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新生(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司機還以為是碰瓷,嚇得一腳急剎將車停住了。舒熠推開車門下去的時候,倒下的繁星旁邊已經圍了一圈人在指指點點。

有人說這是中暑吧,有人說打120,還有人說會不會是心臟病喲,看著怪年輕的……

舒熠把繁星抱上車,對司機說,不去機場,先去最近的醫院。

繁星從小身體就不錯,出校門後更是沒怎麼病過,這下真的病來如山倒,燒得人事不省,意識恍惚。

她似乎做了很多噩夢,最大的噩夢是恍惚回到小時候,忘記帶鑰匙,然而父母都不在家,她敲開鄰居的門,想從陽台上爬回自己家,結果一腳踏空,從七樓直墜下去,一直摔下去,似乎永遠落不到底,四面像冰箱一樣,颼颼的冷風往上吹,她就從冷風裡一直往下墜,一直往下墜……

繁星還夢見高考,老師告訴她說高考不算數了,得重新考。繁星知道如果重新考自己絕對考不上P大了,她急得一身汗,如果考不上P大,她就沒那麼容易找到工作,沒有工作,她拿什麼養活自己?她如果不能養活自己,爸爸媽媽是絕對不會管她的。

她在噩夢裡大喊大叫,卻似乎發不出什麼聲音,沒有人來救她。

連志遠也不要她了。

繁星徹底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偌大的房間很整潔,窗外遠處就是碧藍的大海,海風吹起床上白色

的帳幔,露台上爬滿紅豔豔的三角梅,一個長腿帥哥穿著藍色的睡衣,坐在露台躺椅上對著筆記本回郵件,他敲打鍵盤的聲音清晰地傳入屋內,越發顯得安靜。

繁星的第一個念頭是:自己發燒燒糊塗了,做夢都夢見CEO了,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夢見CEO要開除自己。

她一直做噩夢,都做怕了。可一抬胳膊發現手背上貼著半透明膠帶,膠帶下是打完點滴的針眼。她有點糊塗,這夢太真了,哪有夢到這麼細節的。

一扭頭,看見舒熠也發現她醒了,放下筆記本走進來。

繁星看見CEO凝重的臉色,不由得問:「老闆,我沒得什麼絕症吧?」

舒熠一愣,說:「醫生說你是脫水,補充液體多休息就好了。」

繁星狐疑問:「那您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舒熠說:「我走進來才想起來,還是忘了取現金,那不還欠你一百塊錢。」

沒想到舒熠還記得這事,繁星終於「撲哧」一笑。

舒熠說:「今天是大年三十,我們老家的規矩,病人是不能在醫院過年的,醫生說你沒事,我就把你從醫院帶出來。正好酒店這房訂了好幾天,又不能退。」

繁星對CEO感激涕零。

在機場那困惑、焦慮、窘迫的一幕幕,她都想起來了。她本能地不願去回顧那難堪的時刻,有什麼比被曾經最親密,曾經以為要共度一生的愛人拋棄更傷人的呢?繁星下意識逃避。

在她心裡有個小盒子,這是她很早之前學會的本事,那個盒子裡關著她最不願意記得的事,每次遇到特別難過的情形時,她都對自己說我不要再想了,我要把這些東西收起來,統統塞到那個小盒子裡去,就像從來不曾發生過。

現在繁星也把志遠一家的不辭而別塞到小盒子裡去了,關得嚴嚴實實,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是她自我保護的一種本能。

每次她把什麼東西塞到小盒子裡去,她都會努力想點別的,讓自己趕緊快樂起來。

所以她就想到CEO這次救了自己,名副其實的救命之恩,自己以後做牛做馬地報答,再也不嫌技術宅男每次點的餐太麻煩,等春節假後上班就給CEO換更好的咖啡豆,買新的咖啡機,以後再也不把他當小白鼠亂買新產品了,起碼看看評價再買!

