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千里報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誰人的掌勁如此霸道強猛?誰敢在光天化日下,公然在琅-王府大門前攻擊司馬元顯的座駕?

    劉裕抱著司馬元顯在街上滾動時,情況混亂至極點,大門剛打開了一半,拉車的馬兒受驚跳蹄前衝,拖著破爛的馬車,硬把欲蜂擁而出的門衛逼回府內。司馬元顯的隨身親衛,人人掣出兵器,離馬飛躍,趕來護土,叱喝怒吼,更添混亂。

    劉裕甫觸地,立即見到有兩名親衛高於躺在地上,一人遠在大街處,另一死者就在馬車附近,均是頭蓋爆裂而亡,流出的鮮血染紅長街,他們的座騎驚駭地在大街上橫衝直撞,引起了更大的混亂,街上人車爭相走避。

    劉裕心中描繪出適才的情景:刺客從對面樓房高處騰空掠至,先以腳踏破位於隊尾的親衛頭顱,借力躍起再以同樣手法殺害另一人,這才直接攻擊馬車。

    誰人如此厲害,難道是孫恩親臨?

    要知司馬元顯的親衛高手,無一不是百中挑一武技強橫之輩,縱使攻其不備,也難以在倏忽間連殺兩人,劉裕自問便辦不到。

    勁氣壓體而來。

    左右的人東歪西倒。

    劉裕知道不炒,把司馬元顯推往一旁,大喝道:「護著公子!」

    厚背刀離背而出,盡全力、憑感應,躍起揮刀劈往上方。

    「蓬」!

    勁氣交擊,來人重躍上半空。

    劉裕則慘哼一聲,差點再次滾跌地上,全身血氣翻騰,五臟六腑像反轉了過來似的,張口噴出血花。

    如果不是近日功力大進,這一掌已可要了他的小命。

    劉裕仰天望去,難以置信的道:「盧循!」

    盧循知道已錯失殺他的機會,長笑道:「看你能活至何時…」

    凌空一個翻騰,投往對面去,消沒在一道橫巷裡。

    司馬元顯此時驚魂甫定的跳將起來,走到劉裕身旁,與他一起呆瞪著盧循消失的方向,道:「幸好有你在旁,否則我今回必死無疑,盧循竟然是這麼厲害。你沒事吧?」

    眾親衛把兩人團團圍著。

    劉裕拭去嘴角血漬,沉聲道:「我沒事!他奶奶的!盧循快要變成第二個孫恩了。」

    心想的卻是今次陰差陽錯,盧循要殺的肯定是自己而非司馬元顯,卻讓司馬元顯誤會了,以為他是拼死相救。亦可見盧循到此刻仍未摸清楚他的行藏,這次只是湊巧碰上。

    ※※※

    邊荒集。邊城客棧。

    飯堂內鬧哄哄的,邊荒遊第一砲的團友大部分聚在這裡吃早點,大家混熟了,談起話來特別有勁,何況昨天參觀了天穴、聽過卓狂生《一箭沉隱龍》的說書,更不愁沒有話題。連續兩晚到青樓鬼混的,則忙於交換心得,好決定今夜該到哪所青樓花天酒地。

    老闆娘阮二娘親自招呼眾客,省去高彥等不少工夫。

    今天並沒有安排節目或觀光景點,因為邊荒集甚都應有盡力,胡漠美食、青樓賭館,式式俱備,在絕對安全的環境裡自由尋樂子,才有真正的樂趣。在整個邊荒集的荒人衷誠合作下,凡掛上邊荒游標誌的人,都會受到善待,買東西且有折扣,當然令客人更是賓至如歸,花錢花得更爽。

    第二團邊荒遊剛於今早到達,入住另一旅館。由於被樓船數目限制,只能兩天接送一團,但荒人已非常滿意。

    高彥、姚猛和陰奇三人坐在角落,想到陪他們共進早膳後可回復自由身,三人的心情都很好。

    討厭鬼談寶又來了,坐到三人這桌諛媚的道:「今次邊荒遊辦得空前成功,我們回去後會為你們廣為宣傳,令邊荒遊口碑載道,從此團來團往,客似雲來。」

    姚猛斜眼兜著他道:「第二團來了,你不用溜嗎?」

    談寶尷尬的道:「我剛到小建康外的碼頭看過,追我的壞人趕不上這一團。」

    高彥笑道:「你見鬼才真,明明剛起床,還沒踏出過客棧半步,到哪裡去看壞人呢?難道躲在你房間的衣櫃內?」

    陰奇笑道:「聽說你昨晚在青樓醉倒了,要人把你抬回客棧。談兄的修養真好,有人在後面追殺,仍可以如此放開懷抱,來個今朝有酒今朝醉。」

    談寶被三人你一句我-句的冷嘲熱諷,仍是笑嘻嘻的滿臉歡容,沒有絲毫被揭破謊話連篇的窘態,道:「請三位念在我自幼孤苦無依,現今又走投無路,致行為異常。哈!我今次來……」

