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雁北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邊荒集。

    古鐘樓議堂。

    慕容戰、拓跋儀、呼雷方、費二撇、姬別、程蒼古、江文清、姚猛、陰奇和奉召列席的高彥、龐義、方鴻生、劉穆之、王鎮惡均已到達,各居其位。反而身為召集人兼主持的卓狂生仍未出現,另一個遲到的是紅子春。

    議堂內鬧哄哄之時,卓狂生終於到了,剛跨過門坎,他便仰天大笑三聲,令人人側目,也因而停止說話,目光集中往他身上去。

    費二撇笑道:「又在發什麼瘋哩!」

    卓狂生欣然道:「你說得對,我的確在發瘋,是歡喜得瘋了的那種瘋,因為我自邊荒遊開始一直期待的人,終於出現了。」

    眾人聽得一頭霧水,不知他在說什麼。

    姚猛抓頭:「老卓你在期待誰呢?難道是你失散了十八年的妻子?」

    他的話登時惹起哄堂大笑,只有劉穆之和王鎮惡兩人沒法投入他們輕鬆的情緒裡,因為他們的列席是具有爭議性的,大部分成員都反對讓他們列席,尚須卓狂生為他們爭取。可以這麼說,他們在邊荒集的未來,將決定於今次臨時的議會上。

    卓狂生朝首席走過去,笑玫潰骸叭ツ鬩γ偷哪鎩!庇炙噯蕕潰骸拔抑V氐卦詿斯告,昨夜我終於遇上一個參加邊荒遊的人,到邊荒集來既不是為了天穴,更不是為夜窩子的嫖、賭、飲、吹,而是專誠為了聽我卓狂生說書而來的。現在你們明白因何我期待他了。」

    眾人笑得更厲害了。

    卓狂生到主位坐下,面向眾人,一臉自我陶醉的神色,還扮了個興奮如狂的鬼臉。

    忽然眾人目光轉往入口處,紅子春赫然出現,立在入口處,手上舉著一封似信函的東西,還輕輕搖晃,好引人注目似的,神態寫意輕鬆,令人感到他心情極佳。

    慕容戰道:「人齊哩!終於可以開會了。老紅我們已沒有責怪你遲到,你還不快滾進來。」

    紅子春以有點像舞步的腳法走進來,微笑道:「高彥!叫聲爹來聽聽。」

    姬別和紅子春交情最深,立即助陣,模仿出高彥的神氣聲調,陰陽怪氣的接下去,道:「咦!我有什麼把柄落到這個死奸商手裡呢?」

    眾人均是老江湖,終察覺到紅子春手上的信函,絕不尋常,且是與高彥有關的。高彥死命盯著被紅子春搖晃著的信函,沉聲道:「那封信是否寄給我的呢?」

    紅子春來到議堂中央,以苦口婆心的神情向高彥道:「我兒你乖點好嗎?」

    眾人再忍不住,爆起哄堂笑聲。連劉穆之和王鎮惡也忍俊不住,終於投入了荒人議會的獨特氣氛裡去。

    高彥不敢發火,漲紅了臉道:「算我怕了你,那封信是誰寄來的?」

    紅子春道:「你在問爹嗎?」

    眾皆大笑,議堂內再沒有半點嚴肅的況味。

    卓狂生大喝道:「肅靜!」

    笑聲漸止。

    卓狂生道:「老紅你不要賣關子了,我和高彥總算兄弟一場,不忍見他受辱。好哩!高小子,你便大大方方叫聲爹吧!」

    眾人本以為他是仗義出手幫高小子的忙,豈知最後一句完全露出狐狸尾巴,竟是與紅子春、姬別互相為謀。再爆哄笑聲。

    江文清喘著氣笑道:「不要作弄高彥了,這封信是誰送來的?」

    紅子春欣然道:「是我在兩湖的老朋友老聶使人送來的。」

    高彥怪叫一聲,離椅而起,一個-斗落在紅子春身前。

    紅子春把信收到身後,道:「想搶嗎?」

    高彥滿臉喜色,躬身道:「父親大人在上,請受小兒高彥一拜。」

    眾人此時才響起喝采聲。曉得有小白雁的最新消息了。

    龐義大笑道:「高小子當你是他死去的爹!」

    紅子春毫不介懷,笑道:「此爹豈同彼爹,不過為懲治你這忤逆不孝兒,老卓接著哩!」一抖手,信函脫手朝卓狂生飛去,高彥飛身探手想來個攔途截劫,卻差少許才成功,眼睜睜瞧著信函落入卓狂生手上。

