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同學少年都不賤 No.329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29

只是我再淡定,回家時也還是第一時間衝到了大衣櫃前照鏡子。

我今天居然穿了一身深藍色的比睡衣還難看的運動服!褲線帶白槓槓的那種!這頭髮又是怎麼回事?還有這一臉的汗和油!

幸虧已經太困太乏,沒力氣沮喪。我匆匆洗了個澡,頭髮都來不及吹就倒在了床上。

半夢半醒間,和他的這段枯燥對話在我的腦海中重複播放了很多遍:他複雜的表情,乾巴巴的話……還有那個突如其來的、拍後背的誇獎。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余淮的消失像樓上砸下來的第一隻靴子。他的重新出現,則扔下了第二隻靴子。一種難以言說的安定席捲了我。

我上午十一點才醒過來,吃了兩口飯就開始了一天的忙碌。人忙起來的時候比較不容易胡思亂想,天日昭昭,專治多愁善感。

修片時助理打電話來,說接了一個新單子,婚紗照,客戶下週會從北京飛過來洽談,留在這裡拍完再走。

「從北京過來,在這兒拍?咱們這兒有什麼好景啊,他們是本市人?」

「我沒問。人家說來了以後見面聊。」

「這也不問那也不問,我要你有什麼用啊,當傳聲筒嗎?」我差點兒摔電話。

她也不害怕,還在那邊笑。我媽居然還說算命的預言我是個帥才,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算命的大都眼瞎了。在別人罵他們之前,自己先要把事情做絕。

白天是齊阿姨在陪護,所以晚上吃飯的就只剩下我和我爸。

由於昨晚餘淮這個話題遭到我的激烈反彈,我爸今天見到我的時候都有點兒六神無主。

我倆面對面往嘴裡扒著稀飯,我爸忽然找到了一個話題:「林帆出院後差不多也該回學校去了,新房子那邊裝修得差不多了,他一走我們就搬家了。你屋裡那些以前的卷子、課本什麼的,那麼厚一大摞,前幾天我和你齊阿姨收拾了一下午才整理好。」

「唔。」我點點頭。

「你留了不少你同桌的東西啊。」我爸笑了。

我一愣,瞬間惱羞成怒。

「誰讓你們動我的東西了!」我像被踩了尾巴一樣跳起來,「都快退休的人了多歇歇不行嗎?收拾東西就收拾東西,怎麼還翻著看啊!您閒得慌就下樓打打太極拳、跳跳《傷不起》行嗎?!」

我不顧我爸的反應,以光速衝進我的那個小房間。

我塞在床底下箱子裡亂糟糟的東西,都被他們理得整整齊齊地放在了抽屜和櫃子裡。

這麼多年,我的抽屜到底也沒有鑽出過一隻哆啦A夢。

當我拉開抽屜,卻看到了最上面躺著的一本包好皮的數學課本。

邊角已經磨破泛黃,書皮快要掛不住了,又被我用膠帶仔仔細細地貼好。

只因為上面那六個字。四個是對的,兩個是誤寫錯的:

「一年五班餘淮」。

我的手輕輕拂過書皮。

「還用我翻嗎,那不都寫在明面兒上了嗎?」我爸在門口非常委屈地申辯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