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當幸福來撬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

為什麼酒吧會貼出「瘋子與聖誕老人不得入內」的告示?為什麼曾小賢會鼻青臉腫?為什麼酒吧的聖誕樹丟了,卻突然出現在3601的套間裡?難道這其中有著某種聯繫?聖誕節過去幾天,公寓裡的小夥伴們還在熱心地討論著這些話題,並演繹出無數版本。

最有說服力的當然是當事人之一,一菲的說法:聖誕節那天,有個瘋子到酒吧去偷聖誕樹,恰好被曾小賢撞見了,曾小賢想見義勇為,但實在是力不從心,所以被揍得鼻青臉腫。碰巧一菲路過,嚇跑了那瘋子救了他,但當時酒吧已經關門了,所以暫時把樹搬回公寓放了一夜。

謠言是止住了,一菲心裡卻還是不得安寧,想起那晚對著聖誕樹許的心願,就有點兒心慌慌的。好像有什麼徵兆在不停地暗示她,今年許的願一定會靈驗,打牌摸一手紅心,搖骰子要什麼就是什麼,去酒吧喝個酒,居然說什麼是酒吧第5萬瓶絕加的消費者,還獎了一張星公館會所情侶餐飲消費券。難怪悠悠一口咬定她是許願問了姻緣,紅鸞星動矣!

那個聲音一直在她心裡迴響:你已經找到啦。發了瘋的曾小賢,不僅機靈而且耐打,不就是你要找的嗎?鬧得她現在看見曾小賢就百般不是滋味,她可不會忘了,曾小賢現在還是諾瀾的男朋友,人家諾瀾可託付過讓自己看著曾小賢的!

這天兩個人一起等電梯,一菲問曾小賢:「你相信徵兆嗎?美嘉她們最近神神道道總在琢磨這個,我想聽聽元芳你怎麼看。」

「切,都是心理暗示而已啦。」曾小賢漫不經心地回答,悶頭拆手裡的快遞,「咦?我中獎了?星公館餐飲的消費券!」

「什麼?!哪兒中的?」一菲驚得連腔調都變了。

曾小賢以為她不信,舉起快遞包裝盒給她看:「不是你讓我別把聖誕樹的事情張揚出去的嗎?我臉上還有點兒瘀傷,所以買瓶粉底蓋蓋。喏,結果就中獎了。」

該死!巧合!絕對是巧合!都是心理作用而已!一菲不停地說服自己,電梯到了,她卻轉身走樓梯去了,留下曾小賢一臉愕然,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她。

唉,如果許願像逛淘寶就好了,可以反悔,可以退貨,現在該怎麼辦?

美嘉這天跟她提到一種新的男女關係模式,叫友情越位,戀人未滿,即人們常說的藍顏。每個女孩子大概都希望有個男人以朋友的身份對自己無限示好,完了自己還能掌握主動進退自如。但感情是相互的,需要平衡,總是單方面一個人付出,總有一天會hold不住的。就像小峰和她,之前小峰對她太好,現在總感覺自己欠他太多,怎麼還都還不完。

一菲恍然大悟,感情其實也是債,她之所以覺得心慌,是因為欠了曾小賢的人情債。人家被打得鼻青臉腫,跌得頭破血流地給她扛回來聖誕樹,圓了她的心願,反而給她背上了沉重的負擔。如果能想辦法把這筆感情債還了,她就能心安了。就好像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主意已定,一菲決定請曾小賢吃飯。反正這傢伙要求也不高,在肯德基讓他狂嗨一頓變態辣雞翅,哄他高興個幾天也就是了。可曾小賢偏說肯德基不夠檔次,不如去星公館,反正有張獎券,再補個人的差價,吃得舒服還省錢。想起那張所謂的情侶餐飲消費券,一菲心裡千萬個不樂意,但請吃飯這事,越快越好,早吃早還債,於是答應了。

臨到約好的那天,一菲特意換了一套小禮服,結果還沒出門,大腿側裙擺壞了,撕了道口子。美嘉說現在這種「撕裂風」最性感了,現在很流行,一菲這身打扮去見情人,分分鐘就能把對方搞定!

