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盜夢空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

對子喬失望透頂後,美嘉反而變得堅強,決定一個人面對將來的生活,完全以準媽媽自居,張口閉口都是胎教,不僅自己如此,還硬拉著一眾好友加入她的單親媽媽親友團。這不,喊了所有人到酒吧,逼著大家陪她一起喝牛奶,聊孩子。「昨天我買了張賈斯汀·比伯的CD,我清楚地感覺到,他還跟著節奏打拍子呢。」

曾小賢忍不住挖苦她:「這寶寶果然不是一般人,連賈斯汀都認識了,卻不知道自己的親爹是誰。」

悠悠使勁拍了他一下,曾小賢馬上改口:「我是說……也沒錯,單身媽媽最怕孤單,給孩子營造一個熱鬧的假象很有必要。」

這下連關谷都聽不下去了,給了他一拳。「就算孩子沒有爸爸,但至少……」曾小賢還要再說,被一菲捂住嘴,只能發出陣陣鳥叫聲。

美嘉看大家都為自己緊張,反倒不以為意,笑笑說:「沒事,我早就看開了。單身媽媽一樣可以很快樂啊。歷史上有好多偉大的榜樣。孟子他媽,岳飛他媽,還有女媧,都是我的偶像。」

女媧也算單身媽媽?果然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歷史是數學老師教的。可美嘉自然有她的邏輯,女媧的孩子都是她用泥巴捏出來的,什麼時候靠過男人?言而總之,孩子才是女人的寄託。有了他,任何打擊都無法阻止她美嘉活出偉大!

有了這個認識和態度,美嘉終於自覺自願去醫院驗了血,可驗血報告的結果讓她大吃一驚,她居然沒有懷孕!醫生說,驗孕棒測試的懷孕結果,可能只是因為藥物副作用造成的假孕反應。至於美嘉感覺到的孩子跟著賈斯汀的節奏打拍子,屬於典型的胃脹氣,可能只是牛奶喝多了!

搞了半天是個烏龍,親友團們一聽,不免大跌眼鏡。驚訝、慶幸、遺憾之餘,不免想起,如果說美嘉沒有懷孕,難道子喬是無辜的?尋龍尺和拋硬幣的小概率事件結果,原來半點科學性都沒有。

正討論著,子喬激動地衝進來,大喊著:「美嘉!美嘉!」

美嘉迎過去,兩個人異口同聲:「我有話和你說……你先說……不,我先說。」

曾小賢忍不住插嘴:「我覺得美嘉的事重要一點兒。」

子喬衝著他就是一聲怒吼:「閉嘴!」

「檢測報告出來了,我沒懷孕。」美嘉搶先說。

聽了這個消息,子喬並沒有像大家預料的那樣如釋重負,反而默默發了陣呆,忽然轉而狂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莫名其妙地說:「我就猜到了。第四重!一定是第四重!有完沒完啊!陽台,陽台!」

在眾人詫異的眼光裡,子喬毫不猶豫地爬上陽台,大喊一聲:「老子不玩了!」話音未落,縱身往下一躍……

什麼第四重?子喬為什麼會跳樓?!生?還是死?!事情還得從18小時前講起。

自從意識到美嘉懷孕可能真的跟自己有關,子喬開始變得完全不在狀態,連泡妞的時候都會走神,最近也不知道是第幾次因為犯一些低級錯誤被美女甩了。一菲看在眼裡,問他是不是在擔心美嘉的事。

「不是我的,我是無辜的,看飛碟!」子喬仿佛被針戳了屁股,站起身就想彈走。

一菲覺得奇怪,笑道:「我也沒說孩子是你的呀?」

子喬只好解釋,自己其實是條件反射,他最近總在琢磨美嘉的事到底是哪個孫子乾的,所以老走神。美嘉是大家的朋友,作為一個男人,天生的責任心讓他無法袖手旁觀。一菲看見他的各種小表情,已經把他心裡的事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只是不戳穿他,反而扯開話題,勸他別太傷神,別一不留神得了強迫症。比如說他們學校有個教授,平時挺好的,可有一天,他突然開始糾結早上出門有沒有關煤氣……一整天坐立不安,回去一看——果然沒關!家裡燒光了,然後他徹底抑鬱症了。

子喬聽得心寒,嘴上卻逞強說自己心理素質一流,沒問題,一定hold得住。

「那就好,沒事別亂想,小心變腦殘。」一菲又說,「不過強迫症可真得重視一點兒,我認識一個心理醫生叫於立,挺不錯的,要不要介紹給你?」

嘴上說拒絕,但最近狀態百出,子喬心裡也有點兒沒底,思前想後,決定還是去找心理醫生看看。只是到了診所,卻又扭扭捏捏不肯說出真相,只說是有個朋友遇到了一點兒問題,所以來咨詢一下。

