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有些故事還沒講完,也就算了吧 No.31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18

那幾天的事情我真的記不大清了。

對答案沒什麼好怕的。我坐在家裡很快就算出了總分的範圍,出乎意料的好。我爸不肯相信,非要拿著我自己做的那份答案去學校再讓張平幫我估一遍,還把我默背著寫下來的英語和語文作文都拿到他認識的市教研員那裡去估分。

結果估算出來依然不錯,比去年的重點本科線高出好幾十分。

我爸媽小心翼翼地琢磨了很久,在給我報志願的問題上不知道操碎了多少心,招生會去了無數個,我爸把腦子裡還記得的那點兒博弈論的知識都用上了,我只是無動於衷地坐在家裡。

他們問我自己想去哪兒,我說都行。

只要是北京。

誰都不知道餘淮的情況。我問過朱瑤,也問過徐延亮,沒有任何人聽說過。

上交志願表的那天,我走進張平的辦公室,和其他幾個同學一起將錶交給他,然後一直站在辦公室角落等著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家長和同學們一撥一撥地來,一撥一撥地散去。

他的忙碌終於告一段落,將志願表理了又理,臨出門才看見我。

「耿耿,你怎麼沒走?」

「張老師,」我努力讓自己不要顯得情緒太激動,「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餘淮去哪兒了嗎?」

張平垂下眼睛。

「余淮復讀了。」他說。

即使我猜到了,真的聽到這句話時,還是有鎚子砸在心裡的感覺,疼。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聲音不要抖:「那他在哪兒?」

張平嘆口氣:「他已經不在振華了。余淮也屬於高分復讀生,他的成績上清華肯定是沒戲了,他又不想報其他學校,所以咱們鄰市的實驗中學就重金把他挖走了。你也知道的,那個實驗中學最喜歡花錢挖振華的高分復讀生,為了幫他們學校衝擊清、北名額,說不定還能撈到一個狀元呢。余淮去那邊是個好選擇,復讀班是住校全封閉的,他可能已經入住了。」

我說:「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張平點點頭,有些擔心地看著我。

他說:「耿耿,別難過。」

你知道什麼啊,就讓我別難過!

我忍著沒有掉一滴眼淚,但直到今天,閉上眼睛都還能記得起那一刻張平的眼神。

確切地說,是他不忍心看我的那種眼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