一菲極力撇清:「什麼見情人,是還人情。你說得對,欠別人太多不好,請頓還情飯也算表個態,吃完就兩清啦。」

美嘉搖搖頭:「還人情?你這麼個還法可未必有效。如果是錢債就還錢,如果是情債送點兒東西也比吃飯好,人家會誤解的啦。單獨吃飯神馬的最曖昧了。你請過來我請回去都是幌子,暗示給人家機會的時候才吃飯呢,除非你們吃肯德基。」

「我原先就是打算吃肯德基來著!」一菲還要解釋,美嘉卻曖昧地衝她直笑,說:「別裝了,連緊身小禮服都翻出來啦,我懂的。再說了,跟我解釋有什麼用,關鍵看人家怎麼領會了,順其自然吧。」

於是,曾小賢獨自在餐廳等了三個小時,一菲不僅沒現身,連電話都不肯接。同一時間,一菲早脫下小禮服,穿著睡衣,抱著全家桶窩在沙發上看電視。歲月靜好,嗯……不錯,這樣子最自然了。

2

悠悠在網上看到一個超值婚檢套餐,想起自己和關谷就快領證了,婚檢還沒做呢,勸著關谷一起去體驗一下。關谷卻說婚檢又不是非做不可,讓她不要沒事找事。

悠悠對關谷說:「怎麼能叫沒事找事呢?街道辦的柏阿姨說,現在很多小夫妻都忽略了婚檢,後果很嚴重呢。就像2號樓的小雯和小哲,結婚兩年之後才發現男方有潛伏的精神病。從某一天起,小哲就一直幻想自己是一個馬桶,總蹲在廁所裡不出來。」

關谷聽了都替他們著急:「那趕緊送醫院啊。」

悠悠笑道:「可她老婆小雯死活不同意。她說這樣的話,他們家就沒馬桶用了。」

這二位,還真是絕配啊!所以悠悠說,做婚檢是對婚姻和未來負責,要是小雯和小哲當初做了婚檢,這些悲劇不就都可以避免了嘛。而且,都要做夫妻了,相互多瞭解一點有什麼不好嗎?

關谷還是抗拒,反正不管查出來好還是不好,兩個人總是要結婚的,何必多此一舉。可萬一真有什麼問題,反而會在婚後有心理負擔。

沒查過就認定會有心理負擔,關谷不會真有什麼問題吧?於是,關谷講述了一段讓人痛心疾首的歷史,那一年,他剛來中國,入境後就被安排做了一次全身檢查……

檢查明明一切正常,醫生卻總是露出一種詭異的笑,得意中藏著蔑視,嘲笑中帶著諷刺。關谷以為自己哪裡和別人不一樣,打那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一直處在自卑的陰影中。直到一年後,關谷再次去檢查,碰巧又遇到了那個醫生,才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原來他臉上出油,鼻樑又不夠挺,所以眼鏡總是往下滑,戴著手套不方便扶,所以要用顴骨上的肌肉頂住鏡框,才會是這個表情的!

血的事實,慘痛的教訓,讓關谷認定,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別做檢查,原本毛事沒有,卻弄得人莫名緊張。如果體檢是一個人緊張,婚檢就是兩個人組團緊張。哪有這樣自己去找罪受的。

悠悠認為,愛人之間本來就不該有什麼秘密,心理上生理上都一樣。像書上說的,全知的境界對兩性關係有好處。關谷卻認為,再親密的關係,也應該保留一點兒隱私,有時候知道得太多,反而會影響幸福指數。

關於兩性關係,子喬應該最有發言權,對於關谷和悠悠的這場爭論,最先他是完全站在關谷這一邊的。這倒不是因為他和關谷同是男同胞就氣味相投,而是因為最近他認識了一個神秘的女孩——小雨淅淅。

小雨覺得,如果兩個人之間彼此連名字都不知道,卻還能聊到一起,那才說明真的有緣分。所以,相識至今48小時了,子喬除了一個網名幾乎對她一無所知,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樂趣,依舊保持著新鮮感。看著彼此的臉,卻能放肆地去遐想剩下的一切,不是很刺激嗎?

悠悠聽說了這個人,第一反應就是去人肉搜索有關她的所有資料,這麼神秘,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背景和秘密。如今網絡這麼發達,有個網名當引子,足矣!以她唐悠悠的八卦精神,世界上就沒她查不出來的貓膩。但子喬堅決果斷地拒絕了,說悠悠這樣做完全是破壞他們兩人相處的氛圍,男女之間,保持一點兒叉叉感才最刺激。男人和女人的思路,果真是不一樣嗎?