於立溫和地安慰他,他是專業心理醫生,讓子喬放鬆,就把這兒當家裡一樣,大家開誠布公,坦誠相見。於是子喬開始講自己的——不,是他表弟的故事。表弟和他的一個異性朋友關係比較密切,某天他們擦槍走火……事後那個女孩告訴他……她懷孕了。但是那女孩又澄清了這孩子應該不是表弟的。現在的問題是,表弟應該怎麼辦。

醫生建議,不如假設一下,從現在開始,子喬就是故事的主角。而解決問題的關鍵,是男孩要followyourheart!如果子喬一直有顧慮,釋放不出自己真實的情感,不如讓醫生稍微催眠一下,讓他的潛意識來替他做決定。

子喬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催眠?科幻劇看多了吧?」

於立自信地說:「我在美國接受過最正規的催眠訓練。而且,我還有最專業的設備。」

說著,他拿出一個溜溜球。雖然工具看上去委實不怎麼專業,讓子喬集中注意力的時候子喬也不怎麼配合,但醫生還是堅持,並在他的耳邊念經似的講解:「人的腦波分三種,分別是α波、θ波和δ波。放大α波,減小θ波。調整反射弧,讓它臨界於θ和δ之間……」

不一會兒,這個被子喬認為弱爆了的溜溜球,就把他催睡著了。醫生看看他已經熟睡,悄悄溜到後室。他前腳走,子喬後腳就睜開了眼睛,心想這坑爹醫生想盡辦法要把他騙睡著,究竟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隔間隱約傳出說話的聲音,子喬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推開門,發現醫生居然正戴著耳機玩《暗黑3》!嘴裡還興奮地喊著:「小心,三藍怪,褻瀆+瘟疫!武僧頂上去啊,弓箭手走位啊!」

靠!哄客人睡覺,自己打遊戲,完了還計時收費!就這也叫專業醫生?「慢慢玩吧,老子不陪你了。」子喬心裡默念一句,偷偷地溜走了。

2

不知不覺來到酒吧,子喬端著一杯酒靠在吧台上,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最近是不是水星逆轉,流年不利,諸事不宜?先是最近搭上的富家女Jenny,都聊到讓她家爹地注資的情分上了,不知道從哪裡知道已經有女人為他懷上了骨肉,不僅自己要退出,還勸他早點兒組織家庭,給人名分,莫名其妙就把他給甩了。還有美女Bobbi,本來兩個人處得好好的,還要一起去羅布泊探險,現在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知道他有孩子的消息,又是送嬰兒鞋,又是介紹他們公司的嬰兒服務、嬰兒攝影、嬰兒理髮、產後康復、母嬰護理一條龍,哪裡還有半點情義,只剩下交易。

以前的相好一個個都來告別,還祝福他做個好爸爸,就像誰在他背上貼了個「我要當爸爸了」的字條似的,弄得路人皆知,子喬怎麼想都覺得這事一定有陰謀!一定是有人在故意整他。但會是誰呢?美嘉已經主動還他清白,曾小賢和關谷是好哥們兒,講義氣,一定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就算是悠悠和一菲,最近也是各忙各的沒空管他,究竟是誰在惡作劇?大家一致認為都是子喬自己在疑神疑鬼,自己嚇唬自己玩,所以提議給他找點兒樂子沖沖喜,在公寓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終極制服派對!

學生、OL、護士、空姐……公寓裡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曾小賢穿著帥氣的海軍裝,關谷穿著傳統的武士服。而向來最愛這種場合的呂子喬,特意穿上了自己神龍擺尾專用的制服,金色的龍袍睡衣,配了金色的領帶,噴了滿身的凌仕,立志要在這個非凡的夜晚,找回他所有的自信,重新策馬奔騰。

第一目標,治癒系。很快子喬就找到了一個護士裝扮的美女,拉著關谷過去搭訕:「Hi,茫茫人海,我一眼就看到了你,南丁格爾小姐,你很特別。」

護士嬌羞地一笑,配合地問:「你想看什麼科?」

子喬自信地微笑,雙眼放電:「內科,一見到你我就感覺自己在發燒。」

護士又是一笑:「搞錯了,我不打退燒針,我是婦產科的。我只給女士打保胎針。」

子喬一聽婦產科、保胎什麼的,嗆得一口酒都噴在護士衣服上。護士怒氣沖沖地走開,初戰失敗。

子喬總結失敗原因:第一,目標太遜;第二,關谷太不配合。於是,換小賢來當wingman。第二目標,一個很有文藝氣質的老師。

首先是曾小賢過去搭訕,老師好!同學們好!進行順利,目測無危險,再推出夜行小神龍——呂小布!

