒熠又是老闆,技術宅男不通人情世故,哪裡知道她那裡一地雞毛。

繁星深深嘆了口氣,心裡還在琢磨待會兒怎麼跟老闆談這件事。

忽然耳機裡傳來舒熠的聲音。

「嘆什麼氣。」

繁星只好言不由衷地說:「夕陽真美。」

正是傍晚時分,西斜的太陽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萬點碎金。

舒熠忽然說:「帶你看樣東西。」

繁星有點濛,直升機已經掉轉方向,朝著茫茫大海飛去。

也不知飛了多久,直升機做出了一個盤旋動作,當再次掉轉方向的時候,舒熠指向斜前方。

「你看!」

萬道霞光正照耀著遠處的海岸線,狹長的沙灘被鍍上一層淺淺的玫瑰粉色,海岸不遠處有一座島嶼,夕陽拉長了島嶼的陰影,兩道蜿蜒的海岸線交匯著尖岬,因為角度和光線的原因,那倒影變成了巨大的心型,泛著粼粼的粉色波光,在漫天晚霞的映襯下,變幻莫測。

繁星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飛機懸停在空中,螺旋槳呼啦啦響著,太陽很快地落下去,那顆心變得越來越瘦,越來越尖,越來越長,最終匯成了一道長長的流光,夕陽有一半沉入了海中,那些波光流動著,散開去,漸漸變成了細碎的金色光點,跳躍在浪尖。剛剛那一幕好似夢境一般,再也不見。

直升機重新掉轉方向,回到正確的航路。

舒熠說:「只有幾分鐘能看見,這是我偶然發現的。」

一直到下飛機,繁星都沒有再說話。

吃過晚餐,繁星糾結了半晌,最終走到舒熠那邊去敲門。

「請進。」

舒熠正坐在露台上,筆記本電腦放在藤幾上,旁邊還放著一杯咖啡,不知道是在回郵件還是在看圖紙,看她進來,就闔上筆記本。

繁星糾結地開口:「我們談一談吧。」

舒熠很放鬆的樣子:「好啊。」他問,「你要喝什麼嗎?咖啡?茶?」

繁星其實很想來杯威士忌,酒壯慫人膽嘛,但她搖了搖頭,坐下來,很真誠地說:「舒先生,謝謝您今天幫我解圍,可是這個方法對我而言,其實有很大的困擾……」

舒熠擺出一副我正在認真聽你繼續的模樣,繁星卻糾結著不知怎麼往下說。

「您這麼做,我不知道是出於……」

繁星一句話還沒說完,手機突然響起來,一看號碼是老宋,頓時覺得尷尬,只好說:「不好意思舒總,我先接個電話。」

老宋的聲音在電話裡也是興高采烈的:「繁星,不是說好晚上一塊兒吃飯麼?阿姨住哪個房間?要不要我上樓接你們?」

繁星冷汗都下來了,支吾著說:「我在舒總這邊,晚上我開會呢。」

老宋納悶:「開會?開什麼會?舒熠找你開會幹嗎?他要開會也應該找我啊!」

繁星說:「宋總,還要開會,我先掛了啊!」

繁星狼狽地掛斷電話,舒熠坐在躺椅上,很逍遙的模樣:「這就是原因。」

繁星張口結舌。

舒熠說:「老宋要追你,這就是我多管閒事的原因。你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也是個很好的秘書,老宋

要是跟你談戀愛結婚,最後你一定會辭職的。從自私的立場來講,我實在是不願意失去像你這樣的秘書。而且,你跟老宋真的不合適,你們倆都是挺好的人,走到一塊兒要是分手,就會有人受傷,我不願意看到這種事發生。」

繁星想了想,這似乎勉強解釋得通。

繁星趕緊向老闆表態:「就算結婚我也不會做全職太太,我還是要工作的。」

開什麼玩笑,養活自己是她最基本的目標,她這麼嚴重缺乏安全感的人,實在沒辦法想象自己不工作,靠別人養活。

舒熠看了她一眼:「你還是有考慮老宋?」

繁星連忙說:「沒有沒有,真沒有,我不喜歡他那樣的。」

舒熠端起咖啡呷了一口,問:「那你喜歡哪樣的?」

繁星一時答不上來,只好胡亂搪塞:「其實,我也不知道……」她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以前,我認為自己喜歡我前男友那樣的,大學同學,知根知底,人也挺純粹。現在……」