相識第三天,子喬和小雨吃飯。經過幾天的考驗,小雨對子喬的印象很不錯,不像之前遇到的那些人,跑上來就喜歡問長問短,或者故意把話題引向某一方面來製造機會。子喬笑現代人太功利太浮躁,說自己從來都相信男女之間的相互吸引本就是一場未知的冒險,小雨更是讓他迷上了這種原始而狂野的感覺。

但男女關係行進到一定的階段,也會有個檢驗的標準,如果說小雨跟子喬的關係像是一場閉卷考,現在就是打分的時候了。小雨想要檢驗一下,子喬經過這幾天他口中所謂的冒險,到底探索到了多少她的內心世界?比如星座、愛好、個性、口味等等。答對了有獎勵,絕對誘惑,要是答錯了,就說明子喬資質不夠,或是兩人緣分有限,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了。而且,機會只有一次!

十萬火急啊!趁著小雨去衛生間,子喬撥通了悠悠的電話,只要3分鐘內悠悠能夠給他找出小雨的全部背景資料,以後讓他子喬做牛做馬,做雞做鴨,隨便想怎樣都行。

悠悠哼了一聲:「小看我,只要網速夠快,秒殺FBI。」順手在電腦屏幕上敲進小雨淅淅的名字,搜索,開始!

3

好好地說請人家吃飯,自己卻又放人鴿子,胡一菲還有沒有節操和做人的底線了?曾小賢氣沖沖地回到公寓,發現一菲居然還在吃雞翅?他可是白白餓了一個下午,還受盡了服務員的白眼!

當然,借他曾小賢八個膽子也不敢在一菲面前囂張,只是抱怨:「有沒有搞錯,有事早說啊。不來打個電話總行吧?」

一菲吞吞吐吐地說:「家裡的漱口水臨時用光了,我得趕緊去買。」

漱口水?好……清新的理由!一菲見編的理由自己都不信,只好……再編:「吃飯只是表達友好的一種方式,不是你現在理解的意思,更不是你當初理解的意思。反正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何必拘泥於一種呢?」

曾小賢哪聽得懂她這種外星人邏輯,放人鴿子還叫友好?

「鴿子放都放了,你還想怎樣?!」軟的說不通就只好來硬的,看,曾小賢立馬就嚇得乖乖的了。當然,到底是自己理虧,一菲哄他:「sorry啦,大不了下次我送你個小禮物當補償,這次一定會很妥妥的。明早來找我,就這樣了!」

轉頭一菲就在網上訂了個鑰匙包,多虧京東無與倫比的速度,一大早就收到貨了。拆快遞的時候碰到張偉,張偉一見她拿著個男士包包,馬上開始八卦起來。「萬寶龍的情人節限定版!哇,送情人哦?」

一菲以為他胡謅:「稀勒個奇的,你個土鱉連這是鑰匙包都認不出,居然能認出款式。我看到首頁有廣告,就隨便買了一個!再說了,誰說男式包就要送情人啊?」

張偉神氣地指著盒子上的標籤:「我不是土鱉!and這有漢字——montblanc情人節限定版,更重要的是包裡面,Ichwillmitdirsein,德語,意思應該是,好想跟你在一起。」

一菲愣住:「阿咦西吧!你還懂德語?念得跟真的似的。」

張偉說自己念大學的時候認識過一個德國留學生,每次一起上課她都會傳張紙條過來,上面就寫著這句話。他當然不會告訴一菲,其實那貨是個日耳曼純爺們兒,自從查了字典知道那句話的意思,他就再也沒敢去上過課。

不會那麼背吧,買個禮物也這麼湊巧?一菲揮一揮手,把張偉那顆八卦的腦袋推開,自我催眠:「誰說我送人了。我買了自己用不行啊。我覺得這個包特別配我的臥室鑰匙,你管得著嗎?」

接下來,張偉討了一菲那個不用的鑰匙圈,歡天喜地地走了。

不一會兒,曾小賢進來討禮物,一菲看看手裡的鑰匙包,尷尬了一陣,忽然跑進房間拿了一瓶漱口水給他。「我特意為你買的。喜歡嗎?」

曾小賢拿著漱口水僵死不動,這……又代表什麼意思?一菲爽快地回答:「代表我昨天真的去過超市啊!」

曾小賢氣不過,找了小夥伴們來評理:「你們說說,一菲是不是吃飽了撐的?莫名其妙說請我吃飯,然後放我鴿子,又說送我禮物,結果給我瓶漱口水!這算什麼?侮辱我的智商還是侮辱我的人格?」