子喬優雅含蓄地跟老師打招呼:「Hello,森賽。」

老師甜甜一笑,說出來的話卻出人意料:「我認識你。你就是小小布的爸爸!」

子喬驚得一口酒又要噴出來,曾小賢在旁邊小聲提示,只是家長會模式而已!別大驚小怪的。於是子喬強行忍住,把酒又吞回肚子裡,重新調整微笑,微微一鞠躬,謙遜地說:「老師,讓您多費心了。」

老師嫵媚一笑,風情萬種:「不如,請我喝一杯吧,我們可以聊聊小小布在學校裡的表現。」

換作平日,子喬對這一套得心應手,可今天卻鬼使神差地搶著說:「孩子不是我的。」老師被嚇了一跳,曾小賢趕緊過來圓謊,其實,子喬的意思是,孩子的功課不是他管。

老師進入角色走不出來,又問:「那媽媽來了沒有?我可以跟她談談。」子喬卻著急地說:「都說孩子不是我的了,我哪兒知道他媽是誰?」

好好的氣氛又被搞僵,二戰再次失敗。

大家好心給子喬辦派對,誰知道他就像短了路一樣,不僅砸自己的台,還讓所有人都不痛快。曾小賢跟關谷討論的結果,是子喬八成已經有心理障礙了。

子喬矢口否認,連稱:「不可能,一定是哪兒錯了。難道是我的制服不對?」

曾小賢想想,覺得也有點兒道理,俗話說:八字不夠硬,龍袍穿不進。沒準子喬就是被這龍袍給拘住了,所以才不能發揮慣有的魅力。眼下急需一套新制服,能改變他八字命運的制服!

正說著,悠悠和一菲就趕過來了,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制服,幫子喬換上。袋鼠裝——傳說中好爸爸的制服,再加上一個巨大的奶瓶,齊活!

子喬發現上當了,不停地掙扎,要把奶爸製服脫下來,可曾小賢說這可是改八字的大事,怎麼能隨便亂脫。子喬總算是明白了,肯定是大家夥聯合起來整他,先忽悠他說是制服派對,然後逼他就範。

一菲笑笑:「誰說這是制服派對,其實,這是一個驚喜派對。」

一個手勢,半空中落下一塊巨大的橫幅——恭喜子喬當爸爸!大家鼓掌,口哨,子喬尷尬地說是誤會,他從來沒承認過孩子的事,何況美嘉都已經親口還他清白了。

護士指著他說:「別裝了,看你背後!」子喬回頭,發現自己背上居然不知什麼時候被貼了個字條:「我要做爸爸了!」

子喬忍無可忍,大叫一聲:「夠了!都只是道具,是他們的惡作劇,你們還真當真啦?!」

老師問:「你胸口的寶寶也是道具?」

「當然……」子喬低頭一看,胸前的娃娃居然是活的,還抬頭笑呵呵地看著他。直嚇得他「啊……」的一聲慘叫。

「啊!」子喬一聲慘叫,突然從沙發上「驚醒」,看看四周,還是空蕩蕩的心理診所,原來剛才只是個夢?看看錶,居然只睡了五分鐘。難道剛才真的是被催眠了?

子喬推開內室的門,發現醫生還是戴著耳機在打《暗黑3》,嘴裡還嘀咕著:「掉金裝!掉金裝呀!嘿!都是什麼垃圾裝備呀!」

居然一盤遊戲都沒打完!子喬怎麼想都憤憤難平,真是坑了個爹的,什麼醫生啊?騙著病人睡覺自己打遊戲不說,還讓他做了個噩夢!「老子才不付錢呢!」說著,又開溜了。

3

子喬回到公寓,一邊收拾行李,一邊給小黑打電話,讓他幫忙弄張船票,自己好出去暫時避避風頭。夢境中的種種讓他明白,這個風流債可不是一般的麻煩,非躲掉不可!

雖說這麼敗人品的事子喬實在有點兒做不出來,看到桌上大家的合影,子喬心裡更是猶豫不捨,只是關於美嘉跟孩子的事早晚都瞞不住,再不逃,到時候噩夢就成真了!要想不走又能置身事外,除非有個頂包師,能幫他攬下所有的事情。

正說著,遠遠傳來一菲的聲音:「沒想到心理治療對‘紙喬’那麼管用。」子喬匆匆掛斷電話,躲到牆後,連行李箱都沒來得及藏起來。

一群人走進公寓,悠悠回剛才一菲的話:「我就說早就該推薦他去看了。」

關谷生氣地反駁:「別胡說,‘紙喬’一直是個好男人,治療並沒有改變他,只是激活了他真善美的靈魂。」

「沒錯。對於好男人這個稱謂,他排第二,誰敢排第一?」這話從別人嘴裏說出來倒還罷了,居然是從來以好男人自居的曾小賢說出來的,子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子喬轉動腦子,首先,去心理症所的事看來是大家早有預謀,甚至是給他下的套,但現在眾人的態度……有點兒太讓人摸不著頭腦了,好像是他從此洗心革面,讓大家刮目相看了?可他從診所溜出來,至今還沒碰上公寓裡的一個人呢?

