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女神的聖誕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

又是一年聖誕節快到了,酒吧裡早已經擺起巨大的聖誕樹,掛起各種裝飾彩燈,提前開始「聖誕大酬賓」的促銷活動。子喬照例要去策馬奔騰,曾小賢約好了要跟諾瀾一起隔空過聖誕,剛剛失戀的小峰邀請美嘉去他家做火雞,關谷和悠悠有他們的保留節目——看《殺死比爾》……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節目,一菲當然不會讓自己成為公寓裡最孤單的一個,為了讓自己忙起來,她決定,去裝飾一棵聖誕樹!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碰上突發狀況,原來的那些美好願望分分鐘失靈。

先從曾小賢說起吧。諾瀾在加州,比這邊的時間晚了15個小時,人家點著蠟燭禱告,而他早飯剛剛吃飽。人家半夜狂歡尖叫,他正望著夕陽尿尿。——光是時差這條,就夠人受的。

為了兌現自己的承諾,分秒不離地陪諾瀾過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個聖誕,曾小賢決定豁出去了,從現在開始倒時差,過美國時間。實在撐不下去了,大不了多喝幾罐紅牛充充電,一個小時喝兩瓶,輕鬆跨越太平洋!可人到底不是電腦,不是USB接口一插,甚麼都能照常運轉,萬事OK的。

再說悠悠。作為演藝事業的新高峰,她最近被提名菲律賓鐵猴子獎最佳新人,但暫時還是28個提名人選里得票最低的。藉這個由頭,公司準備趁熱打鐵好好包裝她一下。就算拿不到獎,也能製造些輿論,炒作一些緋聞!於是,公司替她約了八卦雜誌的寵兒——迪諾哥,在聖誕夜和悠悠吃飯,到時候被狗仔發現,發幾篇新聞,悠悠跟公司不就火了?

不得已,悠悠去找了張偉,請他在聖誕夜陪關谷一起過,還準備了一堆的碟片:《殺死比爾》《殺死比爾2》《殺不死的比爾》,以及《比爾是被誰殺死的》。但最大的麻煩,不是誰陪關谷看碟,以及看什麼碟的問題,而是關谷是出了名的「東亞醋王」,要是知道悠悠聖誕夜不陪自己,還陪個大明星去吃飯,那還不分分鐘切腹自盡!

再就是美嘉。在悠悠他們一夥人的提示下,美嘉把小峰的聖誕邀請解讀成了「那啥」的信號,火雞不過是個幌子。所以精心準備,連毛巾洗面奶都備上,拖著滿滿一箱行李來到小峰的住處。只等著浪漫週末,溫情聖誕,能跟小峰有所發展。等看到小峰豪華寬敞的住處,這個決心就更堅定了。

誰知道,聖誕節小峰要帶全公司去夏威夷度假,其他人負責派對,他負責做火雞。叫美嘉過來,真的只是為了試吃火雞!當然,也還有其他一點兒個人原因。不過不是美嘉想的那啥,而是,他既然要離開一個星期,美嘉能不能幫他照看一下房子?美嘉行李都帶上了,一時圓不過去,只好答應了。可小峰隨口還提了一句:「家裡沒人,他們會很孤單。」整個房間裡別說小狗小貓,連小魚小蟲都沒一隻,難道,還有什麼看不見的恐怖東西?!

最離譜的要數子喬了。聖誕夜他安排得妥妥的,早、中、晚三場約會,三個姑娘,Mindy,Cathy,還有……那個不知道叫啥的!誰知道呢,三個人突然都改了主意,非要晚上到公寓來給子喬做大餐,結果碰到一起,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那今天上演的就是武打戲,子喬差點兒沒被三個妞撕了。

家裡待不了,這兩天得找個地方避避。關谷建議他不如去陪美嘉幫小峰看房子。當然,美嘉說,小峰那是怕她聖誕節出去認識別的男生才特意求她的,賣個順水人情,就當住豪華酒店了。子喬想來想去,大概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所有人就屬一菲最靠譜,她組織了一個「聖誕不出門正義宅女聯盟」,只是找遍了學校的所有女教師,只有一個快40歲的單身女老師,數學系的上官老師有空。顧不得去想自己怎麼就跟這等檔次的貨淪落到一起,一菲忙著實施自己的聖誕樹裝扮大計,光看看採購清單都知道是豪華版——小彩燈80盞,大彩燈80盞,小玩偶80個……一菲,難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只有內心空虛的人才會需要物質來補償嗎?看你這陣容,該有多寂寞啊!難道你忘了12歲那年,你對著聖誕樹許願,就是因為聖誕樹上掛了太多的彩燈,一通電,整棵樹都燒光了嗎?

