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超級英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

大家都很羨慕愛情公寓裡熱鬧歡樂的群居生活。因為在這裡,最好的朋友就在身邊,最愛的人就在對面。然而,靠得太近也不總是好的,尤其對於關谷和悠悠這樣的小兩口來說,有時候真心會覺得——很不方便。

例1:

相識988天紀念日,關谷特地親手做了一桌豐富的日式料理,約了悠悠燭光晚餐,兩人含情脈脈,情意綿綿,執手相看,訴不盡的衷腸。

張偉突然闖入他們房間,拿出兩本硬抄本,鄭重其事地說:「兩位,有樣東西給你們看看。這是我昨天在一個二手文具攤淘來的。那地攤上的筆袋、鋼筆、計算器統統5元一件,可唯獨這本筆記本要賣18塊。我問老闆為什麼,他說這是個秘密,還特別囑咐我,買回去8小時內千萬不能翻開最後一頁,否則會有很恐怖的事情發生。」

那麼邪門你還買?關谷覺得他簡直不可理喻。張偉說,現在8小時雖然過了,但他一個人看還是覺得有點兒瘮得慌,所以來找他們陪著一起鑑證秘密。

悠悠叫他別嚇唬自己,隨手翻開最後一頁,立刻驚呆了:上面寫著——零售價每本3元!幾分鐘後,張偉坐在兩人當中哭:「15塊是我一天的伙食啊!我太單純了,從今天起我要絕食明志。不用管我,你們吃你們的。」

這麼大個電燈泡坐在中間,怎麼看怎麼彆扭,燭光晚餐還怎麼吃啊?要不,加雙筷子?張偉也不客氣,抄出自備的筷子,化悲痛為食慾,風捲殘雲……

例2:

關谷在沙發上,悠悠進廁所,突然傳出兩聲尖叫,曾小賢和悠悠一前一後雙雙跑了出來。曾小賢穿著浴袍,手裡還拿著電動剃鬚刀,憤憤不平:「進來前不知道先敲門嗎?沒聽見我正在用剃須刀啊?」

悠悠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你在刮臉。」

「誰規定剃鬚刀只能刮臉了!關谷你也不管管你未婚妻,顧及一下別人的隱私行嗎?」「等等,等等,」關谷不停地提醒,也擋不住曾小賢滔天的怨氣和嘮叨,只好指指他,大聲說:「先把浴袍遮好了再吐槽,你都讓人看光光了!」

例3:

週末休息,兩人窩在沙發上看恐怖片,看到女鬼出現的緊張環節時,有一隻手摸關谷的頭。關谷以為是悠悠故意嚇他,讓她別鬧,悠悠無辜地舉起雙手,那頭上的第三隻手……

關谷慘叫一聲跳起來開燈,身後女孩也尖叫地站起,摘掉http://www.99lib.net眼罩:「咦?你不是小布?」子喬從房間出來:「寶貝,你怎麼摸到外面來啦。我在這兒。」

原來兩人在玩捉迷藏!

虛驚一場,關谷和悠悠繼續看片,子喬和Lulu在一旁玩枕頭大戰,雞毛亂飛,嘻嘻哈哈,恐怖片看出了喜劇片的效果。

例4:

關谷去冰箱拿東西,發現冰箱門又沒關好,轉身對著曾小賢跟子喬就大吼:「說了多少次了!拿好吃的記得把冰箱門關好!‘關好’是指輕輕地關上,不是隨手一砸,你們每次砸門都有83%的概率門會自己彈開知道嗎?開著門不僅費電,而且東西不製冷,霜還結得一層又一層!別怪封條老化,都是藉口!高科技也治不好你們的懶病!舉手之勞會死嗎?這間套房又不是只有一個人住。我和悠悠也需要提高一下生活質量!我再也忍不了了,是時候該改變一下了!」

長篇大論啊,關谷,你是西門子冰箱的代言人嗎?小心羅胖子拿鎚子砸你哦!