    卓狂生喝道:「不准動!待老子看過再說,因為老子是最有資格看這信的人。」

    高彥苦著臉孔站在他前方,紅子春則回到他的席位去。

    眾人目光全落在卓狂生手上的信函去,屏息靜氣地瞧著他把信從函內抽出來,展開閱看。

    卓狂生臉無表情的把信看畢,忽然起身移到後方的大窗旁,把手上的信高舉過頭揮動著。

    高彥搶到他身旁去,焦急地道:「你想幹什麼瘋事?」

    窗外數以萬計的目光,從廣場往卓狂生投去。為表示對議會的支持,顯示荒人的團結,所有荒人都暫時拋開手上的工作,自發地聚到廣場來,以示對議會的支持。

    卓狂生不理高彥,向下面的荒人群眾大喝道:「我有一件事宣布,小白雁正在來此途上,我們要好好的款待她,竭盡地主之誼,千萬不要讓她大小姐有不滿意的地方。」

    廣場上立即發出轟然狂呼、喝采、鼓掌的巨響,直衝宵漢。

    接著卓狂生把信送入高彥手上,自行回到席位,神氣的道:「都說我的招數要得,看!現在終於開花結果了,我的天書亦可以繼續寫下去。」

    「我的娘!」

    高彥一個-鬥回到議堂中央,另一個-鬥回到位子裡,然後振臂大嚷道:「娘呵!我成功哩!」

    接著把信塞給身旁的姚猛,道:「大家傳著看。」

    姚猛大急道:「我不識字啊!誰幫我讀出來。」

    話猶未已,早給方鴻生劈手搶走信件,展信看起來。

    議堂充滿歡樂的氣氛,人人為高彥高興雀躍。

    卓狂生大笑道:「今天的議會有個非常好的開始。哈!該談正事哩!」

    議堂肅靜起來,信則繼續傳閱。

    卓狂生道:「首先是劉穆之和王鎮惡列席的問題,有人反對嗎?」

    紅子春笑道:「今天大家都非常開心,故不願因有爭論鬧個臉紅耳赤。我提議由請他們列席者提出理由,然後大家舉手決定。」

    卓狂生欣然道:「那就只好由我說吧!我之邀請劉先生和王兄來列席鐘樓議會,首先是認為他們沒有可疑,我相信議會成員裹大多同意我這個看法。」

    姬別點頭道:「我是今天才認識他們兩位,經卓館主說明他們的出身來歷後,亦同意他們該不是敵方派來混入我們的奸細,如果敵人的安排巧妙至此,我也只好寫個‘服’字。」

    高彥道:「他們絕不會是敵人的臥底,因為他們都是有智慧的人,所謂良禽擇木而棲,現在我們邊荒集的運勢如日中天,又出現天穴吉兆,劉爺則在南方嶄露頭角,不來歸附我們,難道去投效豺狼之性的桓玄、禍國殃民的司馬道子、不忠不義的劉牢之嗎?我相信他們。」

    卓狂生攤手道:「這方面該不用舉手表決吧?」

    江文清道:「我是支持他們列席的,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們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各有所長。劉先生長於政治經濟,他費了兩天兩夜擬出來振興邊荒集的大計,正是我們欠缺的,因為我們沒有他鳥瞰式的廣闊視野。而且我們各有各的業務,像高小子雖想出‘邊荒遊’,但他的精神卻給小白雁佔據了,哪還有空間去用心打理‘邊荒遊’,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人全心全意總理整個邊荒集在軍事、經濟和民生上的發展,而劉先生正是我們不二之選。」

    姬別鼓掌道:「我被大小姐說服了。」

    紅子春喝道:「我則是被劉先生那份計劃書說服了,最難得是照顧到各方面的利益,又不會影響邊荒集原有的特色。」

    卓狂生欣然向劉穆之道:「先生的心願達到哩!由今天開始,你已擁有在議會列席的資格。」

    眾人鼓掌喝采的歡迎聲中,劉穆之起立道:「今天劉某真的非常感動,也徹底改變了我對荒人的印象。在這裹便像在一個胡漠雜處的大家庭內,每一個人都拋開私利,盡心盡力為邊荒集的未來而奮鬥,而這正是能令我們成功的因素,可以繼續創造奇蹟。」

    在眾人又一陣喝采聲裹,劉穆之含笑坐下,只是這番剖白之言,已使他確立了在議會中的地位。

    各人目光落在王鎮惡處,後者有點不習慣的現出帶些兒尷尬的神情。

    呼雷方道:「老卓硬逼我去向王兄尋根究柢,我只好和王兄摸著酒杯底談了整晚,王兄為王猛的親孫這件事該沒有疑問,因為我曾從姚興處聽過他的名字,姚興還著意我留意王兄有否避往邊荒集來,見之立殺無赦。可以這麼說,當日長安城破,姚萇第一個想殺的是苻堅,第二個便輪到王兄,為的是怕苻堅再次重用他,由此可見王兄的厲害。想不到他竟遠避南方,現在又回來了。」