正疑惑著,悠悠下面說的話差點兒讓他一個跟頭栽出來,「這個結局太美好了。剛才‘紙喬’向美嘉表白的時候,我哭得妝都花了。」表……表白?這到底是演的哪齣戲啊?

「噓!他們來了!」曾小賢一個手勢,大家分邊站好,齊聲喊:「歡迎回來!」而美嘉挽著一個陌生男子走了進來,臉上掛著甜蜜幸福滿足的微笑。剛才他們「紙喬」「紙喬」的,子喬還以為是他們吃火鍋舌頭被燙了呢,敢情「紙喬」另有其人,說的居然不是自己?!

大家親熱地坐到一起,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子喬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聽他們都說些什麼,過了一會兒,總算是了解了個大概。冒牌貨紙喬好像是做了他本來應該去做的事情,對美嘉表白,承認了自己是美嘉孩子的爸爸,並表示願意承擔責任。大家不僅徹底原諒了他,而且深深被他這種勇於擔當的精神所折服,更為他和美嘉的未來衷心祝福。悠悠和關谷甚至還各自專門寫了一首祝福紙喬之歌!

子喬忍不住想要出去揭穿那個冒牌貨,忽然聽見美嘉「呀」地叫了一聲,嚇得又縮了回來。

原來是美嘉發現了子喬來不及藏起來的行李箱,擔心地問:「紙喬,這是你的箱子?你要去哪兒?」

紙喬鎮定地回答:「啊……我想,既然我們已經在一起了,我就乾脆搬到隔壁和你一塊兒住。抱歉,還沒徵求你的意見。」

我……子喬聽得怒火中燒,這冒牌貨居然還想占美嘉便宜,美嘉,快,如來神掌扇他,扇不死他丫的!「如……」美嘉睜大眼睛,舉起胳膊,卻突然甜甜一笑,環住紙喬的脖子,嬌羞地依到他胸前,低聲說:「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會幸福死的。」

子喬差點兒要氣背過去,誰知道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語地爭搶起紙喬來。關谷說他們不捨得紙喬,所以,不如美嘉搬過來。一菲說展博剛走,隔壁地方大,以後有寶寶了,需要空間。悠悠以自己是小姨媽的身份支持紙喬跟他們住到一起……爭議的結果是,紙喬一三五住在這裡,二四六住到隔壁,而星期天則是跟美嘉的二人世界……

皆大歡喜的安排,眾人齊聲起哄。悠悠想起今天是單數,吆喝著所有人趕緊幫美嘉收拾搬家去。大家歡呼著離去。歡呼,歡呼你妹呀!子喬氣沖沖地追出來,「喂!你們想幹嗎?誰同意美嘉搬過來啦!」

屋裡只剩紙喬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好奇地看著子喬,問:「你不是走了嗎?」

冒牌貨居然認識自己,還說是自己叫他來的。子喬更暈了,又氣又急地沖他吼:「敢問這位兄台,你他媽誰啊?!」

紙喬平靜地說:「我是你預約的頂包師啊。我是聽到你的召喚才來的,隨傳隨到是我的專業素養。頂包師平時是看不見的,可一旦你動心起念,影響了時空的秩序,我們就會出來維護平衡,避免不可預計的混亂。」

什麼鳥職業,去你大爺的素質,子喬心裡一頓好罵。紙喬繼續解釋,如果子喬離開了愛情公寓,他所在的時空就會有一個大坑,而紙喬就是那個留下填坑受過擦屁股的人。

子喬:「你不是我!憑什麼來頂替我?你這六耳獼猴,從哪兒來滾哪兒去。」

紙喬冷冷地回答:「我本來就不是你,我是呂紙喬。你以為我喜歡當你嗎?誰讓我抽到替你頂包,看看你捅出來的簍子,知道我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擺平嗎?現在頂包工作已經開始了,我有我的職業道德,你以為你說句讓我離開,我就該離開了?你才是不該存在的人,要離開的人是你。反正你都要走了,這不正是你希望的嗎?沒有負擔,從今天起可以繼續策馬奔騰。得……駕。」

子喬被他噎得說不出話來,眼不見為淨,不如先把狀態找回來,再來找這廝算賬。於是不再理他,繼續去整理箱子,把心愛的飛行棋放進外套口袋裡,又要去拿那張合影,居然發現合影裡的人已經換成了「紙喬」。

「放心,頂包頂全套,我很專業。」紙喬看著子喬慌亂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正好有電話進來,紙喬接了下電話,繼續耐心勸道:「我要走了,他們說要給我和美嘉慶祝一下。趁他們沒看到你,趕緊走吧,剩下的事交給我了。」

慶祝?子喬都快要給氣炸了,愣了下神,追了出去!

