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落花時節又逢君 No.32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23

醫院的走廊裡依舊飄著讓我習慣性腿軟的消毒水味兒。我雖然從小是個病秧子,但沒住過院,家裡人身體也大多健康,所以對住院處的印象停留在美好的電視劇裡。整潔肅穆,裝飾得跟天堂似的,來往的醫生護士都是一身整潔挺括的白制服,病房裡窗明几淨,白紗窗簾會隨著風飄盪,病人孤獨地躺在單間裡,身上的病號服鬆垮有型,病床邊有大桌子,花瓶裡插著不敗的鮮花……

可惜林帆住的不是這麼高級的病房,一個大開間裡面六張病床,而且很吵,家屬們進進出出聊著閒話,放暖水瓶也能弄出好大動靜;病房裡沒有鮮花,倒是常常瀰漫著韭菜合子的味道,每張桌子上都堆滿了雜物;臉膛紫紅的大爺身著病號服卻敞著胸露著懷,趿拉著拖鞋坐在床沿兒上呼嚕呼嚕吃西瓜。

每次進病房,我都會一個頭兩個大。

「你趕緊出院吧,我要受不了了。」我進門就衝著林帆說。

他已經能坐起來玩iPad遊戲了,看到我進門,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爸從門外提著暖水瓶進來,我轉頭催他趕緊回家休息。

「老來值夜,最近沒耽誤你的生意吧?」我爸問。

他和我媽都這樣,像是記性不大好,每天都問一遍的事情,還總是「最近」「最近」的。

「非常耽誤,」我瞟了一眼還在打遊戲的林帆,「欸,說你呢,還不起來給我唱首《感恩的心》?」

林帆哼了一聲:「你最近又沒有外地的生意,有什麼好耽誤的。」

「怎麼不出差?」我爸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笑瞇瞇地問,「沒生意了?」

我無語了。

「您怎麼一天到晚老盼著我公司倒閉啊。」

我知道他關心我,可是每次問出來的問題都讓我火大。

「最近的幾個客戶都是咱們本市的,不用去外地拍。」我解釋道。

林帆坐在床上喝湯,我爸非要拉我出去轉轉。

「醫院裡有啥好轉的,」我和他一起坐在樓下的長椅上,「到處都是病菌。」

「你老大不小了,也考慮考慮實際的問題。」他直奔主題。

「比如呢?」

我爸嘆口氣,一副很不好開口的樣子。

「你看林帆,女朋友都交過兩個了。」他似乎覺得這樣說已經是最委婉的方式了。

林帆,我能和他比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