悠悠弱弱地說:「剛才是我拿冰激淩的時候沒關好,sorry,親愛的。」

……

個人空間總被打擾,隱私得不到保障,或許,是時候該邁出「那一步」了——尋找一種只屬於彼此,更舒適、更自由的生活方式。關谷剛收到一筆不小的稿費,外加做美術老師之後收入很穩定,只要再向銀行申請一點點兒按揭,頭款完全沒有問題。所以,找悠悠商量人生大計。

沒想到,兩口子關於未來生活的規劃竟然空前不一致,關谷想買一棟房子,悠悠想買一輛車子!同樣是要提高生活質量,到底是買房還是買車?爭執不下,只好找來子喬和美嘉當仲裁。

子喬和美嘉都是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貨,哪裡來的什麼居家理財規劃人生的概念,風吹兩邊倒,哪邊有油水就往哪邊靠,關谷、悠悠不得不費盡口舌,講述自己心中的理想,以及這理想能給自己和他人帶來的利益。

悠悠方面的觀點,有輛車是二人世界的象徵,自由浪漫,舒適便捷,提升幸福感立竿見影。再說了,車再貴也貴不過一間廁所,而且不用裝修不用折騰,不像買房子那麼麻煩。

關谷比較現實,車子買了就貶值,而房子不斷升值,這幾年房價飆得多快,分分鐘趕超洲際導彈!等結了婚再買房,說不定連房價尾巴後頭的風都追不上,所以要餵魚抽貓(未雨綢繆)。而且,買房不等於一定要離開朋友,離開愛情公寓,不住也可以租出去。週末過節還能組個局辦個party,不用擔心被人影響,不好嗎?

子喬剛才還能保持中立,聽到party就變節了,不住點頭,說關谷高瞻遠矚,小姨媽那麼喜歡車,還不如去買副象棋,兩輛車,還送兩匹馬!

悠悠果斷反對,拉著美嘉說:「幹嗎要把血汗錢變成磚頭堆起來呢?有了自己的車,我們可以去自駕遊。無憂無慮、無牽無掛,這不比party神馬high多了嗎?讓這幫男生在家裡發霉吧,咱們姐妹策馬奔騰去!泡麵、冰激凌隨便嗨,帥哥隨便泡,唱著歌,聊著天,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我給你們免費當司機,海闊天空,任我行!」

哇噻,這麼好的情致,想想都夠美的,不僅美嘉被說動,連子喬也動心了,兩人一起開始支持悠悠買車。

糖衣炮彈啊?拉攏陪審團啊?關谷不甘心,開始各種利誘:「橋多麻袋,在我的新房裡,你們開party想瘋到多晚都行,多少人都不成問題,記得打掃乾淨就成。」

美嘉立刻開始預熱:「party,party,帥哥,帥哥,你們都給我嗨起來!」

悠悠:「等等,借車不用加油了。我替你們加……」「真的啊?!」子喬和美嘉歡歡喜喜地坐回悠悠身邊。

關谷:「納尼?我也改規矩了,我負責保潔不用你們打掃。」早說嘛!有這種好事,當然還是房子重要,子喬和美嘉又跟關谷站在了一起。

悠悠:「我再外送GPS一台。」

關谷指著自己:「我再送料理大廚一名。」

吵著吵著,悠悠和關谷才反應過來,小兩口商議內政,為什麼要便宜他們,問個意見而已嘛!可從來都是當事者最迷,旁觀者最high,誰讓你們沒事秀有錢來著?

2

一轉眼,展博去EIO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先是非洲,再是北極,現在又到了烏斯懷亞,從前懵懂的男生,如今已經成為保衛地球的英雄。英雄,一個光輝而遙不可及的名字,應該從小就是展博的夢想吧,否則怎麼會那麼癡迷機器人、變形金剛呢?

這天,張偉拿回來一封信,是亞洲科技機械協會寄給展博的邀請函——「天網杯」終結者2018無差別自由搏擊錦標賽。

電子技術突飛猛進,人類製造出各式各樣高智能高性能的機器人跟自己較勁兒,像之前IBM花了好幾億造的智能機器人「深藍」。於是有人提出了機器人威脅論,認為機器人再發展,總有一天會戰勝人類,甚至統治人類。即便如此,人類對機器人的研發仍樂此不疲,文鬥不過癮,科技怪們又拓展出武鬥,像展博收到的這封邀請函裡提到的比賽,就屬於其中之一,美其名曰是為了展示機器人技術的研發成果。顧名思義,所謂無差別,是指男女無差別、噸位無差別、流派無差別、人機無差別,根本就是一場大亂鬥嘛!因為比賽有高額獎金,而且過程驚險刺激,結果難料,每年還是吸引了不少科技宅和暴力迷的關注。