整個公寓裡最輕鬆的是張偉,他是孤兒,從來沒有什麼親戚朋友,對於團圓這種事從來沒概念。悠悠託付重任讓他在聖誕節陪關谷看《殺死比爾》,為了防止關谷到時候醋勁爆發,滅絕人性,順手把他殺死,他決定找胡一菲臨時學幾招防身。剛一過來,就被一菲同學抓了壯丁,讓他跟上官老師一起準備聖誕樹,接受或者被迫接受,張偉沒得選擇。

就這樣,世界全亂套了。

2

考慮再三,悠悠決定對關谷如實相告,畢竟愛人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和理解嘛。剛說到聖誕節公司安排她和迪諾哥一起吃頓飯,配合演場戲而已,就為了讓記者拍兩張照片,目的是炒緋聞……關谷一聲怒吼:「豈有此理!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我分分鐘……」

悠悠見他生氣,決定不幹了。誰知道關谷臉一轉,並沒有切腹自盡,反而說:「怎麼能不幹呢!我女人不辭辛勞在外打拼,過節還要加班加點忍辱負重,我怎麼那麼不識大體!千萬別把我當負擔。我會愧疚的。」

是喝多了,還是喝醋喝得暈頭了?總之關谷像是被外星人掉了包,不僅不吃醋,還說要做悠悠的堅實後盾,還說,別忘了要張迪諾哥的簽名哦!她怎麼知道,關谷實際上是被張偉、一菲、子喬幾個人「欲擒故縱」的方法給耍了,架在台上下不來。

昨天下午,幾個人送了關谷一份特別的聖誕禮物,終極切腹刀,據說織田信長當年圍困天守閣的時候就用這把刀自盡的,很有收藏價值的!說他們夜觀天象,關谷很快會聽到一個很勁爆,很辛酸,很掏心撓肺的消息,分分鐘叫他切腹自盡的消息!所謂香車配美女,寶刀贈醋王,相信這把切腹刀很快就會出鞘,到時候關谷也好有件趁手的武器。

離開的時候,三個人還不住嘀咕。「我賭50元,到時30秒內必定拔刀。」「我賭100元,10秒。」……關谷聽得一頭霧水,誰是醋王?吃誰的醋?直到悠悠說出聖誕夜要和迪諾哥炒緋聞的消息,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那群人等著看自己的好戲呢!

就因為這個「以毒攻毒」的法子,關谷自動停止了「一吼二怒三切腹」的程序,這才突然變得體貼包容起來。

悠悠,為了都能有個平安的聖誕夜,大家只能幫你到這兒了。

聖誕前夜的前夜,迪諾約了悠悠出來吃飯,說是為了保證緋聞效果,先演習一次。迪諾哥果然是個萬人迷,真性情,高大帥氣,知情識趣,舉手投足都透著說不出的瀟灑勁兒。悠悠總想著關谷的反應,怕他壓抑之後來個總爆發,難免有些心不在焉,愁眉苦臉的,哪像是緋聞對象約會的樣子。

迪諾為了活躍氣氛,主動跟悠悠坦白自己那些八卦。比如他和二龍手拉手在巴厘島度假的那件事,他是後來才發現二龍是彎的,所以拒絕了他。比如Brad和Jennifer離婚,完全是因為經濟問題,不過,Jennifer的孩子的確是他的,一夜情嘛,說不上第三者。至於掀了名模Lulu的裙子,還被她打了兩拳,那就純屬烏龍了。那天她裙子被風吹起來,迪諾好心幫她拉下來,沒想到她誤會了,上來就給了一拳。迪諾以為她不喜歡把裙子拉下來,就又幫她掀上去了,所以……又挨了第二拳。

「我雖然口碑一般,節操還是有的,娛樂圈,像我這樣有一說一的人不多了。你是新人,慢慢會知道的。」聊著聊著,迪諾突然靠近悠悠,曖昧地說:「我其實以前就看過你的戲,還挺喜歡你的。」

