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 新生(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祝繁星的爸爸聽說要去三亞,滿口答應,只是他離婚後就再娶了,給繁星找的這後媽有個兒子,比繁星還大幾歲,早早結婚生子,老祝在家跟繁星後媽一起幫忙帶孫子。如果要去三亞,他得帶著繁星後媽和小孫子,這倒也罷了,沒過兩分鐘,又打電話來,說自己不去了,因為兒媳婦聽說老人要去三亞,頓時不高興甩臉子了。

祝繁星嘆了口氣,自己的爸自己知道,話是沒明說,要麼就不來,要來他們一家子全得來。

可是他們一家子五口全來,自己又算什麼?

更別提繁星的親媽了,聽說要去三亞,興趣缺缺,說飛機要坐好幾個小時,腿都伸不直,憋屈得很,不想去。

繁星只好說自己的積分兌頭等艙,挺寬敞的。

繁星的親媽這才有了興致,說那酒店也要五星級哦,到三亞不住五星級算白去了,一定要海景大套房。

繁星猶未答話,親媽說,我跟你叔叔今年還沒有度過假呢,正好趁著過年放假,跟你叔叔還有你妹妹出來走走。套房才住得下三個人,不然你訂兩個房間,不划算的。

說起來,倒是挺為她考慮似的。

繁星哭笑不得,這位親媽在內退後仍舊是風頭正勁的時髦人物,比如她的那些老閨密們都說出去旅遊啦,只有她說度假,高下立現。

這個妹妹也不是繁星親媽生的,而是那位叔叔跟前妻的女兒,只是繁星媽因為後媽不好當,名聲要緊,所以處處對這前房女兒比親生女兒更和善更客氣,嬌養得十分不像話。繁星每年回老家,哪怕不給自己親媽買禮物,也一定要給這位妹妹買禮物,不然親媽一定會給臉色看的。

繁星只覺得頭痛,她的計劃和預算裡當然沒有這麼多人,當初志遠說要去她老家她心裡就打鼓,自己父母多年積怨,偶爾見面還會吵起來,會發生什麼事她完全無法控制,心裡忐忑。

所以那次過年雙方父母沒能見面,她事後隱隱約約竟然還是鬆了一口氣似的,彷彿逃過一劫。

只是在劫難逃。

這次要真把這兩家八個人弄到三亞,怕不把志遠父母給嚇著?

幸好這麼多年做秘書歷練下來,適應了不動聲色解決棘手問題。

首先婉轉地向父親說明,自己實在無法安排他們一家五口前來三亞,春節房源緊張,自己這也是託關係才能訂到房,不如還是按原計劃帶著阿姨和小孫子來,當然了,自己特意給「嫂子」準備了護膚品做禮物,正好託父親和阿姨帶回去。另外給龔阿姨——她始終這麼稱呼後媽,也準備了禮物,希望她辛苦一點,跟老爸一起帶小孫子來。

爸爸勉強答應了,她又轉頭給自己母親打電話。海景大套房真的訂不上了,您天天手機裡看新聞,三亞現在什麼情況您也知道,而且機票只有一張頭等艙,媽你不如跟叔叔一起來,我陪你逛逛,給妹妹買個包包,她剛上班,正是用得著好包的時候。而且每年過年,她不是都要跟她媽媽回姥姥家麼,她要是來了三亞,她媽媽不高興了,萬一打電話來說什麼,叔叔也跟著不高興。

到底是親媽,聽懂了她話裡的暗示,於是欣然答應了。

說到底,還是用錢解決一切問題。好在公司剛發的年終獎不菲,又事關終身大事,祝繁星早就知道這一關難過,所以大包大攬多多花錢,準備渡過難關。

確定了機票,祝繁星又開始訂酒店,春節是三亞的旺季,她還真怕訂不上。好在公司每年幾次活動,涉及CEO的行程都是由她與市場部協調,市場部的同事替她找了熟人,酒店順利地訂上了。

祝繁星當然沒有把酒店也訂到清水灣,跟CEO住一個地方,那可不是瘋了。哪怕在一個海灣裡都不行,太近。再說了,他住的那酒店,貴!