鬧劇還在繼續,酒吧裡,還是熟悉的場景,還是熟悉的朋友,不同的是,朋友們簇擁著的,是紙喬這個冒牌貨!「敬我們最可愛的室友——紙喬!」眾人歡聲笑語,舉杯慶賀。

悠悠拿出一張信用卡,遞給紙喬,說:「這是小姨媽的禮物,育兒基金,從今天開始,隨便刷!」

關谷點頭肯定:「雖然是我的信用卡,不過,借錢給自己最好的兄弟,是種無上的榮耀。」

曾小賢拿出自己的車鑰匙,也送給紙喬,笑嘻嘻地說:「什麼叫借啊!拿去,我的車以後就是你的了!」

紙喬一一接過大家送來的東西,嘴裡還客氣著:「這怎麼好意思呢?我會盡快找份穩定的工作,才能讓我的家人更有安全感!」

一菲不由得讚嘆:「聽聽這話說的,多爺們兒啊!」曾小賢著急地喊:「紙喬語錄!記錄記錄!」關谷居然果真掏出一個筆記本,用心地開始寫下紙喬說過的每句話,悠悠還在邊上仔細檢查,讓他記完整點兒,不要漏掉什麼精華部分。

叔可忍,嬸都不可忍了!子喬聽得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衝過去大喊:「喂!我在這兒,我哪兒也沒去。別聽這死猴子妖言惑眾!」可奇怪的是,大家都不理他。子喬又提高聲音,大叫一聲:「整人節目該到此結束啦!」所有人還是當他不存在。「我翻臉啦!我真翻臉啦!」子喬一邊說,一邊在屋裡轉了好幾個圈,才發現大家居然真的看不見他!他不由得呆住了。

朋友們都慷慨解囊,連美嘉都說自己要努力賺錢,分擔家用,而紙喬,只需要放飛理想!「盼了好久終於盼到今天,忍了好久終於把夢實現,那些不變的風霜早就無所謂……累也不說累!」聽著他們快活地設想著未來,打著拍子,唱著歌,子喬真心要跪了。

更可氣的是,曾小賢居然還在酒吧搭訕了Jenny和Bobbi兩位大美女回來,說是可以在大家不在、紙喬放飛理想又累了的時候,讓她們來幫忙打發寂寞。雖然紙喬信誓旦旦表示心裡除了美嘉,已經再也容不下任何異性;美女們居然說,心甘情願當備胎?!

紙喬指責關谷和小賢兩個損友在挑撥他和美嘉的關係,誰知美嘉居然站出來,說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我知道你是一個狂放不羈的男人。我何德何能可以拴住你,你是我的,也是世界的,我不希望看到你為了我壓抑寂寞。所以,原諒我私下裡求曾老師和關谷幫你找了兩位姐姐,這樣我心裡才會好受些。」

納尼?!子喬忍不住撞牆。

於是,紙喬恬不知恥地表示恭敬不如從命,所有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變得更加高興,提議要開個飛行棋派對!

子喬終於鑽到空子,從口袋裡拿出小飛行棋盒,站在大家跟前吼道:「夠啦!看看!飛行棋在這兒!我才是呂子喬!」可大家還是當他是空氣一樣。

「別掙扎了,你已經沒有身份了,大家都看不到你,沒發現嗎?」紙喬在他身後冷嘲熱諷。

「一定是你動了手腳,把我的世界還給我!」子喬怒氣沖沖地對他喊道。

紙喬冷笑:「你認為換作是你也會有一樣的待遇?」

「要你管!就算大家殺了我,我也要死在這裡,而不是看個猴子在這裡表演。」子喬一邊說,一邊怒不可遏地要去抓他的衣服,誰知道一拳揮出,手居然從他的胸前穿過,什麼感覺也沒有。

紙喬看耍猴似的看著他:「早說過啦,你已經不屬於這個空間了。」

子喬不甘心地回他:「我看是因為你——壓根兒就不存在。」

「噢?」紙喬輕蔑地一笑,「如果我不存在,請問,這是什麼?」

說著,一拳實實在在地打在子喬臉上,「砰」的一聲響。

4

「啊!」子喬捂著左眼從沙發上驚醒,發現居然還是個夢!有沒有搞錯?夢裡被打了,醒來居然還會疼?還是那個診室,內間傳出於立的叫喊:「大菠蘿放地牢了,別被它抓住!笨蛋!」得,看都不用再看了,那蠢貨醫生還在玩遊戲。