悠悠笑道:「藝人常常身不由己,難免需要說點兒違心話,可以理解。謝謝您的恭維。」

「我真的挺喜歡你的,否則,為什麼要特意提前約你呢?」迪諾認真地看著悠悠的眼睛,一雙桃花眼水汪汪的,勾人魂魄,「等會兒有空嗎寶貝?我帶你去喝一杯吧。」

本來還以為他是做戲,悠悠哈哈大笑,可迪諾伸手握住她的手,一點兒都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她頓時笑容僵住了。

真是豈有此理!以為她唐悠悠是什麼人?一回到家,悠悠就把整件事告訴了關谷,沒想到迪諾這麼輕浮,聖誕夜的緋聞不炒了,留在家陪他看碟吧!

沒想到關谷以為她說這些只是考驗自己,表現得十分大度,樂呵呵地說:「別編啦。我沒你想象得那麼小氣。工作需要嘛,不用告訴我那麼多細節。我相信你們,你也要相信我。日本男人也不都是大男子主義,在支持老婆事業這方面,我現在絕對是模子!」

模子?你就是個傻子!悠悠氣得跑了出去,既然說什麼都不信,那把人帶來你自己看吧!

出發「約會」以前,悠悠專程帶了迪諾來見關谷,介紹他倆認識,又刻意親暱地挽住關谷的手,發嗲說:「親愛的,今晚我們就要去‘假裝’吃飯了。你難道就沒有什麼要囑咐我嗎?比方說:點到為止,不許太親密,動手動腳就殺全家之類的?」

關谷就是不接招,大笑著說:「為什麼?我又不是黑社會。」

既然男朋友都這麼「隨和」,迪諾更加肆無忌憚了,伸手摟住悠悠的肩膀,提出更多非禮要求:「悠悠,我在錢櫃訂了位,吃完飯,再賞個臉陪我去唱會兒歌?純屬私人邀請,不談工作。」

聽到沒有!他都這樣了。給點兒態度啊。悠悠對著關谷擠眉弄眼,喂!你死啦,一個眼神也行啊。關谷還是笑呵呵的,沒有一點兒生氣的樣子,悠悠只好自己回絕迪諾:「謝謝你,不過你沒看出來我男朋友不太高興嗎?要不一起去吧?」

「哎,我很好說話的!」關谷推著悠悠和迪諾出門,「你們玩,不用管我,我今晚有安排了,我要去杜俊家陪他看《殺死比爾》。」

「關谷神奇!」悠悠怒了,哪有男人這樣把自己老婆往別人懷裡推的?!「那我今天不回來了!」

話說到這份兒上,關谷居然還沒反應,笑臉把他們送出去,還叮囑悠悠,一定要專業一點兒。悠悠和迪諾一出門,關谷的笑容就僵住了,演戲真的好累啊!

3

小峰走了,美嘉一個人對著偌大一個房子唉聲嘆氣。看房子……房子又不會跑。小峰你個殺千刀的,怕他們孤單,就不怕我孤單啊。這麼大的屋子一個鬼都沒有,所幸有也好啊,飄出來陪陪我呀。還有比這更爛的差事嗎?

忽然屋子裡有個聲音回答:「抱歉,找不到比這更爛的差事了。」

誰在說話?美嘉嚇得寒毛都豎起來了,順手操起一個檯燈。難道真的是鬧鬼?這房子真的不乾淨?那個聲音彷彿猜透了她的心思,又冒出來說:「我們每天打掃,很乾淨。」

美嘉嚇得大叫一聲,丟下燈台,奪路而逃。

半小時後,子喬來了,兩人拿著平底鍋和鏟子當武器,在屋子裡仔細檢查。美嘉躲在子喬身後,心有餘悸地說:「這屋子好詭異,有人莫名其妙說話,還有黑影竄來竄去。」

巡視一圈兒,並沒有發現什麼狀況,子喬的膽子就大起來了,說肯定是美嘉恐怖片看多了,才會疑神疑鬼。還有,大晚上的,燈都不多開幾盞,可不是自己嚇自己嗎?美嘉委屈地說,自己除了門口的開關,其他一個都找不到。