她選了最穩妥的亞龍灣,而且將父母兩家人安置在兩個酒店裡,兩個酒店還相距甚遠,最大程度避免碰面。

在電話裡祝繁星就講清楚了,來三亞可以帶著叔叔阿姨來,可是去見志遠的父母,當然只得自己父母兩個人,不然怎麼好介紹。

父母總算在這個問題上都沒有跟她多糾葛,大約是因為她許願要帶他們去海南的免稅店買買買,所以花錢有太平。

辦妥了自己父母這邊,祝繁星又給志遠父母訂機票酒店,特意選了亞龍灣裡第三家酒店,正好不偏不倚住在她父母兩家酒店的中間。

最後才是她和志遠的機票酒店。

機票好說,住在哪裡讓她犯了愁,總不能再訂亞龍灣的第四家酒店,不然市場部只怕都要納悶她是不是在做代訂酒店業務了,不然親朋好友為什麼就不能住在一塊兒呢?

可是跟父母兩家哪家住一塊兒都不合適,跟志遠父母住一家酒店,她還是比較傳統,總覺得不妥,糾結了一會兒,到底拿不定主意,只得打電話問志遠。

志遠正開會,走到走廊接電話,聽說是這事,挺不耐煩的。

「你不是當秘書的嗎,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來問我,你們老闆平時是怎麼忍受你的?」

沒等她再說什麼,他就把電話掛了。

繁星沒有跟他生氣,他最近又升職了,薪水是加了不少,可是壓力也大,尤其年底,他們的業績壓力大得不得了,她確實不應該拿這種小事去煩他。繁星想了想,還是決定硬著頭皮拜託市場部同事多訂兩間房,一間跟自己媽媽同一個酒店,她去住,一間跟志遠父母同個酒店,他去住。

機票不好訂,每天都只有全價頭等艙,好幾千塊錢,她有些肉痛。春節期間三亞酒店貴得要上天,她和志遠的相處模式一直是誰出的主意誰花錢,她出主意去三亞,所以她負責全部費用。光酒店的錢就花掉不少,到全價頭等艙這兒,真有點下不去手。

最後繁星到底還是搶到了兩張經濟艙,雖然是早上六點多飛,但是她和志遠早早去三亞,還可以給雙方父母接機,更方便。

CEO飛去三亞的第二天清早,繁星終於和志遠一起,也飛去三亞。

說是一起,其實是去機場碰頭,繁星住得離機場近,五點鬧鐘響了,匆忙洗漱就出發,路上還化了妝。這本事是繁星上班後練出來的,總加班睡不夠,每一分鐘睡眠時間都彌足珍貴,早晨實在困得不能提前起床化妝,終於被迫學會了在出租車上化妝。誰能想得到呢,大學那會兒她連粉底有哪幾種都不知道,如今她手穩又快,趁師傅停個紅燈就能把眼線迅速地描好。

志遠離機場比較遠,好在早上不堵車,他也到得很準時。

春運的機場,人山人海,大清早就安檢大排隊,兩個人站在蜿蜒如長蛇的隊伍裡,沒睡夠的臉,都有幾分慘淡。

不料這天首都機場大霧,航班一直延誤到下午,兩人白起一個大早。本來機場就滿負荷運轉,這一大面積延誤,簡直比戰場還要混亂慘烈,每個登機口都塞滿了人,候機廳座椅早就不夠用了,很多人乾脆席地而坐。