突然手機響了,子喬接起電話,裡面傳來悠悠著急的聲音:「子喬!你在哪兒啊?」

「小姨媽,你認得我了!你終於認得我啦!」子喬激動得差點兒要哭出來,「美嘉呢,她有沒有和你在一起?」

悠悠不耐煩地回答:「廢話,當然啦。」

子喬深吸一口氣,認真地說:「剛才我做了個很奇怪的夢。我明白了,我要決定自己的命運,我絕不允許別人替代我。快讓美嘉聽電話,我要跟她談談,一定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這種時候還談什麼,快到醫院來,美嘉早產要生了!我們早都到了,你還在幹嗎?快點兒啊!」悠悠說著就把電話掛了。

生?她不是剛懷孕嗎?還是在做夢,鑑定完畢!子喬正自言自語,醫生忽然從後面拍他。

子喬總算是見到救星了,著急地問:「你遊戲終於打完啦!快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總在做夢,都第三個了還沒做完。」

醫生笑著說:「不是第三個,是第三重夢境,應該恭喜你,你已經知道自己在做夢了,這是很難得的狀態。雖然夢是假的,但你內心反映出來的想法很說明問題。」

「老子不玩了。」子喬開始使勁掐自己,可任憑他怎麼掐,半點反應都沒有。醫生又笑:「《盜夢空間》看過沒有,你見過萊昂納多掐自己就能醒過來的嗎?夢境越深,痛感越弱,要醒也越難。除非從高空跳落,巨大爆炸,或者受到重大打擊才能醒過來。」

子喬恨恨地說:「那我這就去買炮仗,跟你同歸於盡。」

「你就不想看看孩子是不是你的?這可是followyourheart的最好機會了。」醫生在身後的一句話,讓子喬不由得停下腳步,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心。醫生又說:「接受還是拒絕,面對還是逃避,看看孩子像不像你就知道了。」

反正是做夢,沒人能拿我怎樣。子喬這樣想著,決定馬上去產房!醫生笑道:「拜託,這是夢裡,還用跑的?」說完一個響指,子喬瞬間出現在醫院裡。

悠悠、關谷、小賢、一菲都在,好在大家的心思都在美嘉身上,沒有人多想子喬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或者這些夢境中的人本來反應就比較遲鈍。看著幾個失而復得的朋友,子喬心裡感慨萬千,這算不算眾人皆醉爾獨醒?還是,其實做夢的只有他,其他人才是醒著的?

悠悠還在描述大家手忙腳亂送美嘉進醫院的場面,一位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嚴肅地說:「病人早產加難產,還有胃脹氣,需要馬上手術。你們誰是她的親屬?」

一菲回答:「我們只是她的室友。」

醫生又問,誰是她的愛人?大家齊齊看著子喬。子喬含糊地回答:「我?……算嗎?隨便啦。」

「人命關天。到底是不是?」醫生板起臉說,「是的話就該在第一時間站出來。病人很危險,需要能擔責任的人簽字。」

子喬又「嗯」了一聲,以示承認,大家也幫忙證明,就是他啦,就是他啦。可醫生偏不相信,要子喬提供證明,填一份《你了解你的愛人嗎——調查表》。

這些夢裡的凡人真是胡攪蠻纏,不可理喻,填表也就算了,什麼亂七八糟的題目?什麼你的愛人喜歡吃甜的還是燙的?她玩手機常用哪根手指觸屏?她上廁所愛看哪種雜誌?她吃香蕉時一般把皮剝成幾瓣?其他人居然還在說這些題目很說明問題,誇醫院很專業,大夫很負責。子喬實在想罵幾句洩憤,想想還是算了,他們都只是夢裡的一幫NPC,夢再扯淡都是自己做的,罵他們有什麼用!

子喬隨手填了答卷,不耐煩地扔給醫生。

「對不起,不及格!」醫生冷冷地說,「你這個愛人不會是頂包的吧?按規定,我們不能接受你的簽字。」

救人要緊,眾人一再求情,醫生才答應再給一次機會,又遞過來一份表格,這次是《那些年,你愛人為你做過的事——調查表》。問題同樣千奇百怪,她為你的放蕩不羈吃過醋,生過氣嗎?她為你做過點心,燒過菜嗎?她原諒過你的過失嗎?她吻你的時候流過淚嗎?