美嘉問:「一菲姐請你吃飯?什麼時候的事?還有漱口水呢?」

曾小賢回答:「前天and昨天啊!她已經連續玩我兩天了。你們替我轉告她,這種無聊遊戲,本人沒空陪她玩!」

曾小賢一出門,張偉拿出一菲那個舊鑰匙圈,得意地擺弄著:「看來一菲心中,我的地位果然還是比曾老師要高一點兒。雖然是個二手的,但是至少比漱口水強。」

美嘉奇怪了,問他一菲幹嗎平白無故送他個鑰匙圈?張偉於是告訴她,那天一菲買了一個新的鑰匙包,還是萬寶龍的呢,然後……再然後……

美嘉歪著頭思考了好一陣,喃喃自語道:「一菲最近的行為好古怪哦。前兩天,我明明看到她精心打扮說要去吃飯,然後這邊,曾老師就被放了鴿子,我還跟她說送禮物可以還人情,然後曾老師就收到了漱口水?你不覺得這當中有什麼聯繫嗎?不妨大膽假設一下,一菲原本打算請吃飯的對象會不會就是曾老師?」

要論證這個命題,做個實驗就知道了。於是,兩人設計了一個陷阱。

先是張偉半路攔截了曾小賢的外賣,把漢堡打開,在裡面塗上一圈又一圈的芥末,再拿去送給曾小賢。曾小賢正看雜誌呢,沒注意有什麼異樣,拿起漢堡咬了一大口,然後,他的五官全擠到了一起,像是被牢牢焊住,撬都撬不開……

美嘉跑去告訴一菲,說曾小賢哭了,滿臉的委屈,可能是交友不慎,被人欺負了吧。估計還是那種不觸及皮肉,卻傷及靈魂的痛。否則,不會哭得那麼傷心的!

這貨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至於這麼差吧?一菲暗自嘀咕,到底不放心,跟著美嘉去隔壁看看。一進門就看到曾小賢淚流滿面在地上打滾,一菲嚇一大跳,這哪是委屈?怎麼覺得像死了親爹啊?

一菲扶起小賢,曾小賢被辣得睜不開眼,只是抹眼淚。

「喂!看著我,你怎麼啦!」看曾小賢不說話,一菲自己招了:「我知道我是有點兒過分,開個玩笑而已。你反應也太大了吧!」

「是你幹的?!」曾小賢含糊地問,指指自己的嘴巴,轉頭出去,想找「漱……漱口水!」

一菲以為他還在生漱口水的氣,拉住他解釋:「好啦,其實這不是我要送你的東西。我只是一時沒想到送你什麼好,不是故意整你的,要不……我給你換個別的。」

一菲把鑰匙包拍在桌上:「你的禮物。剛……撿的!我猜你可能用得到就給你算了。不許多想!也不許再哭啦!再哭我打你啊!」

4

3分鐘,興趣愛好、生活習慣、學識背景、家庭狀況,幾乎搜了個底朝天,子喬如願通過小雨的測試,對悠悠佩服得五體投地,阿諛奉承,捏肩捶背,無所不盡其極。還向所有人宣告:「從今天起,唐悠悠不僅是我慈祥的小姨媽,更是我無可替代的遠程僚機。」

關谷怪他使詐:「你不是說這次體驗神祕,不耍花招的嗎?」

開玩笑,送上門的達陣機會不要嗎?真是高看呂子喬了。悠悠覺得,既然子喬都已經用實際案例證明了,全知的境界對兩性關係那是絕對有好處的,那麼關谷君,也該早點兒回頭是岸了。

子喬如今奉悠悠的話為真理,當然幫腔:「想要人生幸福,信息就該對稱,知道得越多越好。至於你關谷同學,讓你的愛人多了解一點兒會死嗎?生理也好心理也罷,透明公開很有必要。而且小姨媽說得對,要麼功課做在事前!要麼小抄帶在身邊!」