    陰奇道:「王兄為何無緣參加淝水之戰呢?」

    王鎮惡臉色一沉,道:「自爺爺過世,家父遇刺身亡,慕容垂和姚萇一直千方百計的排擠我,令我投閑置散,淝水之戰豈會有我的份兒?」

    卓狂生笑道:「王兄自幼便隨爺爺學藝,盡得王猛武功兵法的真傳,八歲隨爺爺出征,十六歲已獨當一面,打了第一場勝仗。最精采是他熟悉慕容垂的戰法,如果慕容垂來犯,王兄可以是另一個劉爺。」

    陰奇皺眉道:「劉裕與我們的關係與王兄有很大的分別,且我們的荒人兄弟大多不認識王兄,貿然把王兄擺在這麼一重要的位置上,恐難服眾。」

    拓跋儀接口道:「王兄如果當我們的軍師,陰爺的疑慮可以迎刃而解。」

    眾皆大訝,因為若追源溯流,拓跋儀的拓跋族該與一手覆滅代國的王猛有深仇才對,故不明白為何拓跋儀反為王鎮惡說話。

    卓狂生哈哈笑道:「想不到吧!讓我告訴你們原因吧。是我請王兄擬想出慕容垂攻打邊荒集的策略,再請慕容當家和拓跋當家連手接招,王兄究竟是龍是蛇,在這樣的情況下,立即現出龍的真身。大家明白嗎?」

    議堂內一時靜至落針可聞,外面的廣場亦是一片靜穆。

    高彥打破沉默道:「這叫虎祖無犬孫。我可以保證王兄是正人君子,是個有大志的人。」

    卓狂生歡喜的道:「還有人反對王兄列席議會嗎?」

    姬別舉手道:「通過!」

    眾人尚未來得及發出歡迎的采聲,外面忽然歡聲雷動。

    眾皆愕然。

    「燕飛回來了!燕飛回來了!」

    整個議堂騷動起來,人人爭先恐後擁往歡呼聲傳來的那邊窗戶,朝廣場看下去。

    只見人群潮水般分開來,燕飛揹著蝶戀花,正以其灑脫好看的步法,含笑接受群眾的呼叫,從容自若的直抵鐘樓下,往他們望上來。

    拓跋儀第一個大喝道:「大家靜一點,否則怎聽得到我們邊荒第一高手燕飛說的話。」

    歡叫聲潮水般退去,偌大的古鐘場不聞一聲,只有興奮的呼吸聲此起彼落。

    拓跋儀狂喝道:「是否我們贏了!」

    燕飛道:「慕容寶率八萬精兵來攻我們,駐軍五原,無法得逞,更被我們施巧計逼得倉卒撤退,我軍追殺千里,燕軍於參合陂慘遭減頂之禍,慕容寶僅以身免。」

    廣場上先是靜至連呼吸聲也停止了,接著爆出驚天震地的狂呼,像洪水般把整個廣場淹沒了。

    拓跋儀湧出熱淚,拓跋族終於復興有望。

    燕飛進入鐘樓,高彥、姚猛兩個好事者慌忙下迎,擁著他步入議堂,接受各人再次的歡叫和祝賀,氣氛熱烈至極點。

    此時外面的廣場吵聲喧天,沒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卓狂生道:「我們定要好好慶祝。」

    燕飛目光落到劉穆之和王鎮惡身上,江文清連忙為他們兩人引見燕飛,簡略說出他們在這裡的來龍去脈。

    燕飛道:「大家坐下再說。」

    重新坐好後,燕飛道:「今次我不待收復平城和雁門便趕回來,是有緊急的事告訴各位。」

    高彥道:「不用那麼急呵!小白雁和我的婚禮尚要過幾天才舉行。」

    眾皆大笑,氣氛攀上熾熱的高峰。

    卓狂生道:「不要插科打譯,能令我們燕爺震驚的,肯定是大事。」

    燕飛正容道:「如我所料無誤,慕容垂將會在短期內來攻打邊荒集。」

    眾人的目光均向劉穆之投去,並沒有出現燕飛意料內的震驚。

    卓狂生鼓掌道:「我沒有看錯人吧!劉先生正是那種能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的智士。」

    然後向燕飛道:「今次召開鐘樓議會,有一半原因是劉先生預測慕容垂會來進攻邊荒集,現在給你證實了。」

    燕飛用神打量了劉穆之兩眼,問道:「另一半原因呢?」

    江文清道:「劉裕需要我們派人到南方助他對抗天師軍,你回來便好哩!可以為邊荒集作主。」

    燕飛聽得呆在席位處,終於體會到慕容垂難以分身之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