她嘆了口氣。

人長大了,可不就複雜了。或者說,離開學校那個單純的環境,可不就變了。

她和志遠還是模範情侶呢,這幾年每年同學聚會,都有人問他們倆啥時候結婚。她也曾經很篤定地想,這輩子就是這個人了。

可是沒想到只是瞬間,就變成這樣。

舒熠伏在欄杆上,似乎出神地看著不遠處墨黑翻滾的海浪。

「繁星,你別誤會,我其實是想幫你。」他並沒有回頭,看著大海,慢慢說,「我在美國的時候,有一陣子好窮好窮,窮得連飯都吃不起。有個女孩子,很善良,每天都給我買午餐,悄悄地放在我桌上。其他人看到了,就起鬨說她一定是暗戀我。她落落大方地說,是呀,只不過我不是暗戀,我是明戀啊,我就是喜歡他,又怎麼樣?」

他說:「那時候我也是這樣以為的,所以雖然困難重重,雖然好像是在絕境一樣,可是從來沒有失去過希望。因為有人這樣光明磊落地大聲說,我就是喜歡他,又怎樣?」

他注視著星光下翻捲的海浪:「有人愛,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赤手空拳的時候,也不會怕。」

繁星過了好久,才問:「那……」

舒熠仍舊沒有回頭,但他笑了一笑:「過了好久好久我才知道,她其實並不愛我,只是覺得那時候應該這樣說,因為那時候我又驕傲又敏感又脆弱,她只有這樣說,才有立場來幫助我,而我也不會覺得受之有愧。」

繁星長長地出了口氣。

繁星說:「她真是一個好人。」

「是啊。」舒熠終於轉身,靠在欄杆上,「所以今天我幫你,希望你不要覺得尷尬,你跟我講了那麼多事,其實我就覺得,他們都不夠愛你。比如你的前男友,他足夠愛你的話,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根本不會成為你們分手的理由。還有……」

舒熠輕輕地說:「在父母面前,如果有一個人足夠愛你,你也會有更多尊嚴。」

繁星忍不住熱淚盈眶。

因為這份感激,還沒等新年上班,繁星就下單了全新的咖啡機,還預定了新的咖啡豆,雖然舒熠大年初五就飛往美國出差去了。繁星在三亞機場送走父母,也直接飛回了北京。

假期猶未結束的北京,還有節日式的空曠,地鐵裡空空落落,環線上車輛稀疏,交通便利,到哪兒去都方便,整個城市都彷彿冬眠還沒睡醒。

繁星在租來的屋子裡大掃除,她本來跟一個朋友合租,但去年下半年的時候,那個朋友搬出去跟男朋友住了,繁星算了算房租,覺得自己能負擔得起,她愛清靜慣了,怕再找室友相處不來,也就一個人奢侈地住起了兩居。

空出來的那間房也朝南,繁星在屋子裡鋪上了厚厚的地毯,天氣晴朗的時候就坐在窗台前看書,或者跟著網上教練課做瑜伽。長年累月地坐在辦公室,肩頸總有點不適。

晚上的時候,一個人抱著零食看鬼片。

顧欣然偶爾來探望她,總是羨慕:「你這狗窩真舒服,哪天我要是流落街頭了,你一定要收留我啊!」

繁星滿口答應。

顧欣然是繁星的高中同班同學,她成績一貫比繁星還要好,高考的時候卻發揮失利,去了傳媒大學,因為同在北京,所以大學四年放假總跟繁星一塊兒結伴回家,兩人自然而然成了好朋友。畢業後顧欣然進了新媒體工作,每天起三更睡五更,辛苦得不得了,但樂在其中,因為她從小就熱愛祖國的八卦事業。

顧欣然把年假攢到接著春節假一塊兒休,所以去了巴厘島,還沒回來。

繁星覺得挺好的,她一個人花了兩天時間,把屋子裡裡外外收拾得清清爽爽,還趁著人少去花市,買了兩盆綠植,將室內點綴得春意盎然。

畢竟新的一年又開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