對張偉來講,任何免費的東西都是有吸引力的,何況是機器人打架這麼新鮮的事情,去湊個熱鬧那是必須的。誰知道一菲知道這件事之後堅決反對,理由是,這種比賽太反人類了!打著高科技的幌子,其實庸俗無比,純粹都是那些科技公司搞出來的商業噓頭。去看比賽的人,都是自動選擇跟邪惡勢力站在一邊,助紂為虐,這樣下去,人類早晚會被機器人統治的……軟硬兼施,威逼利誘,還撕掉入場券,一菲總算是粉碎了張偉想要跟邪惡站在一邊的狼子野心。

可人性就是這樣,你越是不讓我看,我就越是想看。張偉當著一菲的麵只能服軟,轉臉就用玻璃膠黏好邀請函,偷偷溜去看了比賽。場面太震撼了,今年的擂主T600,超霸氣的進攻型機器人,第一場比賽,3個回合就把一個蒙古職業摔跤手撂倒!簡直讓人欲罷不能啊!

回到公寓,張偉興致勃勃地跟曾小賢描述比賽場面,給他看機器人的照片、模型,還勸他一定要去看下一場比賽。曾小賢屬龜的,向來對一切需要活動的活動不感興趣,無聊地翻著賽程表,居然發現……胡一菲?她腦子沒問題吧?把比賽說得那麼低級趣味無聊白癡,原來是自己要偷偷去參賽?!

想到T600的彪悍,曾小賢坐不住了,馬上站起身要去找一菲問個究竟。

一菲一大早就出去練拳了,屋裡只有美嘉在,曾小賢旁敲側擊,總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一菲的學校有個學生小玉被查出患有極為罕見的血液病,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治療方法,但骨髓配型、移植手術等的費用,對小玉那個本來就貧困的家庭來說無異於天文數字。雖然學校給了部分補助,又發動各方面募捐,還是差8萬元的手術費。眼看著排期就要到了,錢還沒有著落,小玉變得越來越消沉。為了幫小玉籌手術費,也為了給小玉樹立一個不可戰勝的榜樣,一菲才想到要去參加無差別大賽。

憑這個就可以去逞英雄了?曾小賢的第一反應就是,一菲有病,還病得不輕,救人的方法有100種,非要這麼作秀嗎?把自己送到那個大殺器的面前求虐,典型的自我認知短路啊!

正討論著,一菲就回來了,道服都還沒來得及換,捂著腰,滿頭大汗,顯然受傷了。

就這小身板!曾小賢看著心疼,嘴上卻開始數落她,處女座嘛,喜歡一個人的最大特點不就是嘮叨,嘮叨,嘮叨,挑刺,然後再嘮叨,嘮叨,嘮叨?「硬攔著我們不讓去看比賽,就為了自己去打比賽是吧?你到底想瞞我們到什麼時候?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扯那麼多歪理,說看比賽的庸俗,你怎麼不說去打比賽還媚俗呢?你知道這比賽有多變態嗎?人家專業摔跤手都玩不了三下!你真當自己還年輕無極限,天下無敵啊?!」

一菲白他一眼:「你知道個屁。懶得跟你解釋。」

美嘉小聲提醒她:「一菲,曾老師都知道了。」

知道還在這兒說風涼話?一菲更不樂意了,乾脆轉臉不跟他說話。

曾小賢口氣軟了些:「獻愛心也要注意方法,不就是獎金嘛。你周轉不開,我還可以仗義疏財呀。借點兒錢有什麼難為情的,咱倆誰跟誰啊,有什麼抹不開面的?」

一菲根本不領他的情:「你錢多啊?何必借給我,到街上撒多氣派。這點兒事我自己能搞定,不麻煩你。再說咱們老胡家自古到今就從來沒有問別人借錢的惡習。」

曾小賢都要被她氣哭了,還自古到今?哪個姓胡的跟你一樣死心眼?