子喬嘀咕道:「有錢人家真摳門,開關都藏起來,省電也不用這樣啊。」那個神祕的聲音響起:「取消省電模式。」房間裡瞬間變得燈火通明,照得人眼睛都要瞎了,子喬、美嘉捂住眼睛抗議,燈光才稍微變暗一點兒。

這不科學!明明兩個人什麼都沒做,連開關都沒碰一下,那這燈光是誰調的?子喬搶過美嘉的平底鍋,拉開架勢,大吼一聲:「來著何人,報上名來。」

那個聲音回答:「文言文指令無法識別,請說現代漢語。」

指令?難道是電腦?經過一番偵察,兩個人才發現,這屋子裡的冰箱、微波爐、空調、照明系統全部都安裝了智能語音系統,至於美嘉說看到的那個竄來竄去的黑影,不過是個吸塵器。你妹的小峰!早說啊,嚇死哥了。

驚惶稍定,兩個閒得無聊的人用果皮紙屑當誘餌,引了自動吸塵器出來,子喬趴在沙發上,等吸塵器靠近,一撲,扣住,關電源。人家是跟吸塵器開個玩笑嘛,冰箱哥居然有意見了:「請不要欺負低等電器。吸塵器君未安裝語音功能,所以比較內向。請放了它。二位如果對它的工作有任何意見和建議,可以找我投訴。」

喲呵!管得還真多。美嘉不滿地說:「要投訴也先投訴你,昨晚我想吃消夜,你幹嗎死活不開門?」

冰箱哥回答:「這是智能保健系統,半夜飲食有害健康。」

挑戰哥的智慧啊?子喬決定考考它,冰箱自恃是高智能家用電器,冷笑三聲,讓子喬只管放馬過來。

「我問你,把大象放進冰箱需要幾步?」

「三步,把我門打開,把大象放進來,然後把門關上。」

「動物園開運動會,為什麼大象沒去?」

「因為大象還被我關著呢。太簡單了。」

……

接連幾個問題,冰箱都對答如流。這也太小兒科了,真當冰箱就不看春晚嗎?誰知子喬詭異地一笑,接下來的問題完全就是冰箱君聞所未聞的了。「螞蟻騎車去接大象,可是路過沙漠卻只留下了一條筆直的腳印,為什麼?」冰箱答不出來,「因為螞蟻騎了自行車呀。笨蛋!繼續聽題。小峰回到家,準備去冰箱拿可樂。可是還沒開冰箱門,就知道裡面有螞蟻,為什麼?」冰箱搶答:「因為螞蟻愛吃甜的!」「錯!因為螞蟻的自行車還停你門口呢!」

……

「後來動物園法庭追查罪魁禍首,你猜誰被判刑了?」

可憐的冰箱君完全被子喬繞糊塗了:「醫生?螞蟻?他爸?」

子喬大笑:「是你!冰箱!你沒事把大象關進去幹嗎?否則它好好地去參加運動會,會有那麼多悲劇嗎?!」

冰箱君俯首稱臣,從此管子喬叫師父,人類的智慧果真是不可限量。這麼好玩!子喬決定,今年聖誕哪兒都不去了,與其被美女追殺撕扯成碎片,不如就留在這裡陪這些機器人過吧!

為了以絕後患,子喬一一約了Dora和Cathy出來,再讓美嘉假扮他的太太,兩人合演了一場雙簧,徹底擺脫了這兩個牛皮糖。了了後顧之憂,還不破壞形象,這主意真不錯,哪天想出去嗨皮了,再演一場離婚戲,到時候原地復活,離過婚的呂小布,身價至少漲10倍。子喬真是想想都開心。

子喬幫美嘉捉鬼整冰箱,美嘉幫子喬演戲擋爛桃花,他們現在終於可以安下心來過節了。兩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子喬和吸塵器一起打掃衛生,美嘉用雞毛撣子撲打灰塵,換聖誕新裝,戴聖誕帽,換聖誕節主題的床單,門上掛聖誕節的裝飾。美嘉做火雞,燒意麵,烤蛋糕,子喬負責切水果、榨汁、拌沙拉,兩人還用草莓和奶油拼成聖誕老人的樣子……

4

按照計劃,迪諾和悠悠的聖誕約會開始,可悠悠一點兒心情都沒有,苦著張臉,沒精打采。她實在想不通,關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小心眼,以前別人多看她一眼他都會吃醋,難道是在一起太久了,感覺變得麻木了?要不就是自己不好,總讓他理解包容,現在他都不在乎了。