CEO都沒想到她會一瞬間有這麼多想法,看她思潮起伏的樣子,於是說:「你不要太難過了。多危險啊,差點就出了車禍。」

繁星十分感激舒熠,如果不是他及時在機場外救了自己,沒準這個年就真得在醫院冷冷清清一個人過了,那滋味一定孤獨絕望得令人發狂。她不由得說:「老闆,我包餃子給你吃吧!」

CEO愣了一下。

繁星說:「今天不是大年三十嗎?這都下午晌了,您都來不及趕回去過年了,我包餃子給您嚐嚐,也算過年了。」

CEO說:「沒什麼關係,反正我就一個人,在哪兒過年都一樣。」

繁星心細如髮,CEO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悵然而寂寥。

繁星對每年的過年都很畏懼,從前是不論去父母哪邊家裡過年,自己都是個拖油瓶,不尷不尬顯得多餘。後來念大學了,父母只差沒直接說你別回來過年,她厚著臉皮只作不知,在父母兩家一邊混一年,倒也公平。等到工作之後,回家過年必然要買很多禮物,老的小的,哪個人都不能輕易打發,還要小心地平衡,自己家父母不算完,還有志遠那邊的長輩們,她每年都把年終獎花個七七八八,父母對她態度倒好了很多,但過年到底是何種滋味,她心裡一清二楚。

雖然過年時總是跟很多人在一起,其實她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本質上就是一個人過年罷了。

沒想到CEO也得一個人獨自過年。

繁星真準備包餃子,不為別的,包餃子算是有個儀式感,總能驅逐一些她和CEO不得不獨自過年的冷清感。沒想到CEO說:「算了吧,要包餃子還是我來吧。」

繁星十分驚詫:「您還會包餃子啊?」

CEO淡淡地說:「我還會辦公司IPO上市呢,你親眼見過的。」

繁星發現老闆還蠻會講冷笑話的。

繁星忘了CEO曾經是留學生,大部分留學生都被逼上梁山做得一手好菜,CEO何止會包餃子,還煎得一手好牛排,用一點點紅

酒烹,香飄十里。

繁星餓了一整天,聞見噴香的牛排,肚子咕咕叫。

她羞愧得臉紅。

CEO裝作沒聽見,卻給她盤子裡盛了一大份,把較小那份留給自己。

兩個人坐在無敵海景的露台上吃牛排。

繁星吃得嘴角流油,一邊吃一邊誇:「老闆你這手藝真是絕了,我跟著您吃過米其林也沒這麼好。」

CEO說:「不能因為我今年發了十九個月薪做年終獎,你就說這種昧良心拍馬屁的話。」

繁星誠懇地說:「我那不是指望您明年發二十九個月薪嗎?」

繁星吃得飽飽的,癱在躺椅上不想動彈。

天空已經暗下去,滿天都是晚霞,有一顆明亮的大星升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啟明星。

繁星說:「這裡真美啊,真想一輩子都像現在這樣,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吃飽喝足,就癱在這裡發呆。」

CEO說:「洗手,包餃子。」

酒店送來的麵粉,不怎麼好揉,舒熠捲著袖子一邊加水一邊和麵,繁星給他打下手。

舒熠竟然會擀皮,而且同時能擀兩張,中間厚四周薄,又圓又好,繁星佩服得五體投地。但她餡調得香,餃子包得也好,每隻鼓鼓的像金魚。

兩個人一本正經在開放式廚房裡包餃子,客廳電視裡嘰里呱啦播春節聯歡晚會,光聽那背景音,倒是很熱鬧。

繁星說:「您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您不是上海人嗎?怎麼擀皮這麼利索。」

舒熠說:「我媽媽習慣大年夜要包餃子,小時候都是我陪著她包,所以就學會了擀皮。」

繁星哦了一聲,不曉得怎麼往下接口,因為知道CEO媽媽已經去世了,是兩年前的事了。

繁星只好忙忙地岔開話,說:「哎,要不我們在餃子裡包錢吧,吃到就大吉大利!」

繁星跑去翻零錢,可惜只有幾枚一元的硬幣,繁星覺得有點大,其實五角最好,金燦燦的像金幣,但也就這樣了,反正只是好玩。她細心地拿了酒店牙刷認真清洗,又放在鍋裡煮著高溫消毒。

等煮透了十分鐘,才拿起來包進餃子裡。

舒熠看到有點不以為然:「吃朵菊花出來,哪裡吉利了?大菊(吉)大利麼?」

繁星跟著顧欣然看過幾本耽美小說,聽到這句話再也繃不住,把錢一扔哈哈大笑,直笑得彎了腰。舒熠被笑得莫名其妙,說你笑什麼?

