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都過去了 No.35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52

洛枳和盛淮南此次就是專程從北京飛回來拍照片的。他們原本打算自己找個朋友來拍,可是拍攝效果很糟糕。她的思路就是回到兩個人相識的高中去拍照,和我這個工作室一直以來的拍照風格很契合,她在網絡上翻了很多推薦帖,一眼看中了我的工作室,再一看,老闆叫耿耿。

我自然要使出最好的本領。

我陪他們在學校裡轉了很久。他們挑選地點的時候我自然要問問題,一個個問題串聯起來,串聯成一段愛情的骨骼。

某些部分與我所知道的暗暗相合。

比如她的那些一精一心寫成的考試作文,都是為了他有朝一日能夠在優秀作文講評課上看到。

可他一篇也沒看過。

我在一旁聽洛枳隨意地對我講著她為那場漫長暗戀所做的種種傻事,不禁莞爾。

「真好,這些話現在都能用這樣的態度講出來,真是成王敗寇。」我說。

「成王敗寇?」走在前面的盛淮南忽然轉身看我。

別這樣,一把年紀了,我還像個小姑娘似的臉紅了。

「是啊,」洛枳敏銳地注意到了,忍著笑為我解圍,「比如現在你是我的了,以前多麼說不出口的秘密,現在都能拿來當趣事講。誰說結果不重要。」

誰說結果不重要。

因為修成正果,當年洛枳那樣隱秘而酸澀的心思,都可以攤開在正午走廊的陽光下輕輕鬆鬆地講出口。

而我呢?

那麼多陽光下發生的故事,卻都成了不能說的秘密。

我正在發呆,洛枳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問我:「對了,你的那個同桌呢?現在在哪裡?」

我毫無準備,啞口無言。

「她同桌?」盛淮南問道。

「嗯,」洛枳的每句話在我聽來都像是有回聲,「他們倆的名字很有趣,連在一起,剛好是耿耿餘淮。」

盛淮南驚訝地揚揚眉。洛枳注意到了,連忙追問:「你認識?」

盛淮南點點頭:「當然。」

他停頓了一會兒,像是有些不忍心繼續說下去。

「是,」我把話接了過來,笑著說,「余淮上學的時候特別崇拜你,被你影響得從來都不背文言文。」

這是多麼怪異的場景。我高中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我會來給余淮崇拜的學長和我喜歡的學姐拍婚紗照,和他們兩個隨便聊著當年的事。

如果把時光倒退一點兒,那時候,他們彼此不認識,我們卻那麼要好。

我幾乎要笑出聲來。

你說,這算不算風水輪流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