她不配合,迪諾自然覺得索然寡味,主動提出讓悠悠吃完飯早點兒回去,和關谷談談。悠悠撇著嘴問:「你不是說要拉我去唱歌嗎?」

迪諾笑笑:「不用啦,來的路上我碰到了嬌嬌,我打算讓她陪我。」

「可你早上還說喜歡我,要追我?」悠悠有點兒搞不清狀況。

迪諾皺著眉頭想想,好像已經對白天的事完全失憶:「是嗎?可那是白天的事了吧。到了晚上,我還是喜歡口味重一點兒的女孩。」

悠悠一肚子火正沒地方發洩呢,有沒有搞錯!把她和關谷的關係搞得亂七八糟,現在又放鴿子?迪諾裝無辜,調笑道:「拒絕我的是你,現在不爽的也是你,難道你愛上我了?」

「當然沒有!」悠悠想想都心煩,要不是迪諾說要追她,關谷會豁達成這樣嗎?現在越刺激他,他越淡定,都是那針預防針害的……

迪諾看她不高興,逗她:「別生氣了,我給你道歉還不行嗎?要不,我打個電話再跟他道個歉?」

明知道關谷肯定以為又是考驗,死馬當活馬醫吧,悠悠把手機遞給迪諾。

幾分鐘後,迪諾打完電話回來,聳聳肩說:「我告訴他可能有些誤會。我的確喜歡過你,也有過追你的念頭,不過現在我不玩了,讓他放心。他好像也無所謂,就說了聲‘哦’就掛了。看來,你們倆的問題好像與我無關啊,別再賴我啦。」

任務完成,迪諾正準備先走,悠悠電話響了,對方未顯示號碼,但自稱是魔都八卦周刊的記者,想要對迪諾先生做個專訪。迪諾接過電話:「啊,可以,在廁所專訪?好,我這就過來。」有專訪,看來今天這頓飯很有效果,迪諾愉快地答應。

迪諾應約走進廁所,四下卻沒有一個人。正疑惑著,關谷從馬桶隔間走出來,黑著臉,凶神惡煞似的。「麻煩你給我翻譯翻譯,什麼叫做——你喜歡過悠悠,現在不喜歡了!」迪諾心裡一慌,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廁所裡傳來迪諾的慘叫聲,突然有人高喊:「廁所裡有重磅新聞!」餐廳的幾乎所有人瞬間各自掏出相機、背包、紙筆、吊桿話筒、攝影機,擁向廁所。原來這些全都是狗仔啊?怪不得說狗仔無處不在呢,悠悠真算是長了見識。

九*九*藏*書*網人都去了廁所,關谷從廁所出來,走到悠悠面前坐下,不管悠悠驚訝的表情,認真地說:「親愛的,我要向你道歉。這幾天我都是裝出來的,其實我一點兒都不淡定,一直都在附近看著你們。那傢伙說他喜歡過你,雖然現在不喜歡了,但我還是忍不了。」

說罷,關谷扔下一顆帶血的牙齒。太暴力了吧,悠悠瞪大了眼睛。關谷擺擺手:「別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假牙,他哆嗦的時候自己掉下來的。我還沒幹嗎呢,他就大小便失禁了。總之,對不起,我真的很沒用,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你罵我吧。」

悠悠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陣,突然走過去,抱住關谷親了一下,深情地說:「我愛死你現在的樣子了,東亞小醋王!聖誕快樂。」

關谷也笑起來,同樣深情地回答:「聖誕快樂。」

5

一菲從外面回來,沒看到聖誕樹,只看到張偉留下的私奔留言。「靠!兩個叛徒!」一菲本來拿出手機想打電話,嘆了口氣又放下了,「走吧,都走吧。剩我一個拉倒!」

隔壁房間傳來震耳欲聾的《江南style》,一菲奇怪,從陽台走到隔壁,看見曾小賢穿著聖誕老人的衣服,正拿著掃帚跳騎馬舞,邊跳邊嚷嚷:「偶,偶,偶吧,聖誕style……」