關谷不服,揚言:「呂子喬你個牆頭草!走著瞧!」

第二天,子喬跟小雨約會,關谷一聲不吭地溜到他邊上,坐下。

子喬隱約有種不祥的預感,問他:「你來幹嗎?」

關谷反問他:「你不是直覺很準的嗎?——你猜啊。」

不用猜了,子喬心裡了然,這貨絕對是來搗亂的。關谷主動向小雨自我介紹:「我叫路人甲。我最近聽說了一個真理,就是‘愛人之間不該有祕密’,所以特意來和你們分享。我想問的是,既然你那麼贊同這個觀點,為什麼不貫徹到底呢?」

小雨笑道:「原來你們是朋友啊。」子喬堅稱自己跟他不熟。

「這位美女才跟你不熟呢。否則怎麼還叫你小布呢?」關谷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撿了子喬的話堵他自己的嘴:「讓你的愛人多了解你一點兒會死嗎?透明公開很有必要。要麼功課做在事前,要麼小抄帶在身邊。」

什麼功課?什麼小抄?小雨聽得雲裡霧裡,子喬安撫她說:「別理他,他有語無倫次綜合徵。」轉頭又對著關谷問:「你婚檢沒查出來嗎?」

關谷嘿嘿一笑:「放心,我不是來監考抓作弊的,我只是覺得不太公平。你現在那麼了解人家,人家卻還對你一無所知,這樣不太好吧……」

小雨嘟起嘴:「他說得對,是有點兒不公平,你的直覺那麼準,我卻猜不透你,好沒安全感的。」

關谷遞給小雨一台pad,手把手地教她:「關鍵字:呂子喬,這是他真名。他的微博和臉盆網上記載了不少神龍擺尾的案例。」

子喬想要去攔住小雨,被關谷擋住。小雨隨便翻了幾個搜索頁面,一口水都噴了出來:「天啊!這是真的嗎?」

關谷得意地拿回pad:「現在你明白了吧,全知的境界對兩性關係有……」等他看到搜索出來的結果,一口水也噴到屏幕上。

第一頁,呂子喬,IQ192,15歲的清華少年班神童。附畢業照,ps的,下同。

第二頁,清華神童展露藝術天賦,個人音樂演奏會籌備中。附子喬和朗朗一起彈鋼琴合影。

第三頁,財富雜誌封面:音樂才子創業奇蹟,見證最年輕的商界富豪!附富豪照。

第四頁,網站標題新聞:壯舉!青年企業家捐掉億萬身家做慈善,隻身環遊世界!附雪山登頂照。

第五頁,八卦周刊:沙漠中救起失足落水的阿聯酋老人,老人知恩圖報,收為義子。附子喬和阿聯酋老頭合影。

第六頁,視頻新聞:阿聯酋富豪壽終正寢,其義子繼承億萬身家。

關谷目瞪口呆,子喬嘆口氣,假裝不情願地說:「讓你們別搜啦!我不想被別人知道的!」背地裡衝關谷擠眉弄眼,幸好我早有準備,跟我鬥,你還嫩點兒!

子喬轉臉真誠地看著小雨,悔恨交加地說:「原諒我一直瞞著你,我只是怕這些……會成為你和我交往的負擔。」

「想不到你是個這麼深藏不露的人!難怪我猜不透你。」小雨過去拉他的手,甜蜜地靠到他肩上,嬌羞地說:「小布!我要罰你今晚把這些傳奇的故事全都說一遍給我聽。」

「這個……既然這位路人甲也說愛人之間不該有祕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子喬挽著小雨離開,回身在關谷耳邊說了聲:「謝啦,老兄。」

關谷無語,驚得半天沒合上嘴。

5

芥末+薄荷——味的漱口水,曾小賢感覺整個顱腔都通風了。美嘉和張偉湊過來安慰他,順便打聽打聽剛才一菲跟他之間發生的故事。

提起一菲,曾小賢就滿肚子火,衝著美嘉、張偉嚷嚷:「麻煩幫我問問她,就算要整我,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美嘉奇怪了,剛才不是叫一菲過來安慰你嗎?而且,從陽台上偷看的狀況來說,一菲姐對你,還蠻憐香惜玉的呀?