繁星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但又不能跟CEO解釋為什麼好笑,可是越看他的困惑的眼神,就越發覺得好笑,只能忍住笑,撒謊說:「您鼻尖上有麵粉。」

舒熠扭過頭去想照鏡子:「哪兒?」

繁星趁他扭頭,趕緊用手指沾了點麵粉,走到他面前,踮起腳做擦拭狀。

「這兒!」繁星輕輕在他鼻梁上一抹,給他看手上的麵粉,「還沒擦乾淨,您等等。」

繁星拿起面紙,認真將他鼻梁上她剛剛抹上去的那層麵粉全部擦掉,然後說:「好了。」

舒熠鼻樑挺高的,而且眼睛極亮,眼角的形狀微微上挑,是傳說中的桃花眼,水汪汪的,繁星還是第一次離舒熠這麼近,被他這雙眼睛這麼盯著一看,她心虛剛才玩的小花招,心裡跳得像小鼓一樣,趕緊想要往後退。

結果「哐噹」一聲撞在後面椅子上,頓時就摔了個四腳朝天。

繁星狼狽無比,舒熠還以為她又犯病暈過去了,趕緊過來扶她,問:「怎麼了?又暈了?要不要叫醫生來?」

「沒事沒事!」繁星心想真不能幹壞事,這不剛捉弄完老闆,自己立刻摔跤了。

「我就沒注意到後面這椅子。」

舒熠眼裡卻蘊著一點笑意,那點笑像漣漪一般,漸漸擴散開,這次輪到繁星被笑得心慌了。

「老闆你笑什麼啊?」

舒熠手上全是麵粉,剛才急著扶繁星,可不蹭了她一臉。

舒熠說:「別動。」

他認真地用手指上的麵粉在她嘴旁畫了兩道,這下好了,像聖誕老人。

繁星哈哈笑。

兩個人包了八十個餃子,太多了吃不完,凍在冰箱裡。

坐在客廳沙發裡守歲,有一搭沒一搭扯閒話,等著交子時再燒水下餃子。

繁星講起外婆,小時候外婆對她最好,有一年跟著外婆守歲,她困得直打盹,外婆到子時把她叫醒,給她留了最大的福橘,還有紅包,然後叫她和表哥去門外放煙花,是小時候難得的美好回憶。

舒熠說:「煙花還有啊,待會兒我們一塊兒放去。」

繁星想起確實酒店備有煙花,準備求婚成功後在海灘上燃放的,她怕大過年的老闆又想起失戀的事,趕緊亂以他語。

「您小時候,過年有什麼特別開心的事?」

舒熠說:「也沒什麼,小時候過年,我媽媽每次總是放個紅包在我枕頭底下,新年一大早我掀開枕頭,看到那個紅包,就覺得挺開心的。後來我去北京念書,放寒假回去,大年初一一掀枕頭,還是有個紅包,我媽還把我當小孩呢,就覺得像回到小時候,特別幸福,特別滿足。」

他悵然地說:「去年過年的時候,我早上醒過來,還是習慣性地將枕頭一掀,只是現在再也沒有人在我枕頭底下放紅包了。」

正說著話,電視裡開始倒數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禮花騰空而起,萬家鞭炮聲,主持人說著吉利話,音樂響著喜慶的旋律。