「胡斐、胡一刀、葫蘆娃,哪個不是鐵骨錚錚的漢子!」一菲捂著腰,疼得又皺了下眉頭,「反正不管是誰吧,這是我和別人的約定,你錢多找個角落玩大富翁去吧!」說完轉身進屋。

她一走,曾小賢只好跟美嘉抱怨:「這女人又吃錯什麼藥了,好心全當驢肝肺,借錢給她都不要。能解決問題不就行了,非要去送死!胸口擋塊鋼板就當自己是聖鬥士啊?就算是聖鬥士,也沒見過pk高達的呀?」

美嘉笑道:「你第一天認識一菲嗎,這就是傳說中的——英雄氣概。英雄的價值觀,你這種普通人不會懂的,現代社會太需要這種精神了,否則哪來那麼多超級英雄的電影?」

英雄,展博已經成了地球戰士,胡一菲也將捍衛人類的尊嚴,難不成他們一家當真是胡一刀的後代?

3

這一夜,曾小賢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美嘉變成那個被病魔纏身的女學生,被怪獸不停地追趕,忽然,打扮成女超人形象的一菲出現了。

一菲威風凜凜地說:「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守護地球的和平。貫徹愛與正義的力量,可愛又迷人的英雄角色。我就是穿梭在銀河的女超人——就是這樣!」

怪物放開美嘉,咆哮道:「廢話真多!快來決一死戰吧!」

一菲做準備活動,先是扭手腕,接著扭腳踝,突然扭傷,失去平衡摔下牆頭……美嘉明顯失去信心,熱身操也會閃了腰?你這女超人是不是冒牌貨?一菲強撐著:「閉嘴!我是在演示給你看,這點小小的挫折,不必害怕,不到最後一刻,決不能放棄……」

怪物步步緊逼,一菲和美嘉節節後退,一起喊救命。「放開她們!」曾小賢出現了,一身蝙蝠俠造型,襯著一張超帥的臉!一菲和美嘉兩眼放光,連危險都忘了,花癡地自言自語:「好帥啊……」

怪物被他的氣場震懾住,卻也不肯服輸,挑釁道:「蝙蝠俠,我知道你是英明神武戰無不勝的黑夜騎士!我也知道你是正義的化身,世界人民的救世主,我更聽說你冷峻的面具後隱藏著一張迷倒萬千少女的英俊面龐——出手之前,你就沒有什麼開場白嗎?」

曾小賢冷哼一聲:「我習慣低調。」

怪物怒吼著,嘴裡噴著火焰:「我要奪走這個孩子的健康!你們不付出點兒代價,我是不會罷休的!」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曾小賢騰空而起,從空中撒下一沓鈔票:「這裡是8萬塊錢!別讓我再看到你!」

怪物立即被打倒,跪地,痛苦地呻吟:「8萬!這樣她就能做手術了!不!蝙蝠俠,我恨你!我會回來的!」說完,怪物拿著錢逃走。

美嘉和一菲得救,曾小賢發表感言:「作為英雄中的高富帥。救人有很多種方法!記住,以後做事先動腦子。」他一招手,蝙蝠車自動停在身邊,曾小賢身手敏捷地上車,疾馳而去,留下一菲無限仰慕和眷戀的神情。

「呵呵,嘿嘿,哈哈哈……」曾小賢從夢中笑醒,口水都流出來了。一定是暗示!要我曾小賢救一菲於水火之中,我不是蝙蝠俠,誰是?賢哥怎麼說也是中過500萬的人!小菲菲,我來救你了,Waitforme!

作為銀行VIP,曾小賢當然第一時間受到了殷勤的接待,理財專員Mary滿臉堆笑地端來咖啡,熱情問候:「曾先生,好久不來了。是要存款還是買理財產品?」可一聽說曾小賢過來是要取錢,而且要8萬,Mary的臉馬上變臭,送到他手邊的咖啡都收了回去,一邊喝著咖啡還一邊嘀咕:「這些客人都沒良心,從來就不管我們的業績。」

想了想,她突然又熱情起來:「哎呀,曾先生,你不知道嗎?取款超過5萬需要提前3天預約的呀。雖然您現在的等級足夠不用排隊,接受微笑服務,過年可以參加抽獎,生日會有短信問候,死後遺產快速轉移。但是取錢還是得預約。除非,你購買了我們銀行的‘暴發聚寶盆’理財計劃,級別再往上提一檔。」

接下來,Mary詳細地給曾小賢介紹了他們的聚寶盆計劃,涉及黃金、歐元、股票、期貨等各種領域,風險小收益高,保證能讓客戶利滾利滾利滾利滾利滾利滾利。而且,開通手續十分簡單,只要電話授權一下,再輸一下密碼,剩下的事情,一杯咖啡的工夫就能搞定。