往事一幕幕浮上心頭,子喬握著筆的手開始輕微地顫抖。這次答卷是滿分,醫生說子喬的簽字有效,可以進去了。

突然護士奔了出來,對著醫生耳語了幾句,醫生冷冰冰地宣布:「呂先生,不用簽了。陳小姐錯過了最佳搶救時間……非常抱歉。」

眾人驚呆了,悲痛欲絕,子喬衝上去就要跟醫生理論,護士小姐在一邊提醒:「病人家屬趕緊進去一下,病人情況很不好,她有話要對你說。」子喬不得不暫時放開那貨,跟著護士跑了進去。

美嘉靜靜地躺在加護病房的病床上,臉色蒼白得幾乎跟床單一個顏色。看到子喬,她期盼的眼眸裡稍微有了一絲笑意,氣若游絲地說:「子喬……你終於來啦。」

子喬覺得渾身發軟,站都站不穩,索性跪在床前,握住美嘉的手。美嘉纖細的手指冷冰冰的,好像連僅有的一點點溫度也在漸漸抽離她的身體。子喬語無倫次地說:「都怪那個醫生,做什麼莫名其妙的題目。不過第二張我滿分哦!」

「噓……」美嘉努了努嘴,輕聲說,「我沒有多少時間了,有幾句話要跟你說。孩子,你看到了嗎?」

子喬說還沒。

美嘉微笑,嘴角漾起兩個淺淺的梨渦:「是個男孩,大家都說該取名叫小小布。」

子喬的腦子一下沒轉過彎來,詫異地問:「他姓小?」

美嘉又笑了:「當然姓呂。是你的孩子。」

子喬心裡一陣劇痛,強忍著眼眶裡的淚,耍貧嘴:「呂小小布。長了點兒吧。」

「但是很霸氣不是嗎?子喬,對不起,瞞了你這麼久。」美嘉的眼神開始變得飄浮,像在極力捕捉某些記憶,「那個晚上,你幫我搶回手鏈的那個晚上,你還記得嗎?」

子喬點頭:「記得,我記得。」

美嘉蹙起眉頭,表情還有些糾結:「我發現懷孕之後,一直很糾結,我不確定你知道了會是什麼反應。最後,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因為,他太可愛了。」

子喬重重地吸了吸鼻子,笑著說:「必須的!他爹這麼帥。」

「臭美!兒子隨媽。」美嘉被他逗笑了,旋即又痛苦地皺起眉,好一陣才放鬆下來,接著說,「我太了解你了,我不想逼你。我知道你本性不壞,你只是害怕……所以我想和寶寶一起等,等著那一天,可惜,我可能等不到了。」

子喬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說話時帶著濃濃的鼻音:「別說傻話行嗎?叫你少看點兒偶像劇,總是不聽。」

美嘉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子喬不得不靠過去,幾乎要將耳朵貼在她的嘴邊。「為孩子找個媽,也為你自己找一個家。」

子喬還在故作瀟灑:「你得幫我把關啊。我那麼多女朋友,挑不過來。」

美嘉費勁地笑笑,斷斷續續地說:「找一個你了解的,在乎的,知道人家喜歡吃甜的還是喜歡吃燙的,玩手機用哪根手指,上廁所看什麼雜誌,吃香蕉把皮剝成幾瓣……然後她還要願意為你吃醋,即使生氣了還願意為你做菜,原諒你的過失,有空多吻她,別讓她的眼淚掉在地上……好好照顧小小布。否則,我一口鹽汽水……」

話沒說完,美嘉緩緩地閉上眼睛,兩行清淚順著她的臉頰流向眼角,又滴到了子喬的臉上。子喬失聲痛哭:「美嘉,美嘉!美嘉!這只是個夢!這都不是真的!美嘉,你醒醒啊,你不會死的,不會死的!」

佳人已逝,子喬獨自一人坐在空空的走廊上,任他怎麼說服自己,這是夢,這是假的,心裡的痛卻一陣強似一陣。心理醫生於立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他身邊,問他感覺怎麼樣。子喬不肯說話。

「誰是孩子的父親?」一位護士匆匆跑過來,氣喘吁吁地說,「目前孩子的情況很不穩定,需要輸血。我們急需找到孩子的親生父親!」

於立說:「對不起,孩子的親生父親,我們真的不確定。」

「我確定!」子喬猛地站起身來,「孩子是我的。我是孩子的父親。」

「不!我才是孩子的爸爸!」紙喬突然出現,對子喬眨眨眼,好像在說,「放心,我來頂包了」。

「六耳獼猴?!」子喬瞪大眼睛,「有沒有搞錯!你是上一層夢裡的人,怎麼跑到這層來了?」

於立在一邊提醒:「看來你的夢境很不穩定,小心啊!」

小你姨媽家的西瓜皮啊!子喬看見冒牌貨紙喬就氣不打一處來,先是搶他的朋友、搶他的美嘉,現在居然還跳出來搶他的孩子!