「安慰個屁,一句都沒聽懂,然後她拍下這個就走了。」曾小賢拿出一菲給他的鑰匙包,遞給美嘉,「她說是撿來的,順便送我了。」

張偉奇怪了,這不就是一菲昨天剛買的那個嗎?「什麼呀,我親眼見她簽收的快遞,萬寶龍情人節限定版,不信你打開看看,裡面還有行德語呢!……」

曾小賢懷疑地問:「你確定是德語不是咒語?」

「當然!意思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張偉又不失時機地顯擺一下,曾小賢愣住。「不過奇怪了,昨天她明明說這鑰匙包留著自己用的,我還親眼見她把自己臥室鑰匙掛上去了。」

美嘉打開鑰匙包一看,果然裡面有把鑰匙。如果真是這樣,一切就全說通了,這是紅果果的暗示啊,一菲肯定是想告訴曾老師,從今往後,進她的閨房不用再敲門了。「恭喜啊,這些天,不對,這些年的委屈你沒白受。一菲姐終於想通了。放鴿子和漱口水就是最後一道考驗。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來,不過行動已經很明顯啦。不如今晚你就去試試吧!」

閨房?!考驗?!神經啊!曾小賢心裡其實有些蠢蠢欲動,可一想,萬一是自己會錯意,一菲以為他是去撬她房門呢,到時候誰來替他收屍啊?再萬一,真能開門呢?不去豈不就浪費人家小菲菲的良苦用心了嗎?

看曾小賢還在猶豫,美嘉繼續勸他:「當年孫悟空就是因為聽懂了菩提老祖‘三更時分來後堂’的暗語,才成了關門弟子學會了72變。一菲都給你鑰匙了,你還不敢接招?」

曾小賢看著鑰匙,將信將疑。

一菲下班回來,把包裡東西全撒在桌上,翻來覆去就是找不到臥室的鑰匙。仔細一想,突然記起自己早上連鑰匙帶鑰匙包一起送給曾小賢了……她到底是想幹什麼呀?!萬一,萬一曾小賢一會兒真拿鑰匙來開她的門,自己是要歡迎呢?還是歡迎呢?還是歡迎呢?!不行,絕不能讓這種事兒發生!

幾分鐘後,一菲從外面叫回來一位開鎖的師傅,打開了門,順便讓人家給換了一把鎖,再多配幾把備用鑰匙。「你把臥室鑰匙給了我,然後又找物業換了鎖?」曾小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口,「你又在調戲我,第三次了?!」

一菲尷尬地解釋:「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不是物業。」

「那你就在馬路上隨便找個鎖匠?在派出所備過案嗎?作為住戶委員會副主席,我提醒你這樣草率很危險!下次應該找物業知道了嗎?」曾小賢更氣了,嘮叨了半天,才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我不是來跟你說這個的!放完鴿子漱口水,送我鑰匙換把鎖,你到底想幹嗎?還沒回答我呢!」

一菲小聲嘀咕:「我說是為了還你人情,你信嗎?」

「枉我把你當朋友,你卻這樣對我。一菲,我恨你!」說完,曾小賢哭著跑了出去。

一個激靈,一菲回過神來,發現剛才只是想象,抬頭看見師傅還在換鎖,鬆了口氣。門鈴響,打開門,外面站著曾小賢:「我想問你點事兒,進去說?」

一菲堵住門口:「就在這兒問吧。」

曾小賢奇怪地看她幾眼,拿出鑰匙包:「這鑰匙,是你的嗎?張偉說這是你臥室的鑰匙。他親眼看你掛上去的。」

一菲哈哈大笑:「整個鑰匙包都是我撿到的,裡面怎麼會有我的鑰匙?」

曾小賢自覺上當,不由得悲憤交加:「那他們為什麼要誆我?美嘉還慫恿我半夜過來試試,太陰險了!」

「就是,你半夜再來嘛。我是說,要試也等換完了再說。」一菲失言,捂住自己的嘴。

曾小賢追問:「換什麼?」

一菲搜腸刮肚地想詞:「換……件衣服。我是說我正要換衣服出門——請,請你吃飯!上次放了你鴿子,我決定彌補一下,現在終於相信我沒耍你了吧。」

說完,關好門進去換上那套撕裂風的小禮服,出來開門,拖起曾小賢就走。

屋裡鎖匠喊:「小姐!給我把螺絲刀。小姐!」無人應答,「小姐」已經不知道跑哪去了。

6

悠悠在搜索小雨的背景資料時,有了個重大發現,原來「小雨淅淅」並不是小雨唯一的名字,她曾經還用過另一個ID:小雪嘩嘩。悠悠說,越是不想讓人知道的事,就越是有調查的空間,所以叫上子喬,以FBI的速度和職業精神,對小雨進行了更殘酷徹底的調查。