志遠坐在箱子上靠牆養神,繁星比較慘,因為要去三亞她特意穿了裙子和高跟鞋,站了一會兒就腿軟得不得了,又不能像志遠一樣坐在箱子上,更不能坐在地上。

她只好將背靠在牆上,借一點力,可惜行李早就已經託運,不然翻出雙沙灘鞋來換上,還能稍微舒服點。

有人跟登機口的工作人員吵起來了,志遠連眼皮都沒抬,繁星發現他真的睡著了。或許是最近太累了,他住得離機場遠,今天怕不是凌晨四點就起床了。

繁星深悔沒有買全價頭等艙,不過是咬咬牙的事,她卻一時小氣。不然這會兒在頭等艙休息室,起碼有沙發可以讓志遠躺得舒服點,還有計鐘點收費的休息艙可以睡覺。

好容易挨到航班終於起飛,落地之後取完行李一看,父母的航班們已經紛紛要落地,繁星只好當機立斷,拿起手機訂了好幾輛接機的車輛。志遠父母的飛機最先落地,繁星接到他們,通知第一輛接機的車上來,讓志遠先帶他們去酒店checkin,她在機場繼續等父母的航班。

幸好做了這樣的安排,因為父母的航班先後落地,在機場一見面就大吵了一架。

原因挺可笑的,繁星特意把他們的航班沒有訂同一班,但沒想到省城的機場也大面積延誤,相隔四個小時的航班竟然差不多先後到。

繁星的爸爸心疼老伴帶孫子,讓老伴和孫子搭了頭等艙,繁星的媽媽當仁不讓是頭等艙,落地發現對方也是頭等艙擺渡車上下來的時候,繁星媽自然特別不服氣,冷嘲熱諷繁星後媽佔自己女兒便宜。

繁星後媽龔阿姨年輕的時候有個花名叫「朝天椒」,可見有多厲害,不然也不能這麼多年把繁星爸管得服服帖帖,聽了繁星媽這種指桑罵槐的話哪裡還忍得住,立刻反唇相譏。

兩人在機場到達處就你一句我一句隔空對罵起來,最後到底是繁星媽念過大學更吃虧,她自詡知識分子,沒法跟這種庸俗的小市民歐巴桑一般見識,所以一見了女兒,繁星媽就恨鐵不成鋼:「你有錢給別人買頭等艙,就不捨得給你叔叔買頭等艙,你叔叔個子有一米八幾,年紀又大了,人又胖,硬塞在經濟艙裡有多難受你知道嗎?」

繁星只好賠笑,說那頭等艙不是自己花錢買的,而是積分兌的,自己也是給爸爸用積分兌了頭等艙,沒給外人買。

繁星媽越發恨鐵不成鋼了。

「給你爸買!你知道你親爹那德性,什麼香的臭的不拿去給狐狸精獻寶?你給他買,你還不如把積分扔在水裡,你怕經濟艙塞不下他那麼大個人是麼?你掙幾個錢容易麼,被他坑了去便宜別人!」

繁星還沒說什麼,龔阿姨已經跳起來罵。

「誰是狐狸精,你罵誰呢?我跟老祝是合法夫妻!老祝心疼我讓我搭頭等艙怎麼了?你心疼你老公,你也掏錢給他買頭等艙啊!你摳門不捨得你還在這兒瞎嚷嚷啥?」

繁星媽氣得渾身哆嗦,眼看就要撲上去手撕龔阿姨,繁星趕緊攔在前頭。一邊朝自己親爹使眼色,一邊說:「爸你們都累了,你看孩子也睡著了,你趕緊帶阿姨上車去酒店吧,這裡空調太冷別讓孩子著涼感冒。司機電話我已經發你手機上了。」

繁星媽被女兒死死拖住,直到上車後還怨恨不休,責怪繁星:「胳膊肘朝外拐,不幫著自己親媽竟然幫著後媽!」

繁星只好滿臉堆笑說假話:「媽,我怎麼能不向著你!」

「那你還讓他們先走!」

繁星:「我這不是要陪著您和叔叔去酒店嘛,能不讓他們先走嗎?」

繁星媽一想,確實,女兒到底還是向著自己的。前夫跟狐狸精可不就得抱著孩子大太陽底下自己去找司機麼?