    姚猛打斷他向陰奇道:「我有一個懷疑,昨夜我們的談富豪不是喝醉而是詐醉,那便不用勞煩他探囊取錢結賬了。」

    高彥一咦」的一聲奇道:「怎麼會呢?小談你不是有花不盡的金子嗎?」

    陰奇啞然失笑道:「女人要騙男人的錢,最高明的招數是詐窮;男人要騙男人的錢,卻必須充闊。你們不是第一天出來行走江湖吧!這種第九流的伎倆竟不曉得嗎?」

    高彥和姚猛忍不住捧腹大笑。

    談寶賠笑道:「請三位大人有大量,念在我自幼父母雙亡,多多包涵,哈!我今次來找三位,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代陳老闆想在邊荒集弄一盤生意來探路。」

    三人愕然對裡,曉得這小子終於得償所願,找到肯給他騙的冤大頭。

    談寶口中的陳老闆來自建康,他是所有團友中,花錢花得最兇的一個大商家,昨夜在賭場輸了十多兩金子仍是面不改色。

    不過江湖有江湖的規矩,邊荒集有邊荒集的規矩,雖然明知談寶這小滑頭不老實,他們仍不可以壞他的事。

    談寶又以最誠懇的態度道:「可以老老實實的做生意賺錢,誰願直偷硬取,做傷天害理的事?我今次到邊荒集來,正是要轉做正行,重新做人。請三位念在我三歲……」

    此時一個振荊會的兄弟匆匆而來,到陰奇旁湊在他耳邊說話,談寶只好閉口。

    陰奇聽罷皺眉道:「他在哪襄呢?」

    手下道:「他就在門外。」

    陰奇打手勢著手下喚人進來,向談寶道:「今晚在說書館,有一個關於在邊荒集做生意的講座,屆時帶你的陳老闆去聽便成。現在老子有事,你給我立即滾蛋。」

    談寶千恩萬謝的去了。

    振荊會的兄弟此時領著人來了,此人風塵僕僕、滿臉倦容,顯是趕遠路而來,但雙眼仍是閃閃有神,粗壯的身體挺得筆直。

    三人一看便知是高手,不約而同暗中戒備。一錯豈能再錯,幸運是不會永遠站在他們一方的。

    陰奇道:「坐!」

    那人在三人對面坐下。

    陰奇道:「閣下高姓大名,有甚麼十萬火急的事要見我們屠老大?」

    漢子定神打量陰奇,沉聲道:「本人蒯恩,奉主子之命來見屠老大,至於是甚麼事,必須見到屠老大才能說。」

    高彥見他一臉正氣,忍不住道:「陰爺是屠老大的兄弟,振荊會的二當家,屠老大不在,陰爺便等於屠老大,對他說與對屠老大說沒有任何分別。」

    蒯恩搖頭道:「因主子之命,我的話只能向屠老大說。陰二當家行個方便,指點我如何可以見到屠老大。」

    陰奇不悅道:「此事沒得商量,我們屠老大的行蹤是個秘密,不會憑一個陌生人的片面之詞而洩漏。」

    他說得決絕,高彥和姚猛都不敢插口。

    蒯恩呆瞪著陰奇,忽然兩眼紅起來,垂頭道:「我求陰爺好嗎?如我有半字謊言,教我天誅地滅。」

    三人對他的異樣神情大惑不解,要這麼一個鐵漢說出哀求的話,分外令人驚訝。

    高彥又忍不住道:「至少該透露點情況,例如你的主子是誰,好讓陰爺考慮。」

    蒯恩沉吟片刻,壓低聲音道:「我來自江陵,一向在侯爺手下辦事。」

    陰奇遽震道:「侯亮生!他是否出了事?」

    蒯恩忍在眼內的熱淚,再禁不住的奪眶而出,還痛哭起來,惹得人人注目。

    ※※※

    瑯-王府大堂內,司馬道子端坐主位,陳公公居右下首,對面是司馬元顯和劉裕兩人。如此方式的會面,有點似家庭聚會,令劉裕生出奇異的感覺。如果他沒有猜錯,自己「拚死」救回司馬元顯,減少了司馬道子的敵意,拉近了他們的關係。

    司馬道子縱然純在利害關係上作考慮,只要能證實三點,他確會重用自己。

    首先,劉裕必須不是謝玄指定的繼承者;第二點是劉裕沒有野心;而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劉裕必須絕對地效忠於他。