功夫不負有心人,悠悠找到了小雨從前的博客,標題叫《青春日記——祭奠曾經的戀人》。不看則已,一看,差點兒嚇得子喬魂飛魄散。博客更像是死亡筆記,總共有12個出場人物,都是小雨的前男友,恐怖的是,每次小雨跟他們分手,這些前男友就會在幾天後詭異地死去……

「難道我是……下一個?啊!」發現真相,子喬崩潰地跑了出去。

關谷終於佔著理了,開始滔滔不絕:「現在你滿意了吧!調查調查,終於查出悲劇了吧。所以說,有些事不知道一切都好,你非要打破砂鍋,現在碎一地了吧。誰沒有隱私,有些不希望別人知道的事一定有它的道理,或許根本沒有惡意,可你的好奇心啊,唉……」

「對不起,我錯了……」悠悠低頭服輸,轉念一想:「哎?我聽懂了,你話裡有話吧!」關谷做個鬼臉就跑了。

過了一陣,悠悠主動去找關谷認錯,承認自己對別人的秘密是有點兒過分好奇了。「你說得對,不管是誰都有權保留隱私,如果你真有顧慮,婚檢不查就不查咯。」

其實婚檢查不查不是關鍵,如果不是關谷一開始就找那麼多藉口,悠悠大概不會這麼好奇,而如果不是悠悠一再相逼,關谷也不會那樣誓死抵抗。況且,就算是查出來真有什麼問題,夫妻本是連成一體的兩個人,難道誰還會嫌棄誰嗎?

「其實,我的腎不太好。」關谷猶豫再三,決定說出心裡的顧慮,「這是家族的遺傳病,我媽告訴過我,包括我爸和我叔叔在內,好幾個長輩都查出過問題。特別是30歲之後,概率還不低呢。最近有點兒腰疼。而且我曾有過三次尿路感染,偶爾還會尿頻尿急。估計這就是腎虛的徵兆吧。我怕你看不起我,影響了對未來的信心,所以,就緊張了。」

「除了腎虛,還有其他什麼嗎?」悠悠問,關谷搖頭。悠悠笑道:「你不說,我還真的從來沒感覺出來呢。反正我保證,無論你有什麼問題,我都會把你補好、照顧好的,我有信心!」

「你真的不介意?」

悠悠搖頭:「這是作為妻子最起碼的責任嘛!不過,據說好奇心過重也是早期精神病的徵兆,如果我查出來也有隱患,你會介意嗎?」

關谷故意皺起眉頭:「那就很難說了。」

悠悠笑著打他:「你再說一遍!」誤會消除,小兩口其樂融融。

7

曾小賢跟一菲來到會所,結果發現人滿為患,領班的說,沒有預約需要排隊,少則一個小時,多則……不知道。好話說了一堆,店裡也不肯通融,曾小賢拿出抽獎中的贈券,領班說這個不過是促銷的消費券,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一菲拿著自己的那張贈券:「靠,我還以為很值錢呢。」

誰知道領班一見兩張券,眼睛都亮了,解釋說:「我們的券一般是單獨發送的,男女雙方湊齊兩張的概率非常低。組合起來就是VVVIP的上賓券。」馬上對著報話機吩咐:「來人,趕緊準備情侶貴賓包房,有貴客。」

情侶包房?該不會又是什麼破徵兆吧?屋子裡燈光昏暗,各種浪漫裝飾:心型抱枕、蠟燭、情侶杯、情侶餐具……曾小賢東張西望,一菲窘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曾小賢突然說:「一菲,我錯怪你了。怪不得你上次放我鴿子,原來重頭戲在這兒啊。討厭,我還真以為你只是隨便請我吃頓飯而已呢。」

一菲尷尬不已,胡言亂語:「是很隨便啊,你看……這隨便的杯具,隨便的環境,還有隨便的……我們。」

是,還有隨便的菜!第一道菜,豬舌牛舌滷味拼盤,美其名曰:舌吻定情。第二道菜,燜鵝掌鳳爪,叫「執子之手,與子相守」。第三道菜,廚師招牌菜——深情泳鮑……敢情廚師是中文系畢業的啊!

