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同學少年都不賤 No.330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30

本來明天我爸休息,今晚應該是他去跟齊阿姨交接班的。可是我堅持要去。

我不是犯賤地想要去見余淮。我是真心疼我爸。

真的。

我拎著我爸新煲的黃豆脊骨湯走進病房的時候,林帆的表情明顯是要吐了。

「大夏天的這一頓一頓油膩膩的湯,你們是真心想讓我快點兒死啊。」林帆還沒說完,就被齊阿姨敲在了腦門兒上。

「骨頭湯對你有好處,癒合得快,你以為我樂意給你送,想讓你死有的是辦法,我犯不上跟自己過不去。」我把飯盒放在桌上。

「媽,有我姐這麼說話的嗎,你評評理。」

「說得哪兒不對?你活該。」齊阿姨瞪他一眼,轉頭問我,「今天晚上不應該是你爸爸來嗎?我聽林帆說,你昨天快兩點才回家。我今天跟護士打招呼了,讓他們早點兒開始輸液,你也早點兒回家睡覺。」

「沒事,我閒著也是閒著,你快回家吧,都累一天了。」

齊阿姨又叮囑了林帆半天才離開醫院。我盯著林帆把一飯盒的湯喝完,在他開始輸液以後才走出病房。

其實我都不知道應該上哪兒去找余淮,但是總覺得也許還可以再偶遇一次。昨天沒有留電話,留了我也不會再主動打了,但是偶遇一次總歸不過分吧?

我這樣想著,就在門口攔下了一個護士,正想要問問她尿毒症的患者住在哪幾個病房,忽然有人從背後敲了敲我的頭。

是余淮,好像剛洗過澡,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臉有些紅,看著就清爽。

對啊,我笑了。他知道林帆的病房,他來找我遠比我找他容易。

現在如此,以前也是如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