繁星說:「新年快樂!」

舒熠也說:「新年快樂。」

兩個人喜氣洋洋煮餃子。

第一鍋餃子煮好,繁星撈起來分成兩盤,其實每盤也就七八個,吃個吉利意頭罷了。

她撈餃子的時候手上有輕重,果然,舒熠吃到第二個餃子,就「嘎嘣」一下,吃到了硬幣。

繁星忍住笑,一本正經說:「大吉大利!」然後說,「吃到金錢要許願嘛!趕緊許願,挺靈的!」

舒熠只是微笑:「我沒什麼願望,要不讓給你許願。」

繁星說不用,果然她也吃到硬幣,趕

緊放下半個餃子雙掌合十許願。

「大吉大利!今年老闆更上一層樓給我們發二十九個月薪!」

她許願聲音挺大的,一邊說,一邊偷眼瞄舒熠,他可不是在忍笑。

吉利話說完,繁星說:「我借用下電話,給我爸媽打電話拜年。今天一天都沒給他們打電話,也不知道他們在酒店怎麼樣了。」

舒熠挺意外的,說:「他們對你那樣,你還這麼關心他們啊?」

繁星說:「好不好生我一場也把我養到這麼大,總不能跟父母記仇吧,沒他們哪有我,他們是對我不怎麼好,可他們也沒義務對我好啊。我要是連親爹親媽都不認了,那我還是個人嗎?」

不知道為什麼,舒熠的臉色漸漸沉下去,他沒說什麼,擱下筷子就上樓去了。

繁星不知道哪句話觸怒了老闆,只好先給父母打電話。

父母倒是蠻高興的,繁星爸說小孫子已經好多了,完全不用吃藥打針了。龔阿姨也挺好的,今天他們三個人參加了酒店的除夕活動,大年夜過得很高興。

末了,繁星爸才訕訕地說:「昨天我喝多了酒,志遠父母那裡……」

「爸,沒事。」繁星快刀斬亂麻,「都已經過去了,我就是打電話來給您和龔阿姨拜年。」

繁星媽更好哄,她還以為女兒這兩天跟志遠住一塊兒,說:「男人就是要哄的嘛,你說兩句軟話,好好陪志遠爸媽逛逛,哎呀,你說這事……我這老臉都沒處擱……」

「沒事媽,我能處理,您安心過年吧。」

等哄完父母,繁星放下電話才琢磨,CEO怎麼啦!一晚上他都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剛剛怎麼就甩臉子走人了?

繁星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翻來覆去,自己好像也沒說錯什麼話,怎麼就把老闆給得罪了。

失戀事小,失業事大,繁星一點也不想這當頭失業。她在床上躺了半天睡不著,側耳傾聽隔壁房間也靜悄悄的,萬籟俱寂,只有窗外傳來輕微的海浪聲,想必CEO早就睡了。

繁星乾脆坐起來,仔仔細細將今天晚上自己的所作所為,還有CEO說過的每一句話都回憶了一遍,怎麼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兒得罪老闆了,最後她決定不想了。

她決定亡羊補牢,不就是哄老闆開心嘛,平時她做得很好,這次一定也能做到。

繁星爬起來,從包裡拿出紅包封,這是她來之前預備下的,原本是打算給爸爸帶來的小孫子,現在另派用場。繁星拿出錢包,抽出幾百塊,正打算塞進紅包,想想又咬牙從錢包裡多抽出幾張百元大鈔,數一數然後裝進紅包裡。

老闆不是說了嘛,小時候最開心的是初一早上醒來,一掀枕頭,就看到枕頭下的紅包。

滿足他好了,他開心一笑,不就不計較她曾經說錯話了嘛。

她赤腳下床,躡手躡腳走到CEO房間門外,聽了聽,室內悄無聲息。

她輕輕地扭動門鈕,挺好的,沒鎖。

她一步一步,輕輕地走到床邊。

只是這床實在是太大了。繁星一隻手拽住床柱,另一隻手拿著紅包,盡量伸長胳膊。

她不由得屏息靜氣,輕輕地,慢慢地,只要推進枕頭底下,就萬事大吉!

還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最後一點點!