曾小賢急著取錢去阻止一菲參加比賽,馬上答應。十分鐘後,果然聚寶盆計劃就開通了,真是效率啊!但是,激活新賬戶需要7個工作日,之後他才能享受免預約服務……除非,他能再上升一個級別,比如加入「打斷腿不用愁」的保險計劃,就能享受免激活服務。當天辦理,當天激活,當天取款……

就這樣,曾小賢在銀行聽理財顧問介紹了大半天的產品,錢卻一毛錢都沒取出來。

可是小玉的手術排期馬上就要到了,一菲的比賽日程也迫在眉睫,怎麼辦?只能暫時找人借錢應急,頂過這幾天再說。關谷悠悠在買房買車,子喬美嘉自身難保,放眼愛情公寓,可能的借錢對象只剩下人稱鐵公雞,別號小貔貅的張偉。

聽說要借8萬塊錢,張偉條件反射式地抗拒,任曾小賢怎麼跟他攀交情,講道理也沒用。貔貅嘛,只進不出是他的本性。

無奈之下,曾小賢只能昧著良心哄他:「別人不知道就算了,我還不知道你是一個潛藏在吊絲群中多年的高富帥嗎?像你這樣發自內心的高尚氣質,是不可能被你簡樸的外表和作風所掩蓋的!」

張偉一愣,隨即笑了起來:「過獎了,我低調了這麼多年,沒想到還是被人發現了。唉,紙包不住火呀。再來一遍?」

「高富帥!」曾小賢虔誠而肯定地重複了一遍,張偉陶醉不已,終於答應借錢。

4

「等等,我不賣了!」Viki過去交訂金時,悠悠突然開口說道,「剛才你說的畫面就是我一直想要的,關關,這輛車是我的。」

關谷差點兒氣絕,小聲說:「剛才只是聯想而已,不是被逼急了嘛!」

子喬也勸:「冷靜啊小姨媽,你這時候反悔,關谷會切腹自盡的。我和那個小姐說好了,她願意接手你拍下的那輛車,只要付完錢就沒事了。」

好不容易事情有個了斷,這時關谷接到麗詩趣苑的電話,說那個炒房團的客戶要一口氣買下所有剩下的現房,除非他們能30分鐘內趕到樓盤簽合同,否則他們寧願兩倍償還意向金,也不賣了。

門口打不到車,店裡滿是車又都不屬於自己,關谷急得跳腳。正好Viki走過來:「訂金我付好了,可我沒有駕照,你們誰可以帶我試駕一下嗎?」

那就搭個便車,借個東風吧。悠悠隨身帶著駕照,帶著幾個人,直奔麗詩趣苑。一路狂奔,居然25分鐘就到了,車子的性能真心不錯!5分鐘之後,就要擁有自己的房子,5分鐘之後新生活就要開始了。悠悠戀戀不捨地摸著方向盤,她都給它起好名字了,叫「關谷丸」,可惜,緣分還沒到。

關谷看著她遺憾的樣子,於心不忍,但也只能說聲對不起了。

四人下車,Viki接到老公電話,說是收到信用卡短信提示,付了一輛車的訂金。「老公,我給你買了個超讚的生日禮物。這輛車真挺帶勁的……什麼?是不是進口的?」Viki轉頭問子喬:「是不是進口的?」

人倒是進口的,可車不是。

不一會兒,Viki掛上電話,遺憾地說:「不好意思。我老公說他只要進口車,那還是讓他自己來看一下再決定吧。」

房子馬上要簽合同了,賣車的事怎麼能變卦?悠悠趕緊勸:「別啊,男人要的就是驚喜,等他自己拿主意多沒情調。」

Viki笑道:「算了,還是聽他的吧,我老公脾氣可倔了。」

悠悠著急了,想盡一切說辭:「相信我,我保證你老公一定會喜歡的。車是你們的另一個小家,它不一定要奢華,但必須溫馨,不一定複雜,但一定要貼心。它會給予你們自信、溫暖、新奇和自由,你也可以嘗試著駕駛它,這種樂趣絕對超過駕駛本身。當你第一次打開夜行模式變換遠近光,第一次用雨刷撣去灰塵,你會發現開車就和生活一樣,每天都會有一些新的驚喜,這樣不好嗎?雖然我沒見過你老公,但是我猜他一定和我老公一樣,積極進取,浪漫執著,注重安全感,對未來充滿著熱情,這樣的男人應該擁有一輛這樣的車。」