「喂!發什麼神經啊!」一菲拿遙控器關掉收音機音響。曾小賢回頭看見一菲,傻傻地笑道:「咦?一菲,你怎麼也在美國?」

一菲瞪他一眼:「美你個大頭鬼啊,喝多了吧!」

曾小賢舉起手,做個2的姿勢,迷迷糊糊地說:「沒有,我才喝了30罐紅牛,外加3片安眠藥,不算多。」

一菲搶過他的掃帚,扔到地上,罵道:「喝了紅牛還嗑安眠藥,你找死啊?」

曾小賢紅著臉,搖搖晃晃:「我現在好爽,感覺肉體在東半球,大腦在外星球。馴鹿妹妹,我們出發吧,諾瀾還在等我發禮物呢!快,你馱我到煙囪上去吧。」

一菲哪知道自己現在在他眼裡變成了一隻馴鹿?見他欺身過來,條件反射式地就是一記奔雷掌,曾小賢倒在沙發上,臉上多了一個掌印,還在傻笑:「不疼!一點兒都不疼。」

不會真瘋了吧?酒瘋還能解,這玩意兒怎麼治啊?一菲搖著曾小賢的身子:「喂!清醒點兒。」曾小賢突然安靜下來,不笑了,嚴肅地說:「你在這兒等我,我要去送禮物。說!你想要什麼禮物,我這就幫你變出來。」

一菲把他按到沙發上:「你安靜地給我躺下,我就告訴你。」

「不嘛!你告訴我,我才躺下。」曾小賢不停地扭著,不肯配合。一菲無奈只好哄他:「行行!我要一棵能許願的聖誕樹,你搞得定嗎?」

曾小賢終於乖乖躺下,一菲順手拿過杯水,像哄小孩似的餵他:「多喝水,排泄一下就好了。」

「燙!燙!燙死了!」曾小賢不肯喝,一菲自己喝了一大口,不燙啊……不過味道有點兒怪怪的。曾小賢卻一下蹦起來,指著她哈哈大笑:「啊!你慘了!你喝了我的魔法藥水。是我專門配出來給那些睡不著的人喝的,等他們呼呼了,我才能往他們襪子裡放禮物啊。」

安眠藥?一菲還想發作,昏頭昏腦就睡了過去。

幾小時後,一菲醒來,屋子裡放著jinglebell的音樂,房間正中擺著一棵巨大的聖誕樹,鼻青臉腫的曾小賢笑嘻嘻地站在旁邊:「你醒啦!聖誕快樂!」

一菲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問:「這棵樹——是酒吧裡的吧?你怎麼弄來的?」

曾小賢哧哧地笑:「小case啦!我背了一個紅色麻袋到酒吧,騙他們說聖誕老人來送禮物啦!現金500塊,人人有獎!不過!聖誕老人發禮物的時候是不能看的,所以必須要閉起眼睛!然後,我就抱起聖誕樹跑啦。有幾個傻子還真脫了襪子呢!」

一菲撲哧笑出聲來:「我不是笑你,是那幫傻子。看不出,你發瘋的時候智商比平時高多了,可你臉上的傷哪兒來的?」

曾小賢拍著手:「和你一樣,我也笑了那幫傻子呀!就這樣,他們打了我10分鐘。反正不疼,他們打累了就走了。還說大過節的不要和神經病計較。他們才神經病呢!」

一菲瞪大眼睛:「這樣你還能把樹扛回來?人都這樣了,樹怎麼一點兒都沒被打壞?」

曾小賢搓著手掌,還是一臉興奮:「說好替你實現願望的,雖然我的手抱著樹,但我用臉接住了他們所有的拳頭。」

一菲心裡感動,輕聲說:「傻瓜……下次別再那麼瘋了,就算為了諾瀾,你也不能傷害自己的身體啊。」

曾小賢神情恍惚,忍不住真情流露:「一菲,只要你開心,再瘋一次我也願意。許願吧,一菲。快點兒啊!」

一菲百感交集,回頭偷偷抹掉湧出來的眼淚,再回頭,對著聖誕樹默默許願。還是12歲時的那個心願:聖誕老人,我想許個願,我要找的男人,要麼比我聰明,要麼比我強壯,否則他憑什麼征服我。

有個聲音告訴她:「你已經找到啦。發了瘋的曾小賢,不僅機靈而且耐打,不就是你要找的嗎?」

看著一旁樂呵呵的曾小賢,一菲眼裡又忍不住滲出淚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