繁星媽徹底心平氣和了,等到了酒店,繁星本來在這家酒店訂了兩間普通大床,但她跟著CEO常年出差住酒店住成了SPG白金,酒店慷慨地給她本人升級到了豪華海景套房,繁星立刻把這豪華海景套房讓出來給親媽和後爸,自己拿著行李去住了另外一間普通大床。

這下繁星媽喜出望外,沒什麼不滿意了。

繁星一進了房間,趕緊打電話給志遠,得知他父母那邊一切妥當,又趕緊打電話給自己親爹。

「爸,你到酒店了嗎?怎麼樣?房間還可以吧?嗯嗯,我知道……嗯嗯……龔阿姨怎麼樣?那就好,房間水果可以吃,那是我訂好的,不會另外收錢,您放心吧。明天我已經訂好車,司機帶龔阿姨和小寶寶去海洋館和天涯海角……您就放心吧!」

打完這個電話,繁星才顧得上坐下來脫掉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赤腳踩在房間的木地板上,終於鬆了口氣。

結果第二天一早,繁星就被親爹的電話吵醒。原來小孫子昨天半夜就鬧不舒服,上吐下瀉。親爹慌了神,好容易等到一大早,看著孩子還沒好轉,就給繁星打電話。

繁星只好迅速洗漱,趕過去親爹住的酒店,看龔姨急得團團轉,立刻叫了車趕去醫院。醫生診斷是水土不服,開了藥劑,結果剛在急診室裡餵下去,小寶寶又吐了滿地。龔姨急得要跟醫生吵起來,繁星一邊勸,一邊打電話給自己在海南的同學,問清楚最好的兒科在哪裡,又帶著親爹後媽和小寶寶趕過去。

三亞就這麼一家醫院算是頗有名氣,冬季旅行高峰人山人海,排隊的時候還有車禍急診,還沒輪到小寶寶掛的專家號就已經中午了。

本來約了志遠的父母中午吃飯。繁星見親爹實在不願意走,龔姨一個人帶著哭鬧的孩子也確實不行,自己又蓬頭垢面待會兒只怕還要排隊拿藥,只好打電話給志遠父母,再三道歉,撒謊說自己父親身體有點不舒服,將聚餐改到晚上。

志遠父母倒是客氣,問了說是水土不服腸胃炎,還客套了兩句,說要來醫院看望,繁星連忙攔住了。

好容易等小寶寶掛上輸液,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繁星先叫車回酒店換衣服化妝,收拾好了又打電話給後媽龔姨,客客氣氣地問小寶寶好些沒有,還需不需要自己過來幫忙。幸好龔姨會做人,說:「好多了,現在不哭不鬧了,剛才還吃了半瓶牛奶,多虧你一早上趕過來忙前忙後,跟著找醫院又出錢拿藥。你放心吧,一會兒我就叫老祝過去,我一個人應付得了。」

繁星再三道謝。

繁星親爹到底還是遲到十分鐘,繁星媽不由得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責備他在女兒的終身大事當頭還遲到。繁星唯恐親媽跟親爹又吵起來,只好緊緊攥著母親的手。

好在住在無敵海景套房的繁星媽心情甚好,沒有跟前夫多計較,只是當著志遠父母的面,將自己女兒誇成了一朵花。

志遠父母對繁星也是滿意的,志遠家在一個二線城市,志遠父親是當地知名重點高中的校長,母親則是事業單位的小領導,兩個人都挺喜歡繁星。

繁星皮膚白,相貌溫柔,逢人先笑,眉眼彎彎透著和善。說話輕言細語,辦事周到。又是名校畢業,跟自己兒子是同學,能考上名校的姑娘自然不傻,她和自己兒子的基因都這麼好,將來的孫子那還得了,一定是常青藤的苗子。

所以志遠媽媽拉著繁星的手,怎麼看都看不夠,怎麼愛都愛不夠。口口聲聲感謝繁星媽媽,謝謝她培養了這麼優秀一個女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