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落花時節又逢君 No.320~No.32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20

我把心中的鬱結都留給了北京,離開的時候,竟然沒有一丁點兒惆悵的感覺。

我曾經開玩笑說我爸媽不靠譜,隨便結婚隨便生孩子隨便離婚,實際上,他們比我們重承諾。

當年他們幫我研究高考志願,所有的學校都挑在北京,就因為我隨便一句「我要去北京」。

可反過來呢?β說大家要在北京聚,自己卻被爸媽塞去了英國;我說要和余淮在同一個地方,我們卻成了對方生活中的死人。

如果世界上的孩子都把真相說給家長聽,會傷了多少大人的心。

No.321

又一年在忙碌中匆匆過去,轉眼又是夏天。

寫真的生意開展得不錯,我租了一個很大的loft,樓下充當庫房,樓上自己住。平均每個月都會有六到七單生意,有婚紗照也有個人攝影,我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又招了兩個攝影助手、一個化妝師和一個客服。相比大影樓,我的工作室的拍攝價格不算高,但是成本低,所以總體來說利潤還不錯。

我用年底給自己的分紅,分期貸款買了輛小Polo。上路第一天就把一輛路虎給蹭了。

我爸嚴禁我再開車。他覺得是為了我的安全,但我覺得,他這麼高風亮節的人怎麼可能這麼狹隘,他一定是為了全社會的安全。

在我大學的時候,我媽媽結婚了,對方比他小了整整六歲。如果不是那個叔叔挺有錢,我還以為我媽被小白臉盯上了呢。她調去了我們省城旁邊一個地級市的分行,升職做了副行長,忙得很,我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見過她了。

我也不想見她。

她和我爸繼QQ空間偷菜之後,又迷上了微信。我大學玩校內網時,就很瞧不上的那些點名遊戲和心靈雞湯故事,我爸媽這種大齡網民們都喜歡得很,這種在朋友圈瘋狂刷屏的行為讓我頗為嫌棄,只好屏蔽了他們。我爸媽發現我不再在他們轉發的東西下面點讚和回復了,就開始用短消息騷擾我。

「耿耿,去看看爸爸轉的那一條,很有道理,你們年輕人應該多看看。」

「耿耿,媽媽轉了一條中醫養生的知識,你去看看,不要總是晝夜顛倒。」

我怎麼都回憶不起來,我曾經的爸媽到底去了哪裡,現在的他們橫看豎看都和廣場上跳舞的老頭老太沒有本質區別,可在我心裡,彷彿上一秒鐘他們還是中年人,說一不二,雷厲風行,從不問我的意見,更不會給我發這種短信。

這種改變好像就是一瞬間。

是我長大了還是他們變老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