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最好的我們 No.35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56

我沒有告訴洛枳我心中的方案,只是說,我猜她一定會滿意。

第一個景取在教室裡。

洛枳,端坐在桌前寫著作文,白色婚紗的裙襬一直沿著小組之間的走道蔓延。新娘用戴著白色蕾絲手套的右手執筆,微微歪著頭,咬唇寫得無比認真。

而在她背後,一身西裝的盛淮南,像個好奇的大男孩一樣,伸長脖子往紙上張望著。

第二個景在盛淮南原來的班級教室門外。

我也出鏡了,一把年紀還沒羞沒臊地穿著校服,在班級門口將一本筆記本雙手遞給新郎打扮的盛淮南。

而在遠處,側身對著攝影師的洛枳,正扭過頭看著我們,以一個角落裡陌生人的身份默默地、卑微地偷窺著,身上的婚紗讓她成了整個畫面裡最驕傲和昂揚的焦點。

第三個景在升旗台上,新嫁娘扶著旗桿,朝著台下仰頭看她的男人,輕輕地伸出手。

再也不會因為緊張而把國旗升成那個樣子了吧?

再也不會了吧。

……

最後一個景在行政樓的頂樓。

洛枳是最後一個在助理和化妝師的陪伴下慢慢地走上來的。

她抬起頭,一眼就望見了站在早已被粉刷得雪白的留言牆前的盛淮南。

背後的牆上,是他剛剛用最大號的油性筆寫下的一句話。

「盛淮南愛洛枳,全世界都知道。」

我正在擺弄遮光板,一抬頭就看到洛枳哭得花容失色。

我那個永遠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學姐,到底還是在這一行字前面哭花了妝,提著裙角,踩著高跟鞋,像個十六歲的少女一樣,不顧在場的所有陌生人,飛奔上樓梯,撲進了那個她傾心愛了十年的人的懷抱。

余淮。

那一刻,我只想到了餘淮。

我想起那個夜裡,曾經一把將師兄推開的耿耿,也像此刻的洛枳一樣,不管不顧地撲向了旁邊的餘淮,沒羞沒臊地親他。

他沒有拒絕我。

吻他的人不是那個坐同桌的慫包耿耿,那個耿耿沒有這種勇氣。

是我。想要親他,想要擁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心疼他的堅持和妥協,想和他每一天一起面對未知的一切的,是我。

過去和未來真的可以分得那麼清楚嗎?

我低頭看我的手掌,這隻手算不對數學題,卻拍得下似水流年,我從未將自己割裂成兩部分,為什麼要我算清楚愛的來源?

我想念他,這麼多年從未斷絕的想念。時間改變了我們,卻沒有改變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