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最好的我們 No.357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57

我拿起手機,給余淮發了一條短信。

「我在晚秋高地。」

領高考答案的那天上午,我給他發的最後一條短信,今天我用新的手機號重新發給他。

我們的故事從那條短信之後中斷,今天我要從這裡,重新開始。

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等到的人,我今天一定會等到。

關於我們的事情,錯亂地浮現在眼前。

他假裝看不到我慘不忍睹的卷子,嘲笑我包書皮,拎著一兜子書送我回家,拉著流鼻血的我在操場上狂奔,連夜訂正田字方格上的函數筆記,拎著一棵樹苗跨越半個城市……最終留下一句沒能做到的;有我呢,別怕。

他曾經喜歡這樣平凡的一個我。

現在輪到我了。

余淮,有我呢。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我一直在你身邊,別怕。

愛情的意義本就是兩個人在一起,扭轉命運的手腕。

我們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我看到我的少年遠遠走過來,一開始還是醫院門口那個疏遠的樣子,然後漸漸地、漸漸地繃不住臉上的笑意。

笑得像個得逞了的壞小子。

我知道他一定會來。

那個站在打電話的大肚子叔叔旁邊一臉不忿的少年;

那個站在紅榜前對我說「我名字左邊的那個人叫耿耿,跟我的名字連起來,正好是耿耿餘淮」的少年;

那個側身執筆,裝作隨意的樣子寫下「最好的時光」的少年;

家長會門外的走廊裡孤零零等待的少年;

在頂樓大聲說「你要繼續崇拜我」的少年;

站在我家門口,說「以後有的是機會」的少年;

或者是,放下紅白機的手柄,說,「我也只能做到這些了」的男人;

羞澀地撓著頭,說「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日子過得跟流水賬似的」那個男人;

……

他帶著背後的歲月,呼嘯而來。

像一場七年前的洪訊,越過一整個青春,時至今日終於漫到我的眼前。

我們一起爬上坡去找那棵樹。

我一邊找著一邊嘟囔:「不會真的死了吧。」

「沒死,」他敲了我的腦袋一下,「我上個星期還來看過呢。」

我笑著看說漏嘴的傢伙,直到他紅著臉偏過頭,拉起我的手跑到一棵挺拔的楊樹前。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忽然指著樹幹說:「你看,我旁邊那個人的名字叫耿耿,和我合在一起,剛好是耿耿餘淮。」

我笑著看他,說:「我就是耿耿。」

那是我們的故事的開始。

所以就讓我們從這裡重新開始吧。

不枉我耿耿於懷這麼多年。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