「你的意識已經串線了,這樣下去,你會掉到limbo世界裡去的。」於立又大聲提醒。

「該掉進去的應該是這個混蛋!」子喬把紙喬推到牆上,兩人扭打成一團。

「我要跟你同歸於盡!」子喬怒吼著醒來,發現自己把於立按在地上,嚇了一跳,慌亂地站起身。窗外陽光燦爛,和之前夢境裡飄浮破碎的樣子截然不同。

「你醒啦?」於立微笑著起身,拉扯一下被子喬弄皺的衣服,「你這一覺睡得挺香啊。」

子喬的腦子還亂著,說話完全沒條理:「你!應該在隔壁打遊戲啊!不,你在產房,不!你說我去了limbo!」

「夢還挺豐富的,找到答案了嗎?」醫生問他。子喬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首先要確認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于立卻只說看他如何理解,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無盡的幻想,所謂花非花,夢非夢……

「快告訴我怎麼才算真的醒了!」子喬大吼。醫生拿出一個陀螺,說這就是子喬的盜夢圖騰,如果它能停下,就說明他是真的醒了。子喬極不耐煩地轉了一下,結果,30分鐘過去了,陀螺還在轉著。

「忘了告訴你了,這個陀螺是美國進口的,又叫無阻力小旋風,外加你剛才扔的力氣大了點兒,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於立在邊上碎碎念,「你可以再等會兒。不過,友情提示,我們這裡是按小時收費的。」

子喬看看醫生,再看看陀螺,心想,你這錢也太好掙了吧!抬手一指,「看飛碟!」於立抬頭去看,待回過神來,子喬已經不見蹤影。

此時,美嘉正在跟親友團們解釋為什麼沒有懷孕的事,子喬激動地衝進來,還在門口就大喊:「美嘉!美嘉!」

美嘉迎過去,兩個人異口同聲:「我有話和你說……你先說……不,我先說。」

曾小賢忍不住插嘴:「我覺得美嘉的事重要一點兒。」

子喬衝著他就是一聲怒吼:「閉嘴!」

「檢測報告出來了,我沒懷孕。」美嘉搶先說。

聽了這個消息,子喬並沒有像大家預料的那樣如釋重負,反而默默發了陣呆,忽然轉而狂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莫名其妙地說:「我就猜到了。第四重!一定是第四重!有完沒完啊!」

突然他想起之前於立說的,除非從高空跳落,巨大爆炸,或者受到重大的心靈打擊才能醒過來,子喬嘴裡念著「陽台,陽台!」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衝了出去,爬上陽台,大喊一聲:「老子不玩了!」

「子喬,別啊!」眾人跟著衝出來,可惜為時已晚,子喬已經飛身跳落。

美嘉捂著臉,不敢看,怯怯地問:「怎麼沒聲啦?」

一菲又好氣又好笑地回答:「他掛在歪脖子樹上了。」

美嘉過去往下一看,子喬果然以一種奇形怪狀的姿勢掛在那棵歪脖子樹上,艱難地挪動著,顯然無大礙。

幸虧那棵歪脖子樹,子喬總算福大命大,從六樓跳下去居然只是頸椎位移引起動脈受壓迫使得交感神經敏感產生疼痛,也就是——脖子輕微扭傷!生理上的損傷不過如此,心理上的損傷可就不小了,那個好幾重的噩夢讓子喬心有餘悸,住院觀察這幾天都不敢閉眼睛。

悠悠給子喬餵飯,關谷和曾小賢在一邊調侃逗趣。美嘉進來了,本來精神萎靡的子喬立刻精神一振,連語氣都忍不住地有些討好:「你來看我啦,美嘉。」

美嘉滿不在乎地回答:「哦,聽說你出院了,我只是來確認一下你死了沒有。」

聽說一群人湊在一起,居然都在討論子喬的夢,美嘉笑他們聽個瘋子說夢,真是吃多了撐的。

子喬激動地說:「美嘉!這個夢很複雜,很真實……而且跟你有關。」

美嘉不耐煩地說:「那行,說重點。」

「夢裡——你死了。」子喬調整情緒,試圖找到合適的表達方式。美嘉聽得一呆,但馬上就平靜下來,微笑著問:「哦,那你呢?」

子喬沒覺察出美嘉的情緒,接著說:「我在旁邊看著你啊。其實前面還有一大段,但這裡開始才算重點。」

美嘉強忍著怒火,突然表情變得驚喜,高興地喊:「咦?張益達!」

子喬聞聲扭頭去看,忘了還戴著脖套,一時疼得捂著脖子齜牙咧嘴。美嘉還嫌不解恨,趁其不備,又是一記如來神掌,只聽得子喬一聲慘叫。

關谷嘀咕:「才跳完樓就找抽?自殘得還不夠?」

曾小賢幸災樂禍:「一定有快感,否則不會上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