「美嘉和張偉說你有話要跟我講……」曾小賢正要說正事,領班又來上菜了,這次的菜名叫「愛在心頭口難開」。一菲故意伸出腿,絆倒了領班,菜飛起,扣在小賢身上,然後作無辜狀:「出門的時候忘了看黃曆了,今晚不適合吃飯。我們還是早點兒回去吧。」

高檔會所的服務就是好,領班覺得因為自己的疏忽,破壞了兩位的興致,所以,做了一些安排:「這是二位的房卡,豪華情人套房,最大的一間!你們可以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剛才的菜,我們會再上一份送到房間來。」

曾小賢覺得莫名其妙:「這……也是你特別安排的?你不是說朋友之間隨便吃頓飯嗎?怎麼吃著吃著,就變開房了?」

一菲想要解釋,可怎麼都說不清楚:「聽著,曾小賢,這一切根本就沒人安排過,這只是徵兆,呸!壓根就沒有徵兆。是老天在調戲我,再說一遍,我不是故意的!」

曾小賢好像想明白了一點兒什麼:「可吃飯是你想出來的呀。第二張券也是你拿出來的呀!美嘉說,這把鑰匙是你臥室的。我一開始還不相信呢,現在我信了。」

「神經病吧,我為什麼要給你臥室的鑰匙?」想起這會家裡的鎖應該換得差不多了,一菲拉起曾小賢:「我這就回去證明給你看,如果這把鑰匙真能開我的房門,你說什麼我都承認。走啊!」

回到公寓,開門,眼前的一幕讓兩個人大吃了兩驚!整個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家裡被打劫了?「快看看,丟了什麼!」兩人分頭進房間檢查現場,筆記本、照相機都在,可廁所裡的沐浴露被拿光了,桌上留了張條:「尊敬的用戶,您好,臥室的鎖已經替您換好了,可轉眼您人就不見了,我翻箱倒櫃找了半天也沒找見您的蹤影,從業十幾年,您這種逃避付錢的方式實在前所未見。無奈我只能拿走了一些和我的勞動等值的東西,把您的房間弄亂了,再次抱歉——落款:江南開鎖王。」

曾小賢冷眼看著一菲,一菲吞吞吐吐地說:「曾小賢,這一切我可以解釋的,給我點兒時間。」不忙,做個心理建設先!我是個講師,口才是我的強項。整件事完全可以說清楚,胡一菲!你一定能做到!

一菲深吸一口氣,開始解釋:「是這樣的……從前有個美女,她欠了別人人情,後來……她家裡就被盜了。如果這個版本你不夠滿意,我可以具體一點兒,不過有點兒複雜有點兒長,怕你沒時間……」

曾小賢無意中看到散落在樓梯口的聖誕老人衣服,過去蹲下拿起。仔細看那件衣服,撕壞的地方已經縫好,明顯的補丁。「一菲,這是你補好的?」

一菲絕望地閉上眼睛:「等等,你先讓我把上一件事解釋清楚,我在組織語言。」

曾小賢搖頭:「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要補好它?你……是不是真有話要對我說?」

看到衣服,一菲心裡更亂了:「相信我,今天破歲日,諸事不宜,忌吃飯,忌送禮,忌說話。總之,我只想還你個人情,有什麼錯嗎?!」

曾小賢逼近她:「所以,你補好這件聖誕老人裝……也是為了還我人情?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到底覺得你欠我什麼?別讓我繼續像個傻子一樣行嗎?」

一菲抓狂地喊:「你已經做了那麼多年的傻子了。多做一天有關係嗎?!」

「那麼多年?」曾小賢好像明白了點兒什麼,一時又理不出個所以然,拿起衣服,轉身出門,「那你別說了……我回去慢慢悟吧。」

一菲看著曾小賢離開,想起最近一連串的徵兆:撲克牌裡的紅心同花順,兩人分別中獎,鑰匙包:好想和你在一起,浪漫晚餐,情侶包房,曾小賢化身蝙蝠俠,曾小賢瘋瘋癲癲地站在聖誕樹前叫她許願……

「等等!我……我現在就告訴你!」曾小賢回頭,一菲衝上去吻他。

「一菲,你幹嗎?」曾小賢支支吾吾地掙扎。一菲鬆開他,瞪著眼睛對他大吼:「彪悍的人生,還需要我再解釋嗎?」

曾小賢愣住,忽然上前抱緊一菲,主動吻她。

(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