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落花時節又逢君 No.32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22

我抱著齊阿姨用樂扣碗裝好的湯,從我爸家樓裡出來,在家門口坐上了開往市一院的公交車。

林帆兩個星期前參加高中同學聚會後結伴去踢球,把鎖骨摔骨折了,剛剛手術完畢,裡面打了兩根鋼釘。我得去醫院把陪了一白天的我爸換回來。反正我的工作是家裡蹲,白天可以睡覺,所以往往是我來值夜。

雖然飯盒扣得很嚴,可每次急剎車的時候,我還是會神經質地查看好多次。這路公交車的路線很繞,幾乎是拿自己當旅遊巴士在開,活得很有理想。

經過振華的時候,我故意低頭去看袋子裡的飯盒,沒想到,這個紅燈格外地長,窗外的振華像是長了眼睛,我似乎能感覺到它在笑著注視我。

可我還是沒抬頭。工作室開起來整整一年,我都沒有回過學校。

坐在我前面的一對小情侶一直在講年底世界末日的事,小夥子說瑪雅人算曆法只算到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是因為石板上寫不下了,女朋友就咯咯笑,特別給男友面子。

我在後面聽著,不知為什麼一個念頭浮上心頭。

世界末日那天,正好是我二十六歲生日。

反正是冬天。冬天這麼悲觀的季節,毀滅了也無所謂。

可是不能在夏天。

耿耿同學很早就說過的,如果世界真的會末日,那一定不是發生在夏天。

這句話的記憶漂浮在搖晃的街燈和扭成一團的霓虹燈中,被街上飛馳而過的車扯遠,又飄回來。

那時候的我,應該是喝醉了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