Viki笑意更深了:「謝謝你——你剛才說的……完全不是我老公,他就是個炒房產的暴發戶。我還是把訂金退了吧。」

「對不起關谷,你還是趕緊進去吧,別遲到了。車的事我再想辦法吧。」悠悠推著關谷進去,關谷突然安靜地看著她,微笑著說:「不用了。我很喜歡你剛才描述的那個畫面,更喜歡你所說的那個男人。」

子喬腦子進水地問:「你喜歡她老公?」

「我是說……我以前就是這樣的,未來也應該是,我為什麼要隨波逐流改變自己呢?」關谷看了看手裡的意向金合同,決心更加堅定:「別人都做的不一定就正確。也許重新上路才能發現錯誤,找到樂趣才能真正找到——我們的家。」

悠悠瞪大眼睛:「你什麼意思?」

關谷驕傲地說:「親愛的,咱們先買車吧!」

「Yes!」悠悠激動地張開雙臂,關谷正要去擁抱她,她卻一轉身跑到「關谷丸」身邊,又親又抱,又蹦又跳,歡喜得像個孩子。

5

「喂,你錢拿好了沒有?」張偉去拿錢都半天了,曾小賢忍不住在屋外催他。

「曾先生,讓你久等了。」張偉忽然西裝革履地出現,手裡還拿著一遝厚厚的文件,「是這樣的,我一向謹慎,借錢這種事還是嚴肅一點兒比較好。剛才我看了一下你我之間的信用記錄,好像來往不多。之前我問你借,好幾次你都沒借給我,導致雙方之間的記錄太少,所以貸款之前,有必要完善一下客戶資料。」

貸,貸款?曾小賢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他。借點兒錢至於嗎?

張偉一本正經地說:「這是我的原則,先小人後君子,請填一下表格,並出示身份證,我要複印。當然,如果你不願配合就算了。」

「行行,我填。」有求於人嘛,不得不低頭,曾小賢接過表格,耐心地填,直到看到最後一頁,「借個錢憑什麼要寫一篇讚美你的議論文?」

張偉嘻嘻地笑著:「我會根據這篇文章的情感深度給你做個信用評級,以後有用。」

光填那些勞什子資料就過去了一個小時,曾小賢哪兒還有心情給他拍馬屁寫讚美詩,不耐煩地說:「不用評了,我保證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張偉也不跟他糾纏,繼續宣布合約權利和義務:「合約裡有幾個聲明,放債期間,我就是你的債主,你不能欺負我,奚落我,要愛護我,尊敬我。否則我隨時有權收回債務。這是借貸雙方的行為規範,是合約的一部分,你應該回答‘清楚明白’。」

「OK!清楚明白。」

「不可抗拒的風險:如果發生地震、海嘯、金融危機、世界毀滅,借債人生老病死……按照約定依然要還,這種債務關係將延續到雙方的子女後代,5000年有效。」

「有效你個頭。」曾小賢想要發作,張偉提醒他對話已經錄音,如果說錯,隨時需要重來。想起這漫長的過程還要重來一遍,曾小賢不得不屈服:「清楚明白。」

又是一小時過去,曾小賢聽得睡著。

「合約朗讀完畢!最後,我要再介紹一下本次借貸交易的免責條款。」曾小賢剛剛心裡燃起的一點兒小希望又被無情熄滅,只好討好地說:「您老讀了那麼多不累嗎?這部分咱們就跳過吧。」

張偉倒也爽快:「行,這段我就不讀了,關於免責條款,我做了段視頻,你看一下吧。」

嘮嘮叨叨又是一個小時,曾小賢聽得直用臉砸桌子。終於,張偉宣布他已經完成了借款前的所有手續,打開支付寶給他轉賬,操作完畢,還不忘齜著大白牙說一句:「搞定!合作愉快,親。」