「啪!」

燈突然亮了,繁星嚇了一大跳,她本能手一縮身子一仰,卻用力過猛,後腦勺「咚」地不知道撞到什麼,直撞得頭暈眼花立刻失去平衡,整個人「啪」摔到被子上,她懊惱地抬頭,床上的舒熠正面無表情看著她。

「你幹什麼?」

繁星心想我這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半夜偷偷摸摸跑進CEO的房間現在還趴在他床上啊!但!必須得解釋啊!

她深深吸了口氣:「老闆,我給你講個笑話吧,有天我跟我媽吵架了,吵完架我非常後悔,想給我媽買條珍珠項鏈,但我又不知道我媽戴多長的項鏈,所以半夜的時候,我偷偷拿著繩子溜進我媽的房間,想把繩子套在她脖子上,量一量她戴多長的項鏈合適,可我剛把繩子套她脖子上,我媽跟您一樣,突然醒了,問,你想幹什麼?」

舒熠面無表情地看著繁星。

繁星目光灼灼地看著舒熠。

舒熠一點一點將繁星手裡攥著的那個紅包抽出來,繁星眼睜睜看著他將紅包隨手塞進他枕頭底下。

「好了,謝謝,現在你可以回去睡覺了吧?」

繁星心想真

不愧是我P大的天才師兄,泰山崩於前不色變。她不能丟P大的臉,繁星從床上爬起來,撣撣衣服,理直氣壯地說:「不客氣!晚安!」

繁星果然好夢,睡到日上三竿,她忘記關窗簾,太陽一直曬到枕頭上,才把她曬醒。

繁星伸個懶腰,一低頭突然發現枕頭下露出紅色一角,她掀開枕頭,一只紅包靜靜地躺在枕頭底下。

繁星好奇地打開紅包,裡面一疊錢,其實就是她昨天打算放進CEO枕頭下的那個,不過多了張紙條,字跡熟悉而凌厲飛揚,上寫欠條兩百元整。

按過去拜年的風俗舊禮,紅包是不興原封原樣還回去的,一定要多加一點錢。所以現在CEO欠她兩百塊了。

繁星不由得微笑。

CEO還是挺有人情味的嘛。

大年初一,繁星陪父母去拜觀音。經過這次的事情,她反倒想開了。反正見面就會吵架,回避也免不了風波,你們又都信菩薩,那就一塊兒去拜觀音唄,有本事你們當著菩薩的面吵啊!

她厭倦了居中調和,新一年了,愛咋咋地。

果然,雖然爸爸帶著龔阿姨和小孫子,繁星媽帶著賈叔叔,但竟然都心平氣和,一路爬台階拜菩薩,客客氣氣。賈叔叔還幫繁星爸爸一起抬小寶貝的嬰兒車,兩邊都相敬如賓了。

大年初一,誰都得講點吉利話辦點吉利事嘛。

吃飯的時候仍舊是繁星訂好的包廂,旅遊景點人山人海,也沒啥

好東西吃,但大家其實都餓了,這頓飯竟然吃得香甜又和睦。繁星買完單想,要是早兩天能像這樣多好啊,那不就不會出事了麼。

父母都不知道她跟志遠已經分手,一逕催促她。

「你都出來一天了,趕緊回去陪陪志遠父母。」

「就是,人家也人生地不熟的,我們這裡你別管了,我們自己打車回酒店。」

繁星還是堅持分頭把父母送回酒店,自己去通訊市場胡亂買了台新手機,然後補了卡。猶豫著還是給志遠打了個電話。

久久沒有人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是她的號碼。

繁星挺灰心的。

認識這麼多年了,每次吵架其實都是她主動求和,她總覺得自己是女孩子,柔一點沒關係,男人要面子,不給他台階下哪成。這次是自己父母大大的不對,但他就這樣一聲不吭就走了,一點解釋的餘地都不給自己。

繁星想他或許想冷靜一段時間,那麼好吧,冷靜一段時間也好。自己也能想想清楚。

雖然是這麼想的,心裡還是很難過。

難過的時候她最喜歡的地方是菜場,人來人往,全是新鮮的蔬菜,瓜果鮮靈,水魚肥美,特別有人間煙火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