    劉裕亦在這三方面盡人事想辦法,以減少司馬道子對他的猜疑,為的是爭取一個立大功的機會。

    大破焦烈武並不能算數,因為焦烈武只是為患沿海城鎮,沒有直接威脅到建康的安危,建康的權貴根本不把這當作一同事。如果能大破天師軍,當然是另一回事了。

    建康由上至下,會把他視為救星。

    他要的是這麼一個機會,也只有司馬道子能達成他的願望。

    司馬道子沒有詢問剛在大門外發生的事,因為他已從把門的守將知悉整個過程,此刻問的是昨夜發生的事。

    劉裕在他反復詢問下,把情況詳盡道出。

    司馬道子聽罷沉吟不語,陳公公則盤膝而坐,垂簾內視,彷如入定多年的老僧,對身外任何事不闢不問。

    好一會後,司馬道子向司馬元顯道:「小裕剛才告訴我的,與告訴元顯的有出入嗎?」

    劉裕心中打悶雷,思忖這種事哪有當著自己問司馬元顯的,理該私下才去問兒子,以判斷他劉裕有沒有說謊。

    不過亦隱隱感到司馬道子是急於弄清楚自己的誠意,不想浪費時間,好決定該否信任自己。

    司馬元顯尷尬的瞥劉裕一眼,道:「我不是幫劉兄說話,他說的與向孩兒說的如出一轍,只不過更詳細了。」

    司馬道子欣然道:「小裕勿要怪我,人是很奇怪的,若是隨口說出的謊話,會處處露出破綻,例如前言不對後語。現在我弄清楚哩!我可以毫無頓忌的說話,不用再對你有提防之心。我從來就是這小心謹慎的一個人,小裕很快會習慣。」

    劉裕心叫厲害,這番話亦在提醒自己勿要向他說謊。幸好他確有與司馬元顯衷誠合作之心,所以今趟沒有出岔子。

    司馬道子露出凝重神色,有點自說自話的道:「任青娓秘密去見的人是誰呢?」

    司馬元顯道:「劉兄正要向孩兒說出他的猜測,盧循便來了。」

    司馬道子雙目精芒電閃,往劉裕瞧來。

    劉裕道:「王爺已猜到了。」

    司馬道子雙目殺機大盛,道:「目下在建康,只有一個人夠資格讓桓玄派密使去見他,其它人都不放在他眼內。但為何是任青-而非乾歸?」

    陳公公睜眼道:「劉牢之好大膽。」

    司馬元顯聽到劉牢之的名字,「啊」的一聲嚷起來。

    陳公公道:「桓玄決定派人聯絡劉牢之,該是乾歸到鹽城去後的事。至於為何由任青-去見劉牢之,這是因劉牢之曾背叛桓玄,如想恢復關係,用一個沒有官職的中間人會比較恰當,大家可依江湖規矩處事。」

    司馬道子點頭道:「盧循是一心來建康鬧事,而他的目標是我和劉牢之,正因他暗中監視劉牢之,方發覺劉牢之與任青-秘密碰頭,又以為我剛才坐在元顯的馬車內,故把握機會下手。哼!盧循妖道,竟敢來我建康撒野。」

    劉裕嘆了一口氣。

    司馬元顯訝道:「劉兄為何嘆氣?」

    劉裕道:「盧循再非以前的盧循,除非能把他引入陷阱,作困獸之鬥,否則不論我們派出多少個高手,恐怕仍無法置他於死。」

    陳公公點頭道:「我查看過被他踏破頭蓋骨的兩個人,他該已練成孫恩藉之以橫行天下的‘黃天大法’,要殺他確不容易。」

    司馬道子道:「殺乾歸和任妖女會否容易一點呢?」

    劉裕道:「只要一個人能及時趕到,所有問題或可以迎刃而解。」

    司馬道子雙目亮了起來,道:「燕飛!」

    接著目光往陳公公投去。

    陳公公點頭道:「如有燕飛加入我們,即使是孫恩,也要難逃一死。」

    然後向劉裕道:「燕飛能否及時趕來呢?」

    劉裕苦笑道:「我們已向邊荒集送出信息,至於燕飛何時到達,則是未知之數。」

    司馬道子道:「我們豈能便這樣乾等燕飛?此事交由小裕去辦,我們則全力配合。元顯你好好的跟小裕學習。」

    司馬元顯領命後,問道:「我們該如何對付劉牢之?一旦讓他領軍出征,我們便沒法子控制他。」

    司馬道子哂道:「現在我們便可控制他嗎?」

    司馬元顯為之語塞。

    司馬道子問劉裕道:「你比我更熟悉劉牢之為人行事的作風,對此有甚麼看法?」

    劉裕恭敬的答道:「桓玄和劉牢之不是這麼容易談得攏的,可是劉牢之肯密會任青-,已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卑職認為我們應裝作若無其事,否則會變成逼劉牢之投向桓玄,好左右逢源,從中得利。」

    陳公公點頭道:「有見地!」

    司馬道子斷然道:「就這麼決定。現在我們集中全力對付乾歸和盧循,只要能殺死其中一人,小裕你就是為朝廷立下大功,本王必論功行賞,絕不食言。」

    劉裕心中叫苦,司馬道子這麼說,等於逼他有所表現,否則會懷疑他的能力,更遑論將來再重用他。

    但還有甚麼話好說的。

    四人再商量了如何配合的問題,讓劉裕可以隨時找到陳公公幫手,這才散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