親你妹夫!曾小賢在心裡罵。「對了,還有件事兒。今天我問你借錢的事千萬別告訴第三個人,尤其是胡一菲。蝙蝠俠做好事從來不留名,明白了?我不想讓她太沒面子。」

張偉噘起嘴:「蝙蝠俠還問我借錢?再說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用得著這麼……」

曾小賢打斷他:「少唆,我們是簽過合約的,你有義務保護客戶資料,否則我跟你同歸於盡!」

張偉揮揮手:「OK,清楚明白。」

腰部扭傷,比賽沒有勝算,科技機械協會又不通融,不肯把比賽日程押後,一菲犯難了。小玉那邊急著手術,耽誤不起,她又在曾小賢面前放下了大話,說她老胡家從不找人借錢,到底該怎麼辦呢?左思右想,她跟曾小賢一個思路,目標鎖定了愛情公寓裡唯一一隻貔貅——張偉。

張偉的錢剛被曾小賢借走,哪兒來的錢再借給一菲,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在一菲的逼問下,他終於承認曾小賢借錢的事,還說他是想扮蝙蝠俠。

昨天還說仗義疏財,今天就拆別人台,還蝙蝠俠呢,他就是個小丑,丟人現眼!一菲怒氣沖天地找到曾小賢,也不問個青紅皂白,就劈頭蓋臉地把他一頓好罵:「我原本還以為你挺知道關心人的。是我看錯了,你丫就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賤貨。你怎麼那麼虛榮?還仗義疏財呢,拿了錢不幹正事,扮蝙蝠俠!這麼短兩條腿還學人掛披風,都拖到地上了也不看看!……」

6

次日,曾小賢哭著訴苦,美嘉在一旁好言安慰。

曾小賢一把鼻涕一把淚:「我招誰惹誰了!先是被銀行坑,再是被張偉折磨,就是為幫幫一菲。她不僅不領情,居然還這樣辱罵我踐踏我。為什麼呀?」

美嘉給他遞紙巾,勸道:「一菲肯定是誤會了。」

曾小賢重重擤了一下鼻涕,把紙巾扔進垃圾桶,繼續抽噎著說:「那也不能這麼說呀,她罵我腿短,還說我的披風拖到地上。她太過分了!」

「做英雄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兒嘛。看看人家蜘蛛俠鋼鐵俠,哪個不是飽受非議的?」美嘉拍著他的肩膀,「你想啊,一菲參加比賽的時候,你說她逞英雄作秀。她不照樣背著這些誤解嗎?」

「哼,早知道這麼難,我才不當什麼英雄呢!」曾小賢剛要再說,聽見一菲在外面喊門,匆匆忙忙地躲去陽台。

一菲穿著跆拳道服進來,滿臉興奮,說自己剛剛去比賽了。

「本來腰上有傷不想去的,可惜沒借到錢,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靠,這個T600還真是血厚,20個回合,我愣是沒佔到一絲便宜。」一菲繪聲繪色,美嘉聽得一臉緊張,「好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小玉的媽媽們打電話告訴我,手術費湊齊了,是一個匿名的傢伙用支付寶打過去的,早上到賬的。」

美嘉拍著手歡呼:「太好了!小玉有救了,那就不用打啦!」

當然要打,一菲聽到這個消息一高興,任督二脈「噌」就通了。瞬間腰就不痛了,然後……一菲笑著從包裡拿出一個機器人的頭,扔在地上,直閃火花,T600!「謝謝那個無名氏吧。我得承認,是他給我的鼓勵,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戰鬥。」

美嘉緊張地問:「你知道他是誰了嗎?」

一菲搖頭:「你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啦。我猜他的面具背後一定長著一張——悲催的臉。還是別知道的好!我去給你拿慶功酒!咱們要好好慶祝一下。」美嘉蹦蹦跳跳地去拿酒,桌上手機響了。

一菲接起電話,對方開始講話:您好,我是支付寶的客服人員,請問是曾小賢嗎?您今天有一筆8萬元的支出,由於賬戶安全指數較低,我們的安全監控系統判斷為風險交易,想跟您確認一下是不是您本人操作?

這才是蝙蝠俠?一菲出神地想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

就這樣,一菲終於間接地領了曾小賢的情,而他也做了一回拯救英雄的英雄,雖然受了點兒小委屈,但畢竟那個孩子得救了。而且更大的意義在於,一菲擊敗的這個T600型機器人,原來就是天網公司計劃統治世界的雛形。因為這場比賽,天網公司取消了終結者計劃,因此詹姆斯·卡梅隆的末日預言也並沒有發生。沒錯